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美军“鼬计划”折翼舟山逸闻 上  

2012-03-08 22: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确定由东海舰队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当年10月11日至12月25日,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各两艘扫雷舰组成检扫编队,搜索检扫了浪岗山、海礁岛海域,但未发现水雷和飞机残骸、飞行员尸体,翌年1月4日,海军又命令东海舰队继续搜索、打捞,务必搞个“水落石出”! 被击落的美军P4M-1Q电子侦察机,属于驻日本岩国的VQ-1中队 陶勇司令员遂令护卫舰第六支队支队长冯尚贤海军大校、政委李长如海军大校(后为少将)、副支队长兼参谋长徐世平海军中校(后为海军中将),继续完成这一艰巨复杂的任务,于是大队长张发堂(海军少校)、政委许良君海军少校率领护卫舰“南昌”号、“沈阳”号、猎潜艇“兖州”号、登陆舰“运河”号和鱼雷快艇、护卫艇各4艘,组成一个编队,统由冯尚贤支队长指挥,指战员们下定决心:不搜索到美机残骸决不收兵,一定要获得美国海军侵人我国领海的物证。 在寒冷的海水中,几名潜水员先后下海搜索,随后猎潜艇“兖州”号的声纳仪器终于发现了金属物件,并准确地标定了方位、距离与水深,据此潜水员打捞出美机残骸——4台发动机、机翼、操纵杆、调节器、压力表、配电盘、加速器、接收机、雷达仪器、照相器,不久舟山的渔民又用尼龙鱼网捞起了许多美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之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方将美机飞行员尸体交给英国驻沪领事馆接收。 签字接收的那位英国总领事无可奈何地耸耸双肩说:“很遗憾!我从来没有承办过这种事情。” 老海军不知道是否有意没有提起那条新华社电讯的由来 -- 根据现在已经解密的资料,这条消息是经过周恩来总理提示和审批后,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发表的。当时我方已经明知打的是美机,而且已经击落。但因为敌机坠落在大海中,所以,我方新闻公报故意采用了“蒋机”和“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的描述方式,让无法解释自己飞机出现在中国领土上空的美国方面哑子吃黄连,有苦没处诉,而我方则牢牢把握了事件的主动权,体现了极为出色的外交技巧。 在文章结尾,这位老海军不无幽默地提到:“我想,那几名美机飞行员作为美国“冷战”时期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他们的姓名该不会列入美军“失踪”人员名单吧?” 老海军可能不知道,这些美军“失踪”人员还曾经引发一起轩然大波呢。 原来,在这次袭击中,美军损失的飞行员人数达到了16名,这对于一架作战飞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美军“鼬计划”折翼舟山逸闻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确定由东海舰队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当年10月11日至12月25日,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各两艘扫雷舰组成检扫编队,搜索检扫了浪岗山、海礁岛海域,但未发现水雷和飞机残骸、飞行员尸体,翌年1月4日,海军又命令东海舰队继续搜索、打捞,务必搞个“水落石出”! 被击落的美军P4M-1Q电子侦察机,属于驻日本岩国的VQ-1中队 陶勇司令员遂令护卫舰第六支队支队长冯尚贤海军大校、政委李长如海军大校(后为少将)、副支队长兼参谋长徐世平海军中校(后为海军中将),继续完成这一艰巨复杂的任务,于是大队长张发堂(海军少校)、政委许良君海军少校率领护卫舰“南昌”号、“沈阳”号、猎潜艇“兖州”号、登陆舰“运河”号和鱼雷快艇、护卫艇各4艘,组成一个编队,统由冯尚贤支队长指挥,指战员们下定决心:不搜索到美机残骸决不收兵,一定要获得美国海军侵人我国领海的物证。 在寒冷的海水中,几名潜水员先后下海搜索,随后猎潜艇“兖州”号的声纳仪器终于发现了金属物件,并准确地标定了方位、距离与水深,据此潜水员打捞出美机残骸——4台发动机、机翼、操纵杆、调节器、压力表、配电盘、加速器、接收机、雷达仪器、照相器,不久舟山的渔民又用尼龙鱼网捞起了许多美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之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方将美机飞行员尸体交给英国驻沪领事馆接收。 签字接收的那位英国总领事无可奈何地耸耸双肩说:“很遗憾!我从来没有承办过这种事情。” 