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捕王外二篇 防盗门大盗案中被遗忘的两件“操蛋”事儿 BY 北京老引  

2012-02-03 23:0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老引,也就是尹警官是老萨的朋友,就是在他的介绍之下,老萨才得以与赵老太爷相识。在采访老太爷的过程中,老引一直在旁保驾护航,并且不断把各种提审的技巧用到老太爷身上。有时候老太爷疑惑地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我怎么觉着自己好像坐的地方儿不对啊?”
北京老引,也就是尹警官是老萨的朋友,就是在他的介绍之下,老萨才得以与赵老太爷相识。在采访老太爷的过程中,老引一直在旁保驾护航,并且不断把各种提审的技巧用到老太爷身上。有时候老太爷疑惑地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我怎么觉着自己好像坐的地方儿不对啊?” 在老萨写赵老太爷侦破“防盗门大盗”一案的过程中,经常要跟老引核对当时的情形,也得了老哥不少鼓励。然而写完后,老引却觉得意犹未尽,还有些未尽之事值得一提,于是写成下面文章,刚刚写完,便被老萨缴来,当作正文的外篇处理了,谅老引也不会见怪。 请看北京老引所写的这篇 -- 《防盗门大盗案中被遗忘的两件“操蛋”事儿》 “防盗门大盗”盗窃案萨爷基本写完了。在前期采访中俺有幸相随,全篇看完感觉萨爷似乎遗忘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听俺一一道来。 一、把贼吓一跳的被害人。 话说一天众贼人像往日一样大白天驾车“出窃”[萨注:他们称为上班],来到一家防盗门前,还是由女贼[萨注:就是那位轻车熟路的文丽]先上前敲门。无应答。剪断电话线,快速打开防盗门进屋。[萨注:一切都按照标准的程序进行]一看,里面的卧室门还撞上了。一般人家走后都是敞开室内各个屋门,这家有点儿怪?!由于是木门,一贼人上前一脚把门“咣当”踹开,这一踹,众贼人全部惊呆了。原来卧室床上赤条条,光溜溜躺着两位中年男女。[萨评:老太爷回忆当时大盗们对着如此情景,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目瞪口呆。也是,这光天化日的,在古代那叫“白昼宣淫“,是犯刑律的事情啊 …… 然而,不管怎样,程序出
在老萨写赵老太爷侦破“防盗门大盗”一案的过程中,经常要跟老引核对当时的情形,也得了老哥不少鼓励。然而写完后,老引却觉得意犹未尽,还有些未尽之事值得一提,于是写成下面文章,刚刚写完,便被老萨缴来,当作正文的外篇处理了,谅老引也不会见怪。

请看北京老引所写的这篇 -- 《防盗门大盗案中被遗忘的两件“操蛋”事儿》

“防盗门大盗”盗窃案萨爷基本写完了。在前期采访中俺有幸相随,全篇看完感觉萨爷似乎遗忘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听俺一一道来。北京老引,也就是尹警官是老萨的朋友,就是在他的介绍之下,老萨才得以与赵老太爷相识。在采访老太爷的过程中,老引一直在旁保驾护航,并且不断把各种提审的技巧用到老太爷身上。有时候老太爷疑惑地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我怎么觉着自己好像坐的地方儿不对啊?” 在老萨写赵老太爷侦破“防盗门大盗”一案的过程中,经常要跟老引核对当时的情形,也得了老哥不少鼓励。