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捕王之七 朝九晚五  

2012-01-19 01:4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赵老太爷说他开始没琢磨这几个男女小白领,等看他们开出去逆行,嘴上在开玩笑,心里已经有了点儿不对的感觉。
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
因为这种做事风格跟他们的社会身份不符。

社会学家认为一个社会如果是枣核型的会比较稳定。也就是说顶层的食利阶层要比较少,否则社会因为他们的压榨会产生过大压力,底层的赤贫阶层也要比较少,否则他们会发动革命来获得必要的温饱,两者都会引起动荡。对任何政府来说,处于社会中坚位置的中产阶级都是越多越好。这个阶层的特点第一是没有足够力量去压迫别人,第二是不会拒绝纳税,第三 – 对警察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 他们不会轻易违反法纪。

中产阶级普遍生活比较优裕,但又没有多大权势,所以他们既不会为生活所迫暴力抗法,也不愿因为违法轻易破坏自己的小日子,是最为循规蹈矩的一个阶层。而九十年代中国最典型的中产阶级,就是有些技术或者能力的白领们,出门就逆行,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
而听说他们天天都逆行一段,老太爷一下就“醒”了。在开车时逆行或者故意在拥挤的车辆中蛇行,是有经验的惯犯观察有没有车跟踪自己的一个重要反侦察手段。

这个逆行的情节,当年所有报道此案的新闻中都没有提到,据说,是怕人模仿犯罪。赵老太爷说他开始没琢磨这几个男女小白领,等看他们开出去逆行,嘴上在开玩笑,心里已经有了点儿不对的感觉。 因为这种做事风格跟他们的社会身份不符。 社会学家认为一个社会如果是枣核型的会比较稳定。也就是说顶层的食利阶层要比较少,否则社会因为他们的压榨会产生过大压力,底层的赤贫阶层也要比较少,否则他们会发动革命来获得必要的温饱,两者都会引起动荡。对任何政府来说,处于社会中坚位置的中产阶级都是越多越好。这个阶层的特点第一是没有足够力量去压迫别人,第二是不会拒绝纳税,第三 – 对警察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 他们不会轻易违反法纪。 中产阶级普遍生活比较优裕,但又没有多大权势,所以他们既不会为生活所迫暴力抗法,也不愿因为违法轻易破坏自己的小日子,是最为循规蹈矩的一个阶层。而九十年代中国最典型的中产阶级,就是有些技术或者能力的白领们,出门就逆行,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而听说他们天天都逆行一段,老太爷一下就“醒”了。在开车时逆行或者故意在拥挤的车辆中蛇行,是有经验的惯犯观察有没有车跟踪自己的一个重要反侦察手段。 这个逆行的情节,当年所有报道此案的新闻中都没有提到,据说,是怕人模仿犯罪。 如今没这个忌讳了,京城哪个路口没摄像头呢?就一个路口仨的也不少 – 干吗弄那么多?估摸着是怕一个摄像头干活没动力,让它有俩伴儿热闹。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反侦察,那,他们又是干什么的呢? 不想打草惊蛇,老太爷带着一干人马回到车上,把自己的看法讲给几个侦察员听,几个人都觉得有道理,特别是他们都住在王经理这个酒店中,难道只是巧合?大家一致同意把这几个“白领”也纳入侦察范围。魏分队长当即带人开展工作,了解这他们和王经理的情况。 刑警四队的手段不是吹的,仅仅几日时间,情况就摸到不少。这批白领大多来自东北,据说是在北京开公司的,但办公室不在此地,谁也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业务。不过,有一次宾馆水管冻坏,王经理曾喊他们中的两个来帮

如今没这个忌讳了,京城哪个路口没摄像头呢?就一个路口仨的也不少 – 干吗弄那么多?估摸着是怕一个摄像头干活没动力,让它有俩伴儿热闹。
啊,这儿也没什么活儿给你干,要不你帮我们算算账?这可是我们很头疼的事儿。赵老太爷慨然应允。 当天晚上,正在打算盘算账的时候,十三处副处长从这儿过,看见了,觉得这个小警察人品,技术都不错,于是说让我的秘书跟他谈谈吧。就这样,老太爷在处里去管了好长时间的帐。以至于后来有人以讹传讹,说老赵是“靠抓警察起家的”。 且不管靠抓谁起家,赵老太爷到晚年也习惯于打打算盘,就跟别人手里捏俩核桃一个意思。 外间侦查员们听着噼里啪啦的算盘响,面面相觑。 忽然,算盘停了,过了一会儿,老爷子把副队长天鹏叫进来, 天鹏进屋,只见桌上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几组左右分开的文字。 “早九晚五 -- 此时段正是各家人最少的时候。” “风度翩翩 -- 没有人把他们和贼联系起来。” “回来只提小包 -- 说明所获多半只有细软。” 。。。。。。 老太爷和天鹏忽然对视起来,然后不约而同地说出三个字 -- “防盗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反侦察,那,他们又是干什么的呢?

