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捕王之十五 主动出击  

2012-01-28 02:3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这位被赵老太爷审问的贼属于有传授的,他这一派讲究的是手疾眼快,速战速决。因此进了屋就是找现金,电器,细软,一通的划拉,觉得是好东西就包了走,当时绝不细看,作案回来才会仔细查点收获。
话说这位被赵老太爷审问的贼属于有传授的,他这一派讲究的是手疾眼快,速战速决。因此进了屋就是找现金,电器,细软,一通的划拉,觉得是好东西就包了走,当时绝不细看,作案回来才会仔细查点收获。 赵老太爷能描述京城各路飞贼的行事套路,说得惟妙惟肖,因为他手里有本自己总结的《贼经》,每个看过的公安人员无不拍案叫绝。为这个,他要求退休的时候王军局长专门把部下八大军头叫来,说我可把老太爷那退休报告扣住了,你们赶紧去找他,把贼经抠出来,不传授好了咱可不能让他脱警服! 老太爷倒是不藏私,就这样内部讲了几个月,还写了材料。据说,老太爷说到这个贼的门派时,有位军头不禁失笑,问起来,说哎呀呀,要这样不看就偷的贼跑到我们那儿去,可是找死啊 – 这位的辖区里好几个大院都是搞重化工的。 想象一个贼拿包袱皮包两瓶王水越墙…… 这一派贼的祖师爷的确有点儿缺心眼儿啊 言归正传,这一次作案之后,回到家中,看着包里数出仨半导体,贼虽然有点儿惊讶,但还是挺高兴,觉得今儿这次出手值了。及至检查从一个抽屉里整个扣下来的一堆杂货,看见十七八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这贼心里呱唧往下一沉,暗道不好,没准儿偷了不该偷的人物了。 您说不就这点儿东西嘛,何至把贼吓着? 要照今天,这贼都眼界高了,偷出五千万来都不觉得新鲜,架不住七十年代谁家有一照相机一手表就够娶媳妇,贼也眼皮子浅啊。 那也不至于几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就这么吓人吧。 问题是,这贼也算知识渊博,他知道这种钥匙坠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都是中国民航的乘机纪念品。 在七十年代前期,连坐火车订个软卧都得要查你级别够不够的,飞机可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了的。要是有一个两个纪念品,说不定这人是个劳模,偶尔得到特批坐了飞机,但十七八个…… 一般老贼是不会作了案还回头的,但这个贼属于心里搁不下事儿的主儿,终于忍不住回去看看。这一看正看见堪称豪华阵容的警方队伍在那里勘察现场,此人当时就心动过速了。从那儿以后,他老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但又总找不出来。要不是迫于生计再次作案被抓,这贼早晚给自
赵老太爷能描述京城各路飞贼的行事套路,说得惟妙惟肖,因为他手里有本自己总结的《贼经》,每个看过的公安人员无不拍案叫绝。为这个,他要求退休的时候王军局长专门把部下八大军头叫来,说我可把老太爷那退休报告扣住了,你们赶紧去找他,把贼经抠出来,不传授好了咱可不能让他脱警服!

老太爷倒是不藏私,就这样内部讲了几个月,还写了材料。据说,老太爷说到这个贼的门派时,有位军头不禁失笑,问起来,说哎呀呀,要这样不看就偷的贼跑到我们那儿去,可是找死啊 – 这位的辖区里好几个大院都是搞重化工的。话说这位被赵老太爷审问的贼属于有传授的,他这一派讲究的是手疾眼快,速战速决。因此进了屋就是找现金,电器,细软,一通的划拉,觉得是好东西就包了走,当时绝不细看,作案回来才会仔细查点收获。 赵老太爷能描述京城各路飞贼的行事套路,说得惟妙惟肖,因为他手里有本自己总结的《贼经》,每个看过的公安人员无不拍案叫绝。为这个,他要求退休的时候王军局长专门把部下八大军头叫来,说我可把老太爷那退休报告扣住了,你们赶紧去找他,把贼经抠出来,不传授好了咱可不能让他脱警服! 老太爷倒是不藏私,就这样内部讲了几个月,还写了材料。据说,老太爷说到这个贼的门派时,有位军头不禁失笑,问起来,说哎呀呀,要这样不看就偷的贼跑到我们那儿去,可是找死啊 – 这位的辖区里好几个大院都是搞重化工的。 想象一个贼拿包袱皮包两瓶王水越墙…… 这一派贼的祖师爷的确有点儿缺心眼儿啊 言归正传,这一次作案之后,回到家中,看着包里数出仨半导体,贼虽然有点儿惊讶,但还是挺高兴,觉得今儿这次出手值了。及至检查从一个抽屉里整个扣下来的一堆杂货,看见十七八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这贼心里呱唧往下一沉,暗道不好,没准儿偷了不该偷的人物了。 您说不就这点儿东西嘛,何至把贼吓着? 要照今天,这贼都眼界高了,偷出五千万来都不觉得新鲜,架不住七十年代谁家有一照相机一手表就够娶媳妇,贼也眼皮子浅啊。 那也不至于几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就这么吓人吧。 问题是,这贼也算知识渊博,他知道这种钥匙坠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都是中国民航的乘机纪念品。 在七十年代前期,连坐火车订个软卧都得要查你级别够不够的,飞机可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了的。要是有一个两个纪念品,说不定这人是个劳模,偶尔得到特批坐了飞机,但十七八个…… 一般老贼是不会作了案还回头的,但这个贼属于心里搁不下事儿的主儿,终于忍不住回去看看。这一看正看见堪称豪华阵容的警方队伍在那里勘察现场,此人当时就心动过速了。从那儿以后,他老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但又总找不出来。要不是迫于生计再次作案被抓,这贼早晚给自

