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捕王之四.赵老太爷  

2012-01-16 02:0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老太爷”不是赵长印老爷子唯一的外号,在七处半步桥不时闹鬼的重犯看守所里,曾有警察观察到这样一幕 –
立办案,其工作包括了情报,侦察,抓捕,取证,审查的各个环节,常常腰斩某个惊天大案立功 – 仅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数年,这个刑警队就获得集体二三等功达十几次之多,而几乎每个警员都被培养成了全能人才,一旦离队就会被其他部门抢着要。 这也就使宋队长等在面对无头之案时总会想起不按牌理出牌的赵老太爷,希望他能给大伙儿带来意外惊喜。 不过,带着一帮小警察学跟踪,赵老太爷实在没想到这能钩出“防盗门大盗”的案子。 问题出在被抓捕的小百子身上。 这小百子是有名的“佛爷”(老北京对扒窃犯的称呼),前两天公交分局的民警在车上捉他先行让他跑了,教学生学跟踪顺便把几个有案在身的小子捉回去回回炉,老太爷可谓一举两得。 赵老太爷走近小百子的时候,正听到民警问他知道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小百子呲牙一乐,回道:“我能干什么坏事儿,我挡道犯。” 挡道犯?这名儿新鲜。其实他心里明白赵老太爷干吗拿他下手。 搜身的时候,发现小百子居然带着一支金笔,引起了老太爷的兴趣。他拿过来把玩了两下,正这时候,小百子说话了:“老太爷,等等,这可不是赃物,这是我自己买的。” 嗯,当贼的还能自己买东西?老太爷看看小百子,觉得很新鲜,满眼都是不信。 连老太爷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支笔,居然引出来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某老犯人违规悄悄向刚进来的新犯人打听案情:“你,怎么送进来的?”

新进来这位口打嘿声:“就是那船板胡同秃老头……”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话音未落,老犯一拍大腿:“我也是他送进来的啊!”

从警四十年,指挥破案一千余起,其中重大案件超过五百件,打掉黑社会团伙两百多个,个人立一二三等功九次,无论把赵长印称作“船板胡同秃老头”还是“赵老太爷”,这位老警察都是京城警界的一个传奇,黑道上谈虎色变的一个存在。

不过,真实的“赵老太爷”看上去跟老虎几乎一点儿相似的地方都没有。1997年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年近六旬,个头不高,弥勒佛一样的一张脸,走在街上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出奇。此时,他背对着一条胡同口,正眯缝着眼睛,跟很多退休的老年人一样看着隆福寺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神态颇为悠然。“赵老太爷”不是赵长印老爷子唯一的外号,在七处半步桥不时闹鬼的重犯看守所里,曾有警察观察到这样一幕 – 某老犯人违规悄悄向刚进来的新犯人打听案情:“你,怎么送进来的?” 新进来这位口打嘿声:“就是那船板胡同秃老头……” 话音未落,老犯一拍大腿:“我也是他送进来的啊!” 从警四十年,指挥破案一千余起,其中重大案件超过五百件,打掉黑社会团伙两百多个,个人立一二三等功九次,无论把赵长印称作“船板胡同秃老头”还是“赵老太爷”,这位老警察都是京城警界的一个传奇,黑道上谈虎色变的一个存在。 不过,真实的“赵老太爷”看上去跟老虎几乎一点儿相似的地方都没有。1997年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年近六旬,个头不高,弥勒佛一样的一张脸,走在街上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出奇。此时,他背对着一条胡同口,正眯缝着眼睛,跟很多退休的老年人一样看着隆福寺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神态颇为悠然。 老爷子回忆那天真的打了个打喷嚏,不过原因是路边卖炸蝎子的小摊味道太过怪异熏的,跟宋队长的念叨没什么关系。“现在人真是什么玩意儿都敢吃……”老爷子说着还不禁摇摇头。 正这功夫,老爷子身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抬起胳膊遮住嘴说了几句话,然后凑到老爷子耳边,尴尬地轻声说道:“人太多,挤得看不见,那小百子咱们学员又给跟丢了。“ 老爷子抬起眼来,看看街上的人流,慢慢地说:“那小子正往民航大楼对面那小吃店里头走,让小孙往西二十米,小刘往东十米…… 到门口等着,一出来就按他,带走…… 小朱……小朱都跑到街口外头去了,不用等他。跟人能把自己都跟丢,这孩子可能不适合做外勤,这意见你参考一下。” 中年人点点头,对着袖口轻声说了几句。 五分钟以后,一个水蛇腰的小个子就被带到了老爷子面前。 刚开始被俩人一夹,这小个子似乎曾想反抗一下,但眼睛往外一扫,正看见对面胡同口的赵老太爷,立刻全身一震,乖乖地跟着走了,甚至,还冲着老太爷这边呲牙笑了一下。老太爷没理他,转身走进胡同里,靠在了一辆带着蓝白条纹的吉普车上。 把小个子带到老爷子面前的几个棒小伙子满脸羞惭,看这样子,谁也猜不出他们是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的尖子生。 费了好大劲,警官大学请来赵老太爷讲跟踪课,没想到老太爷把学生带上了街,什么也不说,一组一组的就让学员开始跟人,目标是预定的抓捕对象,跟人的地方都是繁华街区,结果连跟三组,不是让对手觉察就是把目标跟丢。可赵老太爷不但能盯着目标,几个学员的位置也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真是好整以暇。 “这不怪你们,没学过嘛。”把学生们叫到一边,老爷子很厚道地问,“说说吧,怎么跟丢的?” 几个学员相互对望一眼,终于有的开口

