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捕王之十四 悲摧的黑社会老大  

2012-01-27 19:4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是点不着 -- 说起自己当时的“没出息”,梁提还有些不好意思。 二十分钟以后,张良基局长带着一帮人,风驰电掣又跟打狼似的来了......大龙,就是对邹竞蒙实施抢劫的三名案犯之一,按照他的供述,另外两名直接杀人者迅即被捕。 这起如许大案,就这样轻松告破,令人不可思议,但又合情合理。有些大案只是情节严重,但往往案情很简单,其中并没有多少玄妙。如防盗门大盗这样情节又严重,犯罪手段又极有特色的案子,会让办案警察一辈子不能忘记。 赵老太爷攻破马小六被盗案,也不过是针对嫌疑人特点施加压力而已。他注意到这个案犯思想负担很重,疑神疑鬼,属于那种瞻前顾后的性子,于是决定“诈”他一下,先让预审员将其逼到崩溃边缘,然后自己骤加一击,果然一举告破。这就像太极拳一样,是让对手用自己的力压垮了自己。 这名案犯供认曾经在一个月前盗窃西直门附近一户人家,收获极丰,打的包袱很沉,差点儿走不动道。 然而,回来一看偷到的东西,这个思虑甚多的贼却有点儿害怕了,他说 – 这一定不是个普通人家。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赵老太爷问的是:“你知道我们盯你多少天了?”
赵老太爷问的是:“你知道我们盯你多少天了?” 对方瞠目以对,良久,向侦察员要烟。赵老太爷让给他。吸了一口以后,这位犹豫着问老太爷:“能不能告诉我,我偷的到底是谁啊?” 老太爷不动声色:“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下了手才觉得不对劲儿。” “真的?那好,咱们做个约定,你说你的案情,说完了我告诉你偷的是谁,反正人家也没要求严办你。”赵老说的都是实话,他也不知道被盗的是谁,人家怎么可能要求严办这位呢?但如果案情出来,还怕找不到丢东西的是谁?这个承诺不是不能办到的。 对方又叹了一口气,说:“成,那我说吧。那天我到西直门……” 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的简单,其实提审时,这种压力下主动交待案情的事情是经常有的,甚至,有时候还是大案。著名的邹竞蒙凶杀案,便是如此。 邹竞蒙,原名邹家骝,是三联书店的创始人,著名爱国者邹韬奋之子,全国政协常委,当时担任国家气象局名誉局长。1999年2月22日遇害于北京当代商城停车场,死时身中七刀血流满地,可说惨不忍睹。此案曾经震惊全国,时人颇有认为其中有某些黑幕的。 侦破后看来,这起案件的背景其实颇为简单,就是一起单纯的抢劫未遂杀人案,杀人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惊天大案。不过,当时北京刚刚连破数起买凶杀人大案(其中之一就是赵老太爷侦破的三春国际贸易集团董事长谋杀案),加上邹竞蒙案现场有些容易引起误解的细节,所以警方的侦破方向一度也曾走向“谋杀”,绕了弯路。 这一走弯路,加上上峰三令五申,限期破案,给北京警方造成了极大压力,虽然全力侦办,但仍然未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戏剧性的是,为了侦办此案,公安机关在进出北京的要道设卡盘查。案发第二天,设在南四环的某检查站忽遭一辆奥迪小轿车闯关。早有准备的警方人员当即乘警车追赶,对方竟朝后方开枪射击。 警方随即还击,双方在京郊公路上演出了一场如同警匪片般的枪战。由于此案惊天,警方出动的都是最精锐的骄兵悍将,这场枪战中位置不利的警方连连击中对方车辆,最终一名神枪手将其司机击伤,迫使这辆奥迪车如醉汉般冲出路基,撞树熄火。 冲上前去的警方发现,除了战粟不止的司机马仔以外,奥迪车的后座上还仰卧一具持枪尸体,额头
对方瞠目以对,良久,向侦察员要烟。赵老太爷让给他。吸了一口以后,这位犹豫着问老太爷:“能不能告诉我,我偷的到底是谁啊?”

老太爷不动声色:“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下了手才觉得不对劲儿。”

“真的?那好,咱们做个约定,你说你的案情,说完了我告诉你偷的是谁,反正人家也没要求严办你。”赵老说的都是实话,他也不知道被盗的是谁,人家怎么可能要求严办这位呢?但如果案情出来,还怕找不到丢东西的是谁?这个承诺不是不能办到的。

