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李敖笔下的大战拉哈是怎么回事儿 下  

2011-10-01 00:0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部队也的确没能全歼拉哈守军。这一方面源于缺乏装备,另外一方面,马占山指挥的黑龙江省原东北军部队在江桥,三间房,大兴等战斗中损失很大,在退到海伦重组省政府后,其部队不得不调用各地保卫团加以训练后投入战斗。中间经过一度试图与伪满妥协(亦说诈降),又有一部分部队离心而去。而日军在1932年中期“八伐马占山”的作战,虽然未能捕捉到马占山本人,但其主力尽丧,进攻拉哈的部队是其退到龙门后再次组织的新军,根本来不及训练和装备。原来在江桥抗战中担任连长的邓文等人此时都成了军长,可说马占山身边此时能作战的部队已经屈指可数。兵员的素质低下,也使其无法完成艰苦的攻坚作战。 马占山围攻拉哈达半月之久,未克。 此时,日军却完成了调度,开始反攻。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鉴于北满形势严峻,于10月27日决定:将骑兵第1旅团和骑兵第4旅团急开北满,将关东军飞行队的轰炸第12大队和侦察第3中队亦转场至齐齐哈尔,均归第14师团长松木直亮指挥,以加强北满的作战力量。日军逐次集中于齐齐哈尔地区后,武藤信义决定先肃清嫩江以东地区的义勇军,解除后顾之忧,再转移兵力至嫩江以西。松木直亮以第14师团主力和2个骑兵旅团、3个飞行中队率先向拉哈等地的义勇军发起反击。 正当马占山军仍在拉哈与守敌纠缠之时,由日军四千余人和伪军一旅组成的援军赶到,对我军形成包围之势。此时,义勇军官兵已鏖战良久,伤亡疲劳过甚,遂被迫撤离拉哈,马占山部统计,整个战斗歼敌六百余人。 1932年“北满”的义勇军部队 外国记者拍摄 根据以上记载,拉哈之战虽未获全功,但在被敌反复追剿,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仍能奋勇反攻,包围日军重镇达十余日,进逼省城。马占山和黑龙江义勇军的英李敖笔下的大战拉哈是怎么回事儿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从拉哈镇外的停车场远眺整个镇子的全景

2009年发现于日本的日军资料照片,显示了拉哈之战的惨烈,也揭示了义勇军在整个反攻作战中的积极英勇。部队也的确没能全歼拉哈守军。这一方面源于缺乏装备,另外一方面,马占山指挥的黑龙江省原东北军部队在江桥,三间房,大兴等战斗中损失很大,在退到海伦重组省政府后,其部队不得不调用各地保卫团加以训练后投入战斗。中间经过一度试图与伪满妥协(亦说诈降),又有一部分部队离心而去。而日军在1932年中期“八伐马占山”的作战,虽然未能捕捉到马占山本人,但其主力尽丧,进攻拉哈的部队是其退到龙门后再次组织的新军,根本来不及训练和装备。原来在江桥抗战中担任连长的邓文等人此时都成了军长,可说马占山身边此时能作战的部队已经屈指可数。兵员的素质低下,也使其无法完成艰苦的攻坚作战。 马占山围攻拉哈达半月之久,未克。 此时,日军却完成了调度,开始反攻。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鉴于北满形势严峻,于10月27日决定:将骑兵第1旅团和骑兵第4旅团急开北满,将关东军飞行队的轰炸第12大队和侦察第3中队亦转场至齐齐哈尔,均归第14师团长松木直亮指挥,以加强北满的作战力量。日军逐次集中于齐齐哈尔地区后,武藤信义决定先肃清嫩江以东地区的义勇军,解除后顾之忧,再转移兵力至嫩江以西。松木直亮以第14师团主力和2个骑兵旅团、3个飞行中队率先向拉哈等地的义勇军发起反击。 正当马占山军仍在拉哈与守敌纠缠之时,由日军四千余人和伪军一旅组成的援军赶到,对我军形成包围之势。此时,义勇军官兵已鏖战良久,伤亡疲劳过甚,遂被迫撤离拉哈,马占山部统计,整个战斗歼敌六百余人。 1932年“北满”的义勇军部队 外国记者拍摄 根据以上记载,拉哈之战虽未获全功,但在被敌反复追剿,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仍能奋勇反攻,包围日军重镇达十余日,进逼省城。马占山和黑龙江义勇军的英

为切断敌人的后路,义勇军21日将杨大屯以西30华里铁路破坏,并包围了拉哈站,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由于敌人火力甚强,义勇军无重武器,激战至28日未克。31日义勇军用大车木轴自制“木炮”轰垮了车站楼房,又往地窖内注入煤油点火焚烧。激战至29日,义勇军攻占了拉哈街区,日军退缩至车站坚守。由于车站结构坚固,而从1931年11月就开始与日军在江桥大战,却始终没有补充的马占山军此时已经没有可用于攻坚的武器弹药,因此双方打成僵持。

