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京城捕王 外三篇 “神眼小尹”是怎样炼成的  

2012-02-10 17:5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有人以为我们盘问是盘查的开始,其实,已经是一个确认的程序了。咱们是警察,不是黑社会,抓人得慎重不是?” “也有的警察盘问你几句,就放你走的,那多半是新同事拿您做个练习……您别介意,就当帮我们提高业务了。” “最难的还是怎么把对方请回来,有时候刚问两句他就毛了,就跑,你还得追……累。我这身体不能跟赵宁这样运动员出身的比,咱就得发挥自己的优势。一来早招呼弟兄们帮忙,二来,跟他侃,给他挖坑,让他舒舒服服地跟你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赵老太爷面前,老尹也抖擞精神,亮出了真本领,让人明白“火车站神眼小尹”实非浪得虚名。 浪得虚名的说法,其实老尹是不用担心的。实际上,照着这三个步骤干来,老尹算是把途经北京站的逃犯抓苦了。以至于犯人交换经验,一条教训就是如果在北京站的人流里远远看见一个高个子警察,赶紧躲,那八成是尹警官出更了。 一来二去老尹很郁闷 – 他个子高,走在人群里跟羊群中的骆驼一样,还没看见贼呢,贼先看见他了。对方不战而逃,抓捕率大大降低,让老尹十分不爽。 于是,一个新的风景又出现了 – 老尹巡逻,全身披挂之外,只有警帽是不戴的,而是夹在腋下 --- 少了一个帽子,老尹的身高,也就不那么明显了。非到跟前,你根本意识不到这儿有个警察。等你发现老尹的时候,那就一切都晚了。 估计,他这么干,得招不少贼记恨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有人以为我们盘问是盘查的开始,其实,已经是一个确认的程序了。咱们是警察,不是黑社会,抓人得慎重不是?” “也有的警察盘问你几句,就放你走的,那多半是新同事拿您做个练习……您别介意,就当帮我们提高业务了。” “最难的还是怎么把对方请回来,有时候刚问两句他就毛了,就跑,你还得追……累。我这身体不能跟赵宁这样运动员出身的比,咱就得发挥自己的优势。一来早招呼弟兄们帮忙,二来,跟他侃,给他挖坑,让他舒舒服服地跟你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赵老太爷面前,老尹也抖擞精神,亮出了真本领,让人明白“火车站神眼小尹”实非浪得虚名。 浪得虚名的说法,其实老尹是不用担心的。实际上,照着这三个步骤干来,老尹算是把途经北京站的逃犯抓苦了。以至于犯人交换经验,一条教训就是如果在北京站的人流里远远看见一个高个子警察,赶紧躲,那八成是尹警官出更了。 一来二去老尹很郁闷 – 他个子高,走在人群里跟羊群中的骆驼一样,还没看见贼呢,贼先看见他了。对方不战而逃,抓捕率大大降低,让老尹十分不爽。 于是,一个新的风景又出现了 – 老尹巡逻,全身披挂之外,只有警帽是不戴的,而是夹在腋下 --- 少了一个帽子,老尹的身高,也就不那么明显了。非到跟前,你根本意识不到这儿有个警察。等你发现老尹的时候,那就一切都晚了。 估计,他这么干,得招不少贼记恨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断是不是逃犯呢? 老尹很谦逊,说面瘫的不行,日本女人不行…… 这什么道理?老尹说了,面瘫的他没表情,我看不出来,日本女人不行,因为她没事儿在脸上抹半斤白粉,我也看不出来 -- 看来老尹是让电视上那些日本新娘的形象给误导了,平时日本女性是习惯化淡妆的。由此可见日本女性在我国犯罪还不算猖獗,至少老尹没抓过。 这背后是什么道理呢?老太爷给解释了。他拿来一张某政治家的照片,挡住左半边,让我看他表情,再挡住右半边,重新看 – 奇迹出现了,这人左右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不一样的。 老太爷说了,这就是心里有鬼啊。 原来,警察们在工作中有一个发现 – 人说谎或者试图掩饰内心活动的时候只能调动半边脸的表情,另外半边脸大多数人都会露出真实的心情来(哪半边?您自己照镜子找呗) – 当然,有些出色的政治家能够把这半边脸练到没表情,但极少人能修炼到两边一样的。 警校候教授上课时候说 -- 人四十岁以后的面孔是自己决定的,这有一定道理。除了部分生理原因外,如果每天需要控制表情,也会出现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一边嘴角往上翘一边往下弯这样不太正常的面相来。 这话要传到社会上去,估计有人会打上门来的。 这个现象用在盘查上用处太大了 – 心里有案子的主儿面对警察肯定想掩饰,所谓表情不自然,指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而问下去他会越来越紧张,面相的不对称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严重,不抓他,抓谁呢? 老尹说你别听人讲我几分钟能认一个逃犯好像挺神,其实这里面有科学的刑侦程序。我这几分钟里也是要经过三个步骤,才会“请”人的,所以错误率才比较低。有人一说盘查就是和贼眼对眼,这是不准确的。每天一分钟我前面过好几十人,不可能我跟人人都对视,那……我非成斗鸡眼不可。 第一步,是扫视,在人群之中看到谁的行装外观觉得有疑问了,再认真看他。比如,明明像是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却拼命掩饰的;傍晚了还戴墨镜的,这都不正常; 第二步,是对视,看好目标后,盯他,逼他跟你对视。