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可怜的将军 -- 日本幕府时代趣话之十  

2011-10-19 10:44: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就不是事实,此遗风今天还有人十分赏识...... 不管怎样,抓造谣传谣,成为当时各地保卫部门,革委会的重要工作。 这往往让嫌疑人十分的为难 -- 且不说正义在谁一方,所谓谣言,多半是至亲好友之间流传的小道消息,卖了谁都是手心手背的肉。更有聪明人明白,我咬他他就能咬我,三咬两咬闹不好就弄出一个反挡集团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这种口,轻易开不得。 但对抗专政是更大的罪名,于是,“公共厕所”就成为一个令审查人员十分头疼的词汇。 往往被问急了,聪明的嫌疑人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 -- 这谣言,是在厕所里听人说的...... 下面,基本没法问了,盖因第一,当时中国人的确有陌生人在厕所里面聊天的习惯,属于一种正常的群体性娱乐活动,此说合理,第二,通常说这话的人接着会告诉你,听这话的时间是晚上,所以看不清对方的脸,说这话的时候对方是蹲着,所以不知道对方多高.....瞧,萍水相逢,不知对方身高,相貌,你让人怎么查去?甚至,有绝顶聪明的还会干脆告诉你,是听隔壁女厕所俩人说话知道的。这下子,不知道对方是谁就更理直气壮了 -- 要真看了是谁,那才是犯法的勾当! 这种情况下,一般单位不是大问题,往往只好就此收篷,只流传下一个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厕所段子。可见,若无当年“正大光明”式的厕所,这等故事,便没有条件发生了。 中国当年有这样的厕所,是条件所限,但日本幕府的将军夫人带着女官一起上厕所肯定不是条件问题,那是一个身份地位的问题。 然而,估计无论古今,便秘这一类的事情是不分男女,也不分身份的,被折磨得脸色发青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人“体贴”地盯着你看,这种感受无论是谁,恐怕都不会很舒服,更不要说接受其后的擦拭服务了 -- 据说有这样规矩的原因在于“贵人的手不能触及污物”,但如此做法仍然是一件让人不容易接受的事情。这一点,倒不是空口而言,曾为将军夫人担任过侍从女官的村山在《御殿女中上厕所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人,这种感觉对今天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太好。然而,在我国当年却曾经是一道世界知名的风景线。
上厕所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人,这种感觉对今天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太好。然而,在我国当年却曾经是一道世界知名的风景线。 当年,老萨曾经听一个八十年代到过北京的美国女工程师詹尼弗谈起中国的公共厕所,对于里面其他人饶有兴味地观察“外国朋友拉肚子”极为不适应,以至于小詹回了旧金山,专门在办公桌上贴了一张《北京日报》,上面通栏标题赫然是《人民政府对厕所宣战》。 而另一个日本留学生小蚊子则谈起过中国的“你好厕所” -- 这古怪的名字又是怎么一个来历呢? 小蚊子眼中我国的“你好厕所” 对此,小蚊子是这样描述的 -- “中国传统的公共厕所,是男女各在一边分开的(有老中要说了 – 你这不是废话。。。一点不是废话。因为旧时代日本女性出门少,日本的公共厕所传统是男女合用的。即便是今天,还有一些厕所尽管男女分开,却不是一家一边,而是女厕所在男厕的里面深处,女性要上厕所需要走过一排小便池。。。萨注)。这里的味道和气氛通常十分可怕,不过也很有些有趣之处,比如厕所便所多是没有门的,于是人多的时候下一个要上厕所的人就会和你面对面等着。这时候往往还会听到‘你好’这样的问候声。这对我这样的日本人来说十分要命,因为日本人的习惯是听到问好不管在作什么时都要马上回礼,这时候往往是十分尴尬的。我问过其他日本留学生,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还有因此弄脏了衣服的,于是此后我们就把这样的公共厕所简称为‘你好厕所’。而中国人在这样的厕所里还能够看书并且相互聊天,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 难道他们的厕所没有门就是为了聊天的时候声波的传递没有问题吗?当然,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地方,有门而且现代化的厕所越来越多了。。。” 其实,那个时代的公厕虽然可怕,却也有过一抹黑色幽默。 在运动横飞的时代,谣言总是满天飞的 -- 虽然后来证明很多“谣言”才是事实,比如有人上天安门悼念周总理去了,等等。但我们都知道,那时候未经批准的事
当年,老萨曾经听一个八十年代到过北京的美国女工程师詹尼弗谈起中国的公共厕所,对于里面其他人饶有兴味地观察“外国朋友拉肚子”极为不适应,以至于小詹回了旧金山,专门在办公桌上贴了一张《北京日报》,上面通栏标题赫然是《人民政府对厕所宣战》。

而另一个日本留学生小蚊子则谈起过中国的“你好厕所” -- 这古怪的名字又是怎么一个来历呢?