李敖笔下的大战拉哈是怎么回事儿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义勇军切断了日军的铁路公路联系,日军守备队残部只得使用在地面写白色大字的方式,通过飞机与外界联络 从拉哈镇外的停车场远眺整个镇子的全景 2009年发现于日本的日军资料照片,显示了拉哈之战的惨烈,也揭示了义勇军在整个反攻作战中的积极英勇。 为切断敌人的后路,义勇军21日将杨大屯以西30华里铁路破坏,并包围了拉哈站,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由于敌人火力甚强,义勇军无重武器,激战至28日未克。31日义勇军用大车木轴自制“木炮”轰垮了车站楼房,又往地窖内注入煤油点火焚烧。激战至29日,义勇军攻占了拉哈街区,日军退缩至车站坚守。由于车站结构坚固,而从1931年11月就开始与日军在江桥大战,却始终没有补充的马占山军此时已经没有可用于攻坚的武器弹药,因此双方打成僵持。 义勇军切断了日军的铁路公路联系,日军守备队残部只得使用在地面写白色大字的方式,通过飞机与外界联络 在日方的记载中,也可以找到很多此战的痕迹。日本方面在1963年出版的《满洲,夕阳的原野》(原敬一著)一书第十四页中记录下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尽管文中将马占山将军形容成马匪首领,但承认将军的卫队在冰天雪地中打哑日军机枪后曾跃马冲锋,以套索拉倒木栅冲进镇内,用马刀砍杀日军步兵,异常剽悍。最后在日军 重炮还击中才不支退去。此战拉哈日军被围攻半个月,马占山将军的部队把所有来援的日军顶在拉哈之外。该书记载日军守备队阵亡一百四十四人,负伤二百零七 人,伪军和铁路职员,夫役死伤倍之。而义勇军在拉哈周围进行的一系列攻击战,也给日军克山,敦化,泰安等地守军造成重大损失,日方在《从军 - 满洲事变写真大全集》中承认,泰安守备队的中队长也被打死。 日军泰安守备队弹痕累累的大门 由此可见,李敖所描述的战果虽然有所夸张,但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然而,马占山的

在日方的记载中,也可以找到很多此战的痕迹。日本方面在1963年出版的《满洲,夕阳的原野》(原敬一著)一书第十四页中记录下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尽管文中将马占山将军形容成马匪首领,但承认将军的卫队在冰天雪地中打哑日军机枪后曾跃马冲锋,以套索拉倒木栅冲进镇内,用马刀砍杀日军步兵,异常剽悍。最后在日军 重炮还击中才不支退去。此战拉哈日军被围攻半个月,马占山将军的部队把所有来援的日军顶在拉哈之外。该书记载日军守备队阵亡一百四十四人,负伤二百零七 人,伪军和铁路职员,夫役死伤倍之。而义勇军在拉哈周围进行的一系列攻击战,也给日军克山,敦化,泰安等地守军造成重大损失,日方在《从军 - 满洲事变写真大全集》中承认,泰安守备队的中队长也被打死。
从拉哈镇外的停车场远眺整个镇子的全景 2009年发现于日本的日军资料照片,显示了拉哈之战的惨烈,也揭示了义勇军在整个反攻作战中的积极英勇。 为切断敌人的后路,义勇军21日将杨大屯以西30华里铁路破坏,并包围了拉哈站,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由于敌人火力甚强,义勇军无重武器,激战至28日未克。31日义勇军用大车木轴自制“木炮”轰垮了车站楼房,又往地窖内注入煤油点火焚烧。激战至29日,义勇军攻占了拉哈街区,日军退缩至车站坚守。由于车站结构坚固,而从1931年11月就开始与日军在江桥大战,却始终没有补充的马占山军此时已经没有可用于攻坚的武器弹药,因此双方打成僵持。 义勇军切断了日军的铁路公路联系,日军守备队残部只得使用在地面写白色大字的方式,通过飞机与外界联络 在日方的记载中,也可以找到很多此战的痕迹。日本方面在1963年出版的《满洲,夕阳的原野》(原敬一著)一书第十四页中记录下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尽管文中将马占山将军形容成马匪首领,但承认将军的卫队在冰天雪地中打哑日军机枪后曾跃马冲锋,以套索拉倒木栅冲进镇内,用马刀砍杀日军步兵,异常剽悍。最后在日军 重炮还击中才不支退去。此战拉哈日军被围攻半个月,马占山将军的部队把所有来援的日军顶在拉哈之外。该书记载日军守备队阵亡一百四十四人,负伤二百零七 人,伪军和铁路职员,夫役死伤倍之。而义勇军在拉哈周围进行的一系列攻击战,也给日军克山,敦化,泰安等地守军造成重大损失,日方在《从军 - 满洲事变写真大全集》中承认,泰安守备队的中队长也被打死。 日军泰安守备队弹痕累累的大门 由此可见,李敖所描述的战果虽然有所夸张,但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然而,马占山的