老爷子回忆那天真的打了个打喷嚏,不过原因是路边卖炸蝎子的小摊味道太过怪异熏的,跟宋队长的念叨没什么关系。“现在人真是什么玩意儿都敢吃……”老爷子说着还不禁摇摇头。
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正这功夫,老爷子身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抬起胳膊遮住嘴说了几句话,然后凑到老爷子耳边,尴尬地轻声说道:“人太多,挤得看不见,那小百子咱们学员又给跟丢了。“

老爷子抬起眼来,看看街上的人流,慢慢地说:“那小子正往民航大楼对面那小吃店里头走,让小孙往西二十米,小刘往东十米…… 到门口等着,一出来就按他,带走…… 小朱……小朱都跑到街口外头去了,不用等他。跟人能把自己都跟丢,这孩子可能不适合做外勤,这意见你参考一下。”

中年人点点头,对着袖口轻声说了几句。

五分钟以后,一个水蛇腰的小个子就被带到了老爷子面前。

刚开始被俩人一夹,这小个子似乎曾想反抗一下,但眼睛往外一扫,正看见对面胡同口的赵老太爷,立刻全身一震,乖乖地跟着走了,甚至,还冲着老太爷这边呲牙笑了一下。老太爷没理他,转身走进胡同里,靠在了一辆带着蓝白条纹的吉普车上。

把小个子带到老爷子面前的几个棒小伙子满脸羞惭,看这样子,谁也猜不出他们是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的尖子生。

费了好大劲,警官大学请来赵老太爷讲跟踪课,没想到老太爷把学生带上了街,什么也不说,一组一组的就让学员开始跟人,目标是预定的抓捕对象,跟人的地方都是繁华街区,结果连跟三组,不是让对手觉察就是把目标跟丢。可赵老太爷不但能盯着目标,几个学员的位置也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真是好整以暇。