这时候,穿警服的优势就出来了。不管你本人如何,对于有案子的嫌疑人,他对警服本身就有规避感,警觉感,你只要先敌发现目标,他的这些表现都会落到你的眼里,他会主动看你,看你注意到他没有。对视之后,如果他身上确实有事儿,表情就会不对,眼神也有固定的移动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这,就基本可以断定有问题了。这叫“贼输一眼”; 但是你还不能抓人,你得确认。这就是第三步,上前盘问。越有案子的,他越跟你强装镇定,那表情上的不正常越明显。 “我们盘问哪些话先问,哪些话后问也有道理,一天到晚干这个,谁都不愿意废话。一般十来句话问下来,对方的破绽也就出来了。”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有人以为我们盘问是盘查的开始,其实,已经是一个确认的程序了。咱们是警察,不是黑社会,抓人得慎重不是?” “也有的警察盘问你几句,就放你走的,那多半是新同事拿您做个练习……您别介意,就当帮我们提高业务了。” “最难的还是怎么把对方请回来,有时候刚问两句他就毛了,就跑,你还得追……累。我这身体不能跟赵宁这样运动员出身的比,咱就得发挥自己的优势。一来早招呼弟兄们帮忙,二来,跟他侃,给他挖坑,让他舒舒服服地跟你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赵老太爷面前,老尹也抖擞精神,亮出了真本领,让人明白“火车站神眼小尹”实非浪得虚名。 浪得虚名的说法,其实老尹是不用担心的。实际上,照着这三个步骤干来,老尹算是把途经北京站的逃犯抓苦了。以至于犯人交换经验,一条教训就是如果在北京站的人流里远远看见一个高个子警察,赶紧躲,那八成是尹警官出更了。 一来二去老尹很郁闷 – 他个子高,走在人群里跟羊群中的骆驼一样,还没看见贼呢,贼先看见他了。对方不战而逃,抓捕率大大降低,让老尹十分不爽。 于是,一个新的风景又出现了 – 老尹巡逻,全身披挂之外,只有警帽是不戴的,而是夹在腋下 --- 少了一个帽子,老尹的身高,也就不那么明显了。非到跟前,你根本意识不到这儿有个警察。等你发现老尹的时候,那就一切都晚了。 估计,他这么干,得招不少贼记恨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断是不是逃犯呢? 老尹很谦逊,说面瘫的不行,日本女人不行…… 这什么道理?老尹说了,面瘫的他没表情,我看不出来,日本女人不行,因为她没事儿在脸上抹半斤白粉,我也看不出来 -- 看来老尹是让电视上那些日本新娘的形象给误导了,平时日本女性是习惯化淡妆的。由此可见日本女性在我国犯罪还不算猖獗,至少老尹没抓过。 这背后是什么道理呢?老太爷给解释了。他拿来一张某政治家的照片,挡住左半边,让我看他表情,再挡住右半边,重新看 – 奇迹出现了,这人左右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不一样的。 老太爷说了,这就是心里有鬼啊。 原来,警察们在工作中有一个发现 – 人说谎或者试图掩饰内心活动的时候只能调动半边脸的表情,另外半边脸大多数人都会露出真实的心情来(哪半边?您自己照镜子找呗) – 当然,有些出色的政治家能够把这半边脸练到没表情,但极少人能修炼到两边一样的。 警校候教授上课时候说 -- 人四十岁以后的面孔是自己决定的,这有一定道理。除了部分生理原因外,如果每天需要控制表情,也会出现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一边嘴角往上翘一边往下弯这样不太正常的面相来。 这话要传到社会上去,估计有人会打上门来的。 这个现象用在盘查上用处太大了 – 心里有案子的主儿面对警察肯定想掩饰,所谓表情不自然,指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而问下去他会越来越紧张,面相的不对称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严重,不抓他,抓谁呢? 老尹说你别听人讲我几分钟能认一个逃犯好像挺神,其实这里面有科学的刑侦程序。我这几分钟里也是要经过三个步骤,才会“请”人的,所以错误率才比较低。有人一说盘查就是和贼眼对眼,这是不准确的。每天一分钟我前面过好几十人,不可能我跟人人都对视,那……我非成斗鸡眼不可。 第一步,是扫视,在人群之中看到谁的行装外观觉得有疑问了,再认真看他。比如,明明像是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却拼命掩饰的;傍晚了还戴墨镜的,这都不正常; 第二步,是对视,看好目标后,盯他,逼他跟你对视。这时候,穿警服的优势就出来了。不管你本人如何,对于有案子的嫌疑人,他对警服本身就有规避感,警觉感,你只要先敌发现目标,他的这些表现都会落到你的眼里,他会主动看你,看你注意到他没有。对视之后,如果他身上确实有事儿,表情就会不对,眼神也有固定的移动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这,就基本可以断定有问题了。这叫“贼输一眼”; 但是你还不能抓人,你得确认。这就是第三步,上前盘问。越有案子的,他越跟你强装镇定,那表情上的不正常越明显。 “我们盘问哪些话先问,哪些话后问也有道理,一天到晚干这个,谁都不愿意废话。一般十来句话问下来,对方的破绽也就出来了。”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断是不是逃犯呢?

