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李敖笔下的大战拉哈是怎么回事儿 上  

2011-09-30 01:3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路为主攻部队,由马占山亲自督率第四军徐海亭和南廷芳、韩玉禄等各路义勇军攻打拉哈站,计划拿下拉哈后沿齐克路南下,会同东、西、南各路围攻省城齐齐哈尔。 义勇军作战勇敢,这是其攻占黑龙江泰安的时候,日军据守的最后阵地 由于日军兵力不足,马占山军势如破竹,先后攻克拜泉、克山、讷河、安达、青冈、通北、龙镇、巴彦,于10月20日到达拉哈站附近,日军小泉联队2,600余人驻守于此处,全力阻击马占山的进攻。此时,李海青与邓文两军亦于10月1日、2日先后攻占了昂昂溪和安达,苏炳文拿下了富拉尔基,形势大好。马占山遂亲自指挥对拉哈的进攻。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李敖笔下的大战拉哈是怎么回事儿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部队,更是不知所云。 但李敖到底写了些令人感到新鲜的东西,他提到马占山率领的义勇军曾经在拉哈和日军打过一场大仗,歼敌八百。此事是真是假?如果是真,是何时发生的?战果真的有这样大吗? 中方记载中,果然有拉哈之战的记载。这一战,发生于马占山将军在1932年10月发起的反攻齐齐哈尔之战中,距离九一八事变已经整整一年。此时,这个绿林出身的中国将军不但依旧在黑土地上战斗,而且在完全没有饷弹接济的情况下竟然发动了对黑龙江省会的反攻,实属不可思议! 在《黑龙江义勇军的抗日斗争》等文献中这样记载此战。 1932年9月9日,在罗圈甸子遭到日军袭击与部队失散的马占山率身边人员走出深山,到达龙门县,招聚部队,继续抵抗日军的进攻。 1932年9月23日,呼伦贝尔警备司令兼海满路(海拉尔至满洲里)护路军司令苏炳文在海拉尔召集主要军官集会,10月1日举行东北民众救国军成立誓师大会,正式举旗抗日并反攻齐齐哈尔。日军当地调集重兵前往镇压,双方在富拉尔基,大兴安岭隘口等地展开战斗。 东北民众救国军在海满地区的抗战,吸引了大批日伪军,使远在龙门的马占山有了充分的休整时间,他重新组织兵力,与苏炳文相呼应,对日军发起了新的攻势。至此,义勇军重整兵力,组成四路大军围攻省城齐齐哈尔;东路,以马占山部将邓文领导其所部第一军为主,攻占安达镇;西路,由苏炳文、张殿九率部进攻富拉尔基;南路,由第三军李海青部攻打昂昂溪李敖笔下的大战拉哈是怎么回事儿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部队,更是不知所云。

但李敖到底写了些令人感到新鲜的东西,他提到马占山率领的义勇军曾经在拉哈和日军打过一场大仗,歼敌八百。此事是真是假?如果是真,是何时发生的?战果真的有这样大吗?;北路为主攻部队,由马占山亲自督率第四军徐海亭和南廷芳、韩玉禄等各路义勇军攻打拉哈站,计划拿下拉哈后沿齐克路南下,会同东、西、南各路围攻省城齐齐哈尔。 义勇军作战勇敢,这是其攻占黑龙江泰安的时候,日军据守的最后阵地 由于日军兵力不足,马占山军势如破竹,先后攻克拜泉、克山、讷河、安达、青冈、通北、龙镇、巴彦,于10月20日到达拉哈站附近,日军小泉联队2,600余人驻守于此处,全力阻击马占山的进攻。此时,李海青与邓文两军亦于10月1日、2日先后攻占了昂昂溪和安达,苏炳文拿下了富拉尔基,形势大好。马占山遂亲自指挥对拉哈的进攻。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中方记载中,果然有拉哈之战的记载。这一战,发生于马占山将军在1932年10月发起的反攻齐齐哈尔之战中,距离九一八事变已经整整一年。此时,这个绿林出身的中国将军不但依旧在黑土地上战斗,而且在完全没有饷弹接济的情况下竟然发动了对黑龙江省会的反攻,实属不可思议!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
在《黑龙江义勇军的抗日斗争》等文献中这样记载此战。

1932年9月9日,在罗圈甸子遭到日军袭击与部队失散的马占山率身边人员走出深山,到达龙门县,招聚部队,继续抵抗日军的进攻。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

1932年9月23日,呼伦贝尔警备司令兼海满路(海拉尔至满洲里)护路军司令苏炳文在海拉尔召集主要军官集会,10月1日举行东北民众救国军成立誓师大会,正式举旗抗日并反攻齐齐哈尔。日军当地调集重兵前往镇压,双方在富拉尔基,大兴安岭隘口等地展开战斗。