“这不怪你们,没学过嘛。”把学生们叫到一边,老爷子很厚道地问,“说说吧,怎么跟丢的?”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几个学员相互对望一眼,终于有的开口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赵老太爷”不是赵长印老爷子唯一的外号,在七处半步桥不时闹鬼的重犯看守所里,曾有警察观察到这样一幕 – 某老犯人违规悄悄向刚进来的新犯人打听案情:“你,怎么送进来的?” 新进来这位口打嘿声:“就是那船板胡同秃老头……” 话音未落,老犯一拍大腿:“我也是他送进来的啊!” 从警四十年,指挥破案一千余起,其中重大案件超过五百件,打掉黑社会团伙两百多个,个人立一二三等功九次,无论把赵长印称作“船板胡同秃老头”还是“赵老太爷”,这位老警察都是京城警界的一个传奇,黑道上谈虎色变的一个存在。 不过,真实的“赵老太爷”看上去跟老虎几乎一点儿相似的地方都没有。1997年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年近六旬,个头不高,弥勒佛一样的一张脸,走在街上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出奇。此时,他背对着一条胡同口,正眯缝着眼睛,跟很多退休的老年人一样看着隆福寺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神态颇为悠然。 老爷子回忆那天真的打了个打喷嚏,不过原因是路边卖炸蝎子的小摊味道太过怪异熏的,跟宋队长的念叨没什么关系。“现在人真是什么玩意儿都敢吃……”老爷子说着还不禁摇摇头。 正这功夫,老爷子身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抬起胳膊遮住嘴说了几句话,然后凑到老爷子耳边,尴尬地轻声说道:“人太多,挤得看不见,那小百子咱们学员又给跟丢了。“ 老爷子抬起眼来,看看街上的人流,慢慢地说:“那小子正往民航大楼对面那小吃店里头走,让小孙往西二十米,小刘往东十米…… 到门口等着,一出来就按他,带走…… 小朱……小朱都跑到街口外头去了,不用等他。跟人能把自己都跟丢,这孩子可能不适合做外勤,这意见你参考一下。” 中年人点点头,对着袖口轻声说了几句。 五分钟以后,一个水蛇腰的小个子就被带到了老爷子面前。 刚开始被俩人一夹,这小个子似乎曾想反抗一下,但眼睛往外一扫,正看见对面胡同口的赵老太爷,立刻全身一震,乖乖地跟着走了,甚至,还冲着老太爷这边呲牙笑了一下。老太爷没理他,转身走进胡同里,靠在了一辆带着蓝白条纹的吉普车上。 把小个子带到老爷子面前的几个棒小伙子满脸羞惭,看这样子,谁也猜不出他们是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的尖子生。 费了好大劲,警官大学请来赵老太爷讲跟踪课,没想到老太爷把学生带上了街,什么也不说,一组一组的就让学员开始跟人,目标是预定的抓捕对象,跟人的地方都是繁华街区,结果连跟三组,不是让对手觉察就是把目标跟丢。可赵老太爷不但能盯着目标,几个学员的位置也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真是好整以暇。 “这不怪你们,没学过嘛。”把学生们叫到一边,老爷子很厚道地问,“说说吧,怎么跟丢的?” 几个学员相互对望一眼,终于有的开口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立办案,其工作包括了情报,侦察,抓捕,取证,审查的各个环节,常常腰斩某个惊天大案立功 – 仅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数年,这个刑警队就获得集体二三等功达十几次之多,而几乎每个警员都被培养成了全能人才,一旦离队就会被其他部门抢着要。

这也就使宋队长等在面对无头之案时总会想起不按牌理出牌的赵老太爷,希望他能给大伙儿带来意外惊喜。“赵老太爷”不是赵长印老爷子唯一的外号,在七处半步桥不时闹鬼的重犯看守所里,曾有警察观察到这样一幕 – 某老犯人违规悄悄向刚进来的新犯人打听案情:“你,怎么送进来的?” 新进来这位口打嘿声:“就是那船板胡同秃老头……” 话音未落,老犯一拍大腿:“我也是他送进来的啊!” 从警四十年,指挥破案一千余起,其中重大案件超过五百件,打掉黑社会团伙两百多个,个人立一二三等功九次,无论把赵长印称作“船板胡同秃老头”还是“赵老太爷”,这位老警察都是京城警界的一个传奇,黑道上谈虎色变的一个存在。 不过,真实的“赵老太爷”看上去跟老虎几乎一点儿相似的地方都没有。1997年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年近六旬,个头不高,弥勒佛一样的一张脸,走在街上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出奇。此时,他背对着一条胡同口,正眯缝着眼睛,跟很多退休的老年人一样看着隆福寺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神态颇为悠然。 老爷子回忆那天真的打了个打喷嚏,不过原因是路边卖炸蝎子的小摊味道太过怪异熏的,跟宋队长的念叨没什么关系。“现在人真是什么玩意儿都敢吃……”老爷子说着还不禁摇摇头。 正这功夫,老爷子身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抬起胳膊遮住嘴说了几句话,然后凑到老爷子耳边,尴尬地轻声说道:“人太多,挤得看不见,那小百子咱们学员又给跟丢了。“ 老爷子抬起眼来,看看街上的人流,慢慢地说:“那小子正往民航大楼对面那小吃店里头走,让小孙往西二十米,小刘往东十米…… 到门口等着,一出来就按他,带走…… 小朱……小朱都跑到街口外头去了,不用等他。跟人能把自己都跟丢,这孩子可能不适合做外勤,这意见你参考一下。” 中年人点点头,对着袖口轻声说了几句。 五分钟以后,一个水蛇腰的小个子就被带到了老爷子面前。 刚开始被俩人一夹,这小个子似乎曾想反抗一下,但眼睛往外一扫,正看见对面胡同口的赵老太爷,立刻全身一震,乖乖地跟着走了,甚至,还冲着老太爷这边呲牙笑了一下。老太爷没理他,转身走进胡同里,靠在了一辆带着蓝白条纹的吉普车上。 把小个子带到老爷子面前的几个棒小伙子满脸羞惭,看这样子,谁也猜不出他们是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的尖子生。 费了好大劲,警官大学请来赵老太爷讲跟踪课,没想到老太爷把学生带上了街,什么也不说,一组一组的就让学员开始跟人,目标是预定的抓捕对象,跟人的地方都是繁华街区,结果连跟三组,不是让对手觉察就是把目标跟丢。可赵老太爷不但能盯着目标,几个学员的位置也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真是好整以暇。 “这不怪你们,没学过嘛。”把学生们叫到一边,老爷子很厚道地问,“说说吧,怎么跟丢的?” 几个学员相互对望一眼,终于有的开口