小蚊子眼中我国的“你好厕所”

对此,小蚊子是这样描述的 -- “中国传统的公共厕所,是男女各在一边分开的(有老中要说了 – 你这不是废话。。。一点不是废话。因为旧时代日本女性出门少,日本的公共厕所传统是男女合用的。即便是今天,还有一些厕所尽管男女分开,却不是一家一边,而是女厕所在男厕的里面深处,女性要上厕所需要走过一排小便池。。。萨注)。这里的味道和气氛通常十分可怕,不过也很有些有趣之处,比如厕所便所多是没有门的,于是人多的时候下一个要上厕所的人就会和你面对面等着。这时候往往还会听到‘你好’这样的问候声。这对我这样的日本人来说十分要命,因为日本人的习惯是听到问好不管在作什么时都要马上回礼,这时候往往是十分尴尬的。我问过其他日本留学生,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还有因此弄脏了衣服的,于是此后我们就把这样的公共厕所简称为‘你好厕所’。而中国人在这样的厕所里还能够看书并且相互聊天,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 难道他们的厕所没有门就是为了聊天的时候声波的传递没有问题吗?当然,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地方,有门而且现代化的厕所越来越多了。。。”

其实,那个时代的公厕虽然可怕,却也有过一抹黑色幽默。

在运动横飞的时代,谣言总是满天飞的 -- 虽然后来证明很多“谣言”才是事实,比如有人上天安门悼念周总理去了,等等。但我们都知道,那时候未经批准的事实,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就不是事实,此遗风今天还有人十分赏识......
上厕所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人,这种感觉对今天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太好。然而,在我国当年却曾经是一道世界知名的风景线。 当年,老萨曾经听一个八十年代到过北京的美国女工程师詹尼弗谈起中国的公共厕所,对于里面其他人饶有兴味地观察“外国朋友拉肚子”极为不适应,以至于小詹回了旧金山,专门在办公桌上贴了一张《北京日报》,上面通栏标题赫然是《人民政府对厕所宣战》。 而另一个日本留学生小蚊子则谈起过中国的“你好厕所” -- 这古怪的名字又是怎么一个来历呢? 小蚊子眼中我国的“你好厕所” 对此,小蚊子是这样描述的 -- “中国传统的公共厕所,是男女各在一边分开的(有老中要说了 – 你这不是废话。。。一点不是废话。因为旧时代日本女性出门少,日本的公共厕所传统是男女合用的。即便是今天,还有一些厕所尽管男女分开,却不是一家一边,而是女厕所在男厕的里面深处,女性要上厕所需要走过一排小便池。。。萨注)。这里的味道和气氛通常十分可怕,不过也很有些有趣之处,比如厕所便所多是没有门的,于是人多的时候下一个要上厕所的人就会和你面对面等着。这时候往往还会听到‘你好’这样的问候声。这对我这样的日本人来说十分要命,因为日本人的习惯是听到问好不管在作什么时都要马上回礼,这时候往往是十分尴尬的。我问过其他日本留学生,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还有因此弄脏了衣服的,于是此后我们就把这样的公共厕所简称为‘你好厕所’。