对方又叹了一口气,说:“成,那我说吧。那天我到西直门……”就是点不着 -- 说起自己当时的“没出息”,梁提还有些不好意思。 二十分钟以后,张良基局长带着一帮人,风驰电掣又跟打狼似的来了......大龙,就是对邹竞蒙实施抢劫的三名案犯之一,按照他的供述,另外两名直接杀人者迅即被捕。 这起如许大案,就这样轻松告破,令人不可思议,但又合情合理。有些大案只是情节严重,但往往案情很简单,其中并没有多少玄妙。如防盗门大盗这样情节又严重,犯罪手段又极有特色的案子,会让办案警察一辈子不能忘记。 赵老太爷攻破马小六被盗案,也不过是针对嫌疑人特点施加压力而已。他注意到这个案犯思想负担很重,疑神疑鬼,属于那种瞻前顾后的性子,于是决定“诈”他一下,先让预审员将其逼到崩溃边缘,然后自己骤加一击,果然一举告破。这就像太极拳一样,是让对手用自己的力压垮了自己。 这名案犯供认曾经在一个月前盗窃西直门附近一户人家,收获极丰,打的包袱很沉,差点儿走不动道。 然而,回来一看偷到的东西,这个思虑甚多的贼却有点儿害怕了,他说 – 这一定不是个普通人家。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的简单,其实提审时,这种压力下主动交待案情的事情是经常有的,甚至,有时候还是大案。著名的邹竞蒙凶杀案,便是如此。
上的一个弹孔正在流出鲜血和脑浆,刚才正是此人率先开枪抵抗,在对射中被警方击中毙命。 敢在北京和警察枪战拒捕,电影以外这种镜头还是十分罕见的。这亡命之徒就是二二二案的杀人凶手?带着极大的期待警方人员呼叫后方支援梯队前来确认。 结果十分出人意料。此人和二二二案毫无关系,却是东北某市的黑社会一号人物,日前在该市的扫黑行动中漏网,逃到北京潜伏。二二二案案发后,由于案犯当时在现场曾威胁保安不准靠近,露出东北口音,故此警方加强对东北进京人员的审查。这位老大见此情况不明所以,但害怕被查出只好仓皇出逃。遇到警车拦检时,他以为事情败露而拔枪拘捕,终于被当场击毙,到死不知道人家不是为了查他来的。 真是个悲摧的黑社会老大啊。 此人也是公安部的通缉要犯,追击的警察为此糊里糊涂地立了功。以后同事买奖券总是让立功的那个神枪手代买,因为“这小子运气太好”。 由此也可看出当时破案的压力有多大,而警方又处于怎样漫无头绪的状态 – 这种双方全无社会关系交集的突发性犯罪,要找到线索实在不容易。 结果,案件却在完全不经意间被破。 那起源于这期间一次普通的日常例行行动,当时警方抓获数名违法人员带回审查,却压根没想到自己办的案子与邹竞蒙案有何关系。 只有一个姓梁的预审员比较细心,发现有一个嫌疑人大龙“滚大板”(按指纹)的时候,双手僵硬到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尹宏志警官在《警察手记》中曾经写道,案犯的身体僵硬程度通常与其案情的重大与否成正比。这个道理梁提如何不明白,于是,推测此人可能负案在身。这样,其他人都是审审就过,只有大龙被留下来 – 梁提想闲着也是闲着,跟他磨磨牙,也没准抠出个什么大点儿的案子来。 因为要先处理别人的事情,提审大龙晚了一会儿,直到天黑才轮到他。 结果,还没等问呢,这位往下一坐就要上厕所。 “有门。”梁提心说,让人带他去。 回来,坐下,又是还没来得及问呢,这位开口了:“你们是要问我二十二号那个案子吧。” 梁提说,“你等等,我出去一下,回来说。” “我他X的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个案子啊!再在那儿坐着我非得喊出来不可!”梁提走出审问室,在楼道里点烟,两回烧了自己的手指头,
邹竞蒙,原名邹家骝,是三联书店的创始人,著名爱国者邹韬奋之子,全国政协常委,当时担任国家气象局名誉局长。1999年2月22日遇害于北京当代商城停车场,死时身中七刀血流满地,可说惨不忍睹。此案曾经震惊全国,时人颇有认为其中有某些黑幕的。

侦破后看来,这起案件的背景其实颇为简单,就是一起单纯的抢劫未遂杀人案,杀人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惊天大案。不过,当时北京刚刚连破数起买凶杀人大案(其中之一就是赵老太爷侦破的三春国际贸易集团董事长谋杀案),加上邹竞蒙案现场有些容易引起误解的细节,所以警方的侦破方向一度也曾走向“谋杀”,绕了弯路。

这一走弯路,加上上峰三令五申,限期破案,给北京警方造成了极大压力,虽然全力侦办,但仍然未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戏剧性的是,为了侦办此案,公安机关在进出北京的要道设卡盘查。案发第二天,设在南四环的某检查站忽遭一辆奥迪小轿车闯关。早有准备的警方人员当即乘警车追赶,对方竟朝后方开枪射击。

警方随即还击,双方在京郊公路上演出了一场如同警匪片般的枪战。由于此案惊天,警方出动的都是最精锐的骄兵悍将,这场枪战中位置不利的警方连连击中对方车辆,最终一名神枪手将其司机击伤,迫使这辆奥迪车如醉汉般冲出路基,撞树熄火。

冲上前去的警方发现,除了战粟不止的司机马仔以外,奥迪车的后座上还仰卧一具持枪尸体,额头上的一个弹孔正在流出鲜血和脑浆,刚才正是此人率先开枪抵抗,在对射中被警方击中毙命。

敢在北京和警察枪战拒捕,电影以外这种镜头还是十分罕见的。这亡命之徒就是二二二案的杀人凶手?带着极大的期待警方人员呼叫后方支援梯队前来确认。

结果十分出人意料。此人和二二二案毫无关系,却是东北某市的黑社会一号人物,日前在该市的扫黑行动中漏网,逃到北京潜伏。二二二案案发后,由于案犯当时在现场曾威胁保安不准靠近,露出东北口音,故此警方加强对东北进京人员的审查。这位老大见此情况不明所以,但害怕被查出只好仓皇出逃。遇到警车拦检时,他以为事情败露而拔枪拘捕,终于被当场击毙,到死不知道人家不是为了查他来的。