不过,带着一帮小警察学跟踪,赵老太爷实在没想到这能钩出“防盗门大盗”的案子。
“赵老太爷”不是赵长印老爷子唯一的外号,在七处半步桥不时闹鬼的重犯看守所里,曾有警察观察到这样一幕 – 某老犯人违规悄悄向刚进来的新犯人打听案情:“你,怎么送进来的?” 新进来这位口打嘿声:“就是那船板胡同秃老头……” 话音未落,老犯一拍大腿:“我也是他送进来的啊!” 从警四十年,指挥破案一千余起,其中重大案件超过五百件,打掉黑社会团伙两百多个,个人立一二三等功九次,无论把赵长印称作“船板胡同秃老头”还是“赵老太爷”,这位老警察都是京城警界的一个传奇,黑道上谈虎色变的一个存在。 不过,真实的“赵老太爷”看上去跟老虎几乎一点儿相似的地方都没有。1997年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年近六旬,个头不高,弥勒佛一样的一张脸,走在街上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出奇。此时,他背对着一条胡同口,正眯缝着眼睛,跟很多退休的老年人一样看着隆福寺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神态颇为悠然。 老爷子回忆那天真的打了个打喷嚏,不过原因是路边卖炸蝎子的小摊味道太过怪异熏的,跟宋队长的念叨没什么关系。“现在人真是什么玩意儿都敢吃……”老爷子说着还不禁摇摇头。 正这功夫,老爷子身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抬起胳膊遮住嘴说了几句话,然后凑到老爷子耳边,尴尬地轻声说道:“人太多,挤得看不见,那小百子咱们学员又给跟丢了。“ 老爷子抬起眼来,看看街上的人流,慢慢地说:“那小子正往民航大楼对面那小吃店里头走,让小孙往西二十米,小刘往东十米…… 到门口等着,一出来就按他,带走…… 小朱……小朱都跑到街口外头去了,不用等他。跟人能把自己都跟丢,这孩子可能不适合做外勤,这意见你参考一下。” 中年人点点头,对着袖口轻声说了几句。 五分钟以后,一个水蛇腰的小个子就被带到了老爷子面前。 刚开始被俩人一夹,这小个子似乎曾想反抗一下,但眼睛往外一扫,正看见对面胡同口的赵老太爷,立刻全身一震,乖乖地跟着走了,甚至,还冲着老太爷这边呲牙笑了一下。老太爷没理他,转身走进胡同里,靠在了一辆带着蓝白条纹的吉普车上。 把小个子带到老爷子面前的几个棒小伙子满脸羞惭,看这样子,谁也猜不出他们是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的尖子生。 费了好大劲,警官大学请来赵老太爷讲跟踪课,没想到老太爷把学生带上了街,什么也不说,一组一组的就让学员开始跟人,目标是预定的抓捕对象,跟人的地方都是繁华街区,结果连跟三组,不是让对手觉察就是把目标跟丢。可赵老太爷不但能盯着目标,几个学员的位置也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真是好整以暇。 “这不怪你们,没学过嘛。”把学生们叫到一边,老爷子很厚道地问,“说说吧,怎么跟丢的?” 几个学员相互对望一眼,终于有的开口
问题出在被抓捕的小百子身上。