老尹很谦逊,说面瘫的不行,日本女人不行……断是不是逃犯呢? 老尹很谦逊,说面瘫的不行,日本女人不行…… 这什么道理?老尹说了,面瘫的他没表情,我看不出来,日本女人不行,因为她没事儿在脸上抹半斤白粉,我也看不出来 -- 看来老尹是让电视上那些日本新娘的形象给误导了,平时日本女性是习惯化淡妆的。由此可见日本女性在我国犯罪还不算猖獗,至少老尹没抓过。 这背后是什么道理呢?老太爷给解释了。他拿来一张某政治家的照片,挡住左半边,让我看他表情,再挡住右半边,重新看 – 奇迹出现了,这人左右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不一样的。 老太爷说了,这就是心里有鬼啊。 原来,警察们在工作中有一个发现 – 人说谎或者试图掩饰内心活动的时候只能调动半边脸的表情,另外半边脸大多数人都会露出真实的心情来(哪半边?您自己照镜子找呗) – 当然,有些出色的政治家能够把这半边脸练到没表情,但极少人能修炼到两边一样的。 警校候教授上课时候说 -- 人四十岁以后的面孔是自己决定的,这有一定道理。除了部分生理原因外,如果每天需要控制表情,也会出现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一边嘴角往上翘一边往下弯这样不太正常的面相来。 这话要传到社会上去,估计有人会打上门来的。 这个现象用在盘查上用处太大了 – 心里有案子的主儿面对警察肯定想掩饰,所谓表情不自然,指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而问下去他会越来越紧张,面相的不对称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严重,不抓他,抓谁呢? 老尹说你别听人讲我几分钟能认一个逃犯好像挺神,其实这里面有科学的刑侦程序。我这几分钟里也是要经过三个步骤,才会“请”人的,所以错误率才比较低。有人一说盘查就是和贼眼对眼,这是不准确的。每天一分钟我前面过好几十人,不可能我跟人人都对视,那……我非成斗鸡眼不可。 第一步,是扫视,在人群之中看到谁的行装外观觉得有疑问了,再认真看他。比如,明明像是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却拼命掩饰的;傍晚了还戴墨镜的,这都不正常; 第二步,是对视,看好目标后,盯他,逼他跟你对视。这时候,穿警服的优势就出来了。不管你本人如何,对于有案子的嫌疑人,他对警服本身就有规避感,警觉感,你只要先敌发现目标,他的这些表现都会落到你的眼里,他会主动看你,看你注意到他没有。对视之后,如果他身上确实有事儿,表情就会不对,眼神也有固定的移动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这,就基本可以断定有问题了。这叫“贼输一眼”; 但是你还不能抓人,你得确认。这就是第三步,上前盘问。越有案子的,他越跟你强装镇定,那表情上的不正常越明显。 “我们盘问哪些话先问,哪些话后问也有道理,一天到晚干这个,谁都不愿意废话。一般十来句话问下来,对方的破绽也就出来了。”

这什么道理?老尹说了,面瘫的他没表情,我看不出来,日本女人不行,因为她没事儿在脸上抹半斤白粉,我也看不出来 -- 看来老尹是让电视上那些日本新娘的形象给误导了,平时日本女性是习惯化淡妆的。由此可见日本女性在我国犯罪还不算猖獗,至少老尹没抓过。
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这背后是什么道理呢?老太爷给解释了。他拿来一张某政治家的照片,挡住左半边,让我看他表情,再挡住右半边,重新看 – 奇迹出现了,这人左右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不一样的。