想象一个贼拿包袱皮包两瓶王水越墙…… 这一派贼的祖师爷的确有点儿缺心眼儿啊
己弄出心理疾患来。 前两天刚看完李娜对小克的澳网大战,面对脚踝负伤的小克李娜却没能过关,通观整个比赛,李娜的技术不是问题,但关键时刻却几次失误,最终败下阵来。输在心理上,这贼的失败,性质和李娜是一样的。 尽管贼做了交代,但老太爷等人并不敢迷信口供。这是有教训的。老太爷早年曾碰上一个贼,每审到晚上十一点半,必给你讲一个蛮大的案子,说得头头是道,时间地点人物俱全,情节紧张,扣人心弦。兴高采烈的警察一通狂记后放其回号。第二天一核对完全没有这回事儿。问他怎么回事儿,这小子讪笑:“叔,我不就是想早点儿睡觉吗?”后来警察也知道了,每到太累了想提神就审一下这小子,让他来讲故事。结果,甚至有警察明知道他有这个毛病,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去核对,又惹一肚皮气。“他说得太像真的了,比福尔摩斯探案集还精彩。”赵老评价。 有趣的是此人还有一笔的好字,文章写得言简意赅,人非常聪明。后来才知道这孩子他爸爸是美术出版社的编审(此人名字我采访到了,公布出来估计能吓人一跳,但此老的各种报道中从未提到过他家这件遗憾的事请,出于对去世了的老人家的尊重,为尊者讳),延安鲁艺出身的红色艺术家,因为他的日本女弟子迷上了老师,为他生下这个儿子,从小家教不错。然而文革起后,这家父母被送往下放到向阳湖干校,两个女儿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还在初一的儿子无法同行,也无人照顾,饥寒交迫中沦落为窃贼。老太爷虽然气他糊弄警察,却明显带着对这孩子的同情,对他的屡教不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情。 所以,迷信口供闹不好会被犯人牵着走。这一回,老太爷也是立即带人按照案犯交代的门牌号去核对,登门一问才知道被盗的是那位首都工人民兵总指挥马小六的家。 因为事实确凿,这一案件后来的确被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了。事后有人赞叹老太爷这次积了功德,如果不是他审出了小偷,这件案子说不定就成了政治报复事件,不知道又要有几多冤案,几多“反革命集团”被炮制出来。 其实,这与老太爷主动出击的工作习惯有关,否则这小偷不过因为一起二十五块钱的窃案进来的,审完了也就完了,怎么会揪出新的案件
言归正传,这一次作案之后,回到家中,看着包里数出仨半导体,贼虽然有点儿惊讶,但还是挺高兴,觉得今儿这次出手值了。及至检查从一个抽屉里整个扣下来的一堆杂货,看见十七八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这贼心里呱唧往下一沉,暗道不好,没准儿偷了不该偷的人物了。

您说不就这点儿东西嘛,何至把贼吓着?

要照今天,这贼都眼界高了,偷出五千万来都不觉得新鲜,架不住七十年代谁家有一照相机一手表就够娶媳妇,贼也眼皮子浅啊。

那也不至于几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就这么吓人吧。

问题是,这贼也算知识渊博,他知道这种钥匙坠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都是中国民航的乘机纪念品。

在七十年代前期,连坐火车订个软卧都得要查你级别够不够的,飞机可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了的。要是有一个两个纪念品,说不定这人是个劳模,偶尔得到特批坐了飞机,但十七八个……

一般老贼是不会作了案还回头的,但这个贼属于心里搁不下事儿的主儿,终于忍不住回去看看。这一看正看见堪称豪华阵容的警方队伍在那里勘察现场,此人当时就心动过速了。从那儿以后,他老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但又总找不出来。要不是迫于生计再次作案被抓,这贼早晚给自己弄出心理疾患来。