真是个悲摧的黑社会老大啊。

此人也是公安部的通缉要犯,追击的警察为此糊里糊涂地立了功。以后同事买奖券总是让立功的那个神枪手代买,因为“这小子运气太好”。

由此也可看出当时破案的压力有多大,而警方又处于怎样漫无头绪的状态 – 这种双方全无社会关系交集的突发性犯罪,要找到线索实在不容易。上的一个弹孔正在流出鲜血和脑浆,刚才正是此人率先开枪抵抗,在对射中被警方击中毙命。 敢在北京和警察枪战拒捕,电影以外这种镜头还是十分罕见的。这亡命之徒就是二二二案的杀人凶手?带着极大的期待警方人员呼叫后方支援梯队前来确认。 结果十分出人意料。此人和二二二案毫无关系,却是东北某市的黑社会一号人物,日前在该市的扫黑行动中漏网,逃到北京潜伏。二二二案案发后,由于案犯当时在现场曾威胁保安不准靠近,露出东北口音,故此警方加强对东北进京人员的审查。这位老大见此情况不明所以,但害怕被查出只好仓皇出逃。遇到警车拦检时,他以为事情败露而拔枪拘捕,终于被当场击毙,到死不知道人家不是为了查他来的。 真是个悲摧的黑社会老大啊。 此人也是公安部的通缉要犯,追击的警察为此糊里糊涂地立了功。以后同事买奖券总是让立功的那个神枪手代买,因为“这小子运气太好”。 由此也可看出当时破案的压力有多大,而警方又处于怎样漫无头绪的状态 – 这种双方全无社会关系交集的突发性犯罪,要找到线索实在不容易。 结果,案件却在完全不经意间被破。 那起源于这期间一次普通的日常例行行动,当时警方抓获数名违法人员带回审查,却压根没想到自己办的案子与邹竞蒙案有何关系。 只有一个姓梁的预审员比较细心,发现有一个嫌疑人大龙“滚大板”(按指纹)的时候,双手僵硬到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尹宏志警官在《警察手记》中曾经写道,案犯的身体僵硬程度通常与其案情的重大与否成正比。这个道理梁提如何不明白,于是,推测此人可能负案在身。这样,其他人都是审审就过,只有大龙被留下来 – 梁提想闲着也是闲着,跟他磨磨牙,也没准抠出个什么大点儿的案子来。 因为要先处理别人的事情,提审大龙晚了一会儿,直到天黑才轮到他。 结果,还没等问呢,这位往下一坐就要上厕所。 “有门。”梁提心说,让人带他去。 回来,坐下,又是还没来得及问呢,这位开口了:“你们是要问我二十二号那个案子吧。” 梁提说,“你等等,我出去一下,回来说。” “我他X的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个案子啊!再在那儿坐着我非得喊出来不可!”梁提走出审问室,在楼道里点烟,两回烧了自己的手指头,

结果,案件却在完全不经意间被破。

那起源于这期间一次普通的日常例行行动,当时警方抓获数名违法人员带回审查,却压根没想到自己办的案子与邹竞蒙案有何关系。

只有一个姓梁的预审员比较细心,发现有一个嫌疑人大龙“滚大板”(按指纹)的时候,双手僵硬到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尹宏志警官在《警察手记》中曾经写道,案犯的身体僵硬程度通常与其案情的重大与否成正比。这个道理梁提如何不明白,于是,推测此人可能负案在身。这样,其他人都是审审就过,只有大龙被留下来 – 梁提想闲着也是闲着,跟他磨磨牙,也没准抠出个什么大点儿的案子来。上的一个弹孔正在流出鲜血和脑浆,刚才正是此人率先开枪抵抗,在对射中被警方击中毙命。 敢在北京和警察枪战拒捕,电影以外这种镜头还是十分罕见的。这亡命之徒就是二二二案的杀人凶手?带着极大的期待警方人员呼叫后方支援梯队前来确认。 结果十分出人意料。此人和二二二案毫无关系,却是东北某市的黑社会一号人物,日前在该市的扫黑行动中漏网,逃到北京潜伏。二二二案案发后,由于案犯当时在现场曾威胁保安不准靠近,露出东北口音,故此警方加强对东北进京人员的审查。这位老大见此情况不明所以,但害怕被查出只好仓皇出逃。遇到警车拦检时,他以为事情败露而拔枪拘捕,终于被当场击毙,到死不知道人家不是为了查他来的。 真是个悲摧的黑社会老大啊。 此人也是公安部的通缉要犯,追击的警察为此糊里糊涂地立了功。以后同事买奖券总是让立功的那个神枪手代买,因为“这小子运气太好”。 由此也可看出当时破案的压力有多大,而警方又处于怎样漫无头绪的状态 – 这种双方全无社会关系交集的突发性犯罪,要找到线索实在不容易。 结果,案件却在完全不经意间被破。 那起源于这期间一次普通的日常例行行动,当时警方抓获数名违法人员带回审查,却压根没想到自己办的案子与邹竞蒙案有何关系。 只有一个姓梁的预审员比较细心,发现有一个嫌疑人大龙“滚大板”(按指纹)的时候,双手僵硬到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尹宏志警官在《警察手记》中曾经写道,案犯的身体僵硬程度通常与其案情的重大与否成正比。这个道理梁提如何不明白,于是,推测此人可能负案在身。这样,其他人都是审审就过,只有大龙被留下来 – 梁提想闲着也是闲着,跟他磨磨牙,也没准抠出个什么大点儿的案子来。 因为要先处理别人的事情,提审大龙晚了一会儿,直到天黑才轮到他。 结果,还没等问呢,这位往下一坐就要上厕所。 “有门。”梁提心说,让人带他去。 回来,坐下,又是还没来得及问呢,这位开口了:“你们是要问我二十二号那个案子吧。” 梁提说,“你等等,我出去一下,回来说。” “我他X的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个案子啊!再在那儿坐着我非得喊出来不可!”梁提走出审问室,在楼道里点烟,两回烧了自己的手指头,