而中国人在这样的厕所里还能够看书并且相互聊天,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 难道他们的厕所没有门就是为了聊天的时候声波的传递没有问题吗?当然,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地方,有门而且现代化的厕所越来越多了。。。” 其实,那个时代的公厕虽然可怕,却也有过一抹黑色幽默。 在运动横飞的时代,谣言总是满天飞的 -- 虽然后来证明很多“谣言”才是事实,比如有人上天安门悼念周总理去了,等等。但我们都知道,那时候未经批准的事
不管怎样,抓造谣传谣,成为当时各地保卫部门,革委会的重要工作。

这往往让嫌疑人十分的为难 -- 且不说正义在谁一方,所谓谣言,多半是至亲好友之间流传的小道消息,卖了谁都是手心手背的肉。更有聪明人明白,我咬他他就能咬我,三咬两咬闹不好就弄出一个反挡集团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这种口,轻易开不得。》里面回忆,上厕所带人服侍,除了也许从小习惯的将军家女公子和出身高贵的将军夫人以外,那些出身于旗本武士或普通平民的将军妃们很多人是受不了如此“优遇”的。对于这些习惯不了如此待遇的女性们来说,这样的服侍更像是无法忍受的耻辱。比如,将军德川家定的生母本寿院(幕府官员迹部正宁的女儿,原名美津),被赐予享受将军家族待遇之后,据说上厕所的时候仍然死也不肯让服侍的女官进去。 可按照幕府的礼仪和习惯,要是对此坚决拒绝,这些方便之后自己善后的做法又被视为“缺乏教养”(难道方便之后不擦屁股反而是有教养?)。这让将军夫人和将军妃们很少有人有本寿院这样宁死不屈的勇气,大多只好听之任之。村山伺候的将军妃,是作为岛津家公主长大的天璋院,也只有来例假的时候才能拒绝服侍的女官跟着进厕所。 等等,天璋院?这个名字好熟悉阿,让我们来查一查这位村山女官伺候的将军夫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但对抗专政是更大的罪名,于是,“公共厕所”就成为一个令审查人员十分头疼的词汇。
》里面回忆,上厕所带人服侍,除了也许从小习惯的将军家女公子和出身高贵的将军夫人以外,那些出身于旗本武士或普通平民的将军妃们很多人是受不了如此“优遇”的。对于这些习惯不了如此待遇的女性们来说,这样的服侍更像是无法忍受的耻辱。比如,将军德川家定的生母本寿院(幕府官员迹部正宁的女儿,原名美津),被赐予享受将军家族待遇之后,据说上厕所的时候仍然死也不肯让服侍的女官进去。 可按照幕府的礼仪和习惯,要是对此坚决拒绝,这些方便之后自己善后的做法又被视为“缺乏教养”(难道方便之后不擦屁股反而是有教养?)。这让将军夫人和将军妃们很少有人有本寿院这样宁死不屈的勇气,大多只好听之任之。村山伺候的将军妃,是作为岛津家公主长大的天璋院,也只有来例假的时候才能拒绝服侍的女官跟着进厕所。 等等,天璋院?这个名字好熟悉阿,让我们来查一查这位村山女官伺候的将军夫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往往被问急了,聪明的嫌疑人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 -- 这谣言,是在厕所里听人说的......

