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诡异的战斗 -- 汕头空战解密之四  

2012-01-16 22:1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诡异的战斗 -- 汕头空战解密之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桃园机场的国民党空军美制RF101侦察机,正前方的5656号机,就是张育保中校的座机。1965年3月18日,邹宝书和张育保就是由此起飞的
在桃园机场的国民党空军美制RF101侦察机,正前方的5656号机,就是张育保中校的座机。1965年3月18日,邹宝书和张育保就是由此起飞的 在汕头参战的国民党空军六大队所使用RF101侦察机的具体型号应为RF101A,以后美国曾为其提供更为先进的RF101D型战机。这两者外观的区别不大,最重要一点不同是前者开加力飞行的时间限为五分钟,而后者则没有这个限制。有这样区别的原因是RF101A开加力时间过长会把发动机尾喷管上部装设的着陆减速伞烤焦,而RF101D把减速伞舱转到了垂尾的根部,所以没有这个担心。 国民党空军的RF101D,注意其减速伞位置 发生在1965年3月18日的汕头空战,对国民党空军第六大队的官兵来说,是一场颇为困惑的战斗。 这是因为虽然RF-101在福建曾被击落两次,但国民党空军已经吸取教训,在战术上做出了改进。从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出现被打下来的情况。 两岸围绕RF101的交手,可以说是双方在交锋中不断改变战术的过程。 1961年被福州高炮部队击落之前,RF101的主要战术是在超低空贴地飞行,高速通过目标时进行拍照。由于地球是一个曲面,而且解放军没有空中预警机,所以福建前线的雷达无法提前发现掠海而来的RF101,一旦发现其踪迹,飞机已到头顶,很难对其进行拦截了。 在1979年的英阿福克兰海战中,纳粹老兵训练出来的阿根廷空军飞行员就是用这个战术,打掉了英军号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 不过,这种战术也有弱点,那就是飞机离地太低,不但高射炮,连高射机枪甚至步枪都能打到它,如果侦察的对象是机场,兵营这类“硬”目标,对方砖头弹弓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上乱招呼,也没准儿就发生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类悬乎事儿 – 事实上第一袈被击落的RF101
在汕头参战的国民党空军六大队所使用RF101侦察机的具体型号应为RF101A,以后美国曾为其提供更为先进的RF101D型战机。这两者外观的区别不大,最重要一点不同是前者开加力飞行的时间限为五分钟,而后者则没有这个限制。有这样区别的原因是RF101A开加力时间过长会把发动机尾喷管上部装设的着陆减速伞烤焦,而RF101D把减速伞舱转到了垂尾的根部,所以没有这个担心。
诡异的战斗 -- 汕头空战解密之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国民党空军的RF101D,注意其减速伞位置

发生在1965年3月18日的汕头空战,对国民党空军第六大队的官兵来说,是一场颇为困惑的战斗。

这是因为虽然RF-101在福建曾被击落两次,但国民党空军已经吸取教训,在战术上做出了改进。从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出现被打下来的情况。
在桃园机场的国民党空军美制RF101侦察机,正前方的5656号机,就是张育保中校的座机。1965年3月18日,邹宝书和张育保就是由此起飞的 在汕头参战的国民党空军六大队所使用RF101侦察机的具体型号应为RF101A,以后美国曾为其提供更为先进的RF101D型战机。这两者外观的区别不大,最重要一点不同是前者开加力飞行的时间限为五分钟,而后者则没有这个限制。有这样区别的原因是RF101A开加力时间过长会把发动机尾喷管上部装设的着陆减速伞烤焦,而RF101D把减速伞舱转到了垂尾的根部,所以没有这个担心。 国民党空军的RF101D,注意其减速伞位置 发生在1965年3月18日的汕头空战,对国民党空军第六大队的官兵来说,是一场颇为困惑的战斗。 