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美军“鼬计划”折翼舟山逸闻 下  

2012-03-11 22:3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向上靠近,与美机仍有一定高度差,推测美机高度应该在四千米左右。 为什么这样关注美机的高度呢? 因为可能就是这个高度要了美机的命 – 按照美机被追击时俯冲逃走的战术,如果它在一千米高度往海面冲,张文逸未必敢跟下去,美机从四千米往下冲,稍一计算就明白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海面,歼五跟上去开两回炮再拉起都没有问题。 另一条,是张文逸透露被雷达引导到巡航高度后,发现美机和攻击都是依靠月光,通过目视实现的。这首先说明我们关于那架古怪的尖鼻子歼-5的猜想是没有道理的,张文逸使用的并不是一架专门的夜间战斗机。其次证实了美方的猜测 –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提到至少有三个不利因素决定了P4M-1Q在这次较量中的不幸命运,其中之一便是天气晴朗,而且有月光,这是通常需要避开的天候,因为这种情况下侦察机“很容易成为对方的活靶子”。 美方的报道还提到了两个我们没有提到的关键因素(Key factors),显示美方的战术错误,而这些,恰好是中方没有报道的。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美军“鼬计划”折翼舟山逸闻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
美军“鼬计划”折翼舟山逸闻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五向上靠近,与美机仍有一定高度差,推测美机高度应该在四千米左右。五向上靠近,与美机仍有一定高度差,推测美机高度应该在四千米左右。 为什么这样关注美机的高度呢? 因为可能就是这个高度要了美机的命 – 按照美机被追击时俯冲逃走的战术,如果它在一千米高度往海面冲,张文逸未必敢跟下去,美机从四千米往下冲,稍一计算就明白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海面,歼五跟上去开两回炮再拉起都没有问题。 另一条,是张文逸透露被雷达引导到巡航高度后,发现美机和攻击都是依靠月光,通过目视实现的。这首先说明我们关于那架古怪的尖鼻子歼-5的猜想是没有道理的,张文逸使用的并不是一架专门的夜间战斗机。其次证实了美方的猜测 –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提到至少有三个不利因素决定了P4M-1Q在这次较量中的不幸命运,其中之一便是天气晴朗,而且有月光,这是通常需要避开的天候,因为这种情况下侦察机“很容易成为对方的活靶子”。 美方的报道还提到了两个我们没有提到的关键因素(Key factors),显示美方的战术错误,而这些,恰好是中方没有报道的。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为什么这样关注美机的高度呢?

因为可能就是这个高度要了美机的命 – 按照美机被追击时俯冲逃走的战术,如果它在一千米高度往海面冲,张文逸未必敢跟下去,美机从四千米往下冲,稍一计算就明白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海面,歼五跟上去开两回炮再拉起都没有问题。

另一条,是张文逸透露被雷达引导到巡航高度后,发现美机和攻击都是依靠月光,通过目视实现的。这首先说明我们关于那架古怪的尖鼻子歼-5的猜想是没有道理的,张文逸使用的并不是一架专门的夜间战斗机。其次证实了美方的猜测 –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提到至少有三个不利因素决定了P4M-1Q在这次较量中的不幸命运,其中之一便是天气晴朗,而且有月光,这是通常需要避开的天候,因为这种情况下侦察机“很容易成为对方的活靶子”。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