下面,基本没法问了,盖因第一,当时中国人的确有陌生人在厕所里面聊天的习惯,属于一种正常的群体性娱乐活动,此说合理,第二,通常说这话的人接着会告诉你,听这话的时间是晚上,所以看不清对方的脸,说这话的时候对方是蹲着,所以不知道对方多高.....瞧,萍水相逢,不知对方身高,相貌,你让人怎么查去?甚至,有绝顶聪明的还会干脆告诉你,是听隔壁女厕所俩人说话知道的。这下子,不知道对方是谁就更理直气壮了 -- 要真看了是谁,那才是犯法的勾当!上厕所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人,这种感觉对今天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太好。然而,在我国当年却曾经是一道世界知名的风景线。 当年,老萨曾经听一个八十年代到过北京的美国女工程师詹尼弗谈起中国的公共厕所,对于里面其他人饶有兴味地观察“外国朋友拉肚子”极为不适应,以至于小詹回了旧金山,专门在办公桌上贴了一张《北京日报》,上面通栏标题赫然是《人民政府对厕所宣战》。 而另一个日本留学生小蚊子则谈起过中国的“你好厕所” -- 这古怪的名字又是怎么一个来历呢? 小蚊子眼中我国的“你好厕所” 对此,小蚊子是这样描述的 -- “中国传统的公共厕所,是男女各在一边分开的(有老中要说了 – 你这不是废话。。。一点不是废话。因为旧时代日本女性出门少,日本的公共厕所传统是男女合用的。即便是今天,还有一些厕所尽管男女分开,却不是一家一边,而是女厕所在男厕的里面深处,女性要上厕所需要走过一排小便池。。。萨注)。这里的味道和气氛通常十分可怕,不过也很有些有趣之处,比如厕所便所多是没有门的,于是人多的时候下一个要上厕所的人就会和你面对面等着。这时候往往还会听到‘你好’这样的问候声。这对我这样的日本人来说十分要命,因为日本人的习惯是听到问好不管在作什么时都要马上回礼,这时候往往是十分尴尬的。我问过其他日本留学生,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还有因此弄脏了衣服的,于是此后我们就把这样的公共厕所简称为‘你好厕所’。而中国人在这样的厕所里还能够看书并且相互聊天,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 难道他们的厕所没有门就是为了聊天的时候声波的传递没有问题吗?当然,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地方,有门而且现代化的厕所越来越多了。。。” 其实,那个时代的公厕虽然可怕,却也有过一抹黑色幽默。 在运动横飞的时代,谣言总是满天飞的 -- 虽然后来证明很多“谣言”才是事实,比如有人上天安门悼念周总理去了,等等。但我们都知道,那时候未经批准的事

这种情况下,一般单位不是大问题,往往只好就此收篷,只流传下一个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厕所段子。可见,若无当年“正大光明”式的厕所,这等故事,便没有条件发生了。
》里面回忆,上厕所带人服侍,除了也许从小习惯的将军家女公子和出身高贵的将军夫人以外,那些出身于旗本武士或普通平民的将军妃们很多人是受不了如此“优遇”的。对于这些习惯不了如此待遇的女性们来说,这样的服侍更像是无法忍受的耻辱。比如,将军德川家定的生母本寿院(幕府官员迹部正宁的女儿,原名美津),被赐予享受将军家族待遇之后,据说上厕所的时候仍然死也不肯让服侍的女官进去。 可按照幕府的礼仪和习惯,要是对此坚决拒绝,这些方便之后自己善后的做法又被视为“缺乏教养”(难道方便之后不擦屁股反而是有教养?)。这让将军夫人和将军妃们很少有人有本寿院这样宁死不屈的勇气,大多只好听之任之。村山伺候的将军妃,是作为岛津家公主长大的天璋院,也只有来例假的时候才能拒绝服侍的女官跟着进厕所。 等等,天璋院?这个名字好熟悉阿,让我们来查一查这位村山女官伺候的将军夫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中国当年有这样的厕所,是条件所限,但日本幕府的将军夫人带着女官一起上厕所肯定不是条件问题,那是一个身份地位的问题。