然而写完后,老引却觉得意犹未尽,还有些未尽之事值得一提,于是写成下面文章,刚刚写完,便被老萨缴来,当作正文的外篇处理了,谅老引也不会见怪。 请看北京老引所写的这篇 -- 《防盗门大盗案中被遗忘的两件“操蛋”事儿》 “防盗门大盗”盗窃案萨爷基本写完了。在前期采访中俺有幸相随,全篇看完感觉萨爷似乎遗忘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听俺一一道来。 一、把贼吓一跳的被害人。 话说一天众贼人像往日一样大白天驾车“出窃”[萨注:他们称为上班],来到一家防盗门前,还是由女贼[萨注:就是那位轻车熟路的文丽]先上前敲门。无应答。剪断电话线,快速打开防盗门进屋。[萨注:一切都按照标准的程序进行]一看,里面的卧室门还撞上了。一般人家走后都是敞开室内各个屋门,这家有点儿怪?!由于是木门,一贼人上前一脚把门“咣当”踹开,这一踹,众贼人全部惊呆了。原来卧室床上赤条条,光溜溜躺着两位中年男女。[萨评:老太爷回忆当时大盗们对着如此情景,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目瞪口呆。也是,这光天化日的,在古代那叫“白昼宣淫“,是犯刑律的事情啊 …… 然而,不管怎样,程序出

 一、把贼吓一跳的被害人。

话说一天众贼人像往日一样大白天驾车“出窃”们过来说:这“清官”如今早已做到某大企业的老总位置上啦,正挥舞着八戒的九齿神耙狂搂哪![萨评:查到此人后来之事,老萨有泪奔之感。暗揣:那回被盗,贼没有被清官感动,反而把清官家的鸡蛋拿出来满屋砸,以泄找不到钱的愤怒,是不是这种行为导致此官性格大变,由清而贪呢?不好说。] 俺估计萨爷这下气瘪啦!怎么写呢?写人不好,写事儿不好,写环境吧,也不好。干脆不写算啦![萨注:除了人是会变的以外,咱还能说什么呢?] 这两件事儿吧,俺想半天觉得用“操蛋”来形容比较合适。如今“操蛋”的意思据说是指:可以干,但不好意思说的事儿……。 [感谢老引,那,咱今儿就给大家奉献这俩“操蛋”的情节吧。]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萨注:他们称为上班],来到一家防盗门前,还是由女贼[萨注:就是那位轻车熟路的文丽]先上前敲门。无应答。剪断电话线,快速打开防盗门进屋。[萨注:一切都按照标准的程序进行]一看,里面的卧室门还撞上了。一般人家走后都是敞开室内各个屋门,这家有点儿怪?!由于是木门,一贼人上前一脚把门“咣当”踹开,这一踹,众贼人全部惊呆了。原来卧室床上赤条条,光溜溜躺着两位中年男女。们过来说:这“清官”如今早已做到某大企业的老总位置上啦,正挥舞着八戒的九齿神耙狂搂哪![萨评:查到此人后来之事,老萨有泪奔之感。暗揣:那回被盗,贼没有被清官感动,反而把清官家的鸡蛋拿出来满屋砸,以泄找不到钱的愤怒,是不是这种行为导致此官性格大变,由清而贪呢?不好说。] 俺估计萨爷这下气瘪啦!怎么写呢?写人不好,写事儿不好,写环境吧,也不好。干脆不写算啦![萨注:除了人是会变的以外,咱还能说什么呢?] 这两件事儿吧,俺想半天觉得用“操蛋”来形容比较合适。如今“操蛋”的意思据说是指:可以干,但不好意思说的事儿……。 [感谢老引,那,咱今儿就给大家奉献这俩“操蛋”的情节吧。]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萨评:老太爷回忆当时大盗们对着如此情景,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目瞪口呆。也是,这光天化日的,在古代那叫“白昼宣淫“,是犯刑律的事情啊 …… 然而,不管怎样,程序出BUG,执行不下去了,怎么办?]

