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捕王之十九 抓贼要赃  

2012-01-31 23:0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审问过李勇的侦查员说此人并不是个闷葫芦。问到他防盗门都能撬的开,怎么就打不开个后备箱的时候,走了麦城的李勇微微一笑,说:“我不是没带工具嘛。”
,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
早年的美国职业拳联冠军杜登,有一次在纽约和流氓打起来了。好汉难敌四手,拳王被打了个鼻青脸肿。查案的警察幸灾乐祸,说杜老大您拳台上的威风哪儿去了?老杜也是这样架子不倒地回道:“那天我没带拳击手套。”

从这个回答上可以看出,李勇和大多数东北人一样,属于天生还有点儿小幽默感的家伙。但这是他“撂”了案子以后的事情,刚抓住的时候,李勇是一言不发。审问过李勇的侦查员说此人并不是个闷葫芦。问到他防盗门都能撬的开,怎么就打不开个后备箱的时候,走了麦城的李勇微微一笑,说:“我不是没带工具嘛。” 早年的美国职业拳联冠军杜登,有一次在纽约和流氓打起来了。好汉难敌四手,拳王被打了个鼻青脸肿。查案的警察幸灾乐祸,说杜老大您拳台上的威风哪儿去了?老杜也是这样架子不倒地回道:“那天我没带拳击手套。” 从这个回答上可以看出,李勇和大多数东北人一样,属于天生还有点儿小幽默感的家伙。但这是他“撂”了案子以后的事情,刚抓住的时候,李勇是一言不发。 审问这事儿,就怕这种的。俗话说死活不张嘴,神仙难下口,他要是胡说八道,有经验的侦查员带着他侃,一会儿就能把他带沟里去。这不开口的,还真不好办。 对这种嫌疑人比较棘手不仅仅是今天的警察。一位老警官曾描述过自己遇到这样嫌疑人的情况,那还是在上一个时代。 一名行窃的嫌犯被抓,但根据其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警察们怀疑其身负其他案件。此人随身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的证件或相关物品,但无论怎样审问,始终保持沉默。那个时代当然还没建立可以使用的指纹库,也没有完善的全国联网系统,因此警方完全无法审问出其身负何案,姓字名谁。 在法律并不健全的时代,警察对这样坚决对抗主儿肯定不会客气,而且拘押的时间也有些无法无天。从警方经验来看,这样的人就算再顽强,也不可能始终对抗下去。唯一的结果,只能是老实说出自己的案情。而且,从警方角度,并不认为自己有何过分,还挺有理的 – 我们又不是要诬陷你,只是要你说自己是谁,干过什么,你凭什么不配合呢。 其实,即便是按照我们今天的法律,嫌疑人依然没有保持沉默的权利,而需要配合公安人员的工作。 此人扛了九天,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在此人拘押的第十天。 一只苍蝇飞进了审问室,被审问犯人的警察用蝇拍击毙。这个没人注意的细节却被那人看在眼里。结果在审讯结束的时候,便悄悄藏起了这个死苍蝇。第二天,此人的腿就肿得跟大象一样 – 警察们推测,他是到了晚上把自己的大腿掐破,然后将死苍蝇塞进了伤口…… 医生看后感到无能为力,声称这样引起的败血病会死人的。毕竟人命关天,这下子警察们也不禁头上冒汗,而此人依然一言不发,看看警察们无可奈何的面孔,便用两只手当脚,慢慢地一步一步拖着那条变形的腿,顽强地向门口挪去。 警察们面面相觑,竟然目送着他离去,消失在街角上。在此后谈起此事时,他们纷纷感慨这人应该活得下来的。从其可以在当时警方各种手段下扛上八九天的水平,这人一定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李勇不吭声,他那几个兄弟也一样