然而,估计无论古今,便秘这一类的事情是不分男女,也不分身份的,被折磨得脸色发青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人“体贴”地盯着你看,这种感受无论是谁,恐怕都不会很舒服,更不要说接受其后的擦拭服务了 -- 据说有这样规矩的原因在于“贵人的手不能触及污物”,但如此做法仍然是一件让人不容易接受的事情。这一点,倒不是空口而言,曾为将军夫人担任过侍从女官的村山在《御殿女中》里面实,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就不是事实,此遗风今天还有人十分赏识...... 不管怎样,抓造谣传谣,成为当时各地保卫部门,革委会的重要工作。 这往往让嫌疑人十分的为难 -- 且不说正义在谁一方,所谓谣言,多半是至亲好友之间流传的小道消息,卖了谁都是手心手背的肉。更有聪明人明白,我咬他他就能咬我,三咬两咬闹不好就弄出一个反挡集团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这种口,轻易开不得。 但对抗专政是更大的罪名,于是,“公共厕所”就成为一个令审查人员十分头疼的词汇。 往往被问急了,聪明的嫌疑人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 -- 这谣言,是在厕所里听人说的...... 下面,基本没法问了,盖因第一,当时中国人的确有陌生人在厕所里面聊天的习惯,属于一种正常的群体性娱乐活动,此说合理,第二,通常说这话的人接着会告诉你,听这话的时间是晚上,所以看不清对方的脸,说这话的时候对方是蹲着,所以不知道对方多高.....瞧,萍水相逢,不知对方身高,相貌,你让人怎么查去?甚至,有绝顶聪明的还会干脆告诉你,是听隔壁女厕所俩人说话知道的。这下子,不知道对方是谁就更理直气壮了 -- 要真看了是谁,那才是犯法的勾当! 这种情况下,一般单位不是大问题,往往只好就此收篷,只流传下一个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厕所段子。可见,若无当年“正大光明”式的厕所,这等故事,便没有条件发生了。 中国当年有这样的厕所,是条件所限,但日本幕府的将军夫人带着女官一起上厕所肯定不是条件问题,那是一个身份地位的问题。 然而,估计无论古今,便秘这一类的事情是不分男女,也不分身份的,被折磨得脸色发青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人“体贴”地盯着你看,这种感受无论是谁,恐怕都不会很舒服,更不要说接受其后的擦拭服务了 -- 据说有这样规矩的原因在于“贵人的手不能触及污物”,但如此做法仍然是一件让人不容易接受的事情。这一点,倒不是空口而言,曾为将军夫人担任过侍从女官的村山在《御殿女中回忆,上厕所带人服侍,除了也许从小习惯的将军家女公子和出身高贵的将军夫人以外,那些出身于旗本武士或普通平民的将军妃们很多人是受不了如此“优遇”的。对于这些习惯不了如此待遇的女性们来说,这样的服侍更像是无法忍受的耻辱。比如,将军德川家定的生母本寿院(幕府官员迹部正宁的女儿,原名美津),被赐予享受将军家族待遇之后,据说上厕所的时候仍然死也不肯让服侍的女官进去。上厕所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人,这种感觉对今天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太好。然而,在我国当年却曾经是一道世界知名的风景线。 当年,老萨曾经听一个八十年代到过北京的美国女工程师詹尼弗谈起中国的公共厕所,对于里面其他人饶有兴味地观察“外国朋友拉肚子”极为不适应,以至于小詹回了旧金山,专门在办公桌上贴了一张《北京日报》,上面通栏标题赫然是《人民政府对厕所宣战》。 而另一个日本留学生小蚊子则谈起过中国的“你好厕所” -- 这古怪的名字又是怎么一个来历呢? 小蚊子眼中我国的“你好厕所” 对此,小蚊子是这样描述的 -- “中国传统的公共厕所,是男女各在一边分开的(有老中要说了 – 你这不是废话。。。一点不是废话。因为旧时代日本女性出门少,日本的公共厕所传统是男女合用的。即便是今天,还有一些厕所尽管男女分开,却不是一家一边,而是女厕所在男厕的里面深处,女性要上厕所需要走过一排小便池。。。萨注)。这里的味道和气氛通常十分可怕,不过也很有些有趣之处,比如厕所便所多是没有门的,于是人多的时候下一个要上厕所的人就会和你面对面等着。这时候往往还会听到‘你好’这样的问候声。这对我这样的日本人来说十分要命,因为日本人的习惯是听到问好不管在作什么时都要马上回礼,这时候往往是十分尴尬的。