这是因为虽然RF-101在福建曾被击落两次,但国民党空军已经吸取教训,在战术上做出了改进。从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出现被打下来的情况。 两岸围绕RF101的交手,可以说是双方在交锋中不断改变战术的过程。 1961年被福州高炮部队击落之前,RF101的主要战术是在超低空贴地飞行,高速通过目标时进行拍照。由于地球是一个曲面,而且解放军没有空中预警机,所以福建前线的雷达无法提前发现掠海而来的RF101,一旦发现其踪迹,飞机已到头顶,很难对其进行拦截了。 在1979年的英阿福克兰海战中,纳粹老兵训练出来的阿根廷空军飞行员就是用这个战术,打掉了英军号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 不过,这种战术也有弱点,那就是飞机离地太低,不但高射炮,连高射机枪甚至步枪都能打到它,如果侦察的对象是机场,兵营这类“硬”目标,对方砖头弹弓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上乱招呼,也没准儿就发生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类悬乎事儿 – 事实上第一袈被击落的RF101
两岸围绕RF101的交手,可以说是双方在交锋中不断改变战术的过程。

1961年被福州高炮部队击落之前,RF101的主要战术是在超低空贴地飞行,高速通过目标时进行拍照。由于地球是一个曲面,而且解放军没有空中预警机,所以福建前线的雷达无法提前发现掠海而来的RF101,一旦发现其踪迹,飞机已到头顶,很难对其进行拦截了。,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诡异的战斗 -- 汕头空战解密之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1979年的英阿福克兰海战中,纳粹老兵训练出来的阿根廷空军飞行员就是用这个战术,打掉了英军号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 在桃园机场的国民党空军美制RF101侦察机,正前方的5656号机,就是张育保中校的座机。1965年3月18日,邹宝书和张育保就是由此起飞的 在汕头参战的国民党空军六大队所使用RF101侦察机的具体型号应为RF101A,以后美国曾为其提供更为先进的RF101D型战机。这两者外观的区别不大,最重要一点不同是前者开加力飞行的时间限为五分钟,而后者则没有这个限制。有这样区别的原因是RF101A开加力时间过长会把发动机尾喷管上部装设的着陆减速伞烤焦,而RF101D把减速伞舱转到了垂尾的根部,所以没有这个担心。 国民党空军的RF101D,注意其减速伞位置 发生在1965年3月18日的汕头空战,对国民党空军第六大队的官兵来说,是一场颇为困惑的战斗。 这是因为虽然RF-101在福建曾被击落两次,但国民党空军已经吸取教训,在战术上做出了改进。从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出现被打下来的情况。 两岸围绕RF101的交手,可以说是双方在交锋中不断改变战术的过程。 1961年被福州高炮部队击落之前,RF101的主要战术是在超低空贴地飞行,高速通过目标时进行拍照。由于地球是一个曲面,而且解放军没有空中预警机,所以福建前线的雷达无法提前发现掠海而来的RF101,一旦发现其踪迹,飞机已到头顶,很难对其进行拦截了。 在1979年的英阿福克兰海战中,纳粹老兵训练出来的阿根廷空军飞行员就是用这个战术,打掉了英军号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 不过,这种战术也有弱点,那就是飞机离地太低,不但高射炮,连高射机枪甚至步枪都能打到它,如果侦察的对象是机场,兵营这类“硬”目标,对方砖头弹弓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上乱招呼,也没准儿就发生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类悬乎事儿 – 事实上第一袈被击落的RF101