老海军不知道是否有意没有提起那条新华社电讯的由来 -- 根据现在已经解密的资料,这条消息是经过周恩来总理提示和审批后,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发表的。当时我方已经明知打的是美机,而且已经击落。但因为敌机坠落在大海中,所以,我方新闻公报故意采用了“蒋机”和“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的描述方式,让无法解释自己飞机出现在中国领土上空的美国方面哑子吃黄连,有苦没处诉,而我方则牢牢把握了事件的主动权,体现了极为出色的外交技巧。 在文章结尾,这位老海军不无幽默地提到:“我想,那几名美机飞行员作为美国“冷战”时期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他们的姓名该不会列入美军“失踪”人员名单吧?” 老海军可能不知道,这些美军“失踪”人员还曾经引发一起轩然大波呢。 原来,在这次袭击中,美军损失的飞行员人数达到了16名,这对于一架作战飞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确定由东海舰队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当年10月11日至12月25日,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各两艘扫雷舰组成检扫编队,搜索检扫了浪岗山、海礁岛海域,但未发现水雷和飞机残骸、飞行员尸体,翌年1月4日,海军又命令东海舰队继续搜索、打捞,务必搞个“水落石出”! 被击落的美军P4M-1Q电子侦察机,属于驻日本岩国的VQ-1中队 陶勇司令员遂令护卫舰第六支队支队长冯尚贤海军大校、政委李长如海军大校(后为少将)、副支队长兼参谋长徐世平海军中校(后为海军中将),继续完成这一艰巨复杂的任务,于是大队长张发堂(海军少校)、政委许良君海军少校率领护卫舰“南昌”号、“沈阳”号、猎潜艇“兖州”号、登陆舰“运河”号和鱼雷快艇、护卫艇各4艘,组成一个编队,统由冯尚贤支队长指挥,指战员们下定决心:不搜索到美机残骸决不收兵,一定要获得美国海军侵人我国领海的物证。 在寒冷的海水中,几名潜水员先后下海搜索,随后猎潜艇“兖州”号的声纳仪器终于发现了金属物件,并准确地标定了方位、距离与水深,据此潜水员打捞出美机残骸——4台发动机、机翼、操纵杆、调节器、压力表、配电盘、加速器、接收机、雷达仪器、照相器,不久舟山的渔民又用尼龙鱼网捞起了许多美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之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方将美机飞行员尸体交给英国驻沪领事馆接收。 签字接收的那位英国总领事无可奈何地耸耸双肩说:“很遗憾!我从来没有承办过这种事情。” 老海军不知道是否有意没有提起那条新华社电讯的由来 -- 根据现在已经解密的资料,这条消息是经过周恩来总理提示和审批后,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发表的。当时我方已经明知打的是美机,而且已经击落。但因为敌机坠落在大海中,所以,我方新闻公报故意采用了“蒋机”和“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的描述方式,让无法解释自己飞机出现在中国领土上空的美国方面哑子吃黄连,有苦没处诉,而我方则牢牢把握了事件的主动权,体现了极为出色的外交技巧。 在文章结尾,这位老海军不无幽默地提到:“我想,那几名美机飞行员作为美国“冷战”时期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他们的姓名该不会列入美军“失踪”人员名单吧?” 老海军可能不知道,这些美军“失踪”人员还曾经引发一起轩然大波呢。 原来,在这次袭击中,美军损失的飞行员人数达到了16名,这对于一架作战飞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美军“鼬计划”折翼舟山逸闻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确定由东海舰队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

当年10月11日至12月25日,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各两艘扫雷舰组成检扫编队,搜索检扫了浪岗山、海礁岛海域,但未发现水雷和飞机残骸、飞行员尸体,翌年1月4日,海军又命令东海舰队继续搜索、打捞,务必搞个“水落石出”!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