因为要先处理别人的事情,提审大龙晚了一会儿,直到天黑才轮到他。
上的一个弹孔正在流出鲜血和脑浆,刚才正是此人率先开枪抵抗,在对射中被警方击中毙命。 敢在北京和警察枪战拒捕,电影以外这种镜头还是十分罕见的。这亡命之徒就是二二二案的杀人凶手?带着极大的期待警方人员呼叫后方支援梯队前来确认。 结果十分出人意料。此人和二二二案毫无关系,却是东北某市的黑社会一号人物,日前在该市的扫黑行动中漏网,逃到北京潜伏。二二二案案发后,由于案犯当时在现场曾威胁保安不准靠近,露出东北口音,故此警方加强对东北进京人员的审查。这位老大见此情况不明所以,但害怕被查出只好仓皇出逃。遇到警车拦检时,他以为事情败露而拔枪拘捕,终于被当场击毙,到死不知道人家不是为了查他来的。 真是个悲摧的黑社会老大啊。 此人也是公安部的通缉要犯,追击的警察为此糊里糊涂地立了功。以后同事买奖券总是让立功的那个神枪手代买,因为“这小子运气太好”。 由此也可看出当时破案的压力有多大,而警方又处于怎样漫无头绪的状态 – 这种双方全无社会关系交集的突发性犯罪,要找到线索实在不容易。 结果,案件却在完全不经意间被破。 那起源于这期间一次普通的日常例行行动,当时警方抓获数名违法人员带回审查,却压根没想到自己办的案子与邹竞蒙案有何关系。 只有一个姓梁的预审员比较细心,发现有一个嫌疑人大龙“滚大板”(按指纹)的时候,双手僵硬到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尹宏志警官在《警察手记》中曾经写道,案犯的身体僵硬程度通常与其案情的重大与否成正比。这个道理梁提如何不明白,于是,推测此人可能负案在身。这样,其他人都是审审就过,只有大龙被留下来 – 梁提想闲着也是闲着,跟他磨磨牙,也没准抠出个什么大点儿的案子来。 因为要先处理别人的事情,提审大龙晚了一会儿,直到天黑才轮到他。 结果,还没等问呢,这位往下一坐就要上厕所。 “有门。”梁提心说,让人带他去。 回来,坐下,又是还没来得及问呢,这位开口了:“你们是要问我二十二号那个案子吧。” 梁提说,“你等等,我出去一下,回来说。” “我他X的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个案子啊!再在那儿坐着我非得喊出来不可!”梁提走出审问室,在楼道里点烟,两回烧了自己的手指头,
结果,还没等问呢,这位往下一坐就要上厕所。

“有门。”梁提心说,让人带他去。赵老太爷问的是:“你知道我们盯你多少天了?” 对方瞠目以对,良久,向侦察员要烟。赵老太爷让给他。吸了一口以后,这位犹豫着问老太爷:“能不能告诉我,我偷的到底是谁啊?” 老太爷不动声色:“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下了手才觉得不对劲儿。” “真的?那好,咱们做个约定,你说你的案情,说完了我告诉你偷的是谁,反正人家也没要求严办你。”赵老说的都是实话,他也不知道被盗的是谁,人家怎么可能要求严办这位呢?但如果案情出来,还怕找不到丢东西的是谁?这个承诺不是不能办到的。 对方又叹了一口气,说:“成,那我说吧。那天我到西直门……” 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的简单,其实提审时,这种压力下主动交待案情的事情是经常有的,甚至,有时候还是大案。著名的邹竞蒙凶杀案,便是如此。 邹竞蒙,原名邹家骝,是三联书店的创始人,著名爱国者邹韬奋之子,全国政协常委,当时担任国家气象局名誉局长。1999年2月22日遇害于北京当代商城停车场,死时身中七刀血流满地,可说惨不忍睹。此案曾经震惊全国,时人颇有认为其中有某些黑幕的。 侦破后看来,这起案件的背景其实颇为简单,就是一起单纯的抢劫未遂杀人案,杀人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惊天大案。不过,当时北京刚刚连破数起买凶杀人大案(其中之一就是赵老太爷侦破的三春国际贸易集团董事长谋杀案),加上邹竞蒙案现场有些容易引起误解的细节,所以警方的侦破方向一度也曾走向“谋杀”,绕了弯路。 这一走弯路,加上上峰三令五申,限期破案,给北京警方造成了极大压力,虽然全力侦办,但仍然未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戏剧性的是,为了侦办此案,公安机关在进出北京的要道设卡盘查。案发第二天,设在南四环的某检查站忽遭一辆奥迪小轿车闯关。早有准备的警方人员当即乘警车追赶,对方竟朝后方开枪射击。 警方随即还击,双方在京郊公路上演出了一场如同警匪片般的枪战。由于此案惊天,警方出动的都是最精锐的骄兵悍将,这场枪战中位置不利的警方连连击中对方车辆,最终一名神枪手将其司机击伤,迫使这辆奥迪车如醉汉般冲出路基,撞树熄火。 冲上前去的警方发现,除了战粟不止的司机马仔以外,奥迪车的后座上还仰卧一具持枪尸体,额头