不过,这种战术也有弱点,那就是飞机离地太低,不但高射炮,连高射机枪甚至步枪都能打到它,如果侦察的对象是机场,兵营这类“硬”目标,对方砖头弹弓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上乱招呼,也没准儿就发生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类悬乎事儿 – 事实上第一袈被击落的RF101基本就是这命运。
在桃园机场的国民党空军美制RF101侦察机,正前方的5656号机,就是张育保中校的座机。1965年3月18日,邹宝书和张育保就是由此起飞的 在汕头参战的国民党空军六大队所使用RF101侦察机的具体型号应为RF101A,以后美国曾为其提供更为先进的RF101D型战机。这两者外观的区别不大,最重要一点不同是前者开加力飞行的时间限为五分钟,而后者则没有这个限制。有这样区别的原因是RF101A开加力时间过长会把发动机尾喷管上部装设的着陆减速伞烤焦,而RF101D把减速伞舱转到了垂尾的根部,所以没有这个担心。 国民党空军的RF101D,注意其减速伞位置 发生在1965年3月18日的汕头空战,对国民党空军第六大队的官兵来说,是一场颇为困惑的战斗。 这是因为虽然RF-101在福建曾被击落两次,但国民党空军已经吸取教训,在战术上做出了改进。从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出现被打下来的情况。 两岸围绕RF101的交手,可以说是双方在交锋中不断改变战术的过程。 1961年被福州高炮部队击落之前,RF101的主要战术是在超低空贴地飞行,高速通过目标时进行拍照。由于地球是一个曲面,而且解放军没有空中预警机,所以福建前线的雷达无法提前发现掠海而来的RF101,一旦发现其踪迹,飞机已到头顶,很难对其进行拦截了。 在1979年的英阿福克兰海战中,纳粹老兵训练出来的阿根廷空军飞行员就是用这个战术,打掉了英军号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 不过,这种战术也有弱点,那就是飞机离地太低,不但高射炮,连高射机枪甚至步枪都能打到它,如果侦察的对象是机场,兵营这类“硬”目标,对方砖头弹弓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上乱招呼,也没准儿就发生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类悬乎事儿 – 事实上第一袈被击落的RF101
而也就是这次损失之后,国民党空军才恍然记起此前也有RF101 曾在侦察中被地面炮火击伤,这种事情不能说是偶然。

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是蠢人才干的事情,国民党空军调整了战术,改为RF101在进入大陆之前低飞规避雷达,进入岸线后立即爬升,到8,000米以上的高度进行侦察照相,这个高度解放军的37,57毫米高炮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大口径的机炮则射速下降,易于规避。按照这一战术,RF101在地面炮火面前基本是安全的。基本就是这命运。 而也就是这次损失之后,国民党空军才恍然记起此前也有RF101 曾在侦察中被地面炮火击伤,这种事情不能说是偶然。 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是蠢人才干的事情,国民党空军调整了战术,改为RF101在进入大陆之前低飞规避雷达,进入岸线后立即爬升,到8,000米以上的高度进行侦察照相,这个高度解放军的37,57毫米高炮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大口径的机炮则射速下降,易于规避。按照这一战术,RF101在地面炮火面前基本是安全的。 但是解放军又出动了新装备的歼六战斗机,结果击落了谢翔鹤少校。 谢翔鹤那架RF101被击落,一半是因为他自己漫不经心,顶别人的班出航却没把这次例行任务当回事儿,注意力不集中;另一半国民党空军还没有歼六已经装备福建前线的情报,被海航打了个冷不防。 击落谢翔鹤的海航四师十团飞行员王鸿喜 吃了亏国民党空军再次改变战术。他们把RF101的侦照任务从单机出航改成了双机出航。