这小百子是有名的“佛爷”(老北京对扒窃犯的称呼),前两天公交分局的民警在车上捉他先行让他跑了,教学生学跟踪顺便把几个有案在身的小子捉回去回回炉,老太爷可谓一举两得。立办案,其工作包括了情报,侦察,抓捕,取证,审查的各个环节,常常腰斩某个惊天大案立功 – 仅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数年,这个刑警队就获得集体二三等功达十几次之多,而几乎每个警员都被培养成了全能人才,一旦离队就会被其他部门抢着要。 这也就使宋队长等在面对无头之案时总会想起不按牌理出牌的赵老太爷,希望他能给大伙儿带来意外惊喜。 不过,带着一帮小警察学跟踪,赵老太爷实在没想到这能钩出“防盗门大盗”的案子。 问题出在被抓捕的小百子身上。 这小百子是有名的“佛爷”(老北京对扒窃犯的称呼),前两天公交分局的民警在车上捉他先行让他跑了,教学生学跟踪顺便把几个有案在身的小子捉回去回回炉,老太爷可谓一举两得。 赵老太爷走近小百子的时候,正听到民警问他知道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小百子呲牙一乐,回道:“我能干什么坏事儿,我挡道犯。” 挡道犯?这名儿新鲜。其实他心里明白赵老太爷干吗拿他下手。 搜身的时候,发现小百子居然带着一支金笔,引起了老太爷的兴趣。他拿过来把玩了两下,正这时候,小百子说话了:“老太爷,等等,这可不是赃物,这是我自己买的。” 嗯,当贼的还能自己买东西?老太爷看看小百子,觉得很新鲜,满眼都是不信。 连老太爷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支笔,居然引出来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赵老太爷走近小百子的时候,正听到民警问他知道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小百子呲牙一乐,回道:“我能干什么坏事儿,我挡道犯。”
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挡道犯?这名儿新鲜。其实他心里明白赵老太爷干吗拿他下手。

搜身的时候,发现小百子居然带着一支金笔,引起了老太爷的兴趣。他拿过来把玩了两下,正这时候,小百子说话了:“老太爷,等等,这可不是赃物,这是我自己买的。”“赵老太爷”不是赵长印老爷子唯一的外号,在七处半步桥不时闹鬼的重犯看守所里,曾有警察观察到这样一幕 – 某老犯人违规悄悄向刚进来的新犯人打听案情:“你,怎么送进来的?” 新进来这位口打嘿声:“就是那船板胡同秃老头……” 话音未落,老犯一拍大腿:“我也是他送进来的啊!” 从警四十年,指挥破案一千余起,其中重大案件超过五百件,打掉黑社会团伙两百多个,个人立一二三等功九次,无论把赵长印称作“船板胡同秃老头”还是“赵老太爷”,这位老警察都是京城警界的一个传奇,黑道上谈虎色变的一个存在。 不过,真实的“赵老太爷”看上去跟老虎几乎一点儿相似的地方都没有。1997年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年近六旬,个头不高,弥勒佛一样的一张脸,走在街上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出奇。此时,他背对着一条胡同口,正眯缝着眼睛,跟很多退休的老年人一样看着隆福寺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神态颇为悠然。 老爷子回忆那天真的打了个打喷嚏,不过原因是路边卖炸蝎子的小摊味道太过怪异熏的,跟宋队长的念叨没什么关系。“现在人真是什么玩意儿都敢吃……”老爷子说着还不禁摇摇头。 正这功夫,老爷子身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抬起胳膊遮住嘴说了几句话,然后凑到老爷子耳边,尴尬地轻声说道:“人太多,挤得看不见,那小百子咱们学员又给跟丢了。“ 老爷子抬起眼来,看看街上的人流,慢慢地说:“那小子正往民航大楼对面那小吃店里头走,让小孙往西二十米,小刘往东十米…… 到门口等着,一出来就按他,带走…… 小朱……小朱都跑到街口外头去了,不用等他。跟人能把自己都跟丢,这孩子可能不适合做外勤,这意见你参考一下。” 中年人点点头,对着袖口轻声说了几句。 五分钟以后,一个水蛇腰的小个子就被带到了老爷子面前。 刚开始被俩人一夹,这小个子似乎曾想反抗一下,但眼睛往外一扫,正看见对面胡同口的赵老太爷,立刻全身一震,乖乖地跟着走了,甚至,还冲着老太爷这边呲牙笑了一下。老太爷没理他,转身走进胡同里,靠在了一辆带着蓝白条纹的吉普车上。 把小个子带到老爷子面前的几个棒小伙子满脸羞惭,看这样子,谁也猜不出他们是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的尖子生。 费了好大劲,警官大学请来赵老太爷讲跟踪课,没想到老太爷把学生带上了街,什么也不说,一组一组的就让学员开始跟人,目标是预定的抓捕对象,跟人的地方都是繁华街区,结果连跟三组,不是让对手觉察就是把目标跟丢。可赵老太爷不但能盯着目标,几个学员的位置也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真是好整以暇。 “这不怪你们,没学过嘛。”把学生们叫到一边,老爷子很厚道地问,“说说吧,怎么跟丢的?” 几个学员相互对望一眼,终于有的开口
    