老太爷说了,这就是心里有鬼啊。“有人以为我们盘问是盘查的开始,其实,已经是一个确认的程序了。咱们是警察,不是黑社会,抓人得慎重不是?” “也有的警察盘问你几句,就放你走的,那多半是新同事拿您做个练习……您别介意,就当帮我们提高业务了。” “最难的还是怎么把对方请回来,有时候刚问两句他就毛了,就跑,你还得追……累。我这身体不能跟赵宁这样运动员出身的比,咱就得发挥自己的优势。一来早招呼弟兄们帮忙,二来,跟他侃,给他挖坑,让他舒舒服服地跟你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赵老太爷面前,老尹也抖擞精神,亮出了真本领,让人明白“火车站神眼小尹”实非浪得虚名。 浪得虚名的说法,其实老尹是不用担心的。实际上,照着这三个步骤干来,老尹算是把途经北京站的逃犯抓苦了。以至于犯人交换经验,一条教训就是如果在北京站的人流里远远看见一个高个子警察,赶紧躲,那八成是尹警官出更了。 一来二去老尹很郁闷 – 他个子高,走在人群里跟羊群中的骆驼一样,还没看见贼呢,贼先看见他了。对方不战而逃,抓捕率大大降低,让老尹十分不爽。 于是,一个新的风景又出现了 – 老尹巡逻,全身披挂之外,只有警帽是不戴的,而是夹在腋下 --- 少了一个帽子,老尹的身高,也就不那么明显了。非到跟前,你根本意识不到这儿有个警察。等你发现老尹的时候,那就一切都晚了。 估计,他这么干,得招不少贼记恨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原来,警察们在工作中有一个发现 – 人说谎或者试图掩饰内心活动的时候只能调动半边脸的表情,另外半边脸大多数人都会露出真实的心情来(哪半边?您自己照镜子找呗) – 当然,有些出色的政治家能够把这半边脸练到没表情,但极少人能修炼到两边一样的。

警校候教授上课时候说 -- 人四十岁以后的面孔是自己决定的,这有一定道理。除了部分生理原因外,如果每天需要控制表情,也会出现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一边嘴角往上翘一边往下弯这样不太正常的面相来。

这话要传到社会上去,估计有人会打上门来的。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这个现象用在盘查上用处太大了 – 心里有案子的主儿面对警察肯定想掩饰,所谓表情不自然,指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而问下去他会越来越紧张,面相的不对称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严重,不抓他,抓谁呢?
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老尹说你别听人讲我几分钟能认一个逃犯好像挺神,其实这里面有科学的刑侦程序。我这几分钟里也是要经过三个步骤,才会“请”人的,所以错误率才比较低。有人一说盘查就是和贼眼对眼,这是不准确的。每天一分钟我前面过好几十人,不可能我跟人人都对视,那……我非成斗鸡眼不可。

第一步,是扫视,在人群之中看到谁的行装外观觉得有疑问了,再认真看他。比如,明明像是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却拼命掩饰的;傍晚了还戴墨镜的,这都不正常;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第二步,是对视,看好目标后,盯他,逼他跟你对视。这时候,穿警服的优势就出来了。不管你本人如何,对于有案子的嫌疑人,他对警服本身就有规避感,警觉感,你只要先敌发现目标,他的这些表现都会落到你的眼里,他会主动看你,看你注意到他没有。对视之后,如果他身上确实有事儿,表情就会不对,眼神也有固定的移动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这,就基本可以断定有问题了。这叫“贼输一眼”;

但是你还不能抓人,你得确认。这就是第三步,上前盘问。越有案子的,他越跟你强装镇定,那表情上的不正常越明显。

“我们盘问哪些话先问,哪些话后问也有道理,一天到晚干这个,谁都不愿意废话。一般十来句话问下来,对方的破绽也就出来了。”

“有人以为我们盘问是盘查的开始,其实,已经是一个确认的程序了。咱们是警察,不是黑社会,抓人得慎重不是?”