回来,坐下,又是还没来得及问呢,这位开口了:“你们是要问我二十二号那个案子吧。”

梁提说,“你等等,我出去一下,回来说。”

“我他X的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个案子啊!再在那儿坐着我非得喊出来不可!”梁提走出审问室,在楼道里点烟,两回烧了自己的手指头,就是点不着 -- 说起自己当时的“没出息”,梁提还有些不好意思。

二十分钟以后,张良基局长带着一帮人,风驰电掣又跟打狼似的来了......大龙,就是对邹竞蒙实施抢劫的三名案犯之一,按照他的供述,另外两名直接杀人者迅即被捕。
就是点不着 -- 说起自己当时的“没出息”,梁提还有些不好意思。 二十分钟以后,张良基局长带着一帮人,风驰电掣又跟打狼似的来了......大龙,就是对邹竞蒙实施抢劫的三名案犯之一,按照他的供述,另外两名直接杀人者迅即被捕。 这起如许大案,就这样轻松告破,令人不可思议,但又合情合理。有些大案只是情节严重,但往往案情很简单,其中并没有多少玄妙。如防盗门大盗这样情节又严重,犯罪手段又极有特色的案子,会让办案警察一辈子不能忘记。 赵老太爷攻破马小六被盗案,也不过是针对嫌疑人特点施加压力而已。他注意到这个案犯思想负担很重,疑神疑鬼,属于那种瞻前顾后的性子,于是决定“诈”他一下,先让预审员将其逼到崩溃边缘,然后自己骤加一击,果然一举告破。这就像太极拳一样,是让对手用自己的力压垮了自己。 这名案犯供认曾经在一个月前盗窃西直门附近一户人家,收获极丰,打的包袱很沉,差点儿走不动道。 然而,回来一看偷到的东西,这个思虑甚多的贼却有点儿害怕了,他说 – 这一定不是个普通人家。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起如许大案,就这样轻松告破,令人不可思议,但又合情合理。有些大案只是情节严重,但往往案情很简单,其中并没有多少玄妙。如防盗门大盗这样情节又严重,犯罪手段又极有特色的案子,会让办案警察一辈子不能忘记。

赵老太爷攻破马小六被盗案,也不过是针对嫌疑人特点施加压力而已。他注意到这个案犯思想负担很重,疑神疑鬼,属于那种瞻前顾后的性子,于是决定“诈”他一下,先让预审员将其逼到崩溃边缘,然后自己骤加一击,果然一举告破。这就像太极拳一样,是让对手用自己的力压垮了自己。赵老太爷问的是:“你知道我们盯你多少天了?” 对方瞠目以对,良久,向侦察员要烟。赵老太爷让给他。吸了一口以后,这位犹豫着问老太爷:“能不能告诉我,我偷的到底是谁啊?” 老太爷不动声色:“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下了手才觉得不对劲儿。” “真的?那好,咱们做个约定,你说你的案情,说完了我告诉你偷的是谁,反正人家也没要求严办你。”赵老说的都是实话,他也不知道被盗的是谁,人家怎么可能要求严办这位呢?但如果案情出来,还怕找不到丢东西的是谁?这个承诺不是不能办到的。 对方又叹了一口气,说:“成,那我说吧。那天我到西直门……” 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的简单,其实提审时,这种压力下主动交待案情的事情是经常有的,甚至,有时候还是大案。著名的邹竞蒙凶杀案,便是如此。 邹竞蒙,原名邹家骝,是三联书店的创始人,著名爱国者邹韬奋之子,全国政协常委,当时担任国家气象局名誉局长。1999年2月22日遇害于北京当代商城停车场,死时身中七刀血流满地,可说惨不忍睹。此案曾经震惊全国,时人颇有认为其中有某些黑幕的。 侦破后看来,这起案件的背景其实颇为简单,就是一起单纯的抢劫未遂杀人案,杀人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惊天大案。不过,当时北京刚刚连破数起买凶杀人大案(其中之一就是赵老太爷侦破的三春国际贸易集团董事长谋杀案),加上邹竞蒙案现场有些容易引起误解的细节,所以警方的侦破方向一度也曾走向“谋杀”,绕了弯路。 这一走弯路,加上上峰三令五申,限期破案,给北京警方造成了极大压力,虽然全力侦办,但仍然未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戏剧性的是,为了侦办此案,公安机关在进出北京的要道设卡盘查。案发第二天,设在南四环的某检查站忽遭一辆奥迪小轿车闯关。早有准备的警方人员当即乘警车追赶,对方竟朝后方开枪射击。 警方随即还击,双方在京郊公路上演出了一场如同警匪片般的枪战。由于此案惊天,警方出动的都是最精锐的骄兵悍将,这场枪战中位置不利的警方连连击中对方车辆,最终一名神枪手将其司机击伤,迫使这辆奥迪车如醉汉般冲出路基,撞树熄火。 冲上前去的警方发现,除了战粟不止的司机马仔以外,奥迪车的后座上还仰卧一具持枪尸体,额头