北京老引,也就是尹警官是老萨的朋友,就是在他的介绍之下,老萨才得以与赵老太爷相识。在采访老太爷的过程中,老引一直在旁保驾护航,并且不断把各种提审的技巧用到老太爷身上。有时候老太爷疑惑地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我怎么觉着自己好像坐的地方儿不对啊?” 在老萨写赵老太爷侦破“防盗门大盗”一案的过程中,经常要跟老引核对当时的情形,也得了老哥不少鼓励。然而写完后,老引却觉得意犹未尽,还有些未尽之事值得一提,于是写成下面文章,刚刚写完,便被老萨缴来,当作正文的外篇处理了,谅老引也不会见怪。 请看北京老引所写的这篇 -- 《防盗门大盗案中被遗忘的两件“操蛋”事儿》 “防盗门大盗”盗窃案萨爷基本写完了。在前期采访中俺有幸相随,全篇看完感觉萨爷似乎遗忘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听俺一一道来。 一、把贼吓一跳的被害人。 话说一天众贼人像往日一样大白天驾车“出窃”[萨注:他们称为上班],来到一家防盗门前,还是由女贼[萨注:就是那位轻车熟路的文丽]先上前敲门。无应答。剪断电话线,快速打开防盗门进屋。[萨注:一切都按照标准的程序进行]一看,里面的卧室门还撞上了。一般人家走后都是敞开室内各个屋门,这家有点儿怪?!由于是木门,一贼人上前一脚把门“咣当”踹开,这一踹,众贼人全部惊呆了。原来卧室床上赤条条,光溜溜躺着两位中年男女。[萨评:老太爷回忆当时大盗们对着如此情景,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目瞪口呆。也是,这光天化日的,在古代那叫“白昼宣淫“,是犯刑律的事情啊 …… 然而,不管怎样,程序出还是人家李勇镇静,上前把刀一比,别动,翻过身来。一对男女乖乖翻过身来,被他们绑上。众贼人洗劫一番悄悄撤出(话说您要问这贼人不讲道义啊,为啥没侮辱内女滴呢?俺觉得有三:一是贼是奔财务来滴﹔二是来行动要快捷﹔三是大概不太对贼的胃口吧。)[萨注:也没准儿还有道德方面的考虑,连贼在被审问时提起这两位来都是“狗男女”长,“狗男女”短的,估摸着,这贼,他也有自尊心和社会正义感不是?]更为悲催的是,一查,没报案。等赵老爷子的警察部下上门询问人家还说:没有啊!经反复工作才说:您别声张成不?……。[萨注:老太爷反正说看那男主人长得跟贼描述的男性“狗男女“一点儿都不象。经查,被王经理在南湖渠销赃而找不着失主的戒指里头,就有这家的,难怪查不出是贼赃来]BUG,执行不下去了,怎么办?] 还是人家李勇镇静,上前把刀一比,别动,翻过身来。一对男女乖乖翻过身来,被他们绑上。众贼人洗劫一番悄悄撤出(话说您要问这贼人不讲道义啊,为啥没侮辱内女滴呢?俺觉得有三:一是贼是奔财务来滴﹔二是来行动要快捷﹔三是大概不太对贼的胃口吧。)[萨注:也没准儿还有道德方面的考虑,连贼在被审问时提起这两位来都是“狗男女”长,“狗男女”短的,估摸着,这贼,他也有自尊心和社会正义感不是?]更为悲催的是,一查,没报案。等赵老爷子的警察部下上门询问人家还说:没有啊!经反复工作才说:您别声张成不?……。[萨注:老太爷反正说看那男主人长得跟贼描述的男性“狗男女“一点儿都不象。经查,被王经理在南湖渠销赃而找不着失主的戒指里头,就有这家的,难怪查不出是贼赃来] 唉!……这让俺想起句诗: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挥挥手,没带走一片云彩……。 正做这等事被堵在家里,要是警察不上门,贼抢真是白抢啊……[萨注:人家也喊冤啊 -- 俺们不是不锁门啊,哪儿想到来个贼都是专撬防盗门的!] 二、贼偷出个清官 话说这帮贼偷的其中一家官儿可不小,是帝都一大区的副区长家。可翻半天竟然只翻出50元人民的币[萨注:这是防盗门大盗们所撬各家中成果最差的一家。不过,老萨倒想问问,家里就50块,您设防盗门儿干吗?不解],这是96年的事儿。俺一听直劲撺萨爷:这几天网上正吵吵《被贼偷出的国内十大贪官》呢。您把这清官写写,该是帮上面做个正面宣传不是吗! 可过几天一了解这位“清官”的哥