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美军“鼬计划”折翼舟山逸闻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被击落的美军P4M-1Q电子侦察机,属于驻日本岩国的VQ-1中队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陶勇司令员遂令护卫舰第六支队支队长冯尚贤海军大校、政委李长如海军大校(后为少将)、副支队长兼参谋长徐世平海军中校(后为海军中将),继续完成这一艰巨复杂的任务,于是大队长张发堂(海军少校)、政委许良君海军少校率领护卫舰“南昌”号、“沈阳”号、猎潜艇“兖州”号、登陆舰“运河”号和鱼雷快艇、护卫艇各4艘,组成一个编队,统由冯尚贤支队长指挥,指战员们下定决心:不搜索到美机残骸决不收兵,一定要获得美国海军侵人我国领海的物证。


在寒冷的海水中,几名潜水员先后下海搜索,随后猎潜艇“兖州”号的声纳仪器终于发现了金属物件,并准确地标定了方位、距离与水深,据此潜水员打捞出美机残骸——4台发动机、机翼、操纵杆、调节器、压力表、配电盘、加速器、接收机、雷达仪器、照相器,不久舟山的渔民又用尼龙鱼网捞起了许多美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之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方将美机飞行员尸体交给英国驻沪领事馆接收。确定由东海舰队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当年10月11日至12月25日,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各两艘扫雷舰组成检扫编队,搜索检扫了浪岗山、海礁岛海域,但未发现水雷和飞机残骸、飞行员尸体,翌年1月4日,海军又命令东海舰队继续搜索、打捞,务必搞个“水落石出”! 被击落的美军P4M-1Q电子侦察机,属于驻日本岩国的VQ-1中队 陶勇司令员遂令护卫舰第六支队支队长冯尚贤海军大校、政委李长如海军大校(后为少将)、副支队长兼参谋长徐世平海军中校(后为海军中将),继续完成这一艰巨复杂的任务,于是大队长张发堂(海军少校)、政委许良君海军少校率领护卫舰“南昌”号、“沈阳”号、猎潜艇“兖州”号、登陆舰“运河”号和鱼雷快艇、护卫艇各4艘,组成一个编队,统由冯尚贤支队长指挥,指战员们下定决心:不搜索到美机残骸决不收兵,一定要获得美国海军侵人我国领海的物证。 在寒冷的海水中,几名潜水员先后下海搜索,随后猎潜艇“兖州”号的声纳仪器终于发现了金属物件,并准确地标定了方位、距离与水深,据此潜水员打捞出美机残骸——4台发动机、机翼、操纵杆、调节器、压力表、配电盘、加速器、接收机、雷达仪器、照相器,不久舟山的渔民又用尼龙鱼网捞起了许多美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之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方将美机飞行员尸体交给英国驻沪领事馆接收。 签字接收的那位英国总领事无可奈何地耸耸双肩说:“很遗憾!我从来没有承办过这种事情。” 老海军不知道是否有意没有提起那条新华社电讯的由来 -- 根据现在已经解密的资料,这条消息是经过周恩来总理提示和审批后,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发表的。当时我方已经明知打的是美机,而且已经击落。但因为敌机坠落在大海中,所以,我方新闻公报故意采用了“蒋机”和“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的描述方式,让无法解释自己飞机出现在中国领土上空的美国方面哑子吃黄连,有苦没处诉,而我方则牢牢把握了事件的主动权,体现了极为出色的外交技巧。 在文章结尾,这位老海军不无幽默地提到:“我想,那几名美机飞行员作为美国“冷战”时期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他们的姓名该不会列入美军“失踪”人员名单吧?” 老海军可能不知道,这些美军“失踪”人员还曾经引发一起轩然大波呢。 原来,在这次袭击中,美军损失的飞行员人数达到了16名,这对于一架作战飞

签字接收的那位英国总领事无可奈何地耸耸双肩说:“很遗憾!我从来没有承办过这种事情。”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

老海军不知道是否有意没有提起那条新华社电讯的由来 -- 根据现在已经解密的资料,这条消息是经过周恩来总理提示和审批后,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发表的。当时我方已经明知打的是美机,而且已经击落。但因为敌机坠落在大海中,所以,我方新闻公报故意采用了“蒋机”和“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的描述方式,让无法解释自己飞机出现在中国领土上空的美国方面哑子吃黄连,有苦没处诉,而我方则牢牢把握了事件的主动权,体现了极为出色的外交技巧。
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在文章结尾,这位老海军不无幽默地提到:“我想,那几名美机飞行员作为美国“冷战”时期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他们的姓名该不会列入美军“失踪”人员名单吧?”

