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兵临曼德勒 – 廖耀湘最遗憾的一战 《突破缅北的鹰》节选  

2012-02-23 20:59: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
欢迎大家来参加。

兵临曼德勒 ndash; 廖耀湘最遗憾的一战 《突破缅北的鹰》节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后双方在皮尤河大桥以北的同古,爆发了长达12天的血战。 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远征军没能走得那样远,除了曾象征性派部队到仰光之外,西堡和皎美是其作战的南界。当中国远征军撤离西堡时,他们没有想到,从此中国军队数十年再没能回到南亚次大陆如此靠南的地方。 新50师师长潘毓琨少将在缴获的日军战车上讲话,他就是攻占西堡的指挥官 但这个纪录,如今应该是被打破了。2010年9月1日,印度媒体报道“中国军舰泊靠缅甸八莫港引发印度焦虑不安”。这里所说的八莫,并非远征军东征路上打下的“八莫城”(Bhamo),而是缅甸南部港口“八莫港”(Burmese)。两艘中国军舰此前曾在本地做过短暂停留。 按照印度媒体的报道,新德里智囊机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高级专家高希(P.K. Ghosh)认为,“中国军舰在缅甸近海的活动值得密切关注”。他并表示,“这很可能是中国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海军的活动范围已经拓展到印度洋领域。” 唐朝中叶,大唐西域军统帅高仙芝率军与阿拉伯帝国军队会战于坦逻斯(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败绩。此后不久,就发生了安史之乱。历史学家对于坦逻斯之战,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人从此离开了中亚西亚,再也没有回来。” 在缅甸之战中,中国人同样离开了近在咫尺的曼德勒,向北方退去。随着此后中国大陆进入内战阶段,当时大约也有人准备写下“中国人从此离开了南亚次大陆,再也没有回来”。然而,几十年后,中国人却轻松地重新出现在了比曼德勒远为靠南的这个港口。 这不是一种军事力量的重现,而是中国在世界影响不断扩大的体现。 这种影响,我想,以后还会不断的扩大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兵临曼德勒 ndash; 廖耀湘最遗憾的一战 《突破缅北的鹰》节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