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也有的警察盘问你几句,就放你走的,那多半是新同事拿您做个练习……您别介意,就当帮我们提高业务了。”

“最难的还是怎么把对方请回来,有时候刚问两句他就毛了,就跑,你还得追……累。我这身体不能跟赵宁这样运动员出身的比,咱就得发挥自己的优势。一来早招呼弟兄们帮忙,二来,跟他侃,给他挖坑,让他舒舒服服地跟你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赵老太爷面前,老尹也抖擞精神,亮出了真本领,让人明白“火车站神眼小尹”实非浪得虚名。

浪得虚名的说法,其实老尹是不用担心的。实际上,照着这三个步骤干来,老尹算是把途经北京站的逃犯抓苦了。以至于犯人交换经验,一条教训就是如果在北京站的人流里远远看见一个高个子警察,赶紧躲,那八成是尹警官出更了。

一来二去老尹很郁闷 – 他个子高,走在人群里跟羊群中的骆驼一样,还没看见贼呢,贼先看见他了。对方不战而逃,抓捕率大大降低,让老尹十分不爽。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于是,一个新的风景又出现了 – 老尹巡逻,全身披挂之外,只有警帽是不戴的,而是夹在腋下 --- 少了一个帽子,老尹的身高,也就不那么明显了。非到跟前,你根本意识不到这儿有个警察。等你发现老尹的时候,那就一切都晚了。
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估计,他这么干,得招不少贼记恨的……

[完]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断是不是逃犯呢? 老尹很谦逊,说面瘫的不行,日本女人不行…… 这什么道理?老尹说了,面瘫的他没表情,我看不出来,日本女人不行,因为她没事儿在脸上抹半斤白粉,我也看不出来 -- 看来老尹是让电视上那些日本新娘的形象给误导了,平时日本女性是习惯化淡妆的。由此可见日本女性在我国犯罪还不算猖獗,至少老尹没抓过。 这背后是什么道理呢?老太爷给解释了。他拿来一张某政治家的照片,挡住左半边,让我看他表情,再挡住右半边,重新看 – 奇迹出现了,这人左右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不一样的。 老太爷说了,这就是心里有鬼啊。 原来,警察们在工作中有一个发现 – 人说谎或者试图掩饰内心活动的时候只能调动半边脸的表情,另外半边脸大多数人都会露出真实的心情来(哪半边?您自己照镜子找呗) – 当然,有些出色的政治家能够把这半边脸练到没表情,但极少人能修炼到两边一样的。 警校候教授上课时候说 -- 人四十岁以后的面孔是自己决定的,这有一定道理。除了部分生理原因外,如果每天需要控制表情,也会出现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一边嘴角往上翘一边往下弯这样不太正常的面相来。 这话要传到社会上去,估计有人会打上门来的。 这个现象用在盘查上用处太大了 – 心里有案子的主儿面对警察肯定想掩饰,所谓表情不自然,指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而问下去他会越来越紧张,面相的不对称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严重,不抓他,抓谁呢? 老尹说你别听人讲我几分钟能认一个逃犯好像挺神,其实这里面有科学的刑侦程序。我这几分钟里也是要经过三个步骤,才会“请”人的,所以错误率才比较低。有人一说盘查就是和贼眼对眼,这是不准确的。每天一分钟我前面过好几十人,不可能我跟人人都对视,那……我非成斗鸡眼不可。 第一步,是扫视,在人群之中看到谁的行装外观觉得有疑问了,再认真看他。比如,明明像是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却拼命掩饰的;傍晚了还戴墨镜的,这都不正常; 第二步,是对视,看好目标后,盯他,逼他跟你对视。这时候,穿警服的优势就出来了。不管你本人如何,对于有案子的嫌疑人,他对警服本身就有规避感,警觉感,你只要先敌发现目标,他的这些表现都会落到你的眼里,他会主动看你,看你注意到他没有。对视之后,如果他身上确实有事儿,表情就会不对,眼神也有固定的移动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这,就基本可以断定有问题了。这叫“贼输一眼”; 但是你还不能抓人,你得确认。这就是第三步,上前盘问。越有案子的,他越跟你强装镇定,那表情上的不正常越明显。 “我们盘问哪些话先问,哪些话后问也有道理,一天到晚干这个,谁都不愿意废话。一般十来句话问下来,对方的破绽也就出来了。”  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断是不是逃犯呢? 