不想打草惊蛇,老太爷带着一干人马回到车上,把自己的看法讲给几个侦察员听,几个人都觉得有道理,特别是他们都住在王经理这个酒店中,难道只是巧合?大家一致同意把这几个“白领”也纳入侦察范围。魏分队长当即带人开展工作,了解这他们和王经理的情况。

刑警四队的手段不是吹的,仅仅几日时间,情况就摸到不少。这批白领大多来自东北,据说是在北京开公司的,但办公室不在此地,谁也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业务。不过,有一次宾馆水管冻坏,王经理曾喊他们中的两个来帮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啊,这儿也没什么活儿给你干,要不你帮我们算算账?这可是我们很头疼的事儿。赵老太爷慨然应允。 当天晚上,正在打算盘算账的时候,十三处副处长从这儿过,看见了,觉得这个小警察人品,技术都不错,于是说让我的秘书跟他谈谈吧。就这样,老太爷在处里去管了好长时间的帐。以至于后来有人以讹传讹,说老赵是“靠抓警察起家的”。 且不管靠抓谁起家,赵老太爷到晚年也习惯于打打算盘,就跟别人手里捏俩核桃一个意思。 外间侦查员们听着噼里啪啦的算盘响,面面相觑。 忽然,算盘停了,过了一会儿,老爷子把副队长天鹏叫进来, 天鹏进屋,只见桌上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几组左右分开的文字。 “早九晚五 -- 此时段正是各家人最少的时候。” “风度翩翩 -- 没有人把他们和贼联系起来。” “回来只提小包 -- 说明所获多半只有细软。” 。。。。。。 老太爷和天鹏忽然对视起来,然后不约而同地说出三个字 -- “防盗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啊,这儿也没什么活儿给你干,要不你帮我们算算账?这可是我们很头疼的事儿。赵老太爷慨然应允。
啊,这儿也没什么活儿给你干,要不你帮我们算算账?这可是我们很头疼的事儿。赵老太爷慨然应允。 当天晚上,正在打算盘算账的时候,十三处副处长从这儿过,看见了,觉得这个小警察人品,技术都不错,于是说让我的秘书跟他谈谈吧。就这样,老太爷在处里去管了好长时间的帐。以至于后来有人以讹传讹,说老赵是“靠抓警察起家的”。 且不管靠抓谁起家,赵老太爷到晚年也习惯于打打算盘,就跟别人手里捏俩核桃一个意思。 外间侦查员们听着噼里啪啦的算盘响,面面相觑。 忽然,算盘停了,过了一会儿,老爷子把副队长天鹏叫进来, 天鹏进屋,只见桌上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几组左右分开的文字。 “早九晚五 -- 此时段正是各家人最少的时候。” “风度翩翩 -- 没有人把他们和贼联系起来。” “回来只提小包 -- 说明所获多半只有细软。” 。。。。。。 老太爷和天鹏忽然对视起来,然后不约而同地说出三个字 -- “防盗门”。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当天晚上,正在打算盘算账的时候,十三处副处长从这儿过,看见了,觉得这个小警察人品,技术都不错,于是说让我的秘书跟他谈谈吧。就这样,老太爷在处里去管了好长时间的帐。以至于后来有人以讹传讹,说老赵是“靠抓警察起家的”。

且不管靠抓谁起家,赵老太爷到晚年也习惯于打打算盘,就跟别人手里捏俩核桃一个意思。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