RF101与歼六相比,实际性能多项占优,F101设计航速1,900公里,RF101的首部为了装备照相机修改了形状,导致阻力增大,但其航速仍可达1,700公里小时,远超歼六的1,450公里小时(不开加力只有1,250公里小时)。要说弱点,也就是转弯半径大点,上升和下降时不如歼六灵活而已。歼六的前身米格-19被认为是一种没有充分发挥潜力的飞机,它的翼面载荷较低,十分灵活。解放军空军巧妙利用了RF101的这一弱点。谢翔鹤少校被击落就是在爬升中遭到了偷袭。 在汕头这两架国民党军侦察机严格地遵守了新的战术,两架RF101相互掩护,彼此照应,长机先爬升,僚机为他观察后半球有无解放军歼击机,而后互换角色,大大增加了解放军空军袭击它的难度。 邹宝书和张育保驾驶的两架飞机已经双双爬升到八千五百米的高度

但是解放军又出动了新装备的歼六战斗机,结果击落了谢翔鹤少校。

谢翔鹤那架RF101被击落,一半是因为他自己漫不经心,顶别人的班出航却没把这次例行任务当回事儿,注意力不集中;另一半国民党空军还没有歼六已经装备福建前线的情报,被海航打了个冷不防。
诡异的战斗 -- 汕头空战解密之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击落谢翔鹤的海航四师十团飞行员王鸿喜

吃了亏国民党空军再次改变战术。他们把RF101的侦照任务从单机出航改成了双机出航。RF101与歼六相比,实际性能多项占优,F101设计航速1,900公里,RF101的首部为了装备照相机修改了形状,导致阻力增大,但其航速仍可达1,700公里/小时,远超歼六的1,450公里/小时(不开加力只有1,250公里/小时)。要说弱点,也就是转弯半径大点,上升和下降时不如歼六灵活而已。歼六的前身米格-19被认为是一种没有充分发挥潜力的飞机,它的翼面载荷较低,十分灵活。解放军空军巧妙利用了RF101的这一弱点。谢翔鹤少校被击落就是在爬升中遭到了偷袭。基本就是这命运。 而也就是这次损失之后,国民党空军才恍然记起此前也有RF101 曾在侦察中被地面炮火击伤,这种事情不能说是偶然。 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是蠢人才干的事情,国民党空军调整了战术,改为RF101在进入大陆之前低飞规避雷达,进入岸线后立即爬升,到8,000米以上的高度进行侦察照相,这个高度解放军的37,57毫米高炮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大口径的机炮则射速下降,易于规避。按照这一战术,RF101在地面炮火面前基本是安全的。 但是解放军又出动了新装备的歼六战斗机,结果击落了谢翔鹤少校。 谢翔鹤那架RF101被击落,一半是因为他自己漫不经心,顶别人的班出航却没把这次例行任务当回事儿,注意力不集中;另一半国民党空军还没有歼六已经装备福建前线的情报,被海航打了个冷不防。 击落谢翔鹤的海航四师十团飞行员王鸿喜 吃了亏国民党空军再次改变战术。他们把RF101的侦照任务从单机出航改成了双机出航。RF101与歼六相比,实际性能多项占优,F101设计航速1,900公里,RF101的首部为了装备照相机修改了形状,导致阻力增大,但其航速仍可达1,700公里小时,远超歼六的1,450公里小时(不开加力只有1,250公里小时)。要说弱点,也就是转弯半径大点,上升和下降时不如歼六灵活而已。歼六的前身米格-19被认为是一种没有充分发挥潜力的飞机,它的翼面载荷较低,十分灵活。解放军空军巧妙利用了RF101的这一弱点。谢翔鹤少校被击落就是在爬升中遭到了偷袭。 在汕头这两架国民党军侦察机严格地遵守了新的战术,两架RF101相互掩护,彼此照应,长机先爬升,僚机为他观察后半球有无解放军歼击机,而后互换角色,大大增加了解放军空军袭击它的难度。 邹宝书和张育保驾驶的两架飞机已经双双爬升到八千五百米的高度

在汕头这两架国民党军侦察机严格地遵守了新的战术,两架RF101相互掩护,彼此照应,长机先爬升,僚机为他观察后半球有无解放军歼击机,而后互换角色,大大增加了解放军空军袭击它的难度。