李敖笔下的大战拉哈是怎么回事儿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从拉哈镇外的停车场远眺整个镇子的全景 2009年发现于日本的日军资料照片,显示了拉哈之战的惨烈,也揭示了义勇军在整个反攻作战中的积极英勇。 为切断敌人的后路,义勇军21日将杨大屯以西30华里铁路破坏,并包围了拉哈站,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由于敌人火力甚强,义勇军无重武器,激战至28日未克。31日义勇军用大车木轴自制“木炮”轰垮了车站楼房,又往地窖内注入煤油点火焚烧。激战至29日,义勇军攻占了拉哈街区,日军退缩至车站坚守。由于车站结构坚固,而从1931年11月就开始与日军在江桥大战,却始终没有补充的马占山军此时已经没有可用于攻坚的武器弹药,因此双方打成僵持。 义勇军切断了日军的铁路公路联系,日军守备队残部只得使用在地面写白色大字的方式,通过飞机与外界联络 在日方的记载中,也可以找到很多此战的痕迹。日本方面在1963年出版的《满洲,夕阳的原野》(原敬一著)一书第十四页中记录下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尽管文中将马占山将军形容成马匪首领,但承认将军的卫队在冰天雪地中打哑日军机枪后曾跃马冲锋,以套索拉倒木栅冲进镇内,用马刀砍杀日军步兵,异常剽悍。最后在日军 重炮还击中才不支退去。此战拉哈日军被围攻半个月,马占山将军的部队把所有来援的日军顶在拉哈之外。该书记载日军守备队阵亡一百四十四人,负伤二百零七 人,伪军和铁路职员,夫役死伤倍之。而义勇军在拉哈周围进行的一系列攻击战,也给日军克山,敦化,泰安等地守军造成重大损失,日方在《从军 - 满洲事变写真大全集》中承认,泰安守备队的中队长也被打死。 日军泰安守备队弹痕累累的大门 由此可见,李敖所描述的战果虽然有所夸张,但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然而,马占山的
日军泰安守备队弹痕累累的大门

由此可见,李敖所描述的战果虽然有所夸张,但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然而,马占山的部队也的确没能全歼拉哈守军。这一方面源于缺乏装备,另外一方面,马占山指挥的黑龙江省原东北军部队在江桥,三间房,大兴等战斗中损失很大,在退到海伦重组省政府后,其部队不得不调用各地保卫团加以训练后投入战斗。中间经过一度试图与伪满妥协(亦说诈降),又有一部分部队离心而去。而日军在1932年中期“八伐马占山”的作战,虽然未能捕捉到马占山本人,但其主力尽丧,进攻拉哈的部队是其退到龙门后再次组织的新军,根本来不及训练和装备。原来在江桥抗战中担任连长的邓文等人此时都成了军长,可说马占山身边此时能作战的部队已经屈指可数。兵员的素质低下,也使其无法完成艰苦的攻坚作战。

马占山围攻拉哈达半月之久,未克。

此时,日军却完成了调度,开始反攻。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鉴于北满形势严峻,于10月27日决定:将骑兵第1旅团和骑兵第4旅团急开北满,将关东军飞行队的轰炸第12大队和侦察第3中队亦转场至齐齐哈尔,均归第14师团长松木直亮指挥,以加强北满的作战力量。日军逐次集中于齐齐哈尔地区后,武藤信义决定先肃清嫩江以东地区的义勇军,解除后顾之忧,再转移兵力至嫩江以西。松木直亮以第14师团主力和2个骑兵旅团、3个飞行中队率先向拉哈等地的义勇军发起反击。勇战斗,只能用“壮哉”来形容了。 如前所记载,尽管伤亡数字统计上与中方差别较大,但日方保留有多张照片,反映了此战的真实情景。 这几天在写抗战的文章,忽然发现一个有点特别的事实 -- 黑省抗战的名将马占山将军(根据现有资料及其后代的认证),空军天神高志航,都是满族人;杨靖宇是回族,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许亨植,是朝鲜族,据称奇袭长门舰战死的中国空军英雄全正熹,是苗族。