我问过其他日本留学生,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还有因此弄脏了衣服的,于是此后我们就把这样的公共厕所简称为‘你好厕所’。而中国人在这样的厕所里还能够看书并且相互聊天,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 难道他们的厕所没有门就是为了聊天的时候声波的传递没有问题吗?当然,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地方,有门而且现代化的厕所越来越多了。。。” 其实,那个时代的公厕虽然可怕,却也有过一抹黑色幽默。 在运动横飞的时代,谣言总是满天飞的 -- 虽然后来证明很多“谣言”才是事实,比如有人上天安门悼念周总理去了,等等。但我们都知道,那时候未经批准的事

可按照幕府的礼仪和习惯,要是对此坚决拒绝,这些方便之后自己善后的做法又被视为“缺乏教养”(难道方便之后不擦屁股反而是有教养?)。这让将军夫人和将军妃们很少有人有本寿院这样宁死不屈的勇气,大多只好听之任之。村山伺候的将军妃,是作为岛津家公主长大的天璋院,也只有来例假的时候才能拒绝服侍的女官跟着进厕所。

等等,天璋院?这个名字好熟悉阿,让我们来查一查这位村山女官伺候的将军夫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里面回忆,上厕所带人服侍,除了也许从小习惯的将军家女公子和出身高贵的将军夫人以外,那些出身于旗本武士或普通平民的将军妃们很多人是受不了如此“优遇”的。对于这些习惯不了如此待遇的女性们来说,这样的服侍更像是无法忍受的耻辱。比如,将军德川家定的生母本寿院(幕府官员迹部正宁的女儿,原名美津),被赐予享受将军家族待遇之后,据说上厕所的时候仍然死也不肯让服侍的女官进去。 可按照幕府的礼仪和习惯,要是对此坚决拒绝,这些方便之后自己善后的做法又被视为“缺乏教养”(难道方便之后不擦屁股反而是有教养?)。这让将军夫人和将军妃们很少有人有本寿院这样宁死不屈的勇气,大多只好听之任之。村山伺候的将军妃,是作为岛津家公主长大的天璋院,也只有来例假的时候才能拒绝服侍的女官跟着进厕所。 等等,天璋院?这个名字好熟悉阿,让我们来查一查这位村山女官伺候的将军夫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待续]

老萨影集

实,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就不是事实,此遗风今天还有人十分赏识...... 不管怎样,抓造谣传谣,成为当时各地保卫部门,革委会的重要工作。 这往往让嫌疑人十分的为难 -- 且不说正义在谁一方,所谓谣言,多半是至亲好友之间流传的小道消息,卖了谁都是手心手背的肉。更有聪明人明白,我咬他他就能咬我,三咬两咬闹不好就弄出一个反挡集团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这种口,轻易开不得。 但对抗专政是更大的罪名,于是,“公共厕所”就成为一个令审查人员十分头疼的词汇。 往往被问急了,聪明的嫌疑人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 -- 这谣言,是在厕所里听人说的...... 下面,基本没法问了,盖因第一,当时中国人的确有陌生人在厕所里面聊天的习惯,属于一种正常的群体性娱乐活动,此说合理,第二,通常说这话的人接着会告诉你,听这话的时间是晚上,所以看不清对方的脸,说这话的时候对方是蹲着,所以不知道对方多高.....瞧,萍水相逢,不知对方身高,相貌,你让人怎么查去?甚至,有绝顶聪明的还会干脆告诉你,是听隔壁女厕所俩人说话知道的。这下子,不知道对方是谁就更理直气壮了 -- 要真看了是谁,那才是犯法的勾当! 这种情况下,一般单位不是大问题,往往只好就此收篷,只流传下一个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厕所段子。可见,若无当年“正大光明”式的厕所,这等故事,便没有条件发生了。 中国当年有这样的厕所,是条件所限,但日本幕府的将军夫人带着女官一起上厕所肯定不是条件问题,那是一个身份地位的问题。 然而,估计无论古今,便秘这一类的事情是不分男女,也不分身份的,被折磨得脸色发青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人“体贴”地盯着你看,这种感受无论是谁,恐怕都不会很舒服,更不要说接受其后的擦拭服务了 -- 据说有这样规矩的原因在于“贵人的手不能触及污物”,但如此做法仍然是一件让人不容易接受的事情。