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2012-03-13 10:2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

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东行记之三 成吉思汗边墙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影集

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 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家有小女初长成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从齐齐哈尔一路西行,一路体会着蓝天白云的含义. 虽然天高云淡,但同车的当地朋友说,这里离草原还很远,要隔过一道大兴安岭呢 且不管是不是草原,一路行来,白云朵朵,自由自在,在湛蓝的天空中令人神往,往呼伦贝尔一路的环境保护得不错。在到处都在闹污染的情况下,能有这一片净土殊为可贵。这位开车送我的老兄来自扎兰屯,他说,那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还有片片的白桦林,这里是不能比的。亚马逊是地球之肺,黑龙江松花江沿岸的湿地,是不是可以称作北中国之肺呢。 老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说出煞风景的话。据说所知,扎兰屯的支柱产业之一,却是造纸厂,因为白桦树的树皮是极好的造纸原料。 曾在三亚工作过一段时间,那里的支柱产业之一,是水泥厂,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那里的珊瑚礁烧石灰制水泥事半功倍。 在北中国之肺发展造纸工业,和在我国唯一的活珊瑚保护区用珊瑚礁烧水泥,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的感觉。不过到了这里,才能够理解,当地人之所以这样做,是没想到他们的蓝天白云,珊瑚碧海在外人看来是何等珍贵。倒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发挥本地资源优势,是一种很合乎逻辑的做法。 等和其他地区交流多了,他们显然会改变看法的。我想。听说,海南的水泥工业已经列入限制级了,不知道呼伦贝尔草原上,几时造纸厂的利润能被更加洁净的产业代替。 一路想着,老萨若有若无的寻找视线被开车的朋友看到,问我在找什么。 我在找大兴安岭隧道。我们走的这条路,和当年日军进攻苏炳文的道路颇为接近。1932年秋,爱国将领,原东北军海拉尔镇守使苏炳文率救国军从呼伦贝尔向东反攻齐齐哈尔,与东线的马占山遥相呼应,一度打进齐市郊区的富拉尔基。但此时马占山的重武器已经基本损失殆尽,围攻拉哈苦战寻日,未能将其拿下,反被日军援军击败,使这次反攻不幸失利。孤掌难鸣的苏炳文利用齐齐哈尔以西密布的沼泽湿地与日军对峙,直到封冻,日军利用冬季地面上冻硬度加强的机会,分数路攻击兵力不足的苏炳文部,才将其击败。战斗中日军派出装甲部队沿与目前我们走的这条道路并行的铁路突破大兴我看到的这一段是黑龙江和内蒙的分界线,北边有一部分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境内,南边还有部份地段在河北省,据说总长五千五百公里,也算是一道万里长壕了。万里长壕不如长城有名,一方面因为它依托的是一个短命的文明,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其构造也远比长城简单,最初不过是挖壕为堑,以挖出的土构成长墙,后来才增加了屯兵堡,马面,烽火台等结构,但也比较粗糙,以土石构造为主,故此保存很差,能够看到遗迹,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 百度上说这座边壕修建于金太宗年间,我想这肯定是一个错误,那时,金人正如日中天,也不会想到修这样一个东方马奇诺防线。 大概看出我对金界壕的看法,开车的朋友显然想介绍点儿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来。于是,又开了一段,车入扎兰屯市团结乡不久,司机便停了车,下车指点于我。 你看,那就是你要找的东西 这是什么?草丛中粗看一个小丘,转过来,却露出了当年日军混凝土工事的狰狞面目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安岭隧道,攻占牙克石,使苏炳文部后方失守,苏炳文,马占山被迫退入苏联。至此,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地区沦陷。 在大兴安岭隧道,足智多谋的苏炳文曾使用拖刀计,上演一场现代版的“铁滑车”,试图以装满岩石的轨道车厢从高处滑下,撞击日军装甲列车和巡道车。但由于日军及时在铁道上放置脱轨器,虽然当场压死日军荒木大尉等,但未能摧毁日军车队。 朋友听完我的目标,笑曰你去的是扎兰屯,那里还没到大兴安岭。如果对历史有兴趣,我们路上可以看看成吉思汗边墙。 说着,车子已过甘南,两片绿树中显出一道土龙般的坡道,朋友踩了刹车,说,那就是。 “成吉思汗边墙”是一道类似长城的防御工事,尽管只剩了一道土埂,但绵延开去,直到远方,仍有一丝雄浑。 其实,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金界壕,不但不是成吉思汗的作品,恰好是防御蒙古骑兵的工事。 老萨知道这个地方,最早是在一部小说中,里面的主人公叫冼文公,是驻防北疆某部的指导员,还有个搭档连长叫王自伟。他们的部队就驻守在“成吉思汗边墙”附近,冼文公开始为这个事儿还很激动,但很快就明白原来成吉思汗一辈子都是打别人的,他修墙要防谁呢?这道工事是金国修建的,用来防御蒙古骑兵的入侵。 那时候曾经由野蛮人建立的金朝已经迅速地文明化,但并没有在科技上进步到足以抵御野蛮人的进攻。于是,“文明其精神”做到了,“野蛮其体魄”却反其道而行之,和宋,辽,西罗马一样,一同展现了野蛮也可以征服文明的历史奇特一页。似乎,这也是一个极值得深思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关于冼文公那部军旅小说,曾经在电台播放过,也曾经拍过电视剧,但死活查不到它的名字,看来度娘的本事也有限度。 “成吉思汗边墙”旁的树林,给人感觉一队古代骑兵随时可能从林间穿出,走到我们的面前。 金界壕旁边,高尔夫球场已在兴建,还有点点的蒙古包,看来,这一带有希望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但我想大多数人对金界壕看一两眼就够了,相对来说,无污染,优美的自然环境更吸引游人。 金界壕,又名金边堡,金长城,遗迹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