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我国古代虽有中国之称,但更多时候官民只称大唐,大宋,只是,大唐,大宋的子弟,心中何尝没有一个中国。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虽晚,但这个以文化立国的东方古国,无论是阿史那社尔还是常遇春,哪一个没有对这个国家的认同? 中华民族,真的只是一个梁启超先生制造出来的词汇?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正当马占山军仍在拉哈与守敌纠缠之时,由日军四千余人和伪军一旅组成的援军赶到,对我军形成包围之势。此时,义勇军官兵已鏖战良久,伤亡疲劳过甚,遂被迫撤离拉哈,马占山部统计,整个战斗歼敌六百余人。
部队也的确没能全歼拉哈守军。这一方面源于缺乏装备,另外一方面,马占山指挥的黑龙江省原东北军部队在江桥,三间房,大兴等战斗中损失很大,在退到海伦重组省政府后,其部队不得不调用各地保卫团加以训练后投入战斗。中间经过一度试图与伪满妥协(亦说诈降),又有一部分部队离心而去。而日军在1932年中期“八伐马占山”的作战,虽然未能捕捉到马占山本人,但其主力尽丧,进攻拉哈的部队是其退到龙门后再次组织的新军,根本来不及训练和装备。原来在江桥抗战中担任连长的邓文等人此时都成了军长,可说马占山身边此时能作战的部队已经屈指可数。兵员的素质低下,也使其无法完成艰苦的攻坚作战。 马占山围攻拉哈达半月之久,未克。 此时,日军却完成了调度,开始反攻。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鉴于北满形势严峻,于10月27日决定:将骑兵第1旅团和骑兵第4旅团急开北满,将关东军飞行队的轰炸第12大队和侦察第3中队亦转场至齐齐哈尔,均归第14师团长松木直亮指挥,以加强北满的作战力量。日军逐次集中于齐齐哈尔地区后,武藤信义决定先肃清嫩江以东地区的义勇军,解除后顾之忧,再转移兵力至嫩江以西。松木直亮以第14师团主力和2个骑兵旅团、3个飞行中队率先向拉哈等地的义勇军发起反击。 正当马占山军仍在拉哈与守敌纠缠之时,由日军四千余人和伪军一旅组成的援军赶到,对我军形成包围之势。此时,义勇军官兵已鏖战良久,伤亡疲劳过甚,遂被迫撤离拉哈,马占山部统计,整个战斗歼敌六百余人。 1932年“北满”的义勇军部队 外国记者拍摄 根据以上记载,拉哈之战虽未获全功,但在被敌反复追剿,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仍能奋勇反攻,包围日军重镇达十余日,进逼省城。马占山和黑龙江义勇军的英
从拉哈镇外的停车场远眺整个镇子的全景 2009年发现于日本的日军资料照片,显示了拉哈之战的惨烈,也揭示了义勇军在整个反攻作战中的积极英勇。 为切断敌人的后路,义勇军21日将杨大屯以西30华里铁路破坏,并包围了拉哈站,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由于敌人火力甚强,义勇军无重武器,激战至28日未克。31日义勇军用大车木轴自制“木炮”轰垮了车站楼房,又往地窖内注入煤油点火焚烧。激战至29日,义勇军攻占了拉哈街区,日军退缩至车站坚守。由于车站结构坚固,而从1931年11月就开始与日军在江桥大战,却始终没有补充的马占山军此时已经没有可用于攻坚的武器弹药,因此双方打成僵持。 义勇军切断了日军的铁路公路联系,日军守备队残部只得使用在地面写白色大字的方式,通过飞机与外界联络 在日方的记载中,也可以找到很多此战的痕迹。日本方面在1963年出版的《满洲,夕阳的原野》(原敬一著)一书第十四页中记录下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尽管文中将马占山将军形容成马匪首领,但承认将军的卫队在冰天雪地中打哑日军机枪后曾跃马冲锋,以套索拉倒木栅冲进镇内,用马刀砍杀日军步兵,异常剽悍。最后在日军 重炮还击中才不支退去。此战拉哈日军被围攻半个月,马占山将军的部队把所有来援的日军顶在拉哈之外。该书记载日军守备队阵亡一百四十四人,负伤二百零七 人,伪军和铁路职员,夫役死伤倍之。而义勇军在拉哈周围进行的一系列攻击战,也给日军克山,敦化,泰安等地守军造成重大损失,日方在《从军 - 满洲事变写真大全集》中承认,泰安守备队的中队长也被打死。 日军泰安守备队弹痕累累的大门 由此可见,李敖所描述的战果虽然有所夸张,但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然而,马占山的李敖笔下的大战拉哈是怎么回事儿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1932年“北满”的义勇军部队 外国记者拍摄 从拉哈镇外的停车场远眺整个镇子的全景 2009年发现于日本的日军资料照片,显示了拉哈之战的惨烈,也揭示了义勇军在整个反攻作战中的积极英勇。 