老海军可能不知道,这些美军“失踪”人员还曾经引发一起轩然大波呢。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

原来,在这次袭击中,美军损失的飞行员人数达到了16名,这对于一架作战飞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美军“鼬计划”折翼舟山逸闻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确定由东海舰队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当年10月11日至12月25日,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各两艘扫雷舰组成检扫编队,搜索检扫了浪岗山、海礁岛海域,但未发现水雷和飞机残骸、飞行员尸体,翌年1月4日,海军又命令东海舰队继续搜索、打捞,务必搞个“水落石出”! 被击落的美军P4M-1Q电子侦察机,属于驻日本岩国的VQ-1中队 陶勇司令员遂令护卫舰第六支队支队长冯尚贤海军大校、政委李长如海军大校(后为少将)、副支队长兼参谋长徐世平海军中校(后为海军中将),继续完成这一艰巨复杂的任务,于是大队长张发堂(海军少校)、政委许良君海军少校率领护卫舰“南昌”号、“沈阳”号、猎潜艇“兖州”号、登陆舰“运河”号和鱼雷快艇、护卫艇各4艘,组成一个编队,统由冯尚贤支队长指挥,指战员们下定决心:不搜索到美机残骸决不收兵,一定要获得美国海军侵人我国领海的物证。 在寒冷的海水中,几名潜水员先后下海搜索,随后猎潜艇“兖州”号的声纳仪器终于发现了金属物件,并准确地标定了方位、距离与水深,据此潜水员打捞出美机残骸——4台发动机、机翼、操纵杆、调节器、压力表、配电盘、加速器、接收机、雷达仪器、照相器,不久舟山的渔民又用尼龙鱼网捞起了许多美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之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方将美机飞行员尸体交给英国驻沪领事馆接收。 签字接收的那位英国总领事无可奈何地耸耸双肩说:“很遗憾!我从来没有承办过这种事情。” 老海军不知道是否有意没有提起那条新华社电讯的由来 -- 根据现在已经解密的资料,这条消息是经过周恩来总理提示和审批后,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发表的。当时我方已经明知打的是美机,而且已经击落。但因为敌机坠落在大海中,所以,我方新闻公报故意采用了“蒋机”和“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的描述方式,让无法解释自己飞机出现在中国领土上空的美国方面哑子吃黄连,有苦没处诉,而我方则牢牢把握了事件的主动权,体现了极为出色的外交技巧。 在文章结尾,这位老海军不无幽默地提到:“我想,那几名美机飞行员作为美国“冷战”时期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他们的姓名该不会列入美军“失踪”人员名单吧?” 老海军可能不知道,这些美军“失踪”人员还曾经引发一起轩然大波呢。 原来,在这次袭击中,美军损失的飞行员人数达到了16名,这对于一架作战飞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确定由东海舰队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当年10月11日至12月25日,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各两艘扫雷舰组成检扫编队,搜索检扫了浪岗山、海礁岛海域,但未发现水雷和飞机残骸、飞行员尸体,翌年1月4日,海军又命令东海舰队继续搜索、打捞,务必搞个“水落石出”! 被击落的美军P4M-1Q电子侦察机,属于驻日本岩国的VQ-1中队 陶勇司令员遂令护卫舰第六支队支队长冯尚贤海军大校、政委李长如海军大校(后为少将)、副支队长兼参谋长徐世平海军中校(后为海军中将),继续完成这一艰巨复杂的任务,于是大队长张发堂(海军少校)、政委许良君海军少校率领护卫舰“南昌”号、“沈阳”号、猎潜艇“兖州”号、登陆舰“运河”号和鱼雷快艇、护卫艇各4艘,组成一个编队,统由冯尚贤支队长指挥,指战员们下定决心:不搜索到美机残骸决不收兵,一定要获得美国海军侵人我国领海的物证。 在寒冷的海水中,几名潜水员先后下海搜索,随后猎潜艇“兖州”号的声纳仪器终于发现了金属物件,并准确地标定了方位、距离与水深,据此潜水员打捞出美机残骸——4台发动机、机翼、操纵杆、调节器、压力表、配电盘、加速器、接收机、雷达仪器、照相器,不久舟山的渔民又用尼龙鱼网捞起了许多美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之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方将美机飞行员尸体交给英国驻沪领事馆接收。 签字接收的那位英国总领事无可奈何地耸耸双肩说:“很遗憾!