老尹很谦逊,说面瘫的不行,日本女人不行…… 这什么道理?老尹说了,面瘫的他没表情,我看不出来,日本女人不行,因为她没事儿在脸上抹半斤白粉,我也看不出来 -- 看来老尹是让电视上那些日本新娘的形象给误导了,平时日本女性是习惯化淡妆的。由此可见日本女性在我国犯罪还不算猖獗,至少老尹没抓过。 这背后是什么道理呢?老太爷给解释了。他拿来一张某政治家的照片,挡住左半边,让我看他表情,再挡住右半边,重新看 – 奇迹出现了,这人左右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不一样的。 老太爷说了,这就是心里有鬼啊。 原来,警察们在工作中有一个发现 – 人说谎或者试图掩饰内心活动的时候只能调动半边脸的表情,另外半边脸大多数人都会露出真实的心情来(哪半边?您自己照镜子找呗) – 当然,有些出色的政治家能够把这半边脸练到没表情,但极少人能修炼到两边一样的。 警校候教授上课时候说 -- 人四十岁以后的面孔是自己决定的,这有一定道理。除了部分生理原因外,如果每天需要控制表情,也会出现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一边嘴角往上翘一边往下弯这样不太正常的面相来。 这话要传到社会上去,估计有人会打上门来的。 这个现象用在盘查上用处太大了 – 心里有案子的主儿面对警察肯定想掩饰,所谓表情不自然,指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而问下去他会越来越紧张,面相的不对称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严重,不抓他,抓谁呢? 老尹说你别听人讲我几分钟能认一个逃犯好像挺神,其实这里面有科学的刑侦程序。我这几分钟里也是要经过三个步骤,才会“请”人的,所以错误率才比较低。有人一说盘查就是和贼眼对眼,这是不准确的。每天一分钟我前面过好几十人,不可能我跟人人都对视,那……我非成斗鸡眼不可。 第一步,是扫视,在人群之中看到谁的行装外观觉得有疑问了,再认真看他。比如,明明像是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却拼命掩饰的;傍晚了还戴墨镜的,这都不正常; 第二步,是对视,看好目标后,盯他,逼他跟你对视。这时候,穿警服的优势就出来了。不管你本人如何,对于有案子的嫌疑人,他对警服本身就有规避感,警觉感,你只要先敌发现目标,他的这些表现都会落到你的眼里,他会主动看你,看你注意到他没有。对视之后,如果他身上确实有事儿,表情就会不对,眼神也有固定的移动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这,就基本可以断定有问题了。这叫“贼输一眼”; 但是你还不能抓人,你得确认。这就是第三步,上前盘问。越有案子的,他越跟你强装镇定,那表情上的不正常越明显。 “我们盘问哪些话先问,哪些话后问也有道理,一天到晚干这个,谁都不愿意废话。一般十来句话问下来,对方的破绽也就出来了。”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断是不是逃犯呢? 老尹很谦逊,说面瘫的不行,日本女人不行…… 这什么道理?老尹说了,面瘫的他没表情,我看不出来,日本女人不行,因为她没事儿在脸上抹半斤白粉,我也看不出来 -- 看来老尹是让电视上那些日本新娘的形象给误导了,平时日本女性是习惯化淡妆的。由此可见日本女性在我国犯罪还不算猖獗,至少老尹没抓过。 这背后是什么道理呢?老太爷给解释了。他拿来一张某政治家的照片,挡住左半边,让我看他表情,再挡住右半边,重新看 – 奇迹出现了,这人左右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不一样的。 老太爷说了,这就是心里有鬼啊。 原来,警察们在工作中有一个发现 – 人说谎或者试图掩饰内心活动的时候只能调动半边脸的表情,另外半边脸大多数人都会露出真实的心情来(哪半边?您自己照镜子找呗) – 当然,有些出色的政治家能够把这半边脸练到没表情,但极少人能修炼到两边一样的。 警校候教授上课时候说 -- 人四十岁以后的面孔是自己决定的,这有一定道理。除了部分生理原因外,如果每天需要控制表情,也会出现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一边嘴角往上翘一边往下弯这样不太正常的面相来。 这话要传到社会上去,估计有人会打上门来的。 这个现象用在盘查上用处太大了 – 心里有案子的主儿面对警察肯定想掩饰,所谓表情不自然,指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而问下去他会越来越紧张,面相的不对称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严重,不抓他,抓谁呢? 老尹说你别听人讲我几分钟能认一个逃犯好像挺神,其实这里面有科学的刑侦程序。