这名案犯供认曾经在一个月前盗窃西直门附近一户人家,收获极丰,打的包袱很沉,差点儿走不动道。
赵老太爷问的是:“你知道我们盯你多少天了?” 对方瞠目以对,良久,向侦察员要烟。赵老太爷让给他。吸了一口以后,这位犹豫着问老太爷:“能不能告诉我,我偷的到底是谁啊?” 老太爷不动声色:“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下了手才觉得不对劲儿。” “真的?那好,咱们做个约定,你说你的案情,说完了我告诉你偷的是谁,反正人家也没要求严办你。”赵老说的都是实话,他也不知道被盗的是谁,人家怎么可能要求严办这位呢?但如果案情出来,还怕找不到丢东西的是谁?这个承诺不是不能办到的。 对方又叹了一口气,说:“成,那我说吧。那天我到西直门……” 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的简单,其实提审时,这种压力下主动交待案情的事情是经常有的,甚至,有时候还是大案。著名的邹竞蒙凶杀案,便是如此。 邹竞蒙,原名邹家骝,是三联书店的创始人,著名爱国者邹韬奋之子,全国政协常委,当时担任国家气象局名誉局长。1999年2月22日遇害于北京当代商城停车场,死时身中七刀血流满地,可说惨不忍睹。此案曾经震惊全国,时人颇有认为其中有某些黑幕的。 侦破后看来,这起案件的背景其实颇为简单,就是一起单纯的抢劫未遂杀人案,杀人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惊天大案。不过,当时北京刚刚连破数起买凶杀人大案(其中之一就是赵老太爷侦破的三春国际贸易集团董事长谋杀案),加上邹竞蒙案现场有些容易引起误解的细节,所以警方的侦破方向一度也曾走向“谋杀”,绕了弯路。 这一走弯路,加上上峰三令五申,限期破案,给北京警方造成了极大压力,虽然全力侦办,但仍然未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戏剧性的是,为了侦办此案,公安机关在进出北京的要道设卡盘查。案发第二天,设在南四环的某检查站忽遭一辆奥迪小轿车闯关。早有准备的警方人员当即乘警车追赶,对方竟朝后方开枪射击。 警方随即还击,双方在京郊公路上演出了一场如同警匪片般的枪战。由于此案惊天,警方出动的都是最精锐的骄兵悍将,这场枪战中位置不利的警方连连击中对方车辆,最终一名神枪手将其司机击伤,迫使这辆奥迪车如醉汉般冲出路基,撞树熄火。 冲上前去的警方发现,除了战粟不止的司机马仔以外,奥迪车的后座上还仰卧一具持枪尸体,额头
然而,回来一看偷到的东西,这个思虑甚多的贼却有点儿害怕了,他说 – 这一定不是个普通人家。

[待续]