外间侦查员们听着噼里啪啦的算盘响,面面相觑。
赵老太爷说他开始没琢磨这几个男女小白领,等看他们开出去逆行,嘴上在开玩笑,心里已经有了点儿不对的感觉。 因为这种做事风格跟他们的社会身份不符。 社会学家认为一个社会如果是枣核型的会比较稳定。也就是说顶层的食利阶层要比较少,否则社会因为他们的压榨会产生过大压力,底层的赤贫阶层也要比较少,否则他们会发动革命来获得必要的温饱,两者都会引起动荡。对任何政府来说,处于社会中坚位置的中产阶级都是越多越好。这个阶层的特点第一是没有足够力量去压迫别人,第二是不会拒绝纳税,第三 – 对警察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 他们不会轻易违反法纪。 中产阶级普遍生活比较优裕,但又没有多大权势,所以他们既不会为生活所迫暴力抗法,也不愿因为违法轻易破坏自己的小日子,是最为循规蹈矩的一个阶层。而九十年代中国最典型的中产阶级,就是有些技术或者能力的白领们,出门就逆行,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而听说他们天天都逆行一段,老太爷一下就“醒”了。在开车时逆行或者故意在拥挤的车辆中蛇行,是有经验的惯犯观察有没有车跟踪自己的一个重要反侦察手段。 这个逆行的情节,当年所有报道此案的新闻中都没有提到,据说,是怕人模仿犯罪。 如今没这个忌讳了,京城哪个路口没摄像头呢?就一个路口仨的也不少 – 干吗弄那么多?估摸着是怕一个摄像头干活没动力,让它有俩伴儿热闹。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反侦察,那,他们又是干什么的呢? 不想打草惊蛇,老太爷带着一干人马回到车上,把自己的看法讲给几个侦察员听,几个人都觉得有道理,特别是他们都住在王经理这个酒店中,难道只是巧合?大家一致同意把这几个“白领”也纳入侦察范围。魏分队长当即带人开展工作,了解这他们和王经理的情况。 刑警四队的手段不是吹的,仅仅几日时间,情况就摸到不少。这批白领大多来自东北,据说是在北京开公司的,但办公室不在此地,谁也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业务。不过,有一次宾馆水管冻坏,王经理曾喊他们中的两个来帮
忽然,算盘停了,过了一会儿,老爷子把副队长天鹏叫进来,

天鹏进屋,只见桌上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几组左右分开的文字。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

“早九晚五 -- 此时段正是各家人最少的时候。”
赵老太爷说他开始没琢磨这几个男女小白领,等看他们开出去逆行,嘴上在开玩笑,心里已经有了点儿不对的感觉。 因为这种做事风格跟他们的社会身份不符。 社会学家认为一个社会如果是枣核型的会比较稳定。也就是说顶层的食利阶层要比较少,否则社会因为他们的压榨会产生过大压力,底层的赤贫阶层也要比较少,否则他们会发动革命来获得必要的温饱,两者都会引起动荡。对任何政府来说,处于社会中坚位置的中产阶级都是越多越好。这个阶层的特点第一是没有足够力量去压迫别人,第二是不会拒绝纳税,第三 – 对警察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 他们不会轻易违反法纪。 中产阶级普遍生活比较优裕,但又没有多大权势,所以他们既不会为生活所迫暴力抗法,也不愿因为违法轻易破坏自己的小日子,是最为循规蹈矩的一个阶层。而九十年代中国最典型的中产阶级,就是有些技术或者能力的白领们,出门就逆行,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而听说他们天天都逆行一段,老太爷一下就“醒”了。在开车时逆行或者故意在拥挤的车辆中蛇行,是有经验的惯犯观察有没有车跟踪自己的一个重要反侦察手段。 这个逆行的情节,当年所有报道此案的新闻中都没有提到,据说,是怕人模仿犯罪。 如今没这个忌讳了,京城哪个路口没摄像头呢?就一个路口仨的也不少 – 干吗弄那么多?估摸着是怕一个摄像头干活没动力,让它有俩伴儿热闹。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反侦察,那,他们又是干什么的呢? 不想打草惊蛇,老太爷带着一干人马回到车上,把自己的看法讲给几个侦察员听,几个人都觉得有道理,特别是他们都住在王经理这个酒店中,难道只是巧合?大家一致同意把这几个“白领”也纳入侦察范围。魏分队长当即带人开展工作,了解这他们和王经理的情况。 刑警四队的手段不是吹的,仅仅几日时间,情况就摸到不少。这批白领大多来自东北,据说是在北京开公司的,但办公室不在此地,谁也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业务。不过,有一次宾馆水管冻坏,王经理曾喊他们中的两个来帮
“风度翩翩  -- 没有人把他们和贼联系起来。”