嗯,当贼的还能自己买东西?老太爷看看小百子,觉得很新鲜,满眼都是不信。
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连老太爷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支笔,居然引出来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

[待续]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立办案,其工作包括了情报,侦察,抓捕,取证,审查的各个环节,常常腰斩某个惊天大案立功 – 仅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数年,这个刑警队就获得集体二三等功达十几次之多,而几乎每个警员都被培养成了全能人才,一旦离队就会被其他部门抢着要。 这也就使宋队长等在面对无头之案时总会想起不按牌理出牌的赵老太爷,希望他能给大伙儿带来意外惊喜。 不过,带着一帮小警察学跟踪,赵老太爷实在没想到这能钩出“防盗门大盗”的案子。 问题出在被抓捕的小百子身上。 这小百子是有名的“佛爷”(老北京对扒窃犯的称呼),前两天公交分局的民警在车上捉他先行让他跑了,教学生学跟踪顺便把几个有案在身的小子捉回去回回炉,老太爷可谓一举两得。 赵老太爷走近小百子的时候,正听到民警问他知道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小百子呲牙一乐,回道:“我能干什么坏事儿,我挡道犯。” 挡道犯?这名儿新鲜。其实他心里明白赵老太爷干吗拿他下手。 搜身的时候,发现小百子居然带着一支金笔,引起了老太爷的兴趣。他拿过来把玩了两下,正这时候,小百子说话了:“老太爷,等等,这可不是赃物,这是我自己买的。” 嗯,当贼的还能自己买东西?老太爷看看小百子,觉得很新鲜,满眼都是不信。 连老太爷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支笔,居然引出来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立办案,其工作包括了情报,侦察,抓捕,取证,审查的各个环节,常常腰斩某个惊天大案立功 – 仅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数年,这个刑警队就获得集体二三等功达十几次之多,而几乎每个警员都被培养成了全能人才,一旦离队就会被其他部门抢着要。 这也就使宋队长等在面对无头之案时总会想起不按牌理出牌的赵老太爷,希望他能给大伙儿带来意外惊喜。 不过,带着一帮小警察学跟踪,赵老太爷实在没想到这能钩出“防盗门大盗”的案子。 问题出在被抓捕的小百子身上。 这小百子是有名的“佛爷”(老北京对扒窃犯的称呼),前两天公交分局的民警在车上捉他先行让他跑了,教学生学跟踪顺便把几个有案在身的小子捉回去回回炉,老太爷可谓一举两得。 赵老太爷走近小百子的时候,正听到民警问他知道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小百子呲牙一乐,回道:“我能干什么坏事儿,我挡道犯。” 挡道犯?这名儿新鲜。其实他心里明白赵老太爷干吗拿他下手。 搜身的时候,发现小百子居然带着一支金笔,引起了老太爷的兴趣。他拿过来把玩了两下,正这时候,小百子说话了:“老太爷,等等,这可不是赃物,这是我自己买的。” 嗯,当贼的还能自己买东西?老太爷看看小百子,觉得很新鲜,满眼都是不信。 连老太爷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支笔,居然引出来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了 – “人太多,我一直盯着这小子的花格衬衫,中间又过来俩穿这样衬衫的,眼一花就跟错了,他要换件儿特别的衣裳,肯定跟不丢。” “你让他打扮得跟圣诞老人似的?那还能作贼吗?”老爷子反问。不等大伙儿乐出来,又回头问另一个学员:“说说,你上次跟人,怎么就把人跟醒了?” “醒了”,是警察行里的黑话,是被对方觉察的意思。 “我也就是多看了他几眼,那小子跟有第六感觉似的,蹭~~~就颠了。