上的一个弹孔正在流出鲜血和脑浆,刚才正是此人率先开枪抵抗,在对射中被警方击中毙命。 敢在北京和警察枪战拒捕,电影以外这种镜头还是十分罕见的。这亡命之徒就是二二二案的杀人凶手?带着极大的期待警方人员呼叫后方支援梯队前来确认。 结果十分出人意料。此人和二二二案毫无关系,却是东北某市的黑社会一号人物,日前在该市的扫黑行动中漏网,逃到北京潜伏。二二二案案发后,由于案犯当时在现场曾威胁保安不准靠近,露出东北口音,故此警方加强对东北进京人员的审查。这位老大见此情况不明所以,但害怕被查出只好仓皇出逃。遇到警车拦检时,他以为事情败露而拔枪拘捕,终于被当场击毙,到死不知道人家不是为了查他来的。 真是个悲摧的黑社会老大啊。 此人也是公安部的通缉要犯,追击的警察为此糊里糊涂地立了功。以后同事买奖券总是让立功的那个神枪手代买,因为“这小子运气太好”。 由此也可看出当时破案的压力有多大,而警方又处于怎样漫无头绪的状态 – 这种双方全无社会关系交集的突发性犯罪,要找到线索实在不容易。 结果,案件却在完全不经意间被破。 那起源于这期间一次普通的日常例行行动,当时警方抓获数名违法人员带回审查,却压根没想到自己办的案子与邹竞蒙案有何关系。 只有一个姓梁的预审员比较细心,发现有一个嫌疑人大龙“滚大板”(按指纹)的时候,双手僵硬到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尹宏志警官在《警察手记》中曾经写道,案犯的身体僵硬程度通常与其案情的重大与否成正比。这个道理梁提如何不明白,于是,推测此人可能负案在身。这样,其他人都是审审就过,只有大龙被留下来 – 梁提想闲着也是闲着,跟他磨磨牙,也没准抠出个什么大点儿的案子来。 因为要先处理别人的事情,提审大龙晚了一会儿,直到天黑才轮到他。 结果,还没等问呢,这位往下一坐就要上厕所。 “有门。”梁提心说,让人带他去。 回来,坐下,又是还没来得及问呢,这位开口了:“你们是要问我二十二号那个案子吧。” 梁提说,“你等等,我出去一下,回来说。” “我他X的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个案子啊!再在那儿坐着我非得喊出来不可!”梁提走出审问室,在楼道里点烟,两回烧了自己的手指头,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上的一个弹孔正在流出鲜血和脑浆,刚才正是此人率先开枪抵抗,在对射中被警方击中毙命。 敢在北京和警察枪战拒捕,电影以外这种镜头还是十分罕见的。这亡命之徒就是二二二案的杀人凶手?带着极大的期待警方人员呼叫后方支援梯队前来确认。 结果十分出人意料。此人和二二二案毫无关系,却是东北某市的黑社会一号人物,日前在该市的扫黑行动中漏网,逃到北京潜伏。二二二案案发后,由于案犯当时在现场曾威胁保安不准靠近,露出东北口音,故此警方加强对东北进京人员的审查。这位老大见此情况不明所以,但害怕被查出只好仓皇出逃。遇到警车拦检时,他以为事情败露而拔枪拘捕,终于被当场击毙,到死不知道人家不是为了查他来的。 真是个悲摧的黑社会老大啊。 此人也是公安部的通缉要犯,追击的警察为此糊里糊涂地立了功。以后同事买奖券总是让立功的那个神枪手代买,因为“这小子运气太好”。 由此也可看出当时破案的压力有多大,而警方又处于怎样漫无头绪的状态 – 这种双方全无社会关系交集的突发性犯罪,要找到线索实在不容易。 结果,案件却在完全不经意间被破。 那起源于这期间一次普通的日常例行行动,当时警方抓获数名违法人员带回审查,却压根没想到自己办的案子与邹竞蒙案有何关系。 只有一个姓梁的预审员比较细心,发现有一个嫌疑人大龙“滚大板”(按指纹)的时候,双手僵硬到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尹宏志警官在《警察手记》中曾经写道,案犯的身体僵硬程度通常与其案情的重大与否成正比。这个道理梁提如何不明白,于是,推测此人可能负案在身。这样,其他人都是审审就过,只有大龙被留下来 – 梁提想闲着也是闲着,跟他磨磨牙,也没准抠出个什么大点儿的案子来。 因为要先处理别人的事情,提审大龙晚了一会儿,直到天黑才轮到他。 结果,还没等问呢,这位往下一坐就要上厕所。 “有门。”梁提心说,让人带他去。 回来,坐下,又是还没来得及问呢,这位开口了:“你们是要问我二十二号那个案子吧。” 梁提说,“你等等,我出去一下,回来说。” “我他X的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个案子啊!再在那儿坐着我非得喊出来不可!”梁提走出审问室,在楼道里点烟,两回烧了自己的手指头, 就是点不着 -- 说起自己当时的“没出息”,梁提还有些不好意思。 二十分钟以后,张良基局长带着一帮人,风驰电掣又跟打狼似的来了......大龙,就是对邹竞蒙实施抢劫的三名案犯之一,按照他的供述,另外两名直接杀人者迅即被捕。 这起如许大案,就这样轻松告破,令人不可思议,但又合情合理。有些大案只是情节严重,但往往案情很简单,其中并没有多少玄妙。如防盗门大盗这样情节又严重,犯罪手段又极有特色的案子,会让办案警察一辈子不能忘记。 赵老太爷攻破马小六被盗案,也不过是针对嫌疑人特点施加压力而已。他注意到这个案犯思想负担很重,疑神疑鬼,属于那种瞻前顾后的性子,于是决定“诈”他一下,先让预审员将其逼到崩溃边缘,然后自己骤加一击,果然一举告破。这就像太极拳一样,是让对手用自己的力压垮了自己。 这名案犯供认曾经在一个月前盗窃西直门附近一户人家,收获极丰,打的包袱很沉,差点儿走不动道。 然而,回来一看偷到的东西,这个思虑甚多的贼却有点儿害怕了,他说 – 这一定不是个普通人家。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赵老太爷问的是:“你知道我们盯你多少天了?” 