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捕王之十 啥叫高科技犯罪  

2012-01-23 02:3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京城捕王之十 啥叫高科技犯罪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都市白领,就是不像贼。他们到了酒店,立刻在原有窗帘背后粘了一层厚帆布,在窗帘边上则放置一台带支架的望远镜,几个人排班放哨,监视店外动静。其中一个房间被他们专门设成了化妆间,里面挂起几十套笔挺的西服,中山装,衬衫和工作服,柜子里放好不同形状的眼镜,假发,不同类型的帽子,鞋子和成打的工作手套。 他们出手作案,更让王经理大开眼界。 每天早晨九点,文丽和三名作案者每人随身带一提袋,乘沙皮狗的出租车出发,但会随机找个地方下车,随便再换一辆出租车继续出发。他们到底怎样选择作案目标,这个困扰警方许久的问题有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 – 上车后,司机会问:“您去哪儿?”这时候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会回答:“瞎逛,你看着开吧……” 每一个司机对这种要求的理解都不一样,他们去的地方自然毫无规律。 而车上的“白领”则在观察旁边的小区。只要看到有防盗窗比较密集的地方,就会叫停车 – 这通常意味着此小区内有钱人较多。 下车以后,即由文丽前去,对有防盗门的住户敲门踩点。如果有人在家,便以找人找错为名离去;如果无人在家,则用大哥大通知另外三名“白领”,立即开始行动。 实际踩点的时候,十次有八次成功。这是因为他们都是选择人家上班时间前去造访,而很多人家安装防盗门正是因为家里不常有人看门。 一旦发现无人,四人便分出两人,一人监控楼上,一人监控楼下,另外两人携带皮包到防盗门前,将其中若干部件组合成一件奇怪的工具,随即破门而入,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破门后,仅留文丽在外监控,其余三人持刀入室,如有事主在家,便以刀挟持。随后开始按照程序进行洗劫,如有所得,便放入随身携带的提袋。这种程序十分规矩,比如首先寻找钥匙孔磨得最光滑的抽屉撬开,比如先去摸挂在衣橱里的大衣,外套口袋,还有一切动作都需戴上手套进行。 完成洗劫后,他们会用大哥大叫来一台包好的出租车,有时是沙皮狗的,有时是其他人的,但其他人的车只能开到某个约定地点,在那里他们会换上沙皮狗的车,所以,只有沙皮狗真正知道他们落脚的永兴酒店。 按照王经理所供,他们作案有着严格的规则,不允许冒犯。 比如,凡是敲门遇到有人应门,立刻远遁,当天绝不在这个小区作案。这样,小区没有失窃,人们又本身对本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