为切断敌人的后路,义勇军21日将杨大屯以西30华里铁路破坏,并包围了拉哈站,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由于敌人火力甚强,义勇军无重武器,激战至28日未克。31日义勇军用大车木轴自制“木炮”轰垮了车站楼房,又往地窖内注入煤油点火焚烧。激战至29日,义勇军攻占了拉哈街区,日军退缩至车站坚守。由于车站结构坚固,而从1931年11月就开始与日军在江桥大战,却始终没有补充的马占山军此时已经没有可用于攻坚的武器弹药,因此双方打成僵持。 义勇军切断了日军的铁路公路联系,日军守备队残部只得使用在地面写白色大字的方式,通过飞机与外界联络 在日方的记载中,也可以找到很多此战的痕迹。日本方面在1963年出版的《满洲,夕阳的原野》(原敬一著)一书第十四页中记录下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尽管文中将马占山将军形容成马匪首领,但承认将军的卫队在冰天雪地中打哑日军机枪后曾跃马冲锋,以套索拉倒木栅冲进镇内,用马刀砍杀日军步兵,异常剽悍。最后在日军 重炮还击中才不支退去。此战拉哈日军被围攻半个月,马占山将军的部队把所有来援的日军顶在拉哈之外。该书记载日军守备队阵亡一百四十四人,负伤二百零七 人,伪军和铁路职员,夫役死伤倍之。而义勇军在拉哈周围进行的一系列攻击战,也给日军克山,敦化,泰安等地守军造成重大损失,日方在《从军 - 满洲事变写真大全集》中承认,泰安守备队的中队长也被打死。 日军泰安守备队弹痕累累的大门 由此可见,李敖所描述的战果虽然有所夸张,但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然而,马占山的

根据以上记载,拉哈之战虽未获全功,但在被敌反复追剿,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仍能奋勇反攻,包围日军重镇达十余日,进逼省城。马占山和黑龙江义勇军的英勇战斗,只能用“壮哉”来形容了。
部队也的确没能全歼拉哈守军。这一方面源于缺乏装备,另外一方面,马占山指挥的黑龙江省原东北军部队在江桥,三间房,大兴等战斗中损失很大,在退到海伦重组省政府后,其部队不得不调用各地保卫团加以训练后投入战斗。中间经过一度试图与伪满妥协(亦说诈降),又有一部分部队离心而去。而日军在1932年中期“八伐马占山”的作战,虽然未能捕捉到马占山本人,但其主力尽丧,进攻拉哈的部队是其退到龙门后再次组织的新军,根本来不及训练和装备。原来在江桥抗战中担任连长的邓文等人此时都成了军长,可说马占山身边此时能作战的部队已经屈指可数。兵员的素质低下,也使其无法完成艰苦的攻坚作战。 马占山围攻拉哈达半月之久,未克。 此时,日军却完成了调度,开始反攻。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鉴于北满形势严峻,于10月27日决定:将骑兵第1旅团和骑兵第4旅团急开北满,将关东军飞行队的轰炸第12大队和侦察第3中队亦转场至齐齐哈尔,均归第14师团长松木直亮指挥,以加强北满的作战力量。日军逐次集中于齐齐哈尔地区后,武藤信义决定先肃清嫩江以东地区的义勇军,解除后顾之忧,再转移兵力至嫩江以西。松木直亮以第14师团主力和2个骑兵旅团、3个飞行中队率先向拉哈等地的义勇军发起反击。 正当马占山军仍在拉哈与守敌纠缠之时,由日军四千余人和伪军一旅组成的援军赶到,对我军形成包围之势。此时,义勇军官兵已鏖战良久,伤亡疲劳过甚,遂被迫撤离拉哈,马占山部统计,整个战斗歼敌六百余人。 1932年“北满”的义勇军部队 外国记者拍摄 根据以上记载,拉哈之战虽未获全功,但在被敌反复追剿,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仍能奋勇反攻,包围日军重镇达十余日,进逼省城。马占山和黑龙江义勇军的英
如前所记载,尽管伤亡数字统计上与中方差别较大,但日方保留有多张照片,反映了此战的真实情景。