前两天刚看完李娜对小克的澳网大战,面对脚踝负伤的小克李娜却没能过关,通观整个比赛,李娜的技术不是问题,但关键时刻却几次失误,最终败下阵来。输在心理上,这贼的失败,性质和李娜是一样的。己弄出心理疾患来。 前两天刚看完李娜对小克的澳网大战,面对脚踝负伤的小克李娜却没能过关,通观整个比赛,李娜的技术不是问题,但关键时刻却几次失误,最终败下阵来。输在心理上,这贼的失败,性质和李娜是一样的。 尽管贼做了交代,但老太爷等人并不敢迷信口供。这是有教训的。老太爷早年曾碰上一个贼,每审到晚上十一点半,必给你讲一个蛮大的案子,说得头头是道,时间地点人物俱全,情节紧张,扣人心弦。兴高采烈的警察一通狂记后放其回号。第二天一核对完全没有这回事儿。问他怎么回事儿,这小子讪笑:“叔,我不就是想早点儿睡觉吗?”后来警察也知道了,每到太累了想提神就审一下这小子,让他来讲故事。结果,甚至有警察明知道他有这个毛病,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去核对,又惹一肚皮气。“他说得太像真的了,比福尔摩斯探案集还精彩。”赵老评价。 有趣的是此人还有一笔的好字,文章写得言简意赅,人非常聪明。后来才知道这孩子他爸爸是美术出版社的编审(此人名字我采访到了,公布出来估计能吓人一跳,但此老的各种报道中从未提到过他家这件遗憾的事请,出于对去世了的老人家的尊重,为尊者讳),延安鲁艺出身的红色艺术家,因为他的日本女弟子迷上了老师,为他生下这个儿子,从小家教不错。然而文革起后,这家父母被送往下放到向阳湖干校,两个女儿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还在初一的儿子无法同行,也无人照顾,饥寒交迫中沦落为窃贼。老太爷虽然气他糊弄警察,却明显带着对这孩子的同情,对他的屡教不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情。 所以,迷信口供闹不好会被犯人牵着走。这一回,老太爷也是立即带人按照案犯交代的门牌号去核对,登门一问才知道被盗的是那位首都工人民兵总指挥马小六的家。 因为事实确凿,这一案件后来的确被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了。事后有人赞叹老太爷这次积了功德,如果不是他审出了小偷,这件案子说不定就成了政治报复事件,不知道又要有几多冤案,几多“反革命集团”被炮制出来。 其实,这与老太爷主动出击的工作习惯有关,否则这小偷不过因为一起二十五块钱的窃案进来的,审完了也就完了,怎么会揪出新的案件

尽管贼做了交代,但老太爷等人并不敢迷信口供。这是有教训的。老太爷早年曾碰上一个贼,每审到晚上十一点半,必给你讲一个蛮大的案子,说得头头是道,时间地点人物俱全,情节紧张,扣人心弦。兴高采烈的警察一通狂记后放其回号。第二天一核对完全没有这回事儿。问他怎么回事儿,这小子讪笑:“叔,我不就是想早点儿睡觉吗?”后来警察也知道了,每到太累了想提神就审一下这小子,让他来讲故事。结果,甚至有警察明知道他有这个毛病,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去核对,又惹一肚皮气。“他说得太像真的了,比福尔摩斯探案集还精彩。”赵老评价。
己弄出心理疾患来。 前两天刚看完李娜对小克的澳网大战,面对脚踝负伤的小克李娜却没能过关,通观整个比赛,李娜的技术不是问题,但关键时刻却几次失误,最终败下阵来。输在心理上,这贼的失败,性质和李娜是一样的。 尽管贼做了交代,但老太爷等人并不敢迷信口供。这是有教训的。老太爷早年曾碰上一个贼,每审到晚上十一点半,必给你讲一个蛮大的案子,说得头头是道,时间地点人物俱全,情节紧张,扣人心弦。兴高采烈的警察一通狂记后放其回号。第二天一核对完全没有这回事儿。问他怎么回事儿,这小子讪笑:“叔,我不就是想早点儿睡觉吗?”后来警察也知道了,每到太累了想提神就审一下这小子,让他来讲故事。结果,甚至有警察明知道他有这个毛病,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去核对,又惹一肚皮气。“他说得太像真的了,比福尔摩斯探案集还精彩。”赵老评价。 有趣的是此人还有一笔的好字,文章写得言简意赅,人非常聪明。后来才知道这孩子他爸爸是美术出版社的编审(此人名字我采访到了,公布出来估计能吓人一跳,但此老的各种报道中从未提到过他家这件遗憾的事请,出于对去世了的老人家的尊重,为尊者讳),延安鲁艺出身的红色艺术家,因为他的日本女弟子迷上了老师,为他生下这个儿子,从小家教不错。然而文革起后,这家父母被送往下放到向阳湖干校,两个女儿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还在初一的儿子无法同行,也无人照顾,饥寒交迫中沦落为窃贼。老太爷虽然气他糊弄警察,却明显带着对这孩子的同情,对他的屡教不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情。 所以,迷信口供闹不好会被犯人牵着走。这一回,老太爷也是立即带人按照案犯交代的门牌号去核对,登门一问才知道被盗的是那位首都工人民兵总指挥马小六的家。 因为事实确凿,这一案件后来的确被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了。事后有人赞叹老太爷这次积了功德,如果不是他审出了小偷,这件案子说不定就成了政治报复事件,不知道又要有几多冤案,几多“反革命集团”被炮制出来。 其实,这与老太爷主动出击的工作习惯有关,否则这小偷不过因为一起二十五块钱的窃案进来的,审完了也就完了,怎么会揪出新的案件
有趣的是此人还有一笔的好字,文章写得言简意赅,人非常聪明。后来才知道这孩子他爸爸是美术出版社的编审(此人名字我采访到了,公布出来估计能吓人一跳,但此老的各种报道中从未提到过他家这件遗憾的事请,出于对去世了的老人家的尊重,为尊者讳),延安鲁艺出身的红色艺术家,因为他的日本女弟子迷上了老师,为他生下这个儿子,从小家教不错。然而文革起后,这家父母被送往下放到向阳湖干校,两个女儿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还在初一的儿子无法同行,也无人照顾,饥寒交迫中沦落为窃贼。老太爷虽然气他糊弄警察,却明显带着对这孩子的同情,对他的屡教不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情。