“回来只提小包 -- 说明所获多半只有细软。”赵老太爷说他开始没琢磨这几个男女小白领,等看他们开出去逆行,嘴上在开玩笑,心里已经有了点儿不对的感觉。 因为这种做事风格跟他们的社会身份不符。 社会学家认为一个社会如果是枣核型的会比较稳定。也就是说顶层的食利阶层要比较少,否则社会因为他们的压榨会产生过大压力,底层的赤贫阶层也要比较少,否则他们会发动革命来获得必要的温饱,两者都会引起动荡。对任何政府来说,处于社会中坚位置的中产阶级都是越多越好。这个阶层的特点第一是没有足够力量去压迫别人,第二是不会拒绝纳税,第三 – 对警察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 他们不会轻易违反法纪。 中产阶级普遍生活比较优裕,但又没有多大权势,所以他们既不会为生活所迫暴力抗法,也不愿因为违法轻易破坏自己的小日子,是最为循规蹈矩的一个阶层。而九十年代中国最典型的中产阶级,就是有些技术或者能力的白领们,出门就逆行,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而听说他们天天都逆行一段,老太爷一下就“醒”了。在开车时逆行或者故意在拥挤的车辆中蛇行,是有经验的惯犯观察有没有车跟踪自己的一个重要反侦察手段。 这个逆行的情节,当年所有报道此案的新闻中都没有提到,据说,是怕人模仿犯罪。 如今没这个忌讳了,京城哪个路口没摄像头呢?就一个路口仨的也不少 – 干吗弄那么多?估摸着是怕一个摄像头干活没动力,让它有俩伴儿热闹。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反侦察,那,他们又是干什么的呢? 不想打草惊蛇,老太爷带着一干人马回到车上,把自己的看法讲给几个侦察员听,几个人都觉得有道理,特别是他们都住在王经理这个酒店中,难道只是巧合?大家一致同意把这几个“白领”也纳入侦察范围。魏分队长当即带人开展工作,了解这他们和王经理的情况。 刑警四队的手段不是吹的,仅仅几日时间,情况就摸到不少。这批白领大多来自东北,据说是在北京开公司的,但办公室不在此地,谁也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业务。不过,有一次宾馆水管冻坏,王经理曾喊他们中的两个来帮

。。。。。。

老太爷和天鹏忽然对视起来,然后不约而同地说出三个字 -- “防盗门”。


[待续]