我这几分钟里也是要经过三个步骤,才会“请”人的,所以错误率才比较低。有人一说盘查就是和贼眼对眼,这是不准确的。每天一分钟我前面过好几十人,不可能我跟人人都对视,那……我非成斗鸡眼不可。 第一步,是扫视,在人群之中看到谁的行装外观觉得有疑问了,再认真看他。比如,明明像是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却拼命掩饰的;傍晚了还戴墨镜的,这都不正常; 第二步,是对视,看好目标后,盯他,逼他跟你对视。这时候,穿警服的优势就出来了。不管你本人如何,对于有案子的嫌疑人,他对警服本身就有规避感,警觉感,你只要先敌发现目标,他的这些表现都会落到你的眼里,他会主动看你,看你注意到他没有。对视之后,如果他身上确实有事儿,表情就会不对,眼神也有固定的移动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这,就基本可以断定有问题了。这叫“贼输一眼”; 但是你还不能抓人,你得确认。这就是第三步,上前盘问。越有案子的,他越跟你强装镇定,那表情上的不正常越明显。 “我们盘问哪些话先问,哪些话后问也有道理,一天到晚干这个,谁都不愿意废话。一般十来句话问下来,对方的破绽也就出来了。” 断是不是逃犯呢? 老尹很谦逊,说面瘫的不行,日本女人不行…… 这什么道理?老尹说了,面瘫的他没表情,我看不出来,日本女人不行,因为她没事儿在脸上抹半斤白粉,我也看不出来 -- 看来老尹是让电视上那些日本新娘的形象给误导了,平时日本女性是习惯化淡妆的。由此可见日本女性在我国犯罪还不算猖獗,至少老尹没抓过。 这背后是什么道理呢?老太爷给解释了。他拿来一张某政治家的照片,挡住左半边,让我看他表情,再挡住右半边,重新看 – 奇迹出现了,这人左右脸上的表情竟然是不一样的。 老太爷说了,这就是心里有鬼啊。 原来,警察们在工作中有一个发现 – 人说谎或者试图掩饰内心活动的时候只能调动半边脸的表情,另外半边脸大多数人都会露出真实的心情来(哪半边?您自己照镜子找呗) – 当然,有些出色的政治家能够把这半边脸练到没表情,但极少人能修炼到两边一样的。 警校候教授上课时候说 -- 人四十岁以后的面孔是自己决定的,这有一定道理。除了部分生理原因外,如果每天需要控制表情,也会出现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一边嘴角往上翘一边往下弯这样不太正常的面相来。 这话要传到社会上去,估计有人会打上门来的。 这个现象用在盘查上用处太大了 – 心里有案子的主儿面对警察肯定想掩饰,所谓表情不自然,指的就是这种不对称。而问下去他会越来越紧张,面相的不对称也就在不知不觉间越来越严重,不抓他,抓谁呢? 老尹说你别听人讲我几分钟能认一个逃犯好像挺神,其实这里面有科学的刑侦程序。我这几分钟里也是要经过三个步骤,才会“请”人的,所以错误率才比较低。有人一说盘查就是和贼眼对眼,这是不准确的。每天一分钟我前面过好几十人,不可能我跟人人都对视,那……我非成斗鸡眼不可。 第一步,是扫视,在人群之中看到谁的行装外观觉得有疑问了,再认真看他。比如,明明像是身上有伤行动不便,却拼命掩饰的;傍晚了还戴墨镜的,这都不正常; 第二步,是对视,看好目标后,盯他,逼他跟你对视。这时候,穿警服的优势就出来了。不管你本人如何,对于有案子的嫌疑人,他对警服本身就有规避感,警觉感,你只要先敌发现目标,他的这些表现都会落到你的眼里,他会主动看你,看你注意到他没有。对视之后,如果他身上确实有事儿,表情就会不对,眼神也有固定的移动方式,和一般人不一样。这,就基本可以断定有问题了。这叫“贼输一眼”; 但是你还不能抓人,你得确认。这就是第三步,上前盘问。越有案子的,他越跟你强装镇定,那表情上的不正常越明显。 “我们盘问哪些话先问,哪些话后问也有道理,一天到晚干这个,谁都不愿意废话。一般十来句话问下来,对方的破绽也就出来了。” 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说到杀人犯程克栽在老尹的盘查上,有朋友表示不满:“我一直很郁闷的。以前常跑外地,除了在火车上每人必查的情况,不知道为啥警察从来不问我的,每次进火车站不管我看不看警察,或者是否东张西望,都从来没查过我。甚至有一次在长途汽车站候车室,警察一排排查过来,查到我跟前就结束了。” 要老尹看见这段,肯定得乐 – 我盘你干嘛,你没有“贼相”啊。这不是白耽误工夫吗? 有道是“贼人带相”,这北京火车站人来人往,从老尹面前过的一分钟没准儿有几十口子,寻找盘查对象,全看对方有没有贼相。 什么叫贼相?这要形容起来还真不容易。听了赵老太爷和老尹如同杨子荣上威虎山说黑话般的一番盘道,才总算多少有了些理解。 大体上所谓贼相,无非三点。 第一呢,您长得跟通缉令上某人一模一样。这个……就不用说了,照着贼长的世界上不多,不盘你盘谁呢?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对警察来说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原因很简单,每天通缉令几十上百,警察也不可能把每个通缉犯长什么样儿记得那么清楚。