这一点,倒不是空口而言,曾为将军夫人担任过侍从女官的村山在《御殿女中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里面回忆,上厕所带人服侍,除了也许从小习惯的将军家女公子和出身高贵的将军夫人以外,那些出身于旗本武士或普通平民的将军妃们很多人是受不了如此“优遇”的。对于这些习惯不了如此待遇的女性们来说,这样的服侍更像是无法忍受的耻辱。比如,将军德川家定的生母本寿院(幕府官员迹部正宁的女儿,原名美津),被赐予享受将军家族待遇之后,据说上厕所的时候仍然死也不肯让服侍的女官进去。 可按照幕府的礼仪和习惯,要是对此坚决拒绝,这些方便之后自己善后的做法又被视为“缺乏教养”(难道方便之后不擦屁股反而是有教养?)。这让将军夫人和将军妃们很少有人有本寿院这样宁死不屈的勇气,大多只好听之任之。村山伺候的将军妃,是作为岛津家公主长大的天璋院,也只有来例假的时候才能拒绝服侍的女官跟着进厕所。 等等,天璋院?这个名字好熟悉阿,让我们来查一查这位村山女官伺候的将军夫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实,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就不是事实,此遗风今天还有人十分赏识...... 不管怎样,抓造谣传谣,成为当时各地保卫部门,革委会的重要工作。 这往往让嫌疑人十分的为难 -- 且不说正义在谁一方,所谓谣言,多半是至亲好友之间流传的小道消息,卖了谁都是手心手背的肉。更有聪明人明白,我咬他他就能咬我,三咬两咬闹不好就弄出一个反挡集团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这种口,轻易开不得。 但对抗专政是更大的罪名,于是,“公共厕所”就成为一个令审查人员十分头疼的词汇。 往往被问急了,聪明的嫌疑人会一本正经地告诉你 -- 这谣言,是在厕所里听人说的...... 下面,基本没法问了,盖因第一,当时中国人的确有陌生人在厕所里面聊天的习惯,属于一种正常的群体性娱乐活动,此说合理,第二,通常说这话的人接着会告诉你,听这话的时间是晚上,所以看不清对方的脸,说这话的时候对方是蹲着,所以不知道对方多高.....瞧,萍水相逢,不知对方身高,相貌,你让人怎么查去?甚至,有绝顶聪明的还会干脆告诉你,是听隔壁女厕所俩人说话知道的。这下子,不知道对方是谁就更理直气壮了 -- 要真看了是谁,那才是犯法的勾当! 这种情况下,一般单位不是大问题,往往只好就此收篷,只流传下一个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厕所段子。可见,若无当年“正大光明”式的厕所,这等故事,便没有条件发生了。 中国当年有这样的厕所,是条件所限,但日本幕府的将军夫人带着女官一起上厕所肯定不是条件问题,那是一个身份地位的问题。 然而,估计无论古今,便秘这一类的事情是不分男女,也不分身份的,被折磨得脸色发青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人“体贴”地盯着你看,这种感受无论是谁,恐怕都不会很舒服,更不要说接受其后的擦拭服务了 -- 据说有这样规矩的原因在于“贵人的手不能触及污物”,但如此做法仍然是一件让人不容易接受的事情。这一点,倒不是空口而言,曾为将军夫人担任过侍从女官的村山在《御殿女中上厕所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人,这种感觉对今天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太好。然而,在我国当年却曾经是一道世界知名的风景线。 当年,老萨曾经听一个八十年代到过北京的美国女工程师詹尼弗谈起中国的公共厕所,对于里面其他人饶有兴味地观察“外国朋友拉肚子”极为不适应,以至于小詹回了旧金山,专门在办公桌上贴了一张《北京日报》,上面通栏标题赫然是《人民政府对厕所宣战》。 而另一个日本留学生小蚊子则谈起过中国的“你好厕所” -- 这古怪的名字又是怎么一个来历呢? 小蚊子眼中我国的“你好厕所” 对此,小蚊子是这样描述的 -- “中国传统的公共厕所,是男女各在一边分开的(有老中要说了 – 你这不是废话。。。一点不是废话。因为旧时代日本女性出门少,日本的公共厕所传统是男女合用的。