后双方在皮尤河大桥以北的同古,爆发了长达12天的血战。 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远征军没能走得那样远,除了曾象征性派部队到仰光之外,西堡和皎美是其作战的南界。当中国远征军撤离西堡时,他们没有想到,从此中国军队数十年再没能回到南亚次大陆如此靠南的地方。 新50师师长潘毓琨少将在缴获的日军战车上讲话,他就是攻占西堡的指挥官 但这个纪录,如今应该是被打破了。2010年9月1日,印度媒体报道“中国军舰泊靠缅甸八莫港引发印度焦虑不安”。这里所说的八莫,并非远征军东征路上打下的“八莫城”(Bhamo),而是缅甸南部港口“八莫港”(Burmese)。两艘中国军舰此前曾在本地做过短暂停留。 按照印度媒体的报道,新德里智囊机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高级专家高希(P.K. Ghosh)认为,“中国军舰在缅甸近海的活动值得密切关注”。他并表示,“这很可能是中国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海军的活动范围已经拓展到印度洋领域。” 唐朝中叶,大唐西域军统帅高仙芝率军与阿拉伯帝国军队会战于坦逻斯(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败绩。此后不久,就发生了安史之乱。历史学家对于坦逻斯之战,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人从此离开了中亚西亚,再也没有回来。” 在缅甸之战中,中国人同样离开了近在咫尺的曼德勒,向北方退去。随着此后中国大陆进入内战阶段,当时大约也有人准备写下“中国人从此离开了南亚次大陆,再也没有回来”。然而,几十年后,中国人却轻松地重新出现在了比曼德勒远为靠南的这个港口。 这不是一种军事力量的重现,而是中国在世界影响不断扩大的体现。 这种影响,我想,以后还会不断的扩大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后双方在皮尤河大桥以北的同古,爆发了长达12天的血战。 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远征军没能走得那样远,除了曾象征性派部队到仰光之外,西堡和皎美是其作战的南界。当中国远征军撤离西堡时,他们没有想到,从此中国军队数十年再没能回到南亚次大陆如此靠南的地方。 新50师师长潘毓琨少将在缴获的日军战车上讲话,他就是攻占西堡的指挥官 但这个纪录,如今应该是被打破了。2010年9月1日,印度媒体报道“中国军舰泊靠缅甸八莫港引发印度焦虑不安”。这里所说的八莫,并非远征军东征路上打下的“八莫城”(Bhamo),而是缅甸南部港口“八莫港”(Burmese)。两艘中国军舰此前曾在本地做过短暂停留。 按照印度媒体的报道,新德里智囊机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高级专家高希(P.K. Ghosh)认为,“中国军舰在缅甸近海的活动值得密切关注”。他并表示,“这很可能是中国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海军的活动范围已经拓展到印度洋领域。” 唐朝中叶,大唐西域军统帅高仙芝率军与阿拉伯帝国军队会战于坦逻斯(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败绩。此后不久,就发生了安史之乱。历史学家对于坦逻斯之战,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人从此离开了中亚西亚,再也没有回来。” 在缅甸之战中,中国人同样离开了近在咫尺的曼德勒,向北方退去。随着此后中国大陆进入内战阶段,当时大约也有人准备写下“中国人从此离开了南亚次大陆,再也没有回来”。然而,几十年后,中国人却轻松地重新出现在了比曼德勒远为靠南的这个港口。 这不是一种军事力量的重现,而是中国在世界影响不断扩大的体现。 这种影响,我想,以后还会不断的扩大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后双方在皮尤河大桥以北的同古,爆发了长达12天的血战。 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远征军没能走得那样远,除了曾象征性派部队到仰光之外,西堡和皎美是其作战的南界。当中国远征军撤离西堡时,他们没有想到,从此中国军队数十年再没能回到南亚次大陆如此靠南的地方。 新50师师长潘毓琨少将在缴获的日军战车上讲话,他就是攻占西堡的指挥官 但这个纪录,如今应该是被打破了。2010年9月1日,印度媒体报道“中国军舰泊靠缅甸八莫港引发印度焦虑不安”。这里所说的八莫,并非远征军东征路上打下的“八莫城”(Bhamo),而是缅甸南部港口“八莫港”(Burmese)。两艘中国军舰此前曾在本地做过短暂停留。 按照印度媒体的报道,新德里智囊机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高级专家高希(P.K. Ghosh)认为,“中国军舰在缅甸近海的活动值得密切关注”。他并表示,“这很可能是中国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海军的活动范围已经拓展到印度洋领域。” 唐朝中叶,大唐西域军统帅高仙芝率军与阿拉伯帝国军队会战于坦逻斯(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败绩。此后不久,就发生了安史之乱。历史学家对于坦逻斯之战,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人从此离开了中亚西亚,再也没有回来。” 在缅甸之战中,中国人同样离开了近在咫尺的曼德勒,向北方退去。随着此后中国大陆进入内战阶段,当时大约也有人准备写下“中国人从此离开了南亚次大陆,再也没有回来”。然而,几十年后,中国人却轻松地重新出现在了比曼德勒远为靠南的这个港口。 这不是一种军事力量的重现,而是中国在世界影响不断扩大的体现。 这种影响,我想,以后还会不断的扩大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后双方在皮尤河大桥以北的同古,爆发了长达12天的血战。

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远征军没能走得那样远,除了曾象征性派部队到仰光之外,西堡和皎美是其作战的南界。当中国远征军撤离西堡时,他们没有想到,从此中国军队数十年再没能回到南亚次大陆如此靠南的地方。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

新50师师长潘毓琨少将在缴获的日军战车上讲话,他就是攻占西堡的指挥官

但这个纪录,如今应该是被打破了。2010年9月1日,印度媒体报道“中国军舰泊靠缅甸八莫港引发印度焦虑不安”。这里所说的八莫,并非远征军东征路上打下的“八莫城”(Bhamo),而是缅甸南部港口“八莫港”(Burmese)。两艘中国军舰此前曾在本地做过短暂停留。