这几天在写抗战的文章,忽然发现一个有点特别的事实 -- 黑省抗战的名将马占山将军(根据现有资料及其后代的认证),空军天神高志航,都是满族人;杨靖宇是回族,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许亨植,是朝鲜族,据称奇袭长门舰战死的中国空军英雄全正熹,是苗族。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勇战斗,只能用“壮哉”来形容了。 如前所记载,尽管伤亡数字统计上与中方差别较大,但日方保留有多张照片,反映了此战的真实情景。 这几天在写抗战的文章,忽然发现一个有点特别的事实 -- 黑省抗战的名将马占山将军(根据现有资料及其后代的认证),空军天神高志航,都是满族人;杨靖宇是回族,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许亨植,是朝鲜族,据称奇袭长门舰战死的中国空军英雄全正熹,是苗族。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我国古代虽有中国之称,但更多时候官民只称大唐,大宋,只是,大唐,大宋的子弟,心中何尝没有一个中国。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虽晚,但这个以文化立国的东方古国,无论是阿史那社尔还是常遇春,哪一个没有对这个国家的认同? 中华民族,真的只是一个梁启超先生制造出来的词汇?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我国古代虽有中国之称,但更多时候官民只称大唐,大宋,只是,大唐,大宋的子弟,心中何尝没有一个中国。
勇战斗,只能用“壮哉”来形容了。 如前所记载,尽管伤亡数字统计上与中方差别较大,但日方保留有多张照片,反映了此战的真实情景。 这几天在写抗战的文章,忽然发现一个有点特别的事实 -- 黑省抗战的名将马占山将军(根据现有资料及其后代的认证),空军天神高志航,都是满族人;杨靖宇是回族,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许亨植,是朝鲜族,据称奇袭长门舰战死的中国空军英雄全正熹,是苗族。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我国古代虽有中国之称,但更多时候官民只称大唐,大宋,只是,大唐,大宋的子弟,心中何尝没有一个中国。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虽晚,但这个以文化立国的东方古国,无论是阿史那社尔还是常遇春,哪一个没有对这个国家的认同? 中华民族,真的只是一个梁启超先生制造出来的词汇?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虽晚,但这个以文化立国的东方古国,无论是阿史那社尔还是常遇春,哪一个没有对这个国家的认同?

中华民族,真的只是一个梁启超先生制造出来的词汇?

[完]
部队也的确没能全歼拉哈守军。这一方面源于缺乏装备,另外一方面,马占山指挥的黑龙江省原东北军部队在江桥,三间房,大兴等战斗中损失很大,在退到海伦重组省政府后,其部队不得不调用各地保卫团加以训练后投入战斗。中间经过一度试图与伪满妥协(亦说诈降),又有一部分部队离心而去。而日军在1932年中期“八伐马占山”的作战,虽然未能捕捉到马占山本人,但其主力尽丧,进攻拉哈的部队是其退到龙门后再次组织的新军,根本来不及训练和装备。原来在江桥抗战中担任连长的邓文等人此时都成了军长,可说马占山身边此时能作战的部队已经屈指可数。兵员的素质低下,也使其无法完成艰苦的攻坚作战。 马占山围攻拉哈达半月之久,未克。 此时,日军却完成了调度,开始反攻。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鉴于北满形势严峻,于10月27日决定:将骑兵第1旅团和骑兵第4旅团急开北满,将关东军飞行队的轰炸第12大队和侦察第3中队亦转场至齐齐哈尔,均归第14师团长松木直亮指挥,以加强北满的作战力量。日军逐次集中于齐齐哈尔地区后,武藤信义决定先肃清嫩江以东地区的义勇军,解除后顾之忧,再转移兵力至嫩江以西。松木直亮以第14师团主力和2个骑兵旅团、3个飞行中队率先向拉哈等地的义勇军发起反击。 正当马占山军仍在拉哈与守敌纠缠之时,由日军四千余人和伪军一旅组成的援军赶到,对我军形成包围之势。此时,义勇军官兵已鏖战良久,伤亡疲劳过甚,遂被迫撤离拉哈,马占山部统计,整个战斗歼敌六百余人。 1932年“北满”的义勇军部队 外国记者拍摄 根据以上记载,拉哈之战虽未获全功,但在被敌反复追剿,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仍能奋勇反攻,包围日军重镇达十余日,进逼省城。马占山和黑龙江义勇军的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勇战斗,只能用“壮哉”来形容了。 