所以,迷信口供闹不好会被犯人牵着走。这一回,老太爷也是立即带人按照案犯交代的门牌号去核对,登门一问才知道被盗的是那位首都工人民兵总指挥马小六的家。

因为事实确凿,这一案件后来的确被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了。事后有人赞叹老太爷这次积了功德,如果不是他审出了小偷,这件案子说不定就成了政治报复事件,不知道又要有几多冤案,几多“反革命集团”被炮制出来。
来呢? 在“防盗门大盗”失踪的情况下,老太爷也决定主动出击,想了想他决定主动让“沙皮狗”联系李勇那伙儿人。他要“沙皮狗”利用公用电话而不是自己的手机给李勇等人打电话。 这一次,果然接了。 但是结果很令人失望,李勇接了电话,“沙皮狗”问:“兄弟,你在哪儿呢,还用不用我了?”李勇漫不经 心地回答道:“我们已经回东北了,等回到北京再说吧。” 从时间上看,李勇等人此时有可能在东北销赃,这要抓人可就费劲了。 “沙皮狗”放下电话,刑警队的侦察员们对这个案子吵成一团,各有各的道理,但他们总的看法是恐怕已经不太好抓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老太爷显然不这样认为,被敌人从手心里跑掉,老太爷很不甘心。想来想去,忽然心生一计,让把“沙皮狗”押下去,把“王经理”叫回来。 老太爷让王经理给那伙人打一个电话,但不是给他们的头儿李勇,而是给那个八面玲珑的文丽。 女人,有女人的弱点。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其实,这与老太爷主动出击的工作习惯有关,否则这小偷不过因为一起二十五块钱的窃案进来的,审完了也就完了,怎么会揪出新的案件来呢?

在“防盗门大盗”失踪的情况下,老太爷也决定主动出击,想了想他决定主动让“沙皮狗”联系李勇那伙儿人。他要“沙皮狗”利用公用电话而不是自己的手机给李勇等人打电话。己弄出心理疾患来。 前两天刚看完李娜对小克的澳网大战,面对脚踝负伤的小克李娜却没能过关,通观整个比赛,李娜的技术不是问题,但关键时刻却几次失误,最终败下阵来。输在心理上,这贼的失败,性质和李娜是一样的。 尽管贼做了交代,但老太爷等人并不敢迷信口供。这是有教训的。老太爷早年曾碰上一个贼,每审到晚上十一点半,必给你讲一个蛮大的案子,说得头头是道,时间地点人物俱全,情节紧张,扣人心弦。兴高采烈的警察一通狂记后放其回号。第二天一核对完全没有这回事儿。问他怎么回事儿,这小子讪笑:“叔,我不就是想早点儿睡觉吗?”后来警察也知道了,每到太累了想提神就审一下这小子,让他来讲故事。结果,甚至有警察明知道他有这个毛病,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去核对,又惹一肚皮气。“他说得太像真的了,比福尔摩斯探案集还精彩。”赵老评价。 有趣的是此人还有一笔的好字,文章写得言简意赅,人非常聪明。后来才知道这孩子他爸爸是美术出版社的编审(此人名字我采访到了,公布出来估计能吓人一跳,但此老的各种报道中从未提到过他家这件遗憾的事请,出于对去世了的老人家的尊重,为尊者讳),延安鲁艺出身的红色艺术家,因为他的日本女弟子迷上了老师,为他生下这个儿子,从小家教不错。然而文革起后,这家父母被送往下放到向阳湖干校,两个女儿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还在初一的儿子无法同行,也无人照顾,饥寒交迫中沦落为窃贼。老太爷虽然气他糊弄警察,却明显带着对这孩子的同情,对他的屡教不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情。 所以,迷信口供闹不好会被犯人牵着走。这一回,老太爷也是立即带人按照案犯交代的门牌号去核对,登门一问才知道被盗的是那位首都工人民兵总指挥马小六的家。 因为事实确凿,这一案件后来的确被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了。事后有人赞叹老太爷这次积了功德,如果不是他审出了小偷,这件案子说不定就成了政治报复事件,不知道又要有几多冤案,几多“反革命集团”被炮制出来。 其实,这与老太爷主动出击的工作习惯有关,否则这小偷不过因为一起二十五块钱的窃案进来的,审完了也就完了,怎么会揪出新的案件

