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捕王之一 鸡犬不留  

2012-01-13 01:5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从回到位于北京西郊的家中那一刻开始,钟先生的脸色就一会儿青,一会儿绿,一直没有安定下来过。

在邻居和朋友眼里,钟国友先生从来都是不紧不慢的性子,平日里除了工作,也就是喜欢下下棋,养养鱼,偶尔看看武侠小说而已。说话和气,心宽体胖,总的来说钟先生是个既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给自己添麻烦的人。

然而,要是有谁看见此时的钟先生,那肯定觉得现在他跟往常不一样。从回到位于北京西郊的家中那一刻开始,钟先生的脸色就一会儿青,一会儿绿,一直没有安定下来过。 在邻居和朋友眼里,钟国友先生从来都是不紧不慢的性子,平日里除了工作,也就是喜欢下下棋,养养鱼,偶尔看看武侠小说而已。说话和气,心宽体胖,总的来说钟先生是个既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给自己添麻烦的人。 然而,要是有谁看见此时的钟先生,那肯定觉得现在他跟往常不一样。 不但钟先生不正常,他们家门里门外还站了好几个警察,个个表情严肃。 这就有人一边看一边开始议论 – “听说老钟原来是经贸部的,那可是个肥口。” “对,后来部里办公司人第一批出来,这些年只怕发得不轻。” “不轻不轻,这不,把警察都招来了,昧心钱是好拿的?” “别瞎说,老钟那人看着多老实,不至于吧。” “这年头,哪儿都那么多老实人啊,不好说,嘿嘿……” 一切关于贪污腐败的话题在警察找邻居们调查之后烟消云散,原来,老钟家是闹了贼。 废话,家里进了贼,搁谁都不会心情好。所以老钟脸色变幻倒是正常,但一阵一阵出虚汗就另有原因了。 这只是因为老钟觉得,今儿进来这贼有点儿蹊跷。 前两天老钟出差,太太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回来一看,家里居然让人给撬了,不禁大吃一惊。说起来,老钟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装修房子的时候不但安了防盗门,而且装了防盗窗,但现在巴掌厚的防盗门老老实实地张开着,仿佛在故意宣告着自己的不设防。 吃惊的老钟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报警。 电话线居然被切断了。 放下电话的老钟无意中向旁边一瞟,忽然发

不但钟先生不正常,他们家门里门外还站了好几个警察,个个表情严肃。

这就有人一边看一边开始议论 –

“听说老钟原来是经贸部的,那可是个肥口。”

“对,后来部里办公司人第一批出来,这些年只怕发得不轻。”

“不轻不轻,这不,把警察都招来了,昧心钱是好拿的?”

“别瞎说,老钟那人看着多老实,不至于吧。”

“这年头,哪儿都那么多老实人啊,不好说,嘿嘿……”

一切关于贪污腐败的话题在警察找邻居们调查之后烟消云散,原来,老钟家是闹了贼。

废话,家里进了贼,搁谁都不会心情好。所以老钟脸色变幻倒是正常,但一阵一阵出虚汗就另有原因了。

这只是因为老钟觉得,今儿进来这贼有点儿蹊跷。

前两天老钟出差,太太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回来一看,家里居然让人给撬了,不禁大吃一惊。说起来,老钟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装修房子的时候不但安了防盗门,而且装了防盗窗,但现在巴掌厚的防盗门老老实实地张开着,仿佛在故意宣告着自己的不设防。

吃惊的老钟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报警。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