敢情是吓的啊。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都市白领,就是不像贼。他们到了酒店,立刻在原有窗帘背后粘了一层厚帆布,在窗帘边上则放置一台带支架的望远镜,几个人排班放哨,监视店外动静。其中一个房间被他们专门设成了化妆间,里面挂起几十套笔挺的西服,中山装,衬衫和工作服,柜子里放好不同形状的眼镜,假发,不同类型的帽子,鞋子和成打的工作手套。 他们出手作案,更让王经理大开眼界。 每天早晨九点,文丽和三名作案者每人随身带一提袋,乘沙皮狗的出租车出发,但会随机找个地方下车,随便再换一辆出租车继续出发。他们到底怎样选择作案目标,这个困扰警方许久的问题有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 – 上车后,司机会问:“您去哪儿?”这时候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会回答:“瞎逛,你看着开吧……” 每一个司机对这种要求的理解都不一样,他们去的地方自然毫无规律。 而车上的“白领”则在观察旁边的小区。只要看到有防盗窗比较密集的地方,就会叫停车 – 这通常意味着此小区内有钱人较多。 下车以后,即由文丽前去,对有防盗门的住户敲门踩点。如果有人在家,便以找人找错为名离去;如果无人在家,则用大哥大通知另外三名“白领”,立即开始行动。 实际踩点的时候,十次有八次成功。这是因为他们都是选择人家上班时间前去造访,而很多人家安装防盗门正是因为家里不常有人看门。 一旦发现无人,四人便分出两人,一人监控楼上,一人监控楼下,另外两人携带皮包到防盗门前,将其中若干部件组合成一件奇怪的工具,随即破门而入,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破门后,仅留文丽在外监控,其余三人持刀入室,如有事主在家,便以刀挟持。随后开始按照程序进行洗劫,如有所得,便放入随身携带的提袋。这种程序十分规矩,比如首先寻找钥匙孔磨得最光滑的抽屉撬开,比如先去摸挂在衣橱里的大衣,外套口袋,还有一切动作都需戴上手套进行。 完成洗劫后,他们会用大哥大叫来一台包好的出租车,有时是沙皮狗的,有时是其他人的,但其他人的车只能开到某个约定地点,在那里他们会换上沙皮狗的车,所以,只有沙皮狗真正知道他们落脚的永兴酒店。 按照王经理所供,他们作案有着严格的规则,不允许冒犯。 比如,凡是敲门遇到有人应门,立刻远遁,当天绝不在这个小区作案。这样,小区没有失窃,人们又本身对本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都市白领,就是不像贼。他们到了酒店,立刻在原有窗帘背后粘了一层厚帆布,在窗帘边上则放置一台带支架的望远镜,几个人排班放哨,监视店外动静。其中一个房间被他们专门设成了化妆间,里面挂起几十套笔挺的西服,中山装,衬衫和工作服,柜子里放好不同形状的眼镜,假发,不同类型的帽子,鞋子和成打的工作手套。 他们出手作案,更让王经理大开眼界。 每天早晨九点,文丽和三名作案者每人随身带一提袋,乘沙皮狗的出租车出发,但会随机找个地方下车,随便再换一辆出租车继续出发。他们到底怎样选择作案目标,这个困扰警方许久的问题有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 – 上车后,司机会问:“您去哪儿?”这时候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会回答:“瞎逛,你看着开吧……” 每一个司机对这种要求的理解都不一样,他们去的地方自然毫无规律。 而车上的“白领”则在观察旁边的小区。只要看到有防盗窗比较密集的地方,就会叫停车 – 这通常意味着此小区内有钱人较多。 下车以后,即由文丽前去,对有防盗门的住户敲门踩点。如果有人在家,便以找人找错为名离去;如果无人在家,则用大哥大通知另外三名“白领”,立即开始行动。 实际踩点的时候,十次有八次成功。这是因为他们都是选择人家上班时间前去造访,而很多人家安装防盗门正是因为家里不常有人看门。 一旦发现无人,四人便分出两人,一人监控楼上,一人监控楼下,另外两人携带皮包到防盗门前,将其中若干部件组合成一件奇怪的工具,随即破门而入,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破门后,仅留文丽在外监控,其余三人持刀入室,如有事主在家,便以刀挟持。随后开始按照程序进行洗劫,如有所得,便放入随身携带的提袋。这种程序十分规矩,比如首先寻找钥匙孔磨得最光滑的抽屉撬开,比如先去摸挂在衣橱里的大衣,外套口袋,还有一切动作都需戴上手套进行。 完成洗劫后,他们会用大哥大叫来一台包好的出租车,有时是沙皮狗的,有时是其他人的,但其他人的车只能开到某个约定地点,在那里他们会换上沙皮狗的车,所以,只有沙皮狗真正知道他们落脚的永兴酒店。 按照王经理所供,他们作案有着严格的规则,不允许冒犯。 比如,凡是敲门遇到有人应门,立刻远遁,当天绝不在这个小区作案。这样,小区没有失窃,人们又本身对本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都市白领,就是不像贼。他们到了酒店,立刻在原有窗帘背后粘了一层厚帆布,在窗帘边上则放置一台带支架的望远镜,几个人排班放哨,监视店外动静。其中一个房间被他们专门设成了化妆间,里面挂起几十套笔挺的西服,中山装,衬衫和工作服,柜子里放好不同形状的眼镜,假发,不同类型的帽子,鞋子和成打的工作手套。 他们出手作案,更让王经理大开眼界。 每天早晨九点,文丽和三名作案者每人随身带一提袋,乘沙皮狗的出租车出发,但会随机找个地方下车,随便再换一辆出租车继续出发。他们到底怎样选择作案目标,这个困扰警方许久的问题有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 – 上车后,司机会问:“您去哪儿?”这时候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会回答:“瞎逛,你看着开吧……” 每一个司机对这种要求的理解都不一样,他们去的地方自然毫无规律。 而车上的“白领”则在观察旁边的小区。只要看到有防盗窗比较密集的地方,就会叫停车 – 这通常意味着此小区内有钱人较多。 下车以后,即由文丽前去,对有防盗门的住户敲门踩点。如果有人在家,便以找人找错为名离去;如果无人在家,则用大哥大通知另外三名“白领”,立即开始行动。 实际踩点的时候,十次有八次成功。这是因为他们都是选择人家上班时间前去造访,而很多人家安装防盗门正是因为家里不常有人看门。 一旦发现无人,四人便分出两人,一人监控楼上,一人监控楼下,另外两人携带皮包到防盗门前,将其中若干部件组合成一件奇怪的工具,随即破门而入,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破门后,仅留文丽在外监控,其余三人持刀入室,如有事主在家,便以刀挟持。随后开始按照程序进行洗劫,如有所得,便放入随身携带的提袋。这种程序十分规矩,比如首先寻找钥匙孔磨得最光滑的抽屉撬开,比如先去摸挂在衣橱里的大衣,外套口袋,还有一切动作都需戴上手套进行。 完成洗劫后,他们会用大哥大叫来一台包好的出租车,有时是沙皮狗的,有时是其他人的,但其他人的车只能开到某个约定地点,在那里他们会换上沙皮狗的车,所以,只有沙皮狗真正知道他们落脚的永兴酒店。 按照王经理所供,他们作案有着严格的规则,不允许冒犯。 比如,凡是敲门遇到有人应门,立刻远遁,当天绝不在这个小区作案。这样,小区没有失窃,人们又本身对本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都市白领,就是不像贼。他们到了酒店,立刻在原有窗帘背后粘了一层厚帆布,在窗帘边上则放置一台带支架的望远镜,几个人排班放哨,监视店外动静。其中一个房间被他们专门设成了化妆间,里面挂起几十套笔挺的西服,中山装,衬衫和工作服,柜子里放好不同形状的眼镜,假发,不同类型的帽子,鞋子和成打的工作手套。