审问这事儿,就怕这种的。俗话说死活不张嘴,神仙难下口,他要是胡说八道,有经验的侦查员带着他侃,一会儿就能把他带沟里去。这不开口的,还真不好办。
审问过李勇的侦查员说此人并不是个闷葫芦。问到他防盗门都能撬的开,怎么就打不开个后备箱的时候,走了麦城的李勇微微一笑,说:“我不是没带工具嘛。” 早年的美国职业拳联冠军杜登,有一次在纽约和流氓打起来了。好汉难敌四手,拳王被打了个鼻青脸肿。查案的警察幸灾乐祸,说杜老大您拳台上的威风哪儿去了?老杜也是这样架子不倒地回道:“那天我没带拳击手套。” 从这个回答上可以看出,李勇和大多数东北人一样,属于天生还有点儿小幽默感的家伙。但这是他“撂”了案子以后的事情,刚抓住的时候,李勇是一言不发。 审问这事儿,就怕这种的。俗话说死活不张嘴,神仙难下口,他要是胡说八道,有经验的侦查员带着他侃,一会儿就能把他带沟里去。这不开口的,还真不好办。 对这种嫌疑人比较棘手不仅仅是今天的警察。一位老警官曾描述过自己遇到这样嫌疑人的情况,那还是在上一个时代。 一名行窃的嫌犯被抓,但根据其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警察们怀疑其身负其他案件。此人随身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的证件或相关物品,但无论怎样审问,始终保持沉默。那个时代当然还没建立可以使用的指纹库,也没有完善的全国联网系统,因此警方完全无法审问出其身负何案,姓字名谁。 在法律并不健全的时代,警察对这样坚决对抗主儿肯定不会客气,而且拘押的时间也有些无法无天。从警方经验来看,这样的人就算再顽强,也不可能始终对抗下去。唯一的结果,只能是老实说出自己的案情。而且,从警方角度,并不认为自己有何过分,还挺有理的 – 我们又不是要诬陷你,只是要你说自己是谁,干过什么,你凭什么不配合呢。 其实,即便是按照我们今天的法律,嫌疑人依然没有保持沉默的权利,而需要配合公安人员的工作。 此人扛了九天,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在此人拘押的第十天。 一只苍蝇飞进了审问室,被审问犯人的警察用蝇拍击毙。这个没人注意的细节却被那人看在眼里。结果在审讯结束的时候,便悄悄藏起了这个死苍蝇。第二天,此人的腿就肿得跟大象一样 – 警察们推测,他是到了晚上把自己的大腿掐破,然后将死苍蝇塞进了伤口…… 医生看后感到无能为力,声称这样引起的败血病会死人的。毕竟人命关天,这下子警察们也不禁头上冒汗,而此人依然一言不发,看看警察们无可奈何的面孔,便用两只手当脚,慢慢地一步一步拖着那条变形的腿,顽强地向门口挪去。 警察们面面相觑,竟然目送着他离去,消失在街角上。在此后谈起此事时,他们纷纷感慨这人应该活得下来的。从其可以在当时警方各种手段下扛上八九天的水平,这人一定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李勇不吭声,他那几个兄弟也一样
对这种嫌疑人比较棘手不仅仅是今天的警察。一位老警官曾描述过自己遇到这样嫌疑人的情况,那还是在上一个时代。

一名行窃的嫌犯被抓,但根据其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警察们怀疑其身负其他案件。此人随身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的证件或相关物品,但无论怎样审问,始终保持沉默。那个时代当然还没建立可以使用的指纹库,也没有完善的全国联网系统,因此警方完全无法审问出其身负何案,姓字名谁。“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在法律并不健全的时代,警察对这样坚决对抗主儿肯定不会客气,而且拘押的时间也有些无法无天。从警方经验来看,这样的人就算再顽强,也不可能始终对抗下去。唯一的结果,只能是老实说出自己的案情。而且,从警方角度,并不认为自己有何过分,还挺有理的 – 我们又不是要诬陷你,只是要你说自己是谁,干过什么,你凭什么不配合呢。
“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其实,即便是按照我们今天的法律,嫌疑人依然没有保持沉默的权利,而需要配合公安人员的工作。

此人扛了九天,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在此人拘押的第十天。,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