这一次,果然接了。
己弄出心理疾患来。 前两天刚看完李娜对小克的澳网大战,面对脚踝负伤的小克李娜却没能过关,通观整个比赛,李娜的技术不是问题,但关键时刻却几次失误,最终败下阵来。输在心理上,这贼的失败,性质和李娜是一样的。 尽管贼做了交代,但老太爷等人并不敢迷信口供。这是有教训的。老太爷早年曾碰上一个贼,每审到晚上十一点半,必给你讲一个蛮大的案子,说得头头是道,时间地点人物俱全,情节紧张,扣人心弦。兴高采烈的警察一通狂记后放其回号。第二天一核对完全没有这回事儿。问他怎么回事儿,这小子讪笑:“叔,我不就是想早点儿睡觉吗?”后来警察也知道了,每到太累了想提神就审一下这小子,让他来讲故事。结果,甚至有警察明知道他有这个毛病,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去核对,又惹一肚皮气。“他说得太像真的了,比福尔摩斯探案集还精彩。”赵老评价。 有趣的是此人还有一笔的好字,文章写得言简意赅,人非常聪明。后来才知道这孩子他爸爸是美术出版社的编审(此人名字我采访到了,公布出来估计能吓人一跳,但此老的各种报道中从未提到过他家这件遗憾的事请,出于对去世了的老人家的尊重,为尊者讳),延安鲁艺出身的红色艺术家,因为他的日本女弟子迷上了老师,为他生下这个儿子,从小家教不错。然而文革起后,这家父母被送往下放到向阳湖干校,两个女儿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还在初一的儿子无法同行,也无人照顾,饥寒交迫中沦落为窃贼。老太爷虽然气他糊弄警察,却明显带着对这孩子的同情,对他的屡教不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情。 所以,迷信口供闹不好会被犯人牵着走。这一回,老太爷也是立即带人按照案犯交代的门牌号去核对,登门一问才知道被盗的是那位首都工人民兵总指挥马小六的家。 因为事实确凿,这一案件后来的确被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了。事后有人赞叹老太爷这次积了功德,如果不是他审出了小偷,这件案子说不定就成了政治报复事件,不知道又要有几多冤案,几多“反革命集团”被炮制出来。 其实,这与老太爷主动出击的工作习惯有关,否则这小偷不过因为一起二十五块钱的窃案进来的,审完了也就完了,怎么会揪出新的案件
但是结果很令人失望,李勇接了电话,“沙皮狗”问:“兄弟,你在哪儿呢,还用不用我了?”李勇漫不经
心地回答道:“我们已经回东北了,等回到北京再说吧。”

从时间上看,李勇等人此时有可能在东北销赃,这要抓人可就费劲了。

“沙皮狗”放下电话,刑警队的侦察员们对这个案子吵成一团,各有各的道理,但他们总的看法是恐怕已经不太好抓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老太爷显然不这样认为,被敌人从手心里跑掉,老太爷很不甘心。想来想去,忽然心生一计,让把“沙皮狗”押下去,把“王经理”叫回来。
话说这位被赵老太爷审问的贼属于有传授的,他这一派讲究的是手疾眼快,速战速决。因此进了屋就是找现金,电器,细软,一通的划拉,觉得是好东西就包了走,当时绝不细看,作案回来才会仔细查点收获。 赵老太爷能描述京城各路飞贼的行事套路,说得惟妙惟肖,因为他手里有本自己总结的《贼经》,每个看过的公安人员无不拍案叫绝。为这个,他要求退休的时候王军局长专门把部下八大军头叫来,说我可把老太爷那退休报告扣住了,你们赶紧去找他,把贼经抠出来,不传授好了咱可不能让他脱警服! 老太爷倒是不藏私,就这样内部讲了几个月,还写了材料。据说,老太爷说到这个贼的门派时,有位军头不禁失笑,问起来,说哎呀呀,要这样不看就偷的贼跑到我们那儿去,可是找死啊 – 这位的辖区里好几个大院都是搞重化工的。 想象一个贼拿包袱皮包两瓶王水越墙…… 这一派贼的祖师爷的确有点儿缺心眼儿啊 言归正传,这一次作案之后,回到家中,看着包里数出仨半导体,贼虽然有点儿惊讶,但还是挺高兴,觉得今儿这次出手值了。及至检查从一个抽屉里整个扣下来的一堆杂货,看见十七八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这贼心里呱唧往下一沉,暗道不好,没准儿偷了不该偷的人物了。 您说不就这点儿东西嘛,何至把贼吓着? 要照今天,这贼都眼界高了,偷出五千万来都不觉得新鲜,架不住七十年代谁家有一照相机一手表就够娶媳妇,贼也眼皮子浅啊。 那也不至于几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就这么吓人吧。 问题是,这贼也算知识渊博,他知道这种钥匙坠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都是中国民航的乘机纪念品。 在七十年代前期,连坐火车订个软卧都得要查你级别够不够的,飞机可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了的。要是有一个两个纪念品,说不定这人是个劳模,偶尔得到特批坐了飞机,但十七八个…… 一般老贼是不会作了案还回头的,但这个贼属于心里搁不下事儿的主儿,终于忍不住回去看看。这一看正看见堪称豪华阵容的警方队伍在那里勘察现场,此人当时就心动过速了。从那儿以后,他老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但又总找不出来。要不是迫于生计再次作案被抓,这贼早晚给自
老太爷让王经理给那伙人打一个电话,但不是给他们的头儿李勇,而是给那个八面玲珑的文丽。