唉!……这让俺想起句诗: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挥挥手,没带走一片云彩……。们过来说:这“清官”如今早已做到某大企业的老总位置上啦,正挥舞着八戒的九齿神耙狂搂哪![萨评:查到此人后来之事,老萨有泪奔之感。暗揣:那回被盗,贼没有被清官感动,反而把清官家的鸡蛋拿出来满屋砸,以泄找不到钱的愤怒,是不是这种行为导致此官性格大变,由清而贪呢?不好说。] 俺估计萨爷这下气瘪啦!怎么写呢?写人不好,写事儿不好,写环境吧,也不好。干脆不写算啦![萨注:除了人是会变的以外,咱还能说什么呢?] 这两件事儿吧,俺想半天觉得用“操蛋”来形容比较合适。如今“操蛋”的意思据说是指:可以干,但不好意思说的事儿……。 [感谢老引,那,咱今儿就给大家奉献这俩“操蛋”的情节吧。]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正做这等事被堵在家里,要是警察不上门,贼抢真是白抢啊……们过来说:这“清官”如今早已做到某大企业的老总位置上啦,正挥舞着八戒的九齿神耙狂搂哪![萨评:查到此人后来之事,老萨有泪奔之感。暗揣:那回被盗,贼没有被清官感动,反而把清官家的鸡蛋拿出来满屋砸,以泄找不到钱的愤怒,是不是这种行为导致此官性格大变,由清而贪呢?不好说。] 俺估计萨爷这下气瘪啦!怎么写呢?写人不好,写事儿不好,写环境吧,也不好。干脆不写算啦![萨注:除了人是会变的以外,咱还能说什么呢?] 这两件事儿吧,俺想半天觉得用“操蛋”来形容比较合适。如今“操蛋”的意思据说是指:可以干,但不好意思说的事儿……。 [感谢老引,那,咱今儿就给大家奉献这俩“操蛋”的情节吧。]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萨注:人家也喊冤啊 -- 俺们不是不锁门啊,哪儿想到来个贼都是专撬防盗门的!]

北京老引,也就是尹警官是老萨的朋友,就是在他的介绍之下,老萨才得以与赵老太爷相识。在采访老太爷的过程中,老引一直在旁保驾护航,并且不断把各种提审的技巧用到老太爷身上。有时候老太爷疑惑地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我怎么觉着自己好像坐的地方儿不对啊?” 在老萨写赵老太爷侦破“防盗门大盗”一案的过程中,经常要跟老引核对当时的情形,也得了老哥不少鼓励。然而写完后,老引却觉得意犹未尽,还有些未尽之事值得一提,于是写成下面文章,刚刚写完,便被老萨缴来,当作正文的外篇处理了,谅老引也不会见怪。 请看北京老引所写的这篇 -- 《防盗门大盗案中被遗忘的两件“操蛋”事儿》 “防盗门大盗”盗窃案萨爷基本写完了。在前期采访中俺有幸相随,全篇看完感觉萨爷似乎遗忘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听俺一一道来。 一、把贼吓一跳的被害人。 话说一天众贼人像往日一样大白天驾车“出窃”[萨注:他们称为上班],来到一家防盗门前,还是由女贼[萨注:就是那位轻车熟路的文丽]先上前敲门。无应答。剪断电话线,快速打开防盗门进屋。[萨注:一切都按照标准的程序进行]一看,里面的卧室门还撞上了。一般人家走后都是敞开室内各个屋门,这家有点儿怪?!由于是木门,一贼人上前一脚把门“咣当”踹开,这一踹,众贼人全部惊呆了。原来卧室床上赤条条,光溜溜躺着两位中年男女。[萨评:老太爷回忆当时大盗们对着如此情景,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目瞪口呆。也是,这光天化日的,在古代那叫“白昼宣淫“,是犯刑律的事情啊 …… 然而,不管怎样,程序出二、贼偷出个清官