基本就是这命运。 而也就是这次损失之后,国民党空军才恍然记起此前也有RF101 曾在侦察中被地面炮火击伤,这种事情不能说是偶然。 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是蠢人才干的事情,国民党空军调整了战术,改为RF101在进入大陆之前低飞规避雷达,进入岸线后立即爬升,到8,000米以上的高度进行侦察照相,这个高度解放军的37,57毫米高炮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大口径的机炮则射速下降,易于规避。按照这一战术,RF101在地面炮火面前基本是安全的。 但是解放军又出动了新装备的歼六战斗机,结果击落了谢翔鹤少校。 谢翔鹤那架RF101被击落,一半是因为他自己漫不经心,顶别人的班出航却没把这次例行任务当回事儿,注意力不集中;另一半国民党空军还没有歼六已经装备福建前线的情报,被海航打了个冷不防。 击落谢翔鹤的海航四师十团飞行员王鸿喜 吃了亏国民党空军再次改变战术。他们把RF101的侦照任务从单机出航改成了双机出航。RF101与歼六相比,实际性能多项占优,F101设计航速1,900公里,RF101的首部为了装备照相机修改了形状,导致阻力增大,但其航速仍可达1,700公里小时,远超歼六的1,450公里小时(不开加力只有1,250公里小时)。要说弱点,也就是转弯半径大点,上升和下降时不如歼六灵活而已。歼六的前身米格-19被认为是一种没有充分发挥潜力的飞机,它的翼面载荷较低,十分灵活。解放军空军巧妙利用了RF101的这一弱点。谢翔鹤少校被击落就是在爬升中遭到了偷袭。 在汕头这两架国民党军侦察机严格地遵守了新的战术,两架RF101相互掩护,彼此照应,长机先爬升,僚机为他观察后半球有无解放军歼击机,而后互换角色,大大增加了解放军空军袭击它的难度。 邹宝书和张育保驾驶的两架飞机已经双双爬升到八千五百米的高度
邹宝书和张育保驾驶的两架飞机已经双双爬升到八千五百米的高度,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在桃园机场的国民党空军美制RF101侦察机,正前方的5656号机,就是张育保中校的座机。1965年3月18日,邹宝书和张育保就是由此起飞的 在汕头参战的国民党空军六大队所使用RF101侦察机的具体型号应为RF101A,以后美国曾为其提供更为先进的RF101D型战机。这两者外观的区别不大,最重要一点不同是前者开加力飞行的时间限为五分钟,而后者则没有这个限制。有这样区别的原因是RF101A开加力时间过长会把发动机尾喷管上部装设的着陆减速伞烤焦,而RF101D把减速伞舱转到了垂尾的根部,所以没有这个担心。 国民党空军的RF101D,注意其减速伞位置 发生在1965年3月18日的汕头空战,对国民党空军第六大队的官兵来说,是一场颇为困惑的战斗。 这是因为虽然RF-101在福建曾被击落两次,但国民党空军已经吸取教训,在战术上做出了改进。从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出现被打下来的情况。 两岸围绕RF101的交手,可以说是双方在交锋中不断改变战术的过程。 1961年被福州高炮部队击落之前,RF101的主要战术是在超低空贴地飞行,高速通过目标时进行拍照。由于地球是一个曲面,而且解放军没有空中预警机,所以福建前线的雷达无法提前发现掠海而来的RF101,一旦发现其踪迹,飞机已到头顶,很难对其进行拦截了。 在1979年的英阿福克兰海战中,纳粹老兵训练出来的阿根廷空军飞行员就是用这个战术,打掉了英军号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 不过,这种战术也有弱点,那就是飞机离地太低,不但高射炮,连高射机枪甚至步枪都能打到它,如果侦察的对象是机场,兵营这类“硬”目标,对方砖头弹弓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上乱招呼,也没准儿就发生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类悬乎事儿 – 事实上第一袈被击落的RF101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基本就是这命运。 而也就是这次损失之后,国民党空军才恍然记起此前也有RF101 曾在侦察中被地面炮火击伤,这种事情不能说是偶然。 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是蠢人才干的事情,国民党空军调整了战术,改为RF101在进入大陆之前低飞规避雷达,进入岸线后立即爬升,到8,000米以上的高度进行侦察照相,这个高度解放军的37,57毫米高炮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大口径的机炮则射速下降,易于规避。