电话线居然被切断了。

放下电话的老钟无意中向旁边一瞟,忽然发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时正被市局严令追捕的“防盗门大盗”又一次顶风作案。 “防盗门大盗”是九十年代中后期让北京警方颇为头痛的一系列入室盗窃案的总称。 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北京各区连续发生数十起恶性入室盗窃案,这些案件的共同特点是案犯专门选择安装有防盗门的住家做为目标,而且屡屡得手。被盗的事主从外经贸部贷款处处长到卖蔬菜的摊贩,从殡葬管理局的普通干部到某区区委书记,堪称五花八门,甚至黑白两道多少都要卖些面子的JJ迪斯科舞厅总经理家也被洗掠一空。 防盗门本身是用来防贼的,如今成了吸引贼的目标,实在是件哭笑不得的事情。一时,“防盗门招贼”的传言在北京蔓延开来,颇有些人心惶惶的意思。连老萨跟朋友吃饭,都听邻座说起过这样的事情。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从回到位于北京西郊的家中那一刻开始,钟先生的脸色就一会儿青,一会儿绿,一直没有安定下来过。 在邻居和朋友眼里,钟国友先生从来都是不紧不慢的性子,平日里除了工作,也就是喜欢下下棋,养养鱼,偶尔看看武侠小说而已。说话和气,心宽体胖,总的来说钟先生是个既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给自己添麻烦的人。 然而,要是有谁看见此时的钟先生,那肯定觉得现在他跟往常不一样。 不但钟先生不正常,他们家门里门外还站了好几个警察,个个表情严肃。 这就有人一边看一边开始议论 – “听说老钟原来是经贸部的,那可是个肥口。” “对,后来部里办公司人第一批出来,这些年只怕发得不轻。” “不轻不轻,这不,把警察都招来了,昧心钱是好拿的?” “别瞎说,老钟那人看着多老实,不至于吧。” “这年头,哪儿都那么多老实人啊,不好说,嘿嘿……” 一切关于贪污腐败的话题在警察找邻居们调查之后烟消云散,原来,老钟家是闹了贼。 废话,家里进了贼,搁谁都不会心情好。所以老钟脸色变幻倒是正常,但一阵一阵出虚汗就另有原因了。 这只是因为老钟觉得,今儿进来这贼有点儿蹊跷。 前两天老钟出差,太太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回来一看,家里居然让人给撬了,不禁大吃一惊。说起来,老钟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装修房子的时候不但安了防盗门,而且装了防盗窗,但现在巴掌厚的防盗门老老实实地张开着,仿佛在故意宣告着自己的不设防。 吃惊的老钟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报警。 电话线居然被切断了。 放下电话的老钟无意中向旁边一瞟,忽然发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时正被市局严令追捕的“防盗门大盗”又一次顶风作案。
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
“防盗门大盗”是九十年代中后期让北京警方颇为头痛的一系列入室盗窃案的总称。

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北京各区连续发生数十起恶性入室盗窃案,这些案件的共同特点是案犯专门选择安装有防盗门的住家做为目标,而且屡屡得手。被盗的事主从外经贸部贷款处处长到卖蔬菜的摊贩,从殡葬管理局的普通干部到某区区委书记,堪称五花八门,甚至黑白两道多少都要卖些面子的JJ迪斯科舞厅总经理家也被洗掠一空。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

防盗门本身是用来防贼的,如今成了吸引贼的目标,实在是件哭笑不得的事情。一时,“防盗门招贼”的传言在北京蔓延开来,颇有些人心惶惶的意思。连老萨跟朋友吃饭,都听邻座说起过这样的事情。

[待续]