女人,有女人的弱点。

[待续]
老萨影集

己弄出心理疾患来。 前两天刚看完李娜对小克的澳网大战,面对脚踝负伤的小克李娜却没能过关,通观整个比赛,李娜的技术不是问题,但关键时刻却几次失误,最终败下阵来。输在心理上,这贼的失败,性质和李娜是一样的。 尽管贼做了交代,但老太爷等人并不敢迷信口供。这是有教训的。老太爷早年曾碰上一个贼,每审到晚上十一点半,必给你讲一个蛮大的案子,说得头头是道,时间地点人物俱全,情节紧张,扣人心弦。兴高采烈的警察一通狂记后放其回号。第二天一核对完全没有这回事儿。问他怎么回事儿,这小子讪笑:“叔,我不就是想早点儿睡觉吗?”后来警察也知道了,每到太累了想提神就审一下这小子,让他来讲故事。结果,甚至有警察明知道他有这个毛病,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去核对,又惹一肚皮气。“他说得太像真的了,比福尔摩斯探案集还精彩。”赵老评价。 有趣的是此人还有一笔的好字,文章写得言简意赅,人非常聪明。后来才知道这孩子他爸爸是美术出版社的编审(此人名字我采访到了,公布出来估计能吓人一跳,但此老的各种报道中从未提到过他家这件遗憾的事请,出于对去世了的老人家的尊重,为尊者讳),延安鲁艺出身的红色艺术家,因为他的日本女弟子迷上了老师,为他生下这个儿子,从小家教不错。然而文革起后,这家父母被送往下放到向阳湖干校,两个女儿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还在初一的儿子无法同行,也无人照顾,饥寒交迫中沦落为窃贼。老太爷虽然气他糊弄警察,却明显带着对这孩子的同情,对他的屡教不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情。 所以,迷信口供闹不好会被犯人牵着走。这一回,老太爷也是立即带人按照案犯交代的门牌号去核对,登门一问才知道被盗的是那位首都工人民兵总指挥马小六的家。 因为事实确凿,这一案件后来的确被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了。事后有人赞叹老太爷这次积了功德,如果不是他审出了小偷,这件案子说不定就成了政治报复事件,不知道又要有几多冤案,几多“反革命集团”被炮制出来。 其实,这与老太爷主动出击的工作习惯有关,否则这小偷不过因为一起二十五块钱的窃案进来的,审完了也就完了,怎么会揪出新的案件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话说这位被赵老太爷审问的贼属于有传授的,他这一派讲究的是手疾眼快,速战速决。因此进了屋就是找现金,电器,细软,一通的划拉,觉得是好东西就包了走,当时绝不细看,作案回来才会仔细查点收获。 赵老太爷能描述京城各路飞贼的行事套路,说得惟妙惟肖,因为他手里有本自己总结的《贼经》,每个看过的公安人员无不拍案叫绝。为这个,他要求退休的时候王军局长专门把部下八大军头叫来,说我可把老太爷那退休报告扣住了,你们赶紧去找他,把贼经抠出来,不传授好了咱可不能让他脱警服! 老太爷倒是不藏私,就这样内部讲了几个月,还写了材料。据说,老太爷说到这个贼的门派时,有位军头不禁失笑,问起来,说哎呀呀,要这样不看就偷的贼跑到我们那儿去,可是找死啊 – 这位的辖区里好几个大院都是搞重化工的。 想象一个贼拿包袱皮包两瓶王水越墙…… 这一派贼的祖师爷的确有点儿缺心眼儿啊 言归正传,这一次作案之后,回到家中,看着包里数出仨半导体,贼虽然有点儿惊讶,但还是挺高兴,觉得今儿这次出手值了。及至检查从一个抽屉里整个扣下来的一堆杂货,看见十七八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这贼心里呱唧往下一沉,暗道不好,没准儿偷了不该偷的人物了。 您说不就这点儿东西嘛,何至把贼吓着? 要照今天,这贼都眼界高了,偷出五千万来都不觉得新鲜,架不住七十年代谁家有一照相机一手表就够娶媳妇,贼也眼皮子浅啊。 那也不至于几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就这么吓人吧。 问题是,这贼也算知识渊博,他知道这种钥匙坠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都是中国民航的乘机纪念品。 在七十年代前期,连坐火车订个软卧都得要查你级别够不够的,飞机可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了的。要是有一个两个纪念品,说不定这人是个劳模,偶尔得到特批坐了飞机,但十七八个…… 一般老贼是不会作了案还回头的,但这个贼属于心里搁不下事儿的主儿,终于忍不住回去看看。这一看正看见堪称豪华阵容的警方队伍在那里勘察现场,此人当时就心动过速了。从那儿以后,他老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但又总找不出来。要不是迫于生计再次作案被抓,这贼早晚给自话说这位被赵老太爷审问的贼属于有传授的,他这一派讲究的是手疾眼快,速战速决。因此进了屋就是找现金,电器,细软,一通的划拉,觉得是好东西就包了走,当时绝不细看,作案回来才会仔细查点收获。 