一只苍蝇飞进了审问室,被审问犯人的警察用蝇拍击毙。这个没人注意的细节却被那人看在眼里。结果在审讯结束的时候,便悄悄藏起了这个死苍蝇。第二天,此人的腿就肿得跟大象一样 – 警察们推测,他是到了晚上把自己的大腿掐破,然后将死苍蝇塞进了伤口……
“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医生看后感到无能为力,声称这样引起的败血病会死人的。毕竟人命关天,这下子警察们也不禁头上冒汗,而此人依然一言不发,看看警察们无可奈何的面孔,便用两只手当脚,慢慢地一步一步拖着那条变形的腿,顽强地向门口挪去。

警察们面面相觑,竟然目送着他离去,消失在街角上。在此后谈起此事时,他们纷纷感慨这人应该活得下来的。从其可以在当时警方各种手段下扛上八九天的水平,这人一定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

李勇不吭声,他那几个兄弟也一样,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

[待续]
“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影集

审问过李勇的侦查员说此人并不是个闷葫芦。问到他防盗门都能撬的开,怎么就打不开个后备箱的时候,走了麦城的李勇微微一笑,说:“我不是没带工具嘛。” 早年的美国职业拳联冠军杜登,有一次在纽约和流氓打起来了。好汉难敌四手,拳王被打了个鼻青脸肿。查案的警察幸灾乐祸,说杜老大您拳台上的威风哪儿去了?老杜也是这样架子不倒地回道:“那天我没带拳击手套。” 从这个回答上可以看出,李勇和大多数东北人一样,属于天生还有点儿小幽默感的家伙。但这是他“撂”了案子以后的事情,刚抓住的时候,李勇是一言不发。 审问这事儿,就怕这种的。俗话说死活不张嘴,神仙难下口,他要是胡说八道,有经验的侦查员带着他侃,一会儿就能把他带沟里去。这不开口的,还真不好办。 对这种嫌疑人比较棘手不仅仅是今天的警察。一位老警官曾描述过自己遇到这样嫌疑人的情况,那还是在上一个时代。 一名行窃的嫌犯被抓,但根据其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警察们怀疑其身负其他案件。此人随身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的证件或相关物品,但无论怎样审问,始终保持沉默。那个时代当然还没建立可以使用的指纹库,也没有完善的全国联网系统,因此警方完全无法审问出其身负何案,姓字名谁。 在法律并不健全的时代,警察对这样坚决对抗主儿肯定不会客气,而且拘押的时间也有些无法无天。从警方经验来看,这样的人就算再顽强,也不可能始终对抗下去。唯一的结果,只能是老实说出自己的案情。而且,从警方角度,并不认为自己有何过分,还挺有理的 – 我们又不是要诬陷你,只是要你说自己是谁,干过什么,你凭什么不配合呢。 其实,即便是按照我们今天的法律,嫌疑人依然没有保持沉默的权利,而需要配合公安人员的工作。 此人扛了九天,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在此人拘押的第十天。 一只苍蝇飞进了审问室,被审问犯人的警察用蝇拍击毙。这个没人注意的细节却被那人看在眼里。结果在审讯结束的时候,便悄悄藏起了这个死苍蝇。第二天,此人的腿就肿得跟大象一样 – 警察们推测,他是到了晚上把自己的大腿掐破,然后将死苍蝇塞进了伤口…… 医生看后感到无能为力,声称这样引起的败血病会死人的。毕竟人命关天,这下子警察们也不禁头上冒汗,而此人依然一言不发,看看警察们无可奈何的面孔,便用两只手当脚,慢慢地一步一步拖着那条变形的腿,顽强地向门口挪去。 警察们面面相觑,竟然目送着他离去,消失在街角上。在此后谈起此事时,他们纷纷感慨这人应该活得下来的。从其可以在当时警方各种手段下扛上八九天的水平,这人一定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李勇不吭声,他那几个兄弟也一样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 ,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看来早就有所准备了,都是一副死鱼不张嘴的架势。