BUG,执行不下去了,怎么办?] 还是人家李勇镇静,上前把刀一比,别动,翻过身来。一对男女乖乖翻过身来,被他们绑上。众贼人洗劫一番悄悄撤出(话说您要问这贼人不讲道义啊,为啥没侮辱内女滴呢?俺觉得有三:一是贼是奔财务来滴﹔二是来行动要快捷﹔三是大概不太对贼的胃口吧。)[萨注:也没准儿还有道德方面的考虑,连贼在被审问时提起这两位来都是“狗男女”长,“狗男女”短的,估摸着,这贼,他也有自尊心和社会正义感不是?]更为悲催的是,一查,没报案。等赵老爷子的警察部下上门询问人家还说:没有啊!经反复工作才说:您别声张成不?……。[萨注:老太爷反正说看那男主人长得跟贼描述的男性“狗男女“一点儿都不象。经查,被王经理在南湖渠销赃而找不着失主的戒指里头,就有这家的,难怪查不出是贼赃来] 唉!……这让俺想起句诗: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挥挥手,没带走一片云彩……。 正做这等事被堵在家里,要是警察不上门,贼抢真是白抢啊……[萨注:人家也喊冤啊 -- 俺们不是不锁门啊,哪儿想到来个贼都是专撬防盗门的!] 二、贼偷出个清官 话说这帮贼偷的其中一家官儿可不小,是帝都一大区的副区长家。可翻半天竟然只翻出50元人民的币[萨注:这是防盗门大盗们所撬各家中成果最差的一家。不过,老萨倒想问问,家里就50块,您设防盗门儿干吗?不解],这是96年的事儿。俺一听直劲撺萨爷:这几天网上正吵吵《被贼偷出的国内十大贪官》呢。您把这清官写写,该是帮上面做个正面宣传不是吗! 可过几天一了解这位“清官”的哥话说这帮贼偷的其中一家官儿可不小,是帝都一大区的副区长家。可翻半天竟然只翻出50元人民的币[萨注:这是防盗门大盗们所撬各家中成果最差的一家。不过,老萨倒想问问,家里就50块,您设防盗门儿干吗?不解],这是96年的事儿。俺一听直劲撺萨爷:这几天网上正吵吵《被贼偷出的国内十大贪官》呢。您把这清官写写,该是帮上面做个正面宣传不是吗!
们过来说:这“清官”如今早已做到某大企业的老总位置上啦,正挥舞着八戒的九齿神耙狂搂哪![萨评:查到此人后来之事,老萨有泪奔之感。暗揣:那回被盗,贼没有被清官感动,反而把清官家的鸡蛋拿出来满屋砸,以泄找不到钱的愤怒,是不是这种行为导致此官性格大变,由清而贪呢?不好说。] 俺估计萨爷这下气瘪啦!怎么写呢?写人不好,写事儿不好,写环境吧,也不好。干脆不写算啦![萨注:除了人是会变的以外,咱还能说什么呢?] 这两件事儿吧,俺想半天觉得用“操蛋”来形容比较合适。如今“操蛋”的意思据说是指:可以干,但不好意思说的事儿……。 [感谢老引,那,咱今儿就给大家奉献这俩“操蛋”的情节吧。]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可过几天一了解这位“清官”的哥们过来说:这“清官”如今早已做到某大企业的老总位置上啦,正挥舞着八戒的九齿神耙狂搂哪![萨评:查到此人后来之事,老萨有泪奔之感。暗揣:那回被盗,贼没有被清官感动,反而把清官家的鸡蛋拿出来满屋砸,以泄找不到钱的愤怒,是不是这种行为导致此官性格大变,由清而贪呢?不好说。]北京老引,也就是尹警官是老萨的朋友,就是在他的介绍之下,老萨才得以与赵老太爷相识。在采访老太爷的过程中,老引一直在旁保驾护航,并且不断把各种提审的技巧用到老太爷身上。有时候老太爷疑惑地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我怎么觉着自己好像坐的地方儿不对啊?” 