赵老太爷能描述京城各路飞贼的行事套路,说得惟妙惟肖,因为他手里有本自己总结的《贼经》,每个看过的公安人员无不拍案叫绝。为这个,他要求退休的时候王军局长专门把部下八大军头叫来,说我可把老太爷那退休报告扣住了,你们赶紧去找他,把贼经抠出来,不传授好了咱可不能让他脱警服! 老太爷倒是不藏私,就这样内部讲了几个月,还写了材料。据说,老太爷说到这个贼的门派时,有位军头不禁失笑,问起来,说哎呀呀,要这样不看就偷的贼跑到我们那儿去,可是找死啊 – 这位的辖区里好几个大院都是搞重化工的。 想象一个贼拿包袱皮包两瓶王水越墙…… 这一派贼的祖师爷的确有点儿缺心眼儿啊 言归正传,这一次作案之后,回到家中,看着包里数出仨半导体,贼虽然有点儿惊讶,但还是挺高兴,觉得今儿这次出手值了。及至检查从一个抽屉里整个扣下来的一堆杂货,看见十七八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这贼心里呱唧往下一沉,暗道不好,没准儿偷了不该偷的人物了。 您说不就这点儿东西嘛,何至把贼吓着? 要照今天,这贼都眼界高了,偷出五千万来都不觉得新鲜,架不住七十年代谁家有一照相机一手表就够娶媳妇,贼也眼皮子浅啊。 那也不至于几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就这么吓人吧。 问题是,这贼也算知识渊博,他知道这种钥匙坠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都是中国民航的乘机纪念品。 在七十年代前期,连坐火车订个软卧都得要查你级别够不够的,飞机可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了的。要是有一个两个纪念品,说不定这人是个劳模,偶尔得到特批坐了飞机,但十七八个…… 一般老贼是不会作了案还回头的,但这个贼属于心里搁不下事儿的主儿,终于忍不住回去看看。这一看正看见堪称豪华阵容的警方队伍在那里勘察现场,此人当时就心动过速了。从那儿以后,他老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但又总找不出来。要不是迫于生计再次作案被抓,这贼早晚给自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话说这位被赵老太爷审问的贼属于有传授的,他这一派讲究的是手疾眼快,速战速决。因此进了屋就是找现金,电器,细软,一通的划拉,觉得是好东西就包了走,当时绝不细看,作案回来才会仔细查点收获。 赵老太爷能描述京城各路飞贼的行事套路,说得惟妙惟肖,因为他手里有本自己总结的《贼经》,每个看过的公安人员无不拍案叫绝。为这个,他要求退休的时候王军局长专门把部下八大军头叫来,说我可把老太爷那退休报告扣住了,你们赶紧去找他,把贼经抠出来,不传授好了咱可不能让他脱警服! 老太爷倒是不藏私,就这样内部讲了几个月,还写了材料。据说,老太爷说到这个贼的门派时,有位军头不禁失笑,问起来,说哎呀呀,要这样不看就偷的贼跑到我们那儿去,可是找死啊 – 这位的辖区里好几个大院都是搞重化工的。 想象一个贼拿包袱皮包两瓶王水越墙…… 这一派贼的祖师爷的确有点儿缺心眼儿啊 言归正传,这一次作案之后,回到家中,看着包里数出仨半导体,贼虽然有点儿惊讶,但还是挺高兴,觉得今儿这次出手值了。及至检查从一个抽屉里整个扣下来的一堆杂货,看见十七八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这贼心里呱唧往下一沉,暗道不好,没准儿偷了不该偷的人物了。 您说不就这点儿东西嘛,何至把贼吓着? 要照今天,这贼都眼界高了,偷出五千万来都不觉得新鲜,架不住七十年代谁家有一照相机一手表就够娶媳妇,贼也眼皮子浅啊。 那也不至于几个有机玻璃的钥匙坠子就这么吓人吧。 问题是,这贼也算知识渊博,他知道这种钥匙坠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都是中国民航的乘机纪念品。 在七十年代前期,连坐火车订个软卧都得要查你级别够不够的,飞机可不是一般人能坐得了的。要是有一个两个纪念品,说不定这人是个劳模,偶尔得到特批坐了飞机,但十七八个…… 一般老贼是不会作了案还回头的,但这个贼属于心里搁不下事儿的主儿,终于忍不住回去看看。这一看正看见堪称豪华阵容的警方队伍在那里勘察现场,此人当时就心动过速了。从那儿以后,他老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但又总找不出来。要不是迫于生计再次作案被抓,这贼早晚给自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己弄出心理疾患来。 前两天刚看完李娜对小克的澳网大战,面对脚踝负伤的小克李娜却没能过关,通观整个比赛,李娜的技术不是问题,但关键时刻却几次失误,最终败下阵来。输在心理上,这贼的失败,性质和李娜是一样的。 尽管贼做了交代,但老太爷等人并不敢迷信口供。这是有教训的。老太爷早年曾碰上一个贼,每审到晚上十一点半,必给你讲一个蛮大的案子,说得头头是道,时间地点人物俱全,情节紧张,扣人心弦。