即便是今天,还有一些厕所尽管男女分开,却不是一家一边,而是女厕所在男厕的里面深处,女性要上厕所需要走过一排小便池。。。萨注)。这里的味道和气氛通常十分可怕,不过也很有些有趣之处,比如厕所便所多是没有门的,于是人多的时候下一个要上厕所的人就会和你面对面等着。这时候往往还会听到‘你好’这样的问候声。这对我这样的日本人来说十分要命,因为日本人的习惯是听到问好不管在作什么时都要马上回礼,这时候往往是十分尴尬的。我问过其他日本留学生,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还有因此弄脏了衣服的,于是此后我们就把这样的公共厕所简称为‘你好厕所’。而中国人在这样的厕所里还能够看书并且相互聊天,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 难道他们的厕所没有门就是为了聊天的时候声波的传递没有问题吗?当然,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地方,有门而且现代化的厕所越来越多了。。。” 其实,那个时代的公厕虽然可怕,却也有过一抹黑色幽默。 在运动横飞的时代,谣言总是满天飞的 -- 虽然后来证明很多“谣言”才是事实,比如有人上天安门悼念周总理去了,等等。但我们都知道,那时候未经批准的事上厕所的时候身边跟着一个人,这种感觉对今天的人来说肯定不会太好。然而,在我国当年却曾经是一道世界知名的风景线。 当年,老萨曾经听一个八十年代到过北京的美国女工程师詹尼弗谈起中国的公共厕所,对于里面其他人饶有兴味地观察“外国朋友拉肚子”极为不适应,以至于小詹回了旧金山,专门在办公桌上贴了一张《北京日报》,上面通栏标题赫然是《人民政府对厕所宣战》。 而另一个日本留学生小蚊子则谈起过中国的“你好厕所” -- 这古怪的名字又是怎么一个来历呢? 小蚊子眼中我国的“你好厕所” 对此,小蚊子是这样描述的 -- “中国传统的公共厕所,是男女各在一边分开的(有老中要说了 – 你这不是废话。。。一点不是废话。因为旧时代日本女性出门少,日本的公共厕所传统是男女合用的。即便是今天,还有一些厕所尽管男女分开,却不是一家一边,而是女厕所在男厕的里面深处,女性要上厕所需要走过一排小便池。。。萨注)。这里的味道和气氛通常十分可怕,不过也很有些有趣之处,比如厕所便所多是没有门的,于是人多的时候下一个要上厕所的人就会和你面对面等着。这时候往往还会听到‘你好’这样的问候声。这对我这样的日本人来说十分要命,因为日本人的习惯是听到问好不管在作什么时都要马上回礼,这时候往往是十分尴尬的。我问过其他日本留学生,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感受,还有因此弄脏了衣服的,于是此后我们就把这样的公共厕所简称为‘你好厕所’。而中国人在这样的厕所里还能够看书并且相互聊天,让我感到十分惊讶 – 难道他们的厕所没有门就是为了聊天的时候声波的传递没有问题吗?当然,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地方,有门而且现代化的厕所越来越多了。。。” 其实,那个时代的公厕虽然可怕,却也有过一抹黑色幽默。 在运动横飞的时代,谣言总是满天飞的 -- 虽然后来证明很多“谣言”才是事实,比如有人上天安门悼念周总理去了,等等。但我们都知道,那时候未经批准的事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里面回忆,上厕所带人服侍,除了也许从小习惯的将军家女公子和出身高贵的将军夫人以外,那些出身于旗本武士或普通平民的将军妃们很多人是受不了如此“优遇”的。对于这些习惯不了如此待遇的女性们来说,这样的服侍更像是无法忍受的耻辱。比如,将军德川家定的生母本寿院(幕府官员迹部正宁的女儿,原名美津),被赐予享受将军家族待遇之后,据说上厕所的时候仍然死也不肯让服侍的女官进去。 可按照幕府的礼仪和习惯,要是对此坚决拒绝,这些方便之后自己善后的做法又被视为“缺乏教养”(难道方便之后不擦屁股反而是有教养?)。这让将军夫人和将军妃们很少有人有本寿院这样宁死不屈的勇气,大多只好听之任之。村山伺候的将军妃,是作为岛津家公主长大的天璋院,也只有来例假的时候才能拒绝服侍的女官跟着进厕所。 等等,天璋院?这个名字好熟悉阿,让我们来查一查这位村山女官伺候的将军夫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