他们出手作案,更让王经理大开眼界。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每天早晨九点,文丽和三名作案者每人随身带一提袋,乘沙皮狗的出租车出发,但会随机找个地方下车,随便再换一辆出租车继续出发。他们到底怎样选择作案目标,这个困扰警方许久的问题有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 – 上车后,司机会问:“您去哪儿?”这时候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会回答:“瞎逛,你看着开吧……”

每一个司机对这种要求的理解都不一样,他们去的地方自然毫无规律。

而车上的“白领”则在观察旁边的小区。只要看到有防盗窗比较密集的地方,就会叫停车 – 这通常意味着此小区内有钱人较多。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

下车以后,即由文丽前去,对有防盗门的住户敲门踩点。如果有人在家,便以找人找错为名离去;如果无人在家,则用大哥大通知另外三名“白领”,立即开始行动。

实际踩点的时候,十次有八次成功。这是因为他们都是选择人家上班时间前去造访,而很多人家安装防盗门正是因为家里不常有人看门。

一旦发现无人,四人便分出两人,一人监控楼上,一人监控楼下,另外两人携带皮包到防盗门前,将其中若干部件组合成一件奇怪的工具,随即破门而入,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破门后,仅留文丽在外监控,其余三人持刀入室,如有事主在家,便以刀挟持。随后开始按照程序进行洗劫,如有所得,便放入随身携带的提袋。这种程序十分规矩,比如首先寻找钥匙孔磨得最光滑的抽屉撬开,比如先去摸挂在衣橱里的大衣,外套口袋,还有一切动作都需戴上手套进行。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
完成洗劫后,他们会用大哥大叫来一台包好的出租车,有时是沙皮狗的,有时是其他人的,但其他人的车只能开到某个约定地点,在那里他们会换上沙皮狗的车,所以,只有沙皮狗真正知道他们落脚的永兴酒店。

按照王经理所供,他们作案有着严格的规则,不允许冒犯。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

比如,凡是敲门遇到有人应门,立刻远遁,当天绝不在这个小区作案。这样,小区没有失窃,人们又本身对本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
[待续]