要不是您另外布置了人手,就让他跑了。” “对,这就是要跟你们说的了,跟人是有讲究的,你把人跟醒,是因为跟他脸对脸了。当贼的都紧张着呢,一脸对脸,他当然就‘醒’了。要在人少的地方,你跟他可以上他前头去。他怕人跟踪,注意力都在后头呢,反而发现不了你。又比如目标在公共汽车上,你上车跟是下策,有的目标非常聪明,他上车你也上车,车门关闭一瞬间他下车了,你不跟着下去就丢了,跟着下去就醒了,对不对?你可以在下头盯着,等车门确实关闭了,先开车或骑车,上下一站等他去。”老爷子一笑,“反正中间他不能跳车吧。” 大家都乐了,乐完,那个把人跟醒了的学员又问了个问题:“我在前面,一回头不就跟他脸对脸了,还能不醒么?” 赵老太爷点点头,老爷子素来喜欢爱琢磨的年轻人。他指指小百子:“脸对脸和光看衣服都是跟踪的忌讳,你不能看他脸,也不能看他衣服。” “那我们看什么呢?”学员疑惑地问。 “你往下看。”老爷子指指人来人往的大街,“跟踪,最可靠的是看他的腿。每个人的步法,步幅都是不一样的,很难改变,跟指纹一样。你观察好他走路的特征,不用抬头就把他跟了,不容易醒,还好跟 – 两条腿总比一张脸好找吧?熟一点儿,你一个人能盯好几个。” 一席话说得学员们心悦诚服,那中年老师暗挑大指 – 都说赵老太爷有一本“贼经”,看来是名不虚传。 让学员们休息,转过身来,老太爷悄悄对那位老师道:“刚才提问那孩子,把情况给我一份。”老师大喜:“怎么,毕业了送您那儿?”“我就是看看,看看。”老太爷笑笑说。 对于刚毕业的小警察来说,能够进到赵老太爷麾下的刑警X队,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太爷带的这支队伍很古怪。正常情况下刑警队上面是刑警大队,刑警大队一般才正科级,但是赵老太爷这个刑警队长却是正处! 诡异的特点揭示了这支队伍的独特性。船板胡同的刑警X队起源于老十三处,在九十年代堪称北京市公安系统的一支神秘力量,屡破大案,战功赫赫。与各个分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活动范围是全市,与市局的刑警队相比,X队的工作方式不是从现场勘察入手,而是注重社会调查和信息的收集,根据获得的线索查案。这个刑警队有权独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赵老太爷”不是赵长印老爷子唯一的外号,在七处半步桥不时闹鬼的重犯看守所里,曾有警察观察到这样一幕 – 某老犯人违规悄悄向刚进来的新犯人打听案情:“你,怎么送进来的?” 新进来这位口打嘿声:“就是那船板胡同秃老头……” 话音未落,老犯一拍大腿:“我也是他送进来的啊!” 从警四十年,指挥破案一千余起,其中重大案件超过五百件,打掉黑社会团伙两百多个,个人立一二三等功九次,无论把赵长印称作“船板胡同秃老头”还是“赵老太爷”,这位老警察都是京城警界的一个传奇,黑道上谈虎色变的一个存在。 不过,真实的“赵老太爷”看上去跟老虎几乎一点儿相似的地方都没有。1997年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年近六旬,个头不高,弥勒佛一样的一张脸,走在街上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出奇。此时,他背对着一条胡同口,正眯缝着眼睛,跟很多退休的老年人一样看着隆福寺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神态颇为悠然。 老爷子回忆那天真的打了个打喷嚏,不过原因是路边卖炸蝎子的小摊味道太过怪异熏的,跟宋队长的念叨没什么关系。“现在人真是什么玩意儿都敢吃……”老爷子说着还不禁摇摇头。 正这功夫,老爷子身后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抬起胳膊遮住嘴说了几句话,然后凑到老爷子耳边,尴尬地轻声说道:“人太多,挤得看不见,那小百子咱们学员又给跟丢了。“ 老爷子抬起眼来,看看街上的人流,慢慢地说:“那小子正往民航大楼对面那小吃店里头走,让小孙往西二十米,小刘往东十米…… 到门口等着,一出来就按他,带走…… 小朱……小朱都跑到街口外头去了,不用等他。跟人能把自己都跟丢,这孩子可能不适合做外勤,这意见你参考一下。” 