在老萨写赵老太爷侦破“防盗门大盗”一案的过程中,经常要跟老引核对当时的情形,也得了老哥不少鼓励。然而写完后,老引却觉得意犹未尽,还有些未尽之事值得一提,于是写成下面文章,刚刚写完,便被老萨缴来,当作正文的外篇处理了,谅老引也不会见怪。 请看北京老引所写的这篇 -- 《防盗门大盗案中被遗忘的两件“操蛋”事儿》 “防盗门大盗”盗窃案萨爷基本写完了。在前期采访中俺有幸相随,全篇看完感觉萨爷似乎遗忘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听俺一一道来。 一、把贼吓一跳的被害人。 话说一天众贼人像往日一样大白天驾车“出窃”[萨注:他们称为上班],来到一家防盗门前,还是由女贼[萨注:就是那位轻车熟路的文丽]先上前敲门。无应答。剪断电话线,快速打开防盗门进屋。[萨注:一切都按照标准的程序进行]一看,里面的卧室门还撞上了。一般人家走后都是敞开室内各个屋门,这家有点儿怪?!由于是木门,一贼人上前一脚把门“咣当”踹开,这一踹,众贼人全部惊呆了。原来卧室床上赤条条,光溜溜躺着两位中年男女。[萨评:老太爷回忆当时大盗们对着如此情景,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目瞪口呆。也是,这光天化日的,在古代那叫“白昼宣淫“,是犯刑律的事情啊 …… 然而,不管怎样,程序出

俺估计萨爷这下气瘪啦!怎么写呢?写人不好,写事儿不好,写环境吧,也不好。干脆不写算啦![萨注:除了人是会变的以外,咱还能说什么呢?]

北京老引,也就是尹警官是老萨的朋友,就是在他的介绍之下,老萨才得以与赵老太爷相识。在采访老太爷的过程中,老引一直在旁保驾护航,并且不断把各种提审的技巧用到老太爷身上。有时候老太爷疑惑地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我怎么觉着自己好像坐的地方儿不对啊?” 在老萨写赵老太爷侦破“防盗门大盗”一案的过程中,经常要跟老引核对当时的情形,也得了老哥不少鼓励。然而写完后,老引却觉得意犹未尽,还有些未尽之事值得一提,于是写成下面文章,刚刚写完,便被老萨缴来,当作正文的外篇处理了,谅老引也不会见怪。 请看北京老引所写的这篇 -- 《防盗门大盗案中被遗忘的两件“操蛋”事儿》 “防盗门大盗”盗窃案萨爷基本写完了。在前期采访中俺有幸相随,全篇看完感觉萨爷似乎遗忘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听俺一一道来。 一、把贼吓一跳的被害人。 话说一天众贼人像往日一样大白天驾车“出窃”[萨注:他们称为上班],来到一家防盗门前,还是由女贼[萨注:就是那位轻车熟路的文丽]先上前敲门。无应答。剪断电话线,快速打开防盗门进屋。[萨注:一切都按照标准的程序进行]一看,里面的卧室门还撞上了。一般人家走后都是敞开室内各个屋门,这家有点儿怪?!由于是木门,一贼人上前一脚把门“咣当”踹开,这一踹,众贼人全部惊呆了。原来卧室床上赤条条,光溜溜躺着两位中年男女。[萨评:老太爷回忆当时大盗们对着如此情景,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目瞪口呆。也是,这光天化日的,在古代那叫“白昼宣淫“,是犯刑律的事情啊 …… 然而,不管怎样,程序出这两件事儿吧,俺想半天觉得用“操蛋”来形容比较合适。如今“操蛋”的意思据说是指:可以干,但不好意思说的事儿……。

[感谢老引,那,咱今儿就给大家奉献这俩“操蛋”的情节吧。]