东北民众救国军在海满地区的抗战,吸引了大批日伪军,使远在龙门的马占山有了充分的休整时间,他重新组织兵力,与苏炳文相呼应,对日军发起了新的攻势。至此,义勇军重整兵力,组成四路大军围攻省城齐齐哈尔;东路,以马占山部将邓文领导其所部第一军为主,攻占安达镇;西路,由苏炳文、张殿九率部进攻富拉尔基;南路,由第三军李海青部攻打昂昂溪;北路为主攻部队,由马占山亲自督率第四军徐海亭和南廷芳、韩玉禄等各路义勇军攻打拉哈站,计划拿下拉哈后沿齐克路南下,会同东、西、南各路围攻省城齐齐哈尔。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李敖笔下的大战拉哈是怎么回事儿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义勇军作战勇敢,这是其攻占黑龙江泰安的时候,日军据守的最后阵地
由于日军兵力不足,马占山军势如破竹,先后攻克拜泉、克山、讷河、安达、青冈、通北、龙镇、巴彦,于10月20日到达拉哈站附近,日军小泉联队2,600余人驻守于此处,全力阻击马占山的进攻。此时,李海青与邓文两军亦于10月1日、2日先后攻占了昂昂溪和安达,苏炳文拿下了富拉尔基,形势大好。马占山遂亲自指挥对拉哈的进攻。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
[待续]