按照这一战术,RF101在地面炮火面前基本是安全的。 但是解放军又出动了新装备的歼六战斗机,结果击落了谢翔鹤少校。 谢翔鹤那架RF101被击落,一半是因为他自己漫不经心,顶别人的班出航却没把这次例行任务当回事儿,注意力不集中;另一半国民党空军还没有歼六已经装备福建前线的情报,被海航打了个冷不防。 击落谢翔鹤的海航四师十团飞行员王鸿喜 吃了亏国民党空军再次改变战术。他们把RF101的侦照任务从单机出航改成了双机出航。RF101与歼六相比,实际性能多项占优,F101设计航速1,900公里,RF101的首部为了装备照相机修改了形状,导致阻力增大,但其航速仍可达1,700公里小时,远超歼六的1,450公里小时(不开加力只有1,250公里小时)。要说弱点,也就是转弯半径大点,上升和下降时不如歼六灵活而已。歼六的前身米格-19被认为是一种没有充分发挥潜力的飞机,它的翼面载荷较低,十分灵活。解放军空军巧妙利用了RF101的这一弱点。谢翔鹤少校被击落就是在爬升中遭到了偷袭。 在汕头这两架国民党军侦察机严格地遵守了新的战术,两架RF101相互掩护,彼此照应,长机先爬升,僚机为他观察后半球有无解放军歼击机,而后互换角色,大大增加了解放军空军袭击它的难度。 邹宝书和张育保驾驶的两架飞机已经双双爬升到八千五百米的高度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基本就是这命运。 而也就是这次损失之后,国民党空军才恍然记起此前也有RF101 曾在侦察中被地面炮火击伤,这种事情不能说是偶然。 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是蠢人才干的事情,国民党空军调整了战术,改为RF101在进入大陆之前低飞规避雷达,进入岸线后立即爬升,到8,000米以上的高度进行侦察照相,这个高度解放军的37,57毫米高炮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大口径的机炮则射速下降,易于规避。按照这一战术,RF101在地面炮火面前基本是安全的。 但是解放军又出动了新装备的歼六战斗机,结果击落了谢翔鹤少校。 谢翔鹤那架RF101被击落,一半是因为他自己漫不经心,顶别人的班出航却没把这次例行任务当回事儿,注意力不集中;另一半国民党空军还没有歼六已经装备福建前线的情报,被海航打了个冷不防。 击落谢翔鹤的海航四师十团飞行员王鸿喜 吃了亏国民党空军再次改变战术。他们把RF101的侦照任务从单机出航改成了双机出航。RF101与歼六相比,实际性能多项占优,F101设计航速1,900公里,RF101的首部为了装备照相机修改了形状,导致阻力增大,但其航速仍可达1,700公里小时,远超歼六的1,450公里小时(不开加力只有1,250公里小时)。要说弱点,也就是转弯半径大点,上升和下降时不如歼六灵活而已。歼六的前身米格-19被认为是一种没有充分发挥潜力的飞机,它的翼面载荷较低,十分灵活。解放军空军巧妙利用了RF101的这一弱点。谢翔鹤少校被击落就是在爬升中遭到了偷袭。 在汕头这两架国民党军侦察机严格地遵守了新的战术,两架RF101相互掩护,彼此照应,长机先爬升,僚机为他观察后半球有无解放军歼击机,而后互换角色,大大增加了解放军空军袭击它的难度。 邹宝书和张育保驾驶的两架飞机已经双双爬升到八千五百米的高度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在桃园机场的国民党空军美制RF101侦察机,正前方的5656号机,就是张育保中校的座机。1965年3月18日,邹宝书和张育保就是由此起飞的 在汕头参战的国民党空军六大队所使用RF101侦察机的具体型号应为RF101A,以后美国曾为其提供更为先进的RF101D型战机。这两者外观的区别不大,最重要一点不同是前者开加力飞行的时间限为五分钟,而后者则没有这个限制。有这样区别的原因是RF101A开加力时间过长会把发动机尾喷管上部装设的着陆减速伞烤焦,而RF101D把减速伞舱转到了垂尾的根部,所以没有这个担心。 国民党空军的RF101D,注意其减速伞位置 发生在1965年3月18日的汕头空战,对国民党空军第六大队的官兵来说,是一场颇为困惑的战斗。 这是因为虽然RF-101在福建曾被击落两次,但国民党空军已经吸取教训,在战术上做出了改进。