[完]们过来说:这“清官”如今早已做到某大企业的老总位置上啦,正挥舞着八戒的九齿神耙狂搂哪![萨评:查到此人后来之事,老萨有泪奔之感。暗揣:那回被盗,贼没有被清官感动,反而把清官家的鸡蛋拿出来满屋砸,以泄找不到钱的愤怒,是不是这种行为导致此官性格大变,由清而贪呢?不好说。] 俺估计萨爷这下气瘪啦!怎么写呢?写人不好,写事儿不好,写环境吧,也不好。干脆不写算啦![萨注:除了人是会变的以外,咱还能说什么呢?] 这两件事儿吧,俺想半天觉得用“操蛋”来形容比较合适。如今“操蛋”的意思据说是指:可以干,但不好意思说的事儿……。 [感谢老引,那,咱今儿就给大家奉献这俩“操蛋”的情节吧。]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影集

们过来说:这“清官”如今早已做到某大企业的老总位置上啦,正挥舞着八戒的九齿神耙狂搂哪![萨评:查到此人后来之事,老萨有泪奔之感。暗揣:那回被盗,贼没有被清官感动,反而把清官家的鸡蛋拿出来满屋砸,以泄找不到钱的愤怒,是不是这种行为导致此官性格大变,由清而贪呢?不好说。] 俺估计萨爷这下气瘪啦!怎么写呢?写人不好,写事儿不好,写环境吧,也不好。干脆不写算啦![萨注:除了人是会变的以外,咱还能说什么呢?] 这两件事儿吧,俺想半天觉得用“操蛋”来形容比较合适。如今“操蛋”的意思据说是指:可以干,但不好意思说的事儿……。 [感谢老引,那,咱今儿就给大家奉献这俩“操蛋”的情节吧。]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BUG,执行不下去了,怎么办?] 还是人家李勇镇静,上前把刀一比,别动,翻过身来。一对男女乖乖翻过身来,被他们绑上。众贼人洗劫一番悄悄撤出(话说您要问这贼人不讲道义啊,为啥没侮辱内女滴呢?俺觉得有三:一是贼是奔财务来滴﹔二是来行动要快捷﹔三是大概不太对贼的胃口吧。)[萨注:也没准儿还有道德方面的考虑,连贼在被审问时提起这两位来都是“狗男女”长,“狗男女”短的,估摸着,这贼,他也有自尊心和社会正义感不是?]更为悲催的是,一查,没报案。等赵老爷子的警察部下上门询问人家还说:没有啊!经反复工作才说:您别声张成不?……。[萨注:老太爷反正说看那男主人长得跟贼描述的男性“狗男女“一点儿都不象。经查,被王经理在南湖渠销赃而找不着失主的戒指里头,就有这家的,难怪查不出是贼赃来] 唉!……这让俺想起句诗: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挥挥手,没带走一片云彩……。 正做这等事被堵在家里,要是警察不上门,贼抢真是白抢啊……[萨注:人家也喊冤啊 -- 俺们不是不锁门啊,哪儿想到来个贼都是专撬防盗门的!] 二、贼偷出个清官 话说这帮贼偷的其中一家官儿可不小,是帝都一大区的副区长家。可翻半天竟然只翻出50元人民的币[萨注:这是防盗门大盗们所撬各家中成果最差的一家。不过,老萨倒想问问,家里就50块,您设防盗门儿干吗?不解],这是96年的事儿。俺一听直劲撺萨爷:这几天网上正吵吵《被贼偷出的国内十大贪官》呢。您把这清官写写,该是帮上面做个正面宣传不是吗! 可过几天一了解这位“清官”的哥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北京老引,也就是尹警官是老萨的朋友,就是在他的介绍之下,老萨才得以与赵老太爷相识。在采访老太爷的过程中,老引一直在旁保驾护航,并且不断把各种提审的技巧用到老太爷身上。有时候老太爷疑惑地看过来,那眼神分明是:“我怎么觉着自己好像坐的地方儿不对啊?” 在老萨写赵老太爷侦破“防盗门大盗”一案的过程中,经常要跟老引核对当时的情形,也得了老哥不少鼓励。然而写完后,老引却觉得意犹未尽,还有些未尽之事值得一提,于是写成下面文章,刚刚写完,便被老萨缴来,当作正文的外篇处理了,谅老引也不会见怪。 