我从来没有承办过这种事情。” 老海军不知道是否有意没有提起那条新华社电讯的由来 -- 根据现在已经解密的资料,这条消息是经过周恩来总理提示和审批后,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发表的。当时我方已经明知打的是美机,而且已经击落。但因为敌机坠落在大海中,所以,我方新闻公报故意采用了“蒋机”和“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的描述方式,让无法解释自己飞机出现在中国领土上空的美国方面哑子吃黄连,有苦没处诉,而我方则牢牢把握了事件的主动权,体现了极为出色的外交技巧。 在文章结尾,这位老海军不无幽默地提到:“我想,那几名美机飞行员作为美国“冷战”时期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他们的姓名该不会列入美军“失踪”人员名单吧?” 老海军可能不知道,这些美军“失踪”人员还曾经引发一起轩然大波呢。 原来,在这次袭击中,美军损失的飞行员人数达到了16名,这对于一架作战飞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机来说多的有点惊人。而且其中有一名叫做詹姆斯.迪恩的美国海军上尉,与美国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关系莫逆。迪恩的遗孀夏沃一度怀疑迪恩没有死,而是被我军俘获,曾花了十年时间,先后两次来中国探寻。最后,还托付拉姆斯菲尔德代其与中国方面交涉,希望得到这方面的帮助。 在日本期间的迪恩上尉 中国方面最终将这次战斗的相关资料坦诚地交给了拉姆斯菲尔德,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被俘,中方也不知道迪恩的下落。 这段事情《档案春秋》杂志曾在2007年刊登过《中国空军档案与拉姆斯菲尔德的失踪密友》一文,详细描述这一事件。(可参见http:book.ifeng.comlianzaidetail_2012_021712631003_13.shtml) 本来,探寻到此,这一战斗的面貌已经基本清晰,但是,好奇心驱使笔者到美方的资料中继续查找这次事件的更多信息。结果,发现迪恩妻子的寻找在美国引发了很多人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又使很多当年参加过这一行动的美国人纷纷写出了当时的情状,于是,我们才知道了这次战斗的真正意义。 原来,迪恩等驾驶的VQ-1中队P4M-1Q电子侦察机,当时正在执行一项秘密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便是“鼬计划”{Ferret flights}。 这架P4M-1Q,是“鼬计划”的第一个损失。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今天有位老海军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谈到我所写的血战一江山岛轶事。这位老海军今年已经八十高龄,参加过攻克头门山,一江山的战斗,却拥有自己的博客,且在网上码字微博的玩得不亦乐乎,几乎让人忘记代沟二字,不禁令老萨大感兴趣,索性上老爷子的博客去转转。 不问而取借老爷子照片一用,可见这位老海军当年也是一杠一星,帅气的年轻尉官呢 这一转,就转出了一段意想不到的回忆。这位老海军写了一篇博客,名为《55年前在舟山群岛发生的一次中美对峙》(http:blog.sina.com.cnu2350493980),里面提到了1965年发生在浙江沿海的一场中美空中较量。 他在文中写道:“1956年8月23日凌晨,我空军歼击航空兵第二师领航主任张文逸在舟山群岛黄泽山上空一举击落美军阳P4M—LQ麦卡托型巡逻机一架,美机坠落于舟山群岛东部浪岗山附近海域,指挥击落这架美机的指挥员是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风智空军中将和上海空四军军长高厚良空军少将,由于空战发生在夜间,台湾国民党空军装备的各类型飞机又都是美造的,所以当时判明不了是美机还是国民党空军的飞机。 新华社发出了如下电讯:“本月23日零点后在上海东南海面上空发现蒋军飞机一架,窜人我马鞍列岛上空,我空军飞机当即起飞,蒋机继续窜人嵊泗列岛上空,与我机在衢山岛以北黄泽山上空遭遇,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 对当时称霸于太平洋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来说,无疑是“失踪”了一架飞机,它“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丢了面子,又损失了几名飞行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8月25日,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中将奉命从