更重要的是通缉犯也不会总照着通缉令上那个打扮和表情,人也不傻。 说到这事儿,虽说武侠小说里面著名的人皮面具没人真见过,但北京警察的确抓过几个化装很出色的硬点子。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个女杀人犯,通缉令上是个半老徐娘,抓住的时候一看却是个麻皮男哑巴,要不是没有喉结引起怀疑,查指纹定了身份,不会有人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原来,这个女的杀人前早有准备,作案之后,冷静地炒了一盆黄豆,乘滚烫按在了自己脸上…… 这女人的化装技术可说是最拙劣的,但这股子狠劲儿,让所有接触她案子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那第二点呢,就是外观了。老尹说看见那体格跟施瓦辛格似的,脸色跟奥巴马似的,脑袋剃得跟大虫罗德曼似的,衣服穿得跟孙红雷似的,你就抓,没跑…… 老太爷接茬了 – 那准是劳改队跑出来的。 这什么道理呢?劳改队都是重体力劳动,那犯人个个都被锻炼得跟肌肉男似的,晒得跟非洲人似的,他们理发没有理发师,都是犯人之间互相剃,难免在脑袋上留下深浅不一的花纹,而一旦逃出,久违自由的逃犯大多喜欢弄一身名牌穿戴起来。 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实际上老尹对于不同案情的犯人外观上的破绽专门做过总结,竟然有一百多种。 至于第三,那就是表情了。这是盘查的主要手段,也就是说,双方一对眼神,如果对方是逃犯,多半就会被老尹看出来。 老尹说过不少怎样根据对方表情判断案情的例子,有些怕引人模仿还真不好说 – 这倒不是怕有人拿这个糊弄警察,人老尹说了,时代不一样了,侦破技术也在进步。但如果被某位太太学了去盘问老公有没有外遇什么的,我等男人只怕就难有宁日了。 有一次,我问老尹,有什么人您没法判“有人以为我们盘问是盘查的开始,其实,已经是一个确认的程序了。咱们是警察,不是黑社会,抓人得慎重不是?” “也有的警察盘问你几句,就放你走的,那多半是新同事拿您做个练习……您别介意,就当帮我们提高业务了。” “最难的还是怎么把对方请回来,有时候刚问两句他就毛了,就跑,你还得追……累。我这身体不能跟赵宁这样运动员出身的比,咱就得发挥自己的优势。一来早招呼弟兄们帮忙,二来,跟他侃,给他挖坑,让他舒舒服服地跟你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赵老太爷面前,老尹也抖擞精神,亮出了真本领,让人明白“火车站神眼小尹”实非浪得虚名。 浪得虚名的说法,其实老尹是不用担心的。实际上,照着这三个步骤干来,老尹算是把途经北京站的逃犯抓苦了。以至于犯人交换经验,一条教训就是如果在北京站的人流里远远看见一个高个子警察,赶紧躲,那八成是尹警官出更了。 一来二去老尹很郁闷 – 他个子高,走在人群里跟羊群中的骆驼一样,还没看见贼呢,贼先看见他了。对方不战而逃,抓捕率大大降低,让老尹十分不爽。 于是,一个新的风景又出现了 – 老尹巡逻,全身披挂之外,只有警帽是不戴的,而是夹在腋下 --- 少了一个帽子,老尹的身高,也就不那么明显了。非到跟前,你根本意识不到这儿有个警察。等你发现老尹的时候,那就一切都晚了。 估计,他这么干,得招不少贼记恨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有人以为我们盘问是盘查的开始,其实,已经是一个确认的程序了。咱们是警察,不是黑社会,抓人得慎重不是?” “也有的警察盘问你几句,就放你走的,那多半是新同事拿您做个练习……您别介意,就当帮我们提高业务了。” “最难的还是怎么把对方请回来,有时候刚问两句他就毛了,就跑,你还得追……累。我这身体不能跟赵宁这样运动员出身的比,咱就得发挥自己的优势。一来早招呼弟兄们帮忙,二来,跟他侃,给他挖坑,让他舒舒服服地跟你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在赵老太爷面前,老尹也抖擞精神,亮出了真本领,让人明白“火车站神眼小尹”实非浪得虚名。 浪得虚名的说法,其实老尹是不用担心的。实际上,照着这三个步骤干来,老尹算是把途经北京站的逃犯抓苦了。以至于犯人交换经验,一条教训就是如果在北京站的人流里远远看见一个高个子警察,赶紧躲,那八成是尹警官出更了。 一来二去老尹很郁闷 – 他个子高,走在人群里跟羊群中的骆驼一样,还没看见贼呢,贼先看见他了。对方不战而逃,抓捕率大大降低,让老尹十分不爽。 于是,一个新的风景又出现了 – 老尹巡逻,全身披挂之外,只有警帽是不戴的,而是夹在腋下 --- 少了一个帽子,老尹的身高,也就不那么明显了。非到跟前,你根本意识不到这儿有个警察。等你发现老尹的时候,那就一切都晚了。 估计,他这么干,得招不少贼记恨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