请看北京老引所写的这篇 -- 《防盗门大盗案中被遗忘的两件“操蛋”事儿》 “防盗门大盗”盗窃案萨爷基本写完了。在前期采访中俺有幸相随,全篇看完感觉萨爷似乎遗忘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听俺一一道来。 一、把贼吓一跳的被害人。 话说一天众贼人像往日一样大白天驾车“出窃”[萨注:他们称为上班],来到一家防盗门前,还是由女贼[萨注:就是那位轻车熟路的文丽]先上前敲门。无应答。剪断电话线,快速打开防盗门进屋。[萨注:一切都按照标准的程序进行]一看,里面的卧室门还撞上了。一般人家走后都是敞开室内各个屋门,这家有点儿怪?!由于是木门,一贼人上前一脚把门“咣当”踹开,这一踹,众贼人全部惊呆了。原来卧室床上赤条条,光溜溜躺着两位中年男女。[萨评:老太爷回忆当时大盗们对着如此情景,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目瞪口呆。也是,这光天化日的,在古代那叫“白昼宣淫“,是犯刑律的事情啊 …… 然而,不管怎样,程序出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们过来说:这“清官”如今早已做到某大企业的老总位置上啦,正挥舞着八戒的九齿神耙狂搂哪![萨评:查到此人后来之事,老萨有泪奔之感。暗揣:那回被盗,贼没有被清官感动,反而把清官家的鸡蛋拿出来满屋砸,以泄找不到钱的愤怒,是不是这种行为导致此官性格大变,由清而贪呢?不好说。] 俺估计萨爷这下气瘪啦!怎么写呢?写人不好,写事儿不好,写环境吧,也不好。干脆不写算啦![萨注:除了人是会变的以外,咱还能说什么呢?] 这两件事儿吧,俺想半天觉得用“操蛋”来形容比较合适。如今“操蛋”的意思据说是指:可以干,但不好意思说的事儿……。 [感谢老引,那,咱今儿就给大家奉献这俩“操蛋”的情节吧。] [完]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BUG,执行不下去了,怎么办?] 还是人家李勇镇静,上前把刀一比,别动,翻过身来。一对男女乖乖翻过身来,被他们绑上。众贼人洗劫一番悄悄撤出(话说您要问这贼人不讲道义啊,为啥没侮辱内女滴呢?俺觉得有三:一是贼是奔财务来滴﹔二是来行动要快捷﹔三是大概不太对贼的胃口吧。)[萨注:也没准儿还有道德方面的考虑,连贼在被审问时提起这两位来都是“狗男女”长,“狗男女”短的,估摸着,这贼,他也有自尊心和社会正义感不是?]更为悲催的是,一查,没报案。等赵老爷子的警察部下上门询问人家还说:没有啊!经反复工作才说:您别声张成不?……。[萨注:老太爷反正说看那男主人长得跟贼描述的男性“狗男女“一点儿都不象。经查,被王经理在南湖渠销赃而找不着失主的戒指里头,就有这家的,难怪查不出是贼赃来] 唉!……这让俺想起句诗: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挥挥手,没带走一片云彩……。 正做这等事被堵在家里,要是警察不上门,贼抢真是白抢啊……[萨注:人家也喊冤啊 -- 俺们不是不锁门啊,哪儿想到来个贼都是专撬防盗门的!] 二、贼偷出个清官 话说这帮贼偷的其中一家官儿可不小,是帝都一大区的副区长家。可翻半天竟然只翻出50元人民的币[萨注:这是防盗门大盗们所撬各家中成果最差的一家。不过,老萨倒想问问,家里就50块,您设防盗门儿干吗?不解],这是96年的事儿。俺一听直劲撺萨爷:这几天网上正吵吵《被贼偷出的国内十大贪官》呢。您把这清官写写,该是帮上面做个正面宣传不是吗! 可过几天一了解这位“清官”的哥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