美方的报道还提到了两个我们没有提到的关键因素(Key factors),显示美方的战术错误,而这些,恰好是中方没有报道的。
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
[待续]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五向上靠近,与美机仍有一定高度差,推测美机高度应该在四千米左右。 为什么这样关注美机的高度呢? 因为可能就是这个高度要了美机的命 – 按照美机被追击时俯冲逃走的战术,如果它在一千米高度往海面冲,张文逸未必敢跟下去,美机从四千米往下冲,稍一计算就明白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海面,歼五跟上去开两回炮再拉起都没有问题。 另一条,是张文逸透露被雷达引导到巡航高度后,发现美机和攻击都是依靠月光,通过目视实现的。这首先说明我们关于那架古怪的尖鼻子歼-5的猜想是没有道理的,张文逸使用的并不是一架专门的夜间战斗机。其次证实了美方的猜测 –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提到至少有三个不利因素决定了P4M-1Q在这次较量中的不幸命运,其中之一便是天气晴朗,而且有月光,这是通常需要避开的天候,因为这种情况下侦察机“很容易成为对方的活靶子”。 美方的报道还提到了两个我们没有提到的关键因素(Key factors),显示美方的战术错误,而这些,恰好是中方没有报道的。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五向上靠近,与美机仍有一定高度差,推测美机高度应该在四千米左右。 为什么这样关注美机的高度呢? 因为可能就是这个高度要了美机的命 – 按照美机被追击时俯冲逃走的战术,如果它在一千米高度往海面冲,张文逸未必敢跟下去,美机从四千米往下冲,稍一计算就明白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海面,歼五跟上去开两回炮再拉起都没有问题。 另一条,是张文逸透露被雷达引导到巡航高度后,发现美机和攻击都是依靠月光,通过目视实现的。这首先说明我们关于那架古怪的尖鼻子歼-5的猜想是没有道理的,张文逸使用的并不是一架专门的夜间战斗机。其次证实了美方的猜测 –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提到至少有三个不利因素决定了P4M-1Q在这次较量中的不幸命运,其中之一便是天气晴朗,而且有月光,这是通常需要避开的天候,因为这种情况下侦察机“很容易成为对方的活靶子”。 美方的报道还提到了两个我们没有提到的关键因素(Key factors),显示美方的战术错误,而这些,恰好是中方没有报道的。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五向上靠近,与美机仍有一定高度差,推测美机高度应该在四千米左右。 为什么这样关注美机的高度呢? 因为可能就是这个高度要了美机的命 – 按照美机被追击时俯冲逃走的战术,如果它在一千米高度往海面冲,张文逸未必敢跟下去,美机从四千米往下冲,稍一计算就明白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海面,歼五跟上去开两回炮再拉起都没有问题。 另一条,是张文逸透露被雷达引导到巡航高度后,发现美机和攻击都是依靠月光,通过目视实现的。这首先说明我们关于那架古怪的尖鼻子歼-5的猜想是没有道理的,张文逸使用的并不是一架专门的夜间战斗机。其次证实了美方的猜测 – 《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提到至少有三个不利因素决定了P4M-1Q在这次较量中的不幸命运,其中之一便是天气晴朗,而且有月光,这是通常需要避开的天候,因为这种情况下侦察机“很容易成为对方的活靶子”。 美方的报道还提到了两个我们没有提到的关键因素(Key factors),显示美方的战术错误,而这些,恰好是中方没有报道的。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张文逸击落P4M使用的是米格-17战斗机,这个型号在中国被称作歼-5。根据公开报道,我国最早的夜间战斗机是歼-5甲,其原型机在击落P4M的三天前刚刚试飞,所以张文逸应该没机会驾驶它和美国的电子侦察机交手。然而,航空博物馆却又展出了这样一种雷达罩比歼-5甲远为细长的神秘歼-5,不由得让我们产生种种联想 1956年8月22日8时许,VQ-1中队这架P4M-1Q离开岩国基地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的是弥尔顿.哈奇逊,年35岁,他是中队里最有经验的飞行员之一;迪恩是他的副驾驶 ,驾驶舱里还有领航员弗兰克.弗罗德中尉。在他们身后,还有十三名乘员,他们负责分析收集到的雷达信号,操作无线电和自卫武器。 三个小时后,他们进入中国领海,但再也没能返回来。 当迪恩所在的P4M-1Q电子侦察机发出遇险信号随即一片沉寂的时候,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原空军情报军官哈利.桑德尔正在岩国的通讯中心里,他也是迪恩的朋友。他记得自己第一个反应是“上帝,这不可能!” 桑德尔这样想很正常,因为此前VQ-1中队执行鼬计划的飞机虽然与中国乃至俄罗斯的战斗机有过很多次周旋。但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对美军来说,鼬计划之所以危险,因为它属于一种“以身试法”“玩火自焚”的行为。美军开始这种侦察行动之后没有多久,太平洋沿岸的共产党国家便显然猜测出了他们的意图,于是美军飞行员们为了完成任务便需要进行各种挑衅,来促使对方打开雷达。“当我们一出现,他们就会发现,”另一名迪恩的战友卡尔.纳格斯在《华盛顿邮报》这样描述当时的任务,“他们随后会关闭雷达,而我们会一直往里飞,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打开雷达。这就是当时双方玩的游戏。“ 纳格斯有意无意忽略了一个问题,当他们“一直向里飞”的时候往往意味着飞进对方的领海甚至领土上方,而这个“对方”里面,就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 这种游戏很危险,一名在冲绳服役的美国老兵ski Florkiewicz回忆,到中国出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任务的P4M-1Q都是夜间出击,凌晨返回,他记得每个乘员都携带着武器。1954年曾有一架P4M-1Q狼狈逃回冲绳,仅剩一台发动机还能工作,飞行员被迫申请机腹着陆。 我军雷达站,是“鼬计划”的重点目标 尽管游戏很危险,美军飞行员仍认为自己在中国领空打擦边球是安全的,因为他们的出击都选在夜间,在缺乏夜战能力的中国空军面前,夜色会很好地掩护他们。P4M-1Q的外壳被涂成黑色,关闭航行灯,其舷窗用遮光板挡死。如果他们遭到追击,对应的战术是俯冲向海面。此时,P4M-1Q优秀的低空性能可以帮助其及时改平并超低空掠海飞行而去。当时共产党国家的米格战机速度太快,一般不敢这样冒险,否则他们有拉不起来的危险。 那么,迪恩的飞机怎么会在这次行动中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呢? 我方的资料对此描述不多,似乎顺理成章地用雷达发现了P4M-1Q,而后张文逸被引导过去,发现敌机后进行识别,而后连续开炮将其击落。 这几乎是我方史料“装糊涂”的共同特点了,显然带有让敌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目的。 然而,在现在发表的公开文档中,仍有两点无意中透露的信息,部分地揭示了这次战斗的秘密。 第一条,我方透露张文逸在搜索中“隐隐约约看到前上方有一架大型飞机正大摇大摆地向我内陆窜去。由于夜间光线暗,距离比较远,一下子很难判断是敌机。”实际上,这说明了美机的飞行高度。注意,在张文逸接敌前,他已经进入巡航航线,这个巡航航线是多高呢?歼五有两个通常采用的巡航高度,一个是高空巡航高度,一万米,一个是中低空巡航高度,三千米。张文逸曾提到当时云层高度约6,000米,但比较淡,透过云层能够看到月光。既然如此,他所在的位置肯定低于六千米,所以应该采用的是三千米巡航高度。 那么,美机高度又是多少呢?张文逸发现美机后,“柔和地调整着油门,向前上方的飞机靠近。在距离400~300米,间隔500~700米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飞机的机徽。”由此可见,即便歼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