中年人点点头,对着袖口轻声说了几句。 五分钟以后,一个水蛇腰的小个子就被带到了老爷子面前。 刚开始被俩人一夹,这小个子似乎曾想反抗一下,但眼睛往外一扫,正看见对面胡同口的赵老太爷,立刻全身一震,乖乖地跟着走了,甚至,还冲着老太爷这边呲牙笑了一下。老太爷没理他,转身走进胡同里,靠在了一辆带着蓝白条纹的吉普车上。 把小个子带到老爷子面前的几个棒小伙子满脸羞惭,看这样子,谁也猜不出他们是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的尖子生。 费了好大劲,警官大学请来赵老太爷讲跟踪课,没想到老太爷把学生带上了街,什么也不说,一组一组的就让学员开始跟人,目标是预定的抓捕对象,跟人的地方都是繁华街区,结果连跟三组,不是让对手觉察就是把目标跟丢。可赵老太爷不但能盯着目标,几个学员的位置也都掌握得八九不离十,真是好整以暇。 “这不怪你们,没学过嘛。”把学生们叫到一边,老爷子很厚道地问,“说说吧,怎么跟丢的?” 几个学员相互对望一眼,终于有的开口家有小女初长成立办案,其工作包括了情报,侦察,抓捕,取证,审查的各个环节,常常腰斩某个惊天大案立功 – 仅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数年,这个刑警队就获得集体二三等功达十几次之多,而几乎每个警员都被培养成了全能人才,一旦离队就会被其他部门抢着要。 这也就使宋队长等在面对无头之案时总会想起不按牌理出牌的赵老太爷,希望他能给大伙儿带来意外惊喜。 不过,带着一帮小警察学跟踪,赵老太爷实在没想到这能钩出“防盗门大盗”的案子。 问题出在被抓捕的小百子身上。 这小百子是有名的“佛爷”(老北京对扒窃犯的称呼),前两天公交分局的民警在车上捉他先行让他跑了,教学生学跟踪顺便把几个有案在身的小子捉回去回回炉,老太爷可谓一举两得。 赵老太爷走近小百子的时候,正听到民警问他知道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小百子呲牙一乐,回道:“我能干什么坏事儿,我挡道犯。” 挡道犯?这名儿新鲜。其实他心里明白赵老太爷干吗拿他下手。 搜身的时候,发现小百子居然带着一支金笔,引起了老太爷的兴趣。他拿过来把玩了两下,正这时候,小百子说话了:“老太爷,等等,这可不是赃物,这是我自己买的。” 嗯,当贼的还能自己买东西?老太爷看看小百子,觉得很新鲜,满眼都是不信。 连老太爷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支笔,居然引出来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立办案,其工作包括了情报,侦察,抓捕,取证,审查的各个环节,常常腰斩某个惊天大案立功 – 仅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数年,这个刑警队就获得集体二三等功达十几次之多,而几乎每个警员都被培养成了全能人才,一旦离队就会被其他部门抢着要。 这也就使宋队长等在面对无头之案时总会想起不按牌理出牌的赵老太爷,希望他能给大伙儿带来意外惊喜。 不过,带着一帮小警察学跟踪,赵老太爷实在没想到这能钩出“防盗门大盗”的案子。 问题出在被抓捕的小百子身上。 这小百子是有名的“佛爷”(老北京对扒窃犯的称呼),前两天公交分局的民警在车上捉他先行让他跑了,教学生学跟踪顺便把几个有案在身的小子捉回去回回炉,老太爷可谓一举两得。 赵老太爷走近小百子的时候,正听到民警问他知道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小百子呲牙一乐,回道:“我能干什么坏事儿,我挡道犯。” 挡道犯?这名儿新鲜。其实他心里明白赵老太爷干吗拿他下手。 搜身的时候,发现小百子居然带着一支金笔,引起了老太爷的兴趣。他拿过来把玩了两下,正这时候,小百子说话了:“老太爷,等等,这可不是赃物,这是我自己买的。” 嗯,当贼的还能自己买东西?老太爷看看小百子,觉得很新鲜,满眼都是不信。 连老太爷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支笔,居然引出来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