按照印度媒体的报道,新德里智囊机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高级专家高希(P.K. Ghosh)认为,“中国军舰在缅甸近海的活动值得密切关注”。他并表示,“这很可能是中国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海军的活动范围已经拓展到印度洋领域。”
后双方在皮尤河大桥以北的同古,爆发了长达12天的血战。 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远征军没能走得那样远,除了曾象征性派部队到仰光之外,西堡和皎美是其作战的南界。当中国远征军撤离西堡时,他们没有想到,从此中国军队数十年再没能回到南亚次大陆如此靠南的地方。 新50师师长潘毓琨少将在缴获的日军战车上讲话,他就是攻占西堡的指挥官 但这个纪录,如今应该是被打破了。2010年9月1日,印度媒体报道“中国军舰泊靠缅甸八莫港引发印度焦虑不安”。这里所说的八莫,并非远征军东征路上打下的“八莫城”(Bhamo),而是缅甸南部港口“八莫港”(Burmese)。两艘中国军舰此前曾在本地做过短暂停留。 按照印度媒体的报道,新德里智囊机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高级专家高希(P.K. Ghosh)认为,“中国军舰在缅甸近海的活动值得密切关注”。他并表示,“这很可能是中国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海军的活动范围已经拓展到印度洋领域。” 唐朝中叶,大唐西域军统帅高仙芝率军与阿拉伯帝国军队会战于坦逻斯(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败绩。此后不久,就发生了安史之乱。历史学家对于坦逻斯之战,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人从此离开了中亚西亚,再也没有回来。” 在缅甸之战中,中国人同样离开了近在咫尺的曼德勒,向北方退去。随着此后中国大陆进入内战阶段,当时大约也有人准备写下“中国人从此离开了南亚次大陆,再也没有回来”。然而,几十年后,中国人却轻松地重新出现在了比曼德勒远为靠南的这个港口。 这不是一种军事力量的重现,而是中国在世界影响不断扩大的体现。 这种影响,我想,以后还会不断的扩大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唐朝中叶,大唐西域军统帅高仙芝率军与阿拉伯帝国军队会战于坦逻斯(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败绩。此后不久,就发生了安史之乱。历史学家对于坦逻斯之战,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人从此离开了中亚西亚,再也没有回来。”

在缅甸之战中,中国人同样离开了近在咫尺的曼德勒,向北方退去。随着此后中国大陆进入内战阶段,当时大约也有人准备写下“中国人从此离开了南亚次大陆,再也没有回来”。然而,几十年后,中国人却轻松地重新出现在了比曼德勒远为靠南的这个港口。