部队,更是不知所云。 但李敖到底写了些令人感到新鲜的东西,他提到马占山率领的义勇军曾经在拉哈和日军打过一场大仗,歼敌八百。此事是真是假?如果是真,是何时发生的?战果真的有这样大吗? 中方记载中,果然有拉哈之战的记载。这一战,发生于马占山将军在1932年10月发起的反攻齐齐哈尔之战中,距离九一八事变已经整整一年。此时,这个绿林出身的中国将军不但依旧在黑土地上战斗,而且在完全没有饷弹接济的情况下竟然发动了对黑龙江省会的反攻,实属不可思议! 在《黑龙江义勇军的抗日斗争》等文献中这样记载此战。 1932年9月9日,在罗圈甸子遭到日军袭击与部队失散的马占山率身边人员走出深山,到达龙门县,招聚部队,继续抵抗日军的进攻。 1932年9月23日,呼伦贝尔警备司令兼海满路(海拉尔至满洲里)护路军司令苏炳文在海拉尔召集主要军官集会,10月1日举行东北民众救国军成立誓师大会,正式举旗抗日并反攻齐齐哈尔。日军当地调集重兵前往镇压,双方在富拉尔基,大兴安岭隘口等地展开战斗。 东北民众救国军在海满地区的抗战,吸引了大批日伪军,使远在龙门的马占山有了充分的休整时间,他重新组织兵力,与苏炳文相呼应,对日军发起了新的攻势。至此,义勇军重整兵力,组成四路大军围攻省城齐齐哈尔;东路,以马占山部将邓文领导其所部第一军为主,攻占安达镇;西路,由苏炳文、张殿九率部进攻富拉尔基;南路,由第三军李海青部攻打昂昂溪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北路为主攻部队,由马占山亲自督率第四军徐海亭和南廷芳、韩玉禄等各路义勇军攻打拉哈站,计划拿下拉哈后沿齐克路南下,会同东、西、南各路围攻省城齐齐哈尔。 义勇军作战勇敢,这是其攻占黑龙江泰安的时候,日军据守的最后阵地 由于日军兵力不足,马占山军势如破竹,先后攻克拜泉、克山、讷河、安达、青冈、通北、龙镇、巴彦,于10月20日到达拉哈站附近,日军小泉联队2,600余人驻守于此处,全力阻击马占山的进攻。此时,李海青与邓文两军亦于10月1日、2日先后攻占了昂昂溪和安达,苏炳文拿下了富拉尔基,形势大好。马占山遂亲自指挥对拉哈的进攻。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北路为主攻部队,由马占山亲自督率第四军徐海亭和南廷芳、韩玉禄等各路义勇军攻打拉哈站,计划拿下拉哈后沿齐克路南下,会同东、西、南各路围攻省城齐齐哈尔。 义勇军作战勇敢,这是其攻占黑龙江泰安的时候,日军据守的最后阵地 由于日军兵力不足,马占山军势如破竹,先后攻克拜泉、克山、讷河、安达、青冈、通北、龙镇、巴彦,于10月20日到达拉哈站附近,日军小泉联队2,600余人驻守于此处,全力阻击马占山的进攻。此时,李海青与邓文两军亦于10月1日、2日先后攻占了昂昂溪和安达,苏炳文拿下了富拉尔基,形势大好。马占山遂亲自指挥对拉哈的进攻。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部队,更是不知所云。 但李敖到底写了些令人感到新鲜的东西,他提到马占山率领的义勇军曾经在拉哈和日军打过一场大仗,歼敌八百。此事是真是假?如果是真,是何时发生的?战果真的有这样大吗? 中方记载中,果然有拉哈之战的记载。这一战,发生于马占山将军在1932年10月发起的反攻齐齐哈尔之战中,距离九一八事变已经整整一年。此时,这个绿林出身的中国将军不但依旧在黑土地上战斗,而且在完全没有饷弹接济的情况下竟然发动了对黑龙江省会的反攻,实属不可思议! 在《黑龙江义勇军的抗日斗争》等文献中这样记载此战。 1932年9月9日,在罗圈甸子遭到日军袭击与部队失散的马占山率身边人员走出深山,到达龙门县,招聚部队,继续抵抗日军的进攻。 1932年9月23日,呼伦贝尔警备司令兼海满路(海拉尔至满洲里)护路军司令苏炳文在海拉尔召集主要军官集会,10月1日举行东北民众救国军成立誓师大会,正式举旗抗日并反攻齐齐哈尔。日军当地调集重兵前往镇压,双方在富拉尔基,大兴安岭隘口等地展开战斗。 东北民众救国军在海满地区的抗战,吸引了大批日伪军,使远在龙门的马占山有了充分的休整时间,他重新组织兵力,与苏炳文相呼应,对日军发起了新的攻势。至此,义勇军重整兵力,组成四路大军围攻省城齐齐哈尔;东路,以马占山部将邓文领导其所部第一军为主,攻占安达镇;西路,由苏炳文、张殿九率部进攻富拉尔基;南路,由第三军李海青部攻打昂昂溪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家有小女初长成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 被摧毁的日军拉哈守备队旧址 拉哈镇,属于黑龙江省讷河县,位于两省(黑龙江省、内蒙古自治区)、三江(嫩江、龙门江、博荣江 )交汇处,今天共有总人口五万人。域内属北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因濒于嫩江,故水域辽阔,砂石资源极其丰富,素有“砂城”之美誉。 总的来说,拉哈小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今天并不起眼。然而,在东北的抗战史上,地处军事冲要的拉哈,却曾经是一场大战的战场。 现代作家中较早提到拉哈的要数李敖。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张学良背黑锅”一节,提到江桥抗战后“消息传来,全国振奋,因为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略的第一次公然反抗,也是对国民党不抵抗的第一次公然藐视,日本鬼子感到太没面子,发动对马占山将军的总攻击,由多门中将总指挥,率长谷旅团、矢野旅团、弦前部队、朝鲜军、演松第七飞行联队、太刀洗第四飞行联队、平壤第六飞行联队,展开大规模的陆空作战。因为众寡悬殊、武器悬殊,马占山将军在十一月十九日,转入游击战,在拉哈车站击毙日军八百人,东北义勇军之名震动中外。” 李敖,一说仗义执言,一说有点儿大嘴,有争议的人物 李敖写东西激情澎湃,有时难免夸张,这段文字说得十分模糊,比如所谓长谷旅团实际应该是长谷部旅团,即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因指挥官长谷部照而得名;朝鲜军的总指挥官林铳十郎擅自派部队过鸭绿江参战,但并不是把整个军全部投入东北战场的,实际仅出动了独混第39旅团和两个飞行中队;至于弦前部队,更是不知所云。 但李敖到底写了些令人感到新鲜的东西,他提到马占山率领的义勇军曾经在拉哈和日军打过一场大仗,歼敌八百。此事是真是假?如果是真,是何时发生的?战果真的有这样大吗? 中方记载中,果然有拉哈之战的记载。这一战,发生于马占山将军在1932年10月发起的反攻齐齐哈尔之战中,距离九一八事变已经整整一年。此时,这个绿林出身的中国将军不但依旧在黑土地上战斗,而且在完全没有饷弹接济的情况下竟然发动了对黑龙江省会的反攻,实属不可思议! 在《黑龙江义勇军的抗日斗争》等文献中这样记载此战。 1932年9月9日,在罗圈甸子遭到日军袭击与部队失散的马占山率身边人员走出深山,到达龙门县,招聚部队,继续抵抗日军的进攻。 1932年9月23日,呼伦贝尔警备司令兼海满路(海拉尔至满洲里)护路军司令苏炳文在海拉尔召集主要军官集会,10月1日举行东北民众救国军成立誓师大会,正式举旗抗日并反攻齐齐哈尔。日军当地调集重兵前往镇压,双方在富拉尔基,大兴安岭隘口等地展开战斗。 东北民众救国军在海满地区的抗战,吸引了大批日伪军,使远在龙门的马占山有了充分的休整时间,他重新组织兵力,与苏炳文相呼应,对日军发起了新的攻势。至此,义勇军重整兵力,组成四路大军围攻省城齐齐哈尔;东路,以马占山部将邓文领导其所部第一军为主,攻占安达镇;西路,由苏炳文、张殿九率部进攻富拉尔基;南路,由第三军李海青部攻打昂昂溪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