从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出现被打下来的情况。 两岸围绕RF101的交手,可以说是双方在交锋中不断改变战术的过程。 1961年被福州高炮部队击落之前,RF101的主要战术是在超低空贴地飞行,高速通过目标时进行拍照。由于地球是一个曲面,而且解放军没有空中预警机,所以福建前线的雷达无法提前发现掠海而来的RF101,一旦发现其踪迹,飞机已到头顶,很难对其进行拦截了。 在1979年的英阿福克兰海战中,纳粹老兵训练出来的阿根廷空军飞行员就是用这个战术,打掉了英军号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 不过,这种战术也有弱点,那就是飞机离地太低,不但高射炮,连高射机枪甚至步枪都能打到它,如果侦察的对象是机场,兵营这类“硬”目标,对方砖头弹弓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上乱招呼,也没准儿就发生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类悬乎事儿 – 事实上第一袈被击落的RF101: 基本就是这命运。 而也就是这次损失之后,国民党空军才恍然记起此前也有RF101 曾在侦察中被地面炮火击伤,这种事情不能说是偶然。 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是蠢人才干的事情,国民党空军调整了战术,改为RF101在进入大陆之前低飞规避雷达,进入岸线后立即爬升,到8,000米以上的高度进行侦察照相,这个高度解放军的37,57毫米高炮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大口径的机炮则射速下降,易于规避。按照这一战术,RF101在地面炮火面前基本是安全的。 但是解放军又出动了新装备的歼六战斗机,结果击落了谢翔鹤少校。 谢翔鹤那架RF101被击落,一半是因为他自己漫不经心,顶别人的班出航却没把这次例行任务当回事儿,注意力不集中;另一半国民党空军还没有歼六已经装备福建前线的情报,被海航打了个冷不防。 击落谢翔鹤的海航四师十团飞行员王鸿喜 吃了亏国民党空军再次改变战术。他们把RF101的侦照任务从单机出航改成了双机出航。RF101与歼六相比,实际性能多项占优,F101设计航速1,900公里,RF101的首部为了装备照相机修改了形状,导致阻力增大,但其航速仍可达1,700公里小时,远超歼六的1,450公里小时(不开加力只有1,250公里小时)。要说弱点,也就是转弯半径大点,上升和下降时不如歼六灵活而已。歼六的前身米格-19被认为是一种没有充分发挥潜力的飞机,它的翼面载荷较低,十分灵活。解放军空军巧妙利用了RF101的这一弱点。谢翔鹤少校被击落就是在爬升中遭到了偷袭。 在汕头这两架国民党军侦察机严格地遵守了新的战术,两架RF101相互掩护,彼此照应,长机先爬升,僚机为他观察后半球有无解放军歼击机,而后互换角色,大大增加了解放军空军袭击它的难度。 邹宝书和张育保驾驶的两架飞机已经双双爬升到八千五百米的高度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基本就是这命运。 而也就是这次损失之后,国民党空军才恍然记起此前也有RF101 曾在侦察中被地面炮火击伤,这种事情不能说是偶然。 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是蠢人才干的事情,国民党空军调整了战术,改为RF101在进入大陆之前低飞规避雷达,进入岸线后立即爬升,到8,000米以上的高度进行侦察照相,这个高度解放军的37,57毫米高炮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更大口径的机炮则射速下降,易于规避。按照这一战术,RF101在地面炮火面前基本是安全的。 但是解放军又出动了新装备的歼六战斗机,结果击落了谢翔鹤少校。 谢翔鹤那架RF101被击落,一半是因为他自己漫不经心,顶别人的班出航却没把这次例行任务当回事儿,注意力不集中;另一半国民党空军还没有歼六已经装备福建前线的情报,被海航打了个冷不防。 击落谢翔鹤的海航四师十团飞行员王鸿喜 吃了亏国民党空军再次改变战术。