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

老萨影集

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从回到位于北京西郊的家中那一刻开始,钟先生的脸色就一会儿青,一会儿绿,一直没有安定下来过。 在邻居和朋友眼里,钟国友先生从来都是不紧不慢的性子,平日里除了工作,也就是喜欢下下棋,养养鱼,偶尔看看武侠小说而已。说话和气,心宽体胖,总的来说钟先生是个既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给自己添麻烦的人。 然而,要是有谁看见此时的钟先生,那肯定觉得现在他跟往常不一样。 不但钟先生不正常,他们家门里门外还站了好几个警察,个个表情严肃。 这就有人一边看一边开始议论 – “听说老钟原来是经贸部的,那可是个肥口。” “对,后来部里办公司人第一批出来,这些年只怕发得不轻。” “不轻不轻,这不,把警察都招来了,昧心钱是好拿的?” “别瞎说,老钟那人看着多老实,不至于吧。” “这年头,哪儿都那么多老实人啊,不好说,嘿嘿……” 一切关于贪污腐败的话题在警察找邻居们调查之后烟消云散,原来,老钟家是闹了贼。 废话,家里进了贼,搁谁都不会心情好。所以老钟脸色变幻倒是正常,但一阵一阵出虚汗就另有原因了。 这只是因为老钟觉得,今儿进来这贼有点儿蹊跷。 前两天老钟出差,太太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回来一看,家里居然让人给撬了,不禁大吃一惊。说起来,老钟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装修房子的时候不但安了防盗门,而且装了防盗窗,但现在巴掌厚的防盗门老老实实地张开着,仿佛在故意宣告着自己的不设防。 吃惊的老钟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报警。 电话线居然被切断了。 放下电话的老钟无意中向旁边一瞟,忽然发: 时正被市局严令追捕的“防盗门大盗”又一次顶风作案。 “防盗门大盗”是九十年代中后期让北京警方颇为头痛的一系列入室盗窃案的总称。 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北京各区连续发生数十起恶性入室盗窃案,这些案件的共同特点是案犯专门选择安装有防盗门的住家做为目标,而且屡屡得手。被盗的事主从外经贸部贷款处处长到卖蔬菜的摊贩,从殡葬管理局的普通干部到某区区委书记,堪称五花八门,甚至黑白两道多少都要卖些面子的JJ迪斯科舞厅总经理家也被洗掠一空。 防盗门本身是用来防贼的,如今成了吸引贼的目标,实在是件哭笑不得的事情。一时,“防盗门招贼”的传言在北京蔓延开来,颇有些人心惶惶的意思。连老萨跟朋友吃饭,都听邻座说起过这样的事情。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时正被市局严令追捕的“防盗门大盗”又一次顶风作案。 “防盗门大盗”是九十年代中后期让北京警方颇为头痛的一系列入室盗窃案的总称。 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北京各区连续发生数十起恶性入室盗窃案,这些案件的共同特点是案犯专门选择安装有防盗门的住家做为目标,而且屡屡得手。被盗的事主从外经贸部贷款处处长到卖蔬菜的摊贩,从殡葬管理局的普通干部到某区区委书记,堪称五花八门,甚至黑白两道多少都要卖些面子的JJ迪斯科舞厅总经理家也被洗掠一空。 防盗门本身是用来防贼的,如今成了吸引贼的目标,实在是件哭笑不得的事情。一时,“防盗门招贼”的传言在北京蔓延开来,颇有些人心惶惶的意思。连老萨跟朋友吃饭,都听邻座说起过这样的事情。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时正被市局严令追捕的“防盗门大盗”又一次顶风作案。 “防盗门大盗”是九十年代中后期让北京警方颇为头痛的一系列入室盗窃案的总称。 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北京各区连续发生数十起恶性入室盗窃案,这些案件的共同特点是案犯专门选择安装有防盗门的住家做为目标,而且屡屡得手。被盗的事主从外经贸部贷款处处长到卖蔬菜的摊贩,从殡葬管理局的普通干部到某区区委书记,堪称五花八门,甚至黑白两道多少都要卖些面子的JJ迪斯科舞厅总经理家也被洗掠一空。 防盗门本身是用来防贼的,如今成了吸引贼的目标,实在是件哭笑不得的事情。一时,“防盗门招贼”的传言在北京蔓延开来,颇有些人心惶惶的意思。