如前所记载,尽管伤亡数字统计上与中方差别较大,但日方保留有多张照片,反映了此战的真实情景。 这几天在写抗战的文章,忽然发现一个有点特别的事实 -- 黑省抗战的名将马占山将军(根据现有资料及其后代的认证),空军天神高志航,都是满族人;杨靖宇是回族,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许亨植,是朝鲜族,据称奇袭长门舰战死的中国空军英雄全正熹,是苗族。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我国古代虽有中国之称,但更多时候官民只称大唐,大宋,只是,大唐,大宋的子弟,心中何尝没有一个中国。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虽晚,但这个以文化立国的东方古国,无论是阿史那社尔还是常遇春,哪一个没有对这个国家的认同? 中华民族,真的只是一个梁启超先生制造出来的词汇?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勇战斗,只能用“壮哉”来形容了。 如前所记载,尽管伤亡数字统计上与中方差别较大,但日方保留有多张照片,反映了此战的真实情景。 这几天在写抗战的文章,忽然发现一个有点特别的事实 -- 黑省抗战的名将马占山将军(根据现有资料及其后代的认证),空军天神高志航,都是满族人;杨靖宇是回族,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许亨植,是朝鲜族,据称奇袭长门舰战死的中国空军英雄全正熹,是苗族。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我国古代虽有中国之称,但更多时候官民只称大唐,大宋,只是,大唐,大宋的子弟,心中何尝没有一个中国。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虽晚,但这个以文化立国的东方古国,无论是阿史那社尔还是常遇春,哪一个没有对这个国家的认同? 中华民族,真的只是一个梁启超先生制造出来的词汇?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从拉哈镇外的停车场远眺整个镇子的全景 2009年发现于日本的日军资料照片,显示了拉哈之战的惨烈,也揭示了义勇军在整个反攻作战中的积极英勇。 为切断敌人的后路,义勇军21日将杨大屯以西30华里铁路破坏,并包围了拉哈站,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由于敌人火力甚强,义勇军无重武器,激战至28日未克。31日义勇军用大车木轴自制“木炮”轰垮了车站楼房,又往地窖内注入煤油点火焚烧。激战至29日,义勇军攻占了拉哈街区,日军退缩至车站坚守。由于车站结构坚固,而从1931年11月就开始与日军在江桥大战,却始终没有补充的马占山军此时已经没有可用于攻坚的武器弹药,因此双方打成僵持。 义勇军切断了日军的铁路公路联系,日军守备队残部只得使用在地面写白色大字的方式,通过飞机与外界联络 在日方的记载中,也可以找到很多此战的痕迹。日本方面在1963年出版的《满洲,夕阳的原野》(原敬一著)一书第十四页中记录下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尽管文中将马占山将军形容成马匪首领,但承认将军的卫队在冰天雪地中打哑日军机枪后曾跃马冲锋,以套索拉倒木栅冲进镇内,用马刀砍杀日军步兵,异常剽悍。最后在日军 重炮还击中才不支退去。此战拉哈日军被围攻半个月,马占山将军的部队把所有来援的日军顶在拉哈之外。该书记载日军守备队阵亡一百四十四人,负伤二百零七 人,伪军和铁路职员,夫役死伤倍之。而义勇军在拉哈周围进行的一系列攻击战,也给日军克山,敦化,泰安等地守军造成重大损失,日方在《从军 - 满洲事变写真大全集》中承认,泰安守备队的中队长也被打死。 日军泰安守备队弹痕累累的大门 由此可见,李敖所描述的战果虽然有所夸张,但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然而,马占山的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勇战斗,只能用“壮哉”来形容了。 如前所记载,尽管伤亡数字统计上与中方差别较大,但日方保留有多张照片,反映了此战的真实情景。 这几天在写抗战的文章,忽然发现一个有点特别的事实 -- 黑省抗战的名将马占山将军(根据现有资料及其后代的认证),空军天神高志航,都是满族人;杨靖宇是回族,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许亨植,是朝鲜族,据称奇袭长门舰战死的中国空军英雄全正熹,是苗族。