这样,他们的作案情况,销赃途径,在京窝点,一概审不出来。 案子似乎有走向僵局的危险。 这个刑警队的弟兄们倒是不急,案子已经报上去了,局里整个刑警队一片喜气洋洋。按说没拿着贼赃和口供这案子还不够“铁”,但是大家都相信,一口气抓了八个,手指头还不一边齐呢,没有这里边个个好汉的道理,哪怕第八个是铜像,前七个也能整成豆腐。这也就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有人不想等了。老太爷的意思,能今天把赃找着,干吗等到明天呢?你们去,把那个文丽带来,咱们跟她谈谈。 在抓人的时候老太爷给文丽留了几分颜面,让两个警察比划了一下,看她乖乖束手也就罢了。把女的打到趴下,这种事儿老太爷还不大干的出来。 那干吗把七个男的打得扑街呢?这不是性别歧视吗? 这倒是不得已而为之。从解剖学角度,其实女性从骨骼到肌肉结构都不如男性适合格斗拼杀。大多数体育项目女子的世界纪录与男子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冷兵器时代出现花木兰或者穆桂英这样变态女将的比例是比较小的。女案犯面对警察抓捕时,抵抗力通常都小一些,只要警惕其不要来个裙里腿之类的阴毒招数,无论是抓是追,警方都比较主动,而男案犯,那就要先解除其反抗能力,才能安心了,动作大一点可以理解。 何况,把对方打趴下或者压趴下,都是有直接目的 – 人在往下趴的时候自然双手会伸出来撑地,便为警察控制住其双手提供最好的机会。干吗非得按住对方的手呢?与武侠片中五花八门的功夫不同,警察的手段都十分实用 -- 您想啊,在抓捕案犯之时,对方的手被按住以后,无论是靠脚踢还是牙咬其杀伤力都十分有限,警方人员基本是安全的,可以从容进行搜身上铐等动作。 会不会有的案犯武功高强,在这种情况下用脚丫子舞刀杀人…… 哦,老萨承认最近睡眠不足,有时会白日做梦。 因为抓捕的时候对文丽比较客气,老太爷希望对方能够投桃报李。 但世间的事情永远有人不按牌理出牌,人家文丽在审问室里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油盐不进,那意思无论辣椒水还是老虎凳你们只管招呼! 看来,什么事儿都不能不谋定而后动啊。老太爷感叹一声,请出了杀手锏。 老太爷的杀手锏就是文丽的老妈。老太太早就被请了来,跟老太爷聊了半个钟头,又见一次蔫头耷拉脑的王经理,叹了口气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 老太太早看女儿这两年不对劲儿,怎么劝都当耳旁风,劝多了就躲。老太太早知道会出事儿。 在老妈的开导下,文丽缴枪了 – 其实她心里就差一层窗户纸,想想案子都到这份儿上了,于公于私,老太爷怎么可能让他们生扛过去?这时候讲“义气”不就是给别人机会来出卖自己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太太挑破了这层窗户纸,文丽还死扛个什么劲儿呢? 第一个缴枪,又交待了李勇集团的窝点,算是立功,文丽判的是最轻的。 原来他们自从放弃了永兴酒店的老巢,新的窝点儿设在了一个小区的居民楼,租了三室一厅,两间住人一间放赃物,雇佣新的司机继续做案。李勇放弃永兴酒店并非是发现了警方的踪迹,只是觉得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了,和王经理又闹了矛盾,认为还是换个地方稳妥。 也该着这帮家伙倒霉。本来李勇集团的人员总有几个留在东北销赃观风。但因为新搬了家,李勇的意思是把所有的人都聚齐一下,认认门,于是八人团伙全体到京,一起在千村被抓。 侦查员们立刻出发,直取窝点,果然一举起获大量赃物赃款。抓贼要赃,这回李勇等人再无法抵赖。因为李勇等人偷的都是细软,占地儿小,价值高,有的侦查员开玩笑,说我们谁手里都抄出来十万二十万的,发财了。 唯一没发财的是一位新来的侦查员。他走到阳台上,看到地上有个皮包,往起一拿还挺沉,一边打开一边想会不会是一包金手镯之类的?谁知打开一看,里面却是一堆管子,摇把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新侦查员很困惑。 带队的天鹏队长知道了过来看,瞅了一眼,一拍这位侦查员的肩膀:“你小子,立功了。”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