连老萨跟朋友吃饭,都听邻座说起过这样的事情。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家有小女初长成时正被市局严令追捕的“防盗门大盗”又一次顶风作案。 “防盗门大盗”是九十年代中后期让北京警方颇为头痛的一系列入室盗窃案的总称。 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北京各区连续发生数十起恶性入室盗窃案,这些案件的共同特点是案犯专门选择安装有防盗门的住家做为目标,而且屡屡得手。被盗的事主从外经贸部贷款处处长到卖蔬菜的摊贩,从殡葬管理局的普通干部到某区区委书记,堪称五花八门,甚至黑白两道多少都要卖些面子的JJ迪斯科舞厅总经理家也被洗掠一空。 防盗门本身是用来防贼的,如今成了吸引贼的目标,实在是件哭笑不得的事情。一时,“防盗门招贼”的传言在北京蔓延开来,颇有些人心惶惶的意思。连老萨跟朋友吃饭,都听邻座说起过这样的事情。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从回到位于北京西郊的家中那一刻开始,钟先生的脸色就一会儿青,一会儿绿,一直没有安定下来过。 在邻居和朋友眼里,钟国友先生从来都是不紧不慢的性子,平日里除了工作,也就是喜欢下下棋,养养鱼,偶尔看看武侠小说而已。说话和气,心宽体胖,总的来说钟先生是个既不给别人添麻烦,也不给自己添麻烦的人。 然而,要是有谁看见此时的钟先生,那肯定觉得现在他跟往常不一样。 不但钟先生不正常,他们家门里门外还站了好几个警察,个个表情严肃。 这就有人一边看一边开始议论 – “听说老钟原来是经贸部的,那可是个肥口。” “对,后来部里办公司人第一批出来,这些年只怕发得不轻。” “不轻不轻,这不,把警察都招来了,昧心钱是好拿的?” “别瞎说,老钟那人看着多老实,不至于吧。” “这年头,哪儿都那么多老实人啊,不好说,嘿嘿……” 一切关于贪污腐败的话题在警察找邻居们调查之后烟消云散,原来,老钟家是闹了贼。 废话,家里进了贼,搁谁都不会心情好。所以老钟脸色变幻倒是正常,但一阵一阵出虚汗就另有原因了。 这只是因为老钟觉得,今儿进来这贼有点儿蹊跷。 前两天老钟出差,太太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回来一看,家里居然让人给撬了,不禁大吃一惊。说起来,老钟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装修房子的时候不但安了防盗门,而且装了防盗窗,但现在巴掌厚的防盗门老老实实地张开着,仿佛在故意宣告着自己的不设防。 吃惊的老钟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报警。 电话线居然被切断了。 放下电话的老钟无意中向旁边一瞟,忽然发小小魔女成长日记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 老钟喜欢养鱼,专门在家里放了一个大型水族箱,里面还装了当时最先进的调温增氧系统。如今,调温系统的彩灯还在闪烁,增氧系统还在从水底拱出一个个气泡,但是…… 几十条名贵的观赏鱼,却一条不剩地翻着肚皮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的身上毫无伤痕,但早已死去多时。 我这鱼招谁惹谁了?环顾家里秋毫无犯的彩电,环幕立体声音响,再看看满缸死鱼,喜欢看武侠小说的老钟不知怎么的,一下想起了“鸡犬不留”这四个字。这汗,哗就下来了。 警察的勘察证明,除了抽屉里的千余元现金和两本集邮册以外,盗贼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一千多块钱?我那防盗门也不止这个数儿啊。老钟苦笑,心中越发觉得这恐怕是不速之客在故弄玄虚,庆幸自己一家子案发时候不在家中。 在公司里工作,难免有些桌上桌下的事情,但钟先生的确是个老实人,为人谨慎,而且他在公司还不是拍板的,真想不出自己干过什么能惹出灭门或者灭口的事情来。 一个馒头都能引发血案…… 陈凯歌大导演的《无极》拍摄于2005年,钟先生家的案子发生在1997年,他当然想不到这句台词,但心中的想法未尝不是与此暗合。 这年头,缺乏逻辑的杀人犯可是多得很啊。 于是,老钟忍不住缠着来出现场的宋队长百般探问,看警方能不能给个暗示,告诉自己家那个引发血案的馒头到底在哪儿。 虽然几次安慰,让老钟不要多想,但也没法让人家安生下来,宋队长只能苦笑 – 自己说的都是真话,老钟这明摆着是反应过度了。 几乎一出现场宋队长就可以断定,这应该是当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