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我国古代虽有中国之称,但更多时候官民只称大唐,大宋,只是,大唐,大宋的子弟,心中何尝没有一个中国。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虽晚,但这个以文化立国的东方古国,无论是阿史那社尔还是常遇春,哪一个没有对这个国家的认同? 中华民族,真的只是一个梁启超先生制造出来的词汇?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部队也的确没能全歼拉哈守军。这一方面源于缺乏装备,另外一方面,马占山指挥的黑龙江省原东北军部队在江桥,三间房,大兴等战斗中损失很大,在退到海伦重组省政府后,其部队不得不调用各地保卫团加以训练后投入战斗。中间经过一度试图与伪满妥协(亦说诈降),又有一部分部队离心而去。而日军在1932年中期“八伐马占山”的作战,虽然未能捕捉到马占山本人,但其主力尽丧,进攻拉哈的部队是其退到龙门后再次组织的新军,根本来不及训练和装备。原来在江桥抗战中担任连长的邓文等人此时都成了军长,可说马占山身边此时能作战的部队已经屈指可数。兵员的素质低下,也使其无法完成艰苦的攻坚作战。 马占山围攻拉哈达半月之久,未克。 此时,日军却完成了调度,开始反攻。日关东军司令官武藤信义鉴于北满形势严峻,于10月27日决定:将骑兵第1旅团和骑兵第4旅团急开北满,将关东军飞行队的轰炸第12大队和侦察第3中队亦转场至齐齐哈尔,均归第14师团长松木直亮指挥,以加强北满的作战力量。日军逐次集中于齐齐哈尔地区后,武藤信义决定先肃清嫩江以东地区的义勇军,解除后顾之忧,再转移兵力至嫩江以西。松木直亮以第14师团主力和2个骑兵旅团、3个飞行中队率先向拉哈等地的义勇军发起反击。 正当马占山军仍在拉哈与守敌纠缠之时,由日军四千余人和伪军一旅组成的援军赶到,对我军形成包围之势。此时,义勇军官兵已鏖战良久,伤亡疲劳过甚,遂被迫撤离拉哈,马占山部统计,整个战斗歼敌六百余人。 1932年“北满”的义勇军部队 外国记者拍摄 根据以上记载,拉哈之战虽未获全功,但在被敌反复追剿,伤亡惨重的情况下,仍能奋勇反攻,包围日军重镇达十余日,进逼省城。马占山和黑龙江义勇军的英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勇战斗,只能用“壮哉”来形容了。 如前所记载,尽管伤亡数字统计上与中方差别较大,但日方保留有多张照片,反映了此战的真实情景。 这几天在写抗战的文章,忽然发现一个有点特别的事实 -- 黑省抗战的名将马占山将军(根据现有资料及其后代的认证),空军天神高志航,都是满族人;杨靖宇是回族,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许亨植,是朝鲜族,据称奇袭长门舰战死的中国空军英雄全正熹,是苗族。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我国古代虽有中国之称,但更多时候官民只称大唐,大宋,只是,大唐,大宋的子弟,心中何尝没有一个中国。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虽晚,但这个以文化立国的东方古国,无论是阿史那社尔还是常遇春,哪一个没有对这个国家的认同? 中华民族,真的只是一个梁启超先生制造出来的词汇?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勇战斗,只能用“壮哉”来形容了。 如前所记载,尽管伤亡数字统计上与中方差别较大,但日方保留有多张照片,反映了此战的真实情景。 这几天在写抗战的文章,忽然发现一个有点特别的事实 -- 黑省抗战的名将马占山将军(根据现有资料及其后代的认证),空军天神高志航,都是满族人;杨靖宇是回族,抗联第三路军总参谋长许亨植,是朝鲜族,据称奇袭长门舰战死的中国空军英雄全正熹,是苗族。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我国古代虽有中国之称,但更多时候官民只称大唐,大宋,只是,大唐,大宋的子弟,心中何尝没有一个中国。 “中华民族”一词出现虽晚,但这个以文化立国的东方古国,无论是阿史那社尔还是常遇春,哪一个没有对这个国家的认同? 中华民族,真的只是一个梁启超先生制造出来的词汇?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