这不是一种军事力量的重现,而是中国在世界影响不断扩大的体现。

这种影响,我想,以后还会不断的扩大的。

[完]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

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老萨影集

后双方在皮尤河大桥以北的同古,爆发了长达12天的血战。 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远征军没能走得那样远,除了曾象征性派部队到仰光之外,西堡和皎美是其作战的南界。当中国远征军撤离西堡时,他们没有想到,从此中国军队数十年再没能回到南亚次大陆如此靠南的地方。 新50师师长潘毓琨少将在缴获的日军战车上讲话,他就是攻占西堡的指挥官 但这个纪录,如今应该是被打破了。2010年9月1日,印度媒体报道“中国军舰泊靠缅甸八莫港引发印度焦虑不安”。这里所说的八莫,并非远征军东征路上打下的“八莫城”(Bhamo),而是缅甸南部港口“八莫港”(Burmese)。两艘中国军舰此前曾在本地做过短暂停留。 按照印度媒体的报道,新德里智囊机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高级专家高希(P.K. Ghosh)认为,“中国军舰在缅甸近海的活动值得密切关注”。他并表示,“这很可能是中国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海军的活动范围已经拓展到印度洋领域。” 唐朝中叶,大唐西域军统帅高仙芝率军与阿拉伯帝国军队会战于坦逻斯(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败绩。此后不久,就发生了安史之乱。历史学家对于坦逻斯之战,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人从此离开了中亚西亚,再也没有回来。” 在缅甸之战中,中国人同样离开了近在咫尺的曼德勒,向北方退去。随着此后中国大陆进入内战阶段,当时大约也有人准备写下“中国人从此离开了南亚次大陆,再也没有回来”。然而,几十年后,中国人却轻松地重新出现在了比曼德勒远为靠南的这个港口。 这不是一种军事力量的重现,而是中国在世界影响不断扩大的体现。 这种影响,我想,以后还会不断的扩大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后双方在皮尤河大桥以北的同古,爆发了长达12天的血战。 第二次入缅作战,中国远征军没能走得那样远,除了曾象征性派部队到仰光之外,西堡和皎美是其作战的南界。当中国远征军撤离西堡时,他们没有想到,从此中国军队数十年再没能回到南亚次大陆如此靠南的地方。 新50师师长潘毓琨少将在缴获的日军战车上讲话,他就是攻占西堡的指挥官 但这个纪录,如今应该是被打破了。2010年9月1日,印度媒体报道“中国军舰泊靠缅甸八莫港引发印度焦虑不安”。这里所说的八莫,并非远征军东征路上打下的“八莫城”(Bhamo),而是缅甸南部港口“八莫港”(Burmese)。两艘中国军舰此前曾在本地做过短暂停留。 按照印度媒体的报道,新德里智囊机构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的高级专家高希(P.K. Ghosh)认为,“中国军舰在缅甸近海的活动值得密切关注”。他并表示,“这很可能是中国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中国海军的活动范围已经拓展到印度洋领域。” 唐朝中叶,大唐西域军统帅高仙芝率军与阿拉伯帝国军队会战于坦逻斯(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败绩。此后不久,就发生了安史之乱。历史学家对于坦逻斯之战,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人从此离开了中亚西亚,再也没有回来。” 在缅甸之战中,中国人同样离开了近在咫尺的曼德勒,向北方退去。随着此后中国大陆进入内战阶段,当时大约也有人准备写下“中国人从此离开了南亚次大陆,再也没有回来”。然而,几十年后,中国人却轻松地重新出现在了比曼德勒远为靠南的这个港口。 这不是一种军事力量的重现,而是中国在世界影响不断扩大的体现。 这种影响,我想,以后还会不断的扩大的。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当晚,他与罗锡畴团长在一幢破旧民房里住宿,两人并排睡在地铺上,已经睡熟。半夜突然枪声大作,睁眼一看,只见曳光弹乱飞,罗团长坐起身准备外出查看,尚未离开地铺,一颗流弹飞来正中罗团长后脑。经及时送院抢救,罗团长才保住性命。这一战幸而部队警惕性高、装备好,激战之后,日军战车不是被击毁就是落荒而逃,总算没有让它占到便宜。 英国大兵们那边在干什么,就只有天知道了。 西堡战斗中的中国机枪手,此战共歼敌1,600余人 添乱的英国人还有一大问题,就是很多英国兵分不清中国人和日本人,见到远征军部队时常误以为是日本人而发生误会。远征军官兵为此十分头疼,但很快想出了办法——当他们与英军相遇,会说“顶好”两个字作为暗语——这是英美军人到中国学习的最初级汉语,但日本人显然没见过这本教材。 进攻缅北的远征军装甲部队,在缅北作战的中国远征军装备精良,也让日军体会了一把火海战术 日不落帝国到了1945年,太阳只在地平线上打转。 然而,1945年的缅甸,在国际政治地图上,仍然是英国人的缅甸。 大英帝国绝对无法接受中国继续在这个胞波之国取得辉煌的战功。