兴高采烈的警察一通狂记后放其回号。第二天一核对完全没有这回事儿。问他怎么回事儿,这小子讪笑:“叔,我不就是想早点儿睡觉吗?”后来警察也知道了,每到太累了想提神就审一下这小子,让他来讲故事。结果,甚至有警察明知道他有这个毛病,第二天还是忍不住去核对,又惹一肚皮气。“他说得太像真的了,比福尔摩斯探案集还精彩。”赵老评价。 有趣的是此人还有一笔的好字,文章写得言简意赅,人非常聪明。后来才知道这孩子他爸爸是美术出版社的编审(此人名字我采访到了,公布出来估计能吓人一跳,但此老的各种报道中从未提到过他家这件遗憾的事请,出于对去世了的老人家的尊重,为尊者讳),延安鲁艺出身的红色艺术家,因为他的日本女弟子迷上了老师,为他生下这个儿子,从小家教不错。然而文革起后,这家父母被送往下放到向阳湖干校,两个女儿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还在初一的儿子无法同行,也无人照顾,饥寒交迫中沦落为窃贼。老太爷虽然气他糊弄警察,却明显带着对这孩子的同情,对他的屡教不改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感情。 所以,迷信口供闹不好会被犯人牵着走。这一回,老太爷也是立即带人按照案犯交代的门牌号去核对,登门一问才知道被盗的是那位首都工人民兵总指挥马小六的家。 因为事实确凿,这一案件后来的确被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了。事后有人赞叹老太爷这次积了功德,如果不是他审出了小偷,这件案子说不定就成了政治报复事件,不知道又要有几多冤案,几多“反革命集团”被炮制出来。 其实,这与老太爷主动出击的工作习惯有关,否则这小偷不过因为一起二十五块钱的窃案进来的,审完了也就完了,怎么会揪出新的案件来呢? 在“防盗门大盗”失踪的情况下,老太爷也决定主动出击,想了想他决定主动让“沙皮狗”联系李勇那伙儿人。他要“沙皮狗”利用公用电话而不是自己的手机给李勇等人打电话。 这一次,果然接了。 但是结果很令人失望,李勇接了电话,“沙皮狗”问:“兄弟,你在哪儿呢,还用不用我了?”李勇漫不经 心地回答道:“我们已经回东北了,等回到北京再说吧。” 从时间上看,李勇等人此时有可能在东北销赃,这要抓人可就费劲了。 “沙皮狗”放下电话,刑警队的侦察员们对这个案子吵成一团,各有各的道理,但他们总的看法是恐怕已经不太好抓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老太爷显然不这样认为,被敌人从手心里跑掉,老太爷很不甘心。想来想去,忽然心生一计,让把“沙皮狗”押下去,把“王经理”叫回来。 老太爷让王经理给那伙人打一个电话,但不是给他们的头儿李勇,而是给那个八面玲珑的文丽。 女人,有女人的弱点。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来呢? 在“防盗门大盗”失踪的情况下,老太爷也决定主动出击,想了想他决定主动让“沙皮狗”联系李勇那伙儿人。他要“沙皮狗”利用公用电话而不是自己的手机给李勇等人打电话。 这一次,果然接了。 但是结果很令人失望,李勇接了电话,“沙皮狗”问:“兄弟,你在哪儿呢,还用不用我了?”李勇漫不经 心地回答道:“我们已经回东北了,等回到北京再说吧。” 从时间上看,李勇等人此时有可能在东北销赃,这要抓人可就费劲了。 “沙皮狗”放下电话,刑警队的侦察员们对这个案子吵成一团,各有各的道理,但他们总的看法是恐怕已经不太好抓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老太爷显然不这样认为,被敌人从手心里跑掉,老太爷很不甘心。想来想去,忽然心生一计,让把“沙皮狗”押下去,把“王经理”叫回来。 老太爷让王经理给那伙人打一个电话,但不是给他们的头儿李勇,而是给那个八面玲珑的文丽。 女人,有女人的弱点。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来呢? 在“防盗门大盗”失踪的情况下,老太爷也决定主动出击,想了想他决定主动让“沙皮狗”联系李勇那伙儿人。他要“沙皮狗”利用公用电话而不是自己的手机给李勇等人打电话。 这一次,果然接了。 但是结果很令人失望,李勇接了电话,“沙皮狗”问:“兄弟,你在哪儿呢,还用不用我了?”李勇漫不经 心地回答道:“我们已经回东北了,等回到北京再说吧。” 从时间上看,李勇等人此时有可能在东北销赃,这要抓人可就费劲了。 “沙皮狗”放下电话,刑警队的侦察员们对这个案子吵成一团,各有各的道理,但他们总的看法是恐怕已经不太好抓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老太爷显然不这样认为,被敌人从手心里跑掉,老太爷很不甘心。想来想去,忽然心生一计,让把“沙皮狗”押下去,把“王经理”叫回来。 老太爷让王经理给那伙人打一个电话,但不是给他们的头儿李勇,而是给那个八面玲珑的文丽。 女人,有女人的弱点。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