对方瞠目以对,良久,向侦察员要烟。赵老太爷让给他。吸了一口以后,这位犹豫着问老太爷:“能不能告诉我,我偷的到底是谁啊?” 老太爷不动声色:“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下了手才觉得不对劲儿。” “真的?那好,咱们做个约定,你说你的案情,说完了我告诉你偷的是谁,反正人家也没要求严办你。”赵老说的都是实话,他也不知道被盗的是谁,人家怎么可能要求严办这位呢?但如果案情出来,还怕找不到丢东西的是谁?这个承诺不是不能办到的。 对方又叹了一口气,说:“成,那我说吧。那天我到西直门……” 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的简单,其实提审时,这种压力下主动交待案情的事情是经常有的,甚至,有时候还是大案。著名的邹竞蒙凶杀案,便是如此。 邹竞蒙,原名邹家骝,是三联书店的创始人,著名爱国者邹韬奋之子,全国政协常委,当时担任国家气象局名誉局长。1999年2月22日遇害于北京当代商城停车场,死时身中七刀血流满地,可说惨不忍睹。此案曾经震惊全国,时人颇有认为其中有某些黑幕的。 侦破后看来,这起案件的背景其实颇为简单,就是一起单纯的抢劫未遂杀人案,杀人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惊天大案。不过,当时北京刚刚连破数起买凶杀人大案(其中之一就是赵老太爷侦破的三春国际贸易集团董事长谋杀案),加上邹竞蒙案现场有些容易引起误解的细节,所以警方的侦破方向一度也曾走向“谋杀”,绕了弯路。 这一走弯路,加上上峰三令五申,限期破案,给北京警方造成了极大压力,虽然全力侦办,但仍然未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戏剧性的是,为了侦办此案,公安机关在进出北京的要道设卡盘查。案发第二天,设在南四环的某检查站忽遭一辆奥迪小轿车闯关。早有准备的警方人员当即乘警车追赶,对方竟朝后方开枪射击。 警方随即还击,双方在京郊公路上演出了一场如同警匪片般的枪战。由于此案惊天,警方出动的都是最精锐的骄兵悍将,这场枪战中位置不利的警方连连击中对方车辆,最终一名神枪手将其司机击伤,迫使这辆奥迪车如醉汉般冲出路基,撞树熄火。 冲上前去的警方发现,除了战粟不止的司机马仔以外,奥迪车的后座上还仰卧一具持枪尸体,额头上的一个弹孔正在流出鲜血和脑浆,刚才正是此人率先开枪抵抗,在对射中被警方击中毙命。 敢在北京和警察枪战拒捕,电影以外这种镜头还是十分罕见的。这亡命之徒就是二二二案的杀人凶手?带着极大的期待警方人员呼叫后方支援梯队前来确认。 结果十分出人意料。此人和二二二案毫无关系,却是东北某市的黑社会一号人物,日前在该市的扫黑行动中漏网,逃到北京潜伏。二二二案案发后,由于案犯当时在现场曾威胁保安不准靠近,露出东北口音,故此警方加强对东北进京人员的审查。这位老大见此情况不明所以,但害怕被查出只好仓皇出逃。遇到警车拦检时,他以为事情败露而拔枪拘捕,终于被当场击毙,到死不知道人家不是为了查他来的。 真是个悲摧的黑社会老大啊。 此人也是公安部的通缉要犯,追击的警察为此糊里糊涂地立了功。以后同事买奖券总是让立功的那个神枪手代买,因为“这小子运气太好”。 由此也可看出当时破案的压力有多大,而警方又处于怎样漫无头绪的状态 – 这种双方全无社会关系交集的突发性犯罪,要找到线索实在不容易。 结果,案件却在完全不经意间被破。 那起源于这期间一次普通的日常例行行动,当时警方抓获数名违法人员带回审查,却压根没想到自己办的案子与邹竞蒙案有何关系。 只有一个姓梁的预审员比较细心,发现有一个嫌疑人大龙“滚大板”(按指纹)的时候,双手僵硬到无论如何也按不下去。尹宏志警官在《警察手记》中曾经写道,案犯的身体僵硬程度通常与其案情的重大与否成正比。这个道理梁提如何不明白,于是,推测此人可能负案在身。这样,其他人都是审审就过,只有大龙被留下来 – 梁提想闲着也是闲着,跟他磨磨牙,也没准抠出个什么大点儿的案子来。 因为要先处理别人的事情,提审大龙晚了一会儿,直到天黑才轮到他。 结果,还没等问呢,这位往下一坐就要上厕所。 “有门。”梁提心说,让人带他去。 回来,坐下,又是还没来得及问呢,这位开口了:“你们是要问我二十二号那个案子吧。” 梁提说,“你等等,我出去一下,回来说。” “我他X的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个案子啊!再在那儿坐着我非得喊出来不可!”梁提走出审问室,在楼道里点烟,两回烧了自己的手指头,就是点不着 -- 说起自己当时的“没出息”,梁提还有些不好意思。 二十分钟以后,张良基局长带着一帮人,风驰电掣又跟打狼似的来了......大龙,就是对邹竞蒙实施抢劫的三名案犯之一,按照他的供述,另外两名直接杀人者迅即被捕。 这起如许大案,就这样轻松告破,令人不可思议,但又合情合理。有些大案只是情节严重,但往往案情很简单,其中并没有多少玄妙。如防盗门大盗这样情节又严重,犯罪手段又极有特色的案子,会让办案警察一辈子不能忘记。 赵老太爷攻破马小六被盗案,也不过是针对嫌疑人特点施加压力而已。他注意到这个案犯思想负担很重,疑神疑鬼,属于那种瞻前顾后的性子,于是决定“诈”他一下,先让预审员将其逼到崩溃边缘,然后自己骤加一击,果然一举告破。这就像太极拳一样,是让对手用自己的力压垮了自己。 这名案犯供认曾经在一个月前盗窃西直门附近一户人家,收获极丰,打的包袱很沉,差点儿走不动道。 然而,回来一看偷到的东西,这个思虑甚多的贼却有点儿害怕了,他说 – 这一定不是个普通人家。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