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老萨影集

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老太爷说过,预审的时候,有时你也弄不清楚哪句话就把嫌疑人给打动了。但打动到让人纳头便拜,这还是比较罕见的,王经理的这个举动让周围人一愣。 但是此后他的那句话让人一下明白了其中原因。 他喊的是:“他们会宰了我的,他们干得出来!” 敢情是吓的啊。 王经理断断续续的交待颠三倒四,不成条理,但整理以后,却是一份完美的答卷,充分揭示了防盗门大盗的作案经过。 原来,作案的真是这批“白领”。他们的首领真名李勇,吉林人,曾因盗窃入狱,王经理当年犯了粉案,俩人是同监的狱友。 出狱之后,过了两年,李勇来了北京,就住在王经理的店里,拿出一批金银首饰,请王经理代卖,价格低得不像话。 王经理在京也算黑道边上的人物,对这位“勇哥”在干什么心中有了分寸,但是人家提的这个价格让他有很大的利润可图,所以很快找人找途径帮着把这批货出手了。 如是几次,王经理拿的分红不少,但人心不足蛇吞象,总觉得进项还不够,“勇哥”来北京的次数太少。于是,有一天便貌似无意地向李勇谈起北京“人傻,钱多,快来”的若干轶事。 谁知,李勇一听,竟然大笑,说你以为我来北京就是为了出手这点儿东西吗?正要借你这块儿地方搭台唱戏呢。也罢,你帮我做三件事,其他的看我的手段。 哪三件事儿呢? 第一, 为他包几个相连的包房,要求在楼上(永兴酒店是二层楼),两侧都有上下楼通道,环境相对封闭,相邻楼道中有通房顶的天窗,对外观通条件好。这几个包房平时服务员不能进入。 这对一个酒店经理来说当然不是问题。 第二, 为他雇佣几个敢干黑活的出租司机,每天给400块钱包车,但是必须可靠。 这一点王经理手里也有几个人。 第三, 要他给找一个地道的北京女子,必须要胆大心细,敢干犯法的事儿。 王经理想了想,找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文丽。 李勇没有轻易接受这些人,还专门来北京进行了“面试”,结果,司机里头淘汰了两个,保留了沙皮狗等四个,至于文丽,李勇给了极高的评价,认为比期待的还要好。临别的时候李勇告诉王经理,自己一个月后返回。 一个月后,李勇果然带人回来,开始了在北京的“经营”。 这一出动,几乎把王经理的下巴惊掉 – 李勇带来的五六个伙伴,个个小帅哥,人人大哥大,象公司职员,象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都市白领,就是不像贼。他们到了酒店,立刻在原有窗帘背后粘了一层厚帆布,在窗帘边上则放置一台带支架的望远镜,几个人排班放哨,监视店外动静。其中一个房间被他们专门设成了化妆间,里面挂起几十套笔挺的西服,中山装,衬衫和工作服,柜子里放好不同形状的眼镜,假发,不同类型的帽子,鞋子和成打的工作手套。 他们出手作案,更让王经理大开眼界。 每天早晨九点,文丽和三名作案者每人随身带一提袋,乘沙皮狗的出租车出发,但会随机找个地方下车,随便再换一辆出租车继续出发。他们到底怎样选择作案目标,这个困扰警方许久的问题有一个令人意外的答案 – 上车后,司机会问:“您去哪儿?”这时候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会回答:“瞎逛,你看着开吧……” 每一个司机对这种要求的理解都不一样,他们去的地方自然毫无规律。 而车上的“白领”则在观察旁边的小区。只要看到有防盗窗比较密集的地方,就会叫停车 – 这通常意味着此小区内有钱人较多。 下车以后,即由文丽前去,对有防盗门的住户敲门踩点。如果有人在家,便以找人找错为名离去;如果无人在家,则用大哥大通知另外三名“白领”,立即开始行动。 实际踩点的时候,十次有八次成功。这是因为他们都是选择人家上班时间前去造访,而很多人家安装防盗门正是因为家里不常有人看门。 一旦发现无人,四人便分出两人,一人监控楼上,一人监控楼下,另外两人携带皮包到防盗门前,将其中若干部件组合成一件奇怪的工具,随即破门而入,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分钟。 破门后,仅留文丽在外监控,其余三人持刀入室,如有事主在家,便以刀挟持。随后开始按照程序进行洗劫,如有所得,便放入随身携带的提袋。这种程序十分规矩,比如首先寻找钥匙孔磨得最光滑的抽屉撬开,比如先去摸挂在衣橱里的大衣,外套口袋,还有一切动作都需戴上手套进行。 完成洗劫后,他们会用大哥大叫来一台包好的出租车,有时是沙皮狗的,有时是其他人的,但其他人的车只能开到某个约定地点,在那里他们会换上沙皮狗的车,所以,只有沙皮狗真正知道他们落脚的永兴酒店。 按照王经理所供,他们作案有着严格的规则,不允许冒犯。 比如,凡是敲门遇到有人应门,立刻远遁,当天绝不在这个小区作案。这样,小区没有失窃,人们又本身对本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地人,女性缺乏警惕性,因此,没人会把文丽敲门的事儿当作疑点报给警方。 又比如,他们只偷盗现金和细软,且销赃从不在北京,每到十几天,便有团伙的成员携带赃物回外地,这种异地销赃使其又少了一分被侦破的可能。 乃至他们每天下午五点不管有无得手都会“下班”,所以警察夜晚的巡逻完全不可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还有,他们盗窃之后招来包租的出租车,并不都用一辆,尽管如此,仍从不随即就上。都要招呼一声:“师父,走吗?”然后才上车。这一下,谁还会觉得他们可疑呢? 王经理哀叹,说看见他们做贼,觉得自己见过的那些黑道朋友,都应该退休了。 而赵老太爷事后说,这是他所破获的案件中,最为具有高科技和程序化特点的一起。 实际上,老爷子说,要不是这里头有一个女的,一时半会儿,这案子还真不会给我们追到线索。 [待续] [新年了,老萨给大家拜年。虽新年,不断写文,非为某种坚持。过年,回家陪母亲,是一种幸福,但人在国内,长夜漫漫,不免思念家中那两个魔女,想来她们的思念也是一样。无以排遣,且写文度过除夕之夜吧。合家团聚的朋友们,多令人羡慕啊。]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