他们把RF101的侦照任务从单机出航改成了双机出航。RF101与歼六相比,实际性能多项占优,F101设计航速1,900公里,RF101的首部为了装备照相机修改了形状,导致阻力增大,但其航速仍可达1,700公里小时,远超歼六的1,450公里小时(不开加力只有1,250公里小时)。要说弱点,也就是转弯半径大点,上升和下降时不如歼六灵活而已。歼六的前身米格-19被认为是一种没有充分发挥潜力的飞机,它的翼面载荷较低,十分灵活。解放军空军巧妙利用了RF101的这一弱点。谢翔鹤少校被击落就是在爬升中遭到了偷袭。 在汕头这两架国民党军侦察机严格地遵守了新的战术,两架RF101相互掩护,彼此照应,长机先爬升,僚机为他观察后半球有无解放军歼击机,而后互换角色,大大增加了解放军空军袭击它的难度。 邹宝书和张育保驾驶的两架飞机已经双双爬升到八千五百米的高度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 在桃园机场的国民党空军美制RF101侦察机,正前方的5656号机,就是张育保中校的座机。1965年3月18日,邹宝书和张育保就是由此起飞的 在汕头参战的国民党空军六大队所使用RF101侦察机的具体型号应为RF101A,以后美国曾为其提供更为先进的RF101D型战机。这两者外观的区别不大,最重要一点不同是前者开加力飞行的时间限为五分钟,而后者则没有这个限制。有这样区别的原因是RF101A开加力时间过长会把发动机尾喷管上部装设的着陆减速伞烤焦,而RF101D把减速伞舱转到了垂尾的根部,所以没有这个担心。 国民党空军的RF101D,注意其减速伞位置 发生在1965年3月18日的汕头空战,对国民党空军第六大队的官兵来说,是一场颇为困惑的战斗。 这是因为虽然RF-101在福建曾被击落两次,但国民党空军已经吸取教训,在战术上做出了改进。从理论上来说,不应该出现被打下来的情况。 两岸围绕RF101的交手,可以说是双方在交锋中不断改变战术的过程。 1961年被福州高炮部队击落之前,RF101的主要战术是在超低空贴地飞行,高速通过目标时进行拍照。由于地球是一个曲面,而且解放军没有空中预警机,所以福建前线的雷达无法提前发现掠海而来的RF101,一旦发现其踪迹,飞机已到头顶,很难对其进行拦截了。 在1979年的英阿福克兰海战中,纳粹老兵训练出来的阿根廷空军飞行员就是用这个战术,打掉了英军号称当时世界最先进的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 不过,这种战术也有弱点,那就是飞机离地太低,不但高射炮,连高射机枪甚至步枪都能打到它,如果侦察的对象是机场,兵营这类“硬”目标,对方砖头弹弓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往上乱招呼,也没准儿就发生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类悬乎事儿 – 事实上第一袈被击落的RF101,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视野开阔,即便被解放军歼击机追击,只要开加力就可以凭借速度摆脱,按说应该是安全的,但张育宝居然稀里糊涂被击落了,实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空十八师方面,得到RF101起飞的报告,指挥所中的副师长沈科下令待命的两架歼六歼击机升空迎击,却只有高长吉的一架起飞成功,高长吉的僚机发生了机械故障。 按照采访宋心之先生所得信息,当时解放军在这次拦截中一开始简直是运气糟透了。不但飞机只起飞了一架,而且攻击引导也出了问题。 当时解放军空军作战采用苏式战术,对地面雷达的引导较为依赖。击落谢翔鹤其实很大程度上因为雷达引导十分出色,正好将王鸿喜引导到了谢翔鹤的侧后方。 不过,这次高长吉可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按照地面雷达的指示,高长吉从高空云层中穿出,却没有发现应该在自己前方的RF101. 他没有看到RF101,RF101却看到了他。 邹宝书中校的长机实际并不在高长吉的前方,而是正好在他的后方,一眼就看到了这架孤零零的解放军歼击机。 突如其来的对手,把邹宝书中校吓了一大跳。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