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赵老太爷说他开始没琢磨这几个男女小白领,等看他们开出去逆行,嘴上在开玩笑,心里已经有了点儿不对的感觉。 因为这种做事风格跟他们的社会身份不符。 社会学家认为一个社会如果是枣核型的会比较稳定。也就是说顶层的食利阶层要比较少,否则社会因为他们的压榨会产生过大压力,底层的赤贫阶层也要比较少,否则他们会发动革命来获得必要的温饱,两者都会引起动荡。对任何政府来说,处于社会中坚位置的中产阶级都是越多越好。这个阶层的特点第一是没有足够力量去压迫别人,第二是不会拒绝纳税,第三 – 对警察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 他们不会轻易违反法纪。 中产阶级普遍生活比较优裕,但又没有多大权势,所以他们既不会为生活所迫暴力抗法,也不愿因为违法轻易破坏自己的小日子,是最为循规蹈矩的一个阶层。而九十年代中国最典型的中产阶级,就是有些技术或者能力的白领们,出门就逆行,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而听说他们天天都逆行一段,老太爷一下就“醒”了。在开车时逆行或者故意在拥挤的车辆中蛇行,是有经验的惯犯观察有没有车跟踪自己的一个重要反侦察手段。 这个逆行的情节,当年所有报道此案的新闻中都没有提到,据说,是怕人模仿犯罪。 如今没这个忌讳了,京城哪个路口没摄像头呢?就一个路口仨的也不少 – 干吗弄那么多?估摸着是怕一个摄像头干活没动力,让它有俩伴儿热闹。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反侦察,那,他们又是干什么的呢? 不想打草惊蛇,老太爷带着一干人马回到车上,把自己的看法讲给几个侦察员听,几个人都觉得有道理,特别是他们都住在王经理这个酒店中,难道只是巧合?大家一致同意把这几个“白领”也纳入侦察范围。魏分队长当即带人开展工作,了解这他们和王经理的情况。 刑警四队的手段不是吹的,仅仅几日时间,情况就摸到不少。这批白领大多来自东北,据说是在北京开公司的,但办公室不在此地,谁也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业务。不过,有一次宾馆水管冻坏,王经理曾喊他们中的两个来帮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赵老太爷说他开始没琢磨这几个男女小白领,等看他们开出去逆行,嘴上在开玩笑,心里已经有了点儿不对的感觉。 因为这种做事风格跟他们的社会身份不符。 社会学家认为一个社会如果是枣核型的会比较稳定。也就是说顶层的食利阶层要比较少,否则社会因为他们的压榨会产生过大压力,底层的赤贫阶层也要比较少,否则他们会发动革命来获得必要的温饱,两者都会引起动荡。对任何政府来说,处于社会中坚位置的中产阶级都是越多越好。这个阶层的特点第一是没有足够力量去压迫别人,第二是不会拒绝纳税,第三 – 对警察最重要的一条就是 – 他们不会轻易违反法纪。 中产阶级普遍生活比较优裕,但又没有多大权势,所以他们既不会为生活所迫暴力抗法,也不愿因为违法轻易破坏自己的小日子,是最为循规蹈矩的一个阶层。而九十年代中国最典型的中产阶级,就是有些技术或者能力的白领们,出门就逆行,不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而听说他们天天都逆行一段,老太爷一下就“醒”了。在开车时逆行或者故意在拥挤的车辆中蛇行,是有经验的惯犯观察有没有车跟踪自己的一个重要反侦察手段。 这个逆行的情节,当年所有报道此案的新闻中都没有提到,据说,是怕人模仿犯罪。 如今没这个忌讳了,京城哪个路口没摄像头呢?就一个路口仨的也不少 – 干吗弄那么多?估摸着是怕一个摄像头干活没动力,让它有俩伴儿热闹。 如果他们真的是在反侦察,那,他们又是干什么的呢? 不想打草惊蛇,老太爷带着一干人马回到车上,把自己的看法讲给几个侦察员听,几个人都觉得有道理,特别是他们都住在王经理这个酒店中,难道只是巧合?大家一致同意把这几个“白领”也纳入侦察范围。魏分队长当即带人开展工作,了解这他们和王经理的情况。 刑警四队的手段不是吹的,仅仅几日时间,情况就摸到不少。这批白领大多来自东北,据说是在北京开公司的,但办公室不在此地,谁也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业务。不过,有一次宾馆水管冻坏,王经理曾喊他们中的两个来帮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着修,三下两下就解决了,自来水公司的人来看的时候感叹活儿干得太漂亮了。 他们的人数不是十分固定,大体有六七名,为首一人被称作“勇哥”,和王经理是好友。这些人在永兴宾馆长期包房,几个小伙子都风度翩翩,出手阔绰但生活十分规律。每天早上勇哥为首,坐一辆他们包的桑塔纳带上几人西服革履地去公司上班,晚上下班也是坐这车回来。他们去的时候多半不带包,但下班的时候每人会拎个手提袋。这些人上下班的时间朝九晚五,很少变更,周六周日和节假日从不加班,就是在歌厅舞厅玩儿,也不知道作的什么买卖挣这么多的钱。隔十几天他们会少几个人,据说,是“出差”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 每次勇哥去上班,车里头准有一个叫文丽的女的。这文丽家就住这片,本是王经理的小蜜,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了勇哥的秘书。为这事儿,王经理和勇哥还吵了一架,对他们也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为他们开车的司机名叫章春明,绰号沙皮狗,每天早上九点前到永兴酒店接他们。看起来他是被包了车,但从来没跟公司说过。 跟踪他们很困难,因为“沙皮狗”开车往往不依常理,让人极不好跟 --他闯红灯,侦察员难道也跟着闯红灯? 有人记得见过王经理曾从勇哥那儿拿了一个做吉祥物的金蟾,那看着分明是纯金的,得有上百克。可是别人再问,王经理只说是赝品。 如此说来,王经理去南湖渠卖掉的金戒指和派克笔,很可能是从勇哥他们那里拿到的。然而,这些人到底是做什么案子的,实在有些令人头疼。都说赵老太爷脑子里有本贼经,但这样“正常上班”的案犯还真没见过,反正,不象抢劫的。 和别的刑警办案子喜欢抽烟喝茶(倒是没有喜欢喝酒办案的)不同,赵老太爷想事儿的时候喜欢弄一把算盘来打。 老爷子打得一手好算盘,这件事初见似乎有点儿诡异,说明白了实在算不了什么。 早年,赵老太爷的算盘在整个十三处都是有名的。那还是六十年代,老太爷刚当上警察,在侦察一队作外勤。老爷子当时理想主义色彩浓厚,没事儿就下炊事班,卫生班给人家帮忙。人炊事班不好意思了,说小赵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