如果中国在这里扩大影响,会引发缅甸人与英国无可避免的离心,使帝国在这里的殖民事业于日军打击后经受第二次的失败。 随着证据日渐浮出水面,历史学家越来越接受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时候,英国人的如意算盘就是让中国人掩护其撤退,但绝不让中国人打赢。因为如果日本人打了胜仗,就算现在逃到印度,只要盟国赢了整场战争,缅甸一定还会被归还给英国。如果中国人打了胜仗,那缅甸的未来,可就不好说了。 而新一军和新六军从印度打回祖国的战斗,也因为英国人的粗暴干涉,被迫只能通过以密支那为中心的北缅,穿越野人山进行。而已曼德勒为中心的中缅,以仰光为中心的南面,则是英军的作战区域。 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英国绅士们算是把这个原则贯彻到了极致。 在还没有经过抗美援朝打出威风之前,中国人即便面对自己的盟友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是英国人没有想到,日不落帝国的部队,在战场上却怎么也跟不上中国人的脚步,这才有了廖耀湘抢先逼近曼德勒的举动。英国人也没有想到,在战后世界性民族独立运动的风云中,大英帝国不但失去了缅甸,连“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也没能保住。殖民主义在20世纪已经逐渐日薄西山。 打通中印公路重归故国的远征军战士 无论如何,在1945年,英国人是无法容忍中国军队在曼德勒举行一场入城式的。这条底线,蒋委员长和美国人,也并不想去触碰。于是,政治决定了军事,远征军在攻占西堡,皎美,南燕后不久,即将其城防交给了英国人。廖耀湘只能扼腕于曼德勒城下。一个星期以后,姗姗来迟的英军才占领了只有少数日军警戒的这座古城。 尽管没能攻入曼德勒,但这仍是远征军作战中非常值得纪念的一战。这是中国远征军在第二次入缅作战中,打得最靠南的地方。 远征军入缅作战,历史记载纬度最南的作战也是其第一仗,发生在皮尤河汊,地点已经接近缅甸首都仰光。1942年3月19日,远征军第200师摩托化骑兵团和第598团在此伏击了日军第55师团的摩托化步兵一部,随 通知:明天,也就是24日星期五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到四点,老萨在新浪作微访谈,地址,或许是我这个微博地址吧 -- 萨苏访谈 欢迎大家来参加。 远征军名将廖耀湘,1945年3月率军兵临缅甸古都曼德勒郊外的皎美,离缅甸旧王宫距离不过几十公里,却不得不止步于此,可能是这位人称“中国虎”的猛将在抗日战场上最遗憾的一战了 1944年10月15日,中国远征军在密支那的部队大举东进,直逼中缅边界的八莫,南坎,开始归国之战的最后阶段战役。耐人寻味的是,这次攻击作战,进攻部队摆了个分成左、中、右三纵队的奇怪队形。 担任主攻的,是左路孙立人所部中国远征军部队新一军,从密支那沿伊洛瓦底江顺流而下,从西北向东南方向攻击前进,目标直指八莫。中路廖耀湘的新6军则向南直插,从八莫以南的南支(Nauchye)、曼那等地直取西堡(Hsipaw,也有翻译成“细胞”、“昔卜”的),从战术上看,似乎是要肃清八莫以南的日军第2师团策应部队,掩护新一军对八莫的攻击。而在这支策应部队的南边,还放了一支莫名其妙的右纵队,这个右纵队不是中国军队,主力是英国陆军第36师。 有廖耀湘的一个军掩护八莫战役的侧翼难道还不够,还要放一个英国师来掩护廖耀湘? 这个从军事角度看有些古怪的阵容不免让人遐想。其实,只要看看地图,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廖耀湘所部攻击的目标西堡,是日军在缅甸中部的军事重镇。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日军就是出动一个师团,通过丛林穿插,经西堡向北,攻占了远征军的后勤中心腊戍,使整个缅甸战局急转直下的。更重要的是,西堡的路标上清楚标明,此处到缅甸古都曼德勒只有124英里。战史专家晏伟权先生去缅甸考察的时候,尽管道路情况很糟糕,但租一辆日本轿车,上午从曼德勒出发,下午就可以到达西堡。 远征军进攻西堡,乔美(皎美)等地地图,乔美左侧延伸处就是曼德勒 实战中新六军倒没有独立完成任务,但在攻克八莫的新一军新38师配合下,两支如狼似虎的中国远征军交错前进,不但在1945年3月24日拿下了西堡,而且继续向南挺进,前锋部队第50师一直打到曼德勒郊外,攻占了号称“曼德勒门户”的皎美镇(Kyaukme)和南燕镇(Namyeng),距离缅甸古皇宫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这时,已经被中国远征军打怕了的日军纷纷向南或向东溃败,很多通过边界进入泰国境内,如果打疯了的中国人加一把力,曼德勒已在囊中。 当年,第一次远征军入缅作战,廖耀湘率部以滚筒式撤退一举成名的斯瓦逐次抵抗作战,就发生在曼德勒的南面。当年那一仗打得不错,却是败退中的战斗,随后的野人山大撤退令人痛心疾首,战功赫赫的新22师只有不到3,000人走出丛林。可以想象,睚眦必报的湖南人廖耀湘多想在曼德勒一报前仇! 但是,政治却不允许他向南踏出一步了。在他南翼的那个英军第36师,与其说是打日本人的,不如说是防中国人的。 远征军进军途中留下的标语 远征军老兵回忆,尽管南面应该有英国人掩护,但攻克西堡以后,中国兵睡到半夜却发现日军越过英军战线来袭,六辆日军坦克差点儿端了远征军第149团的团部,连团长罗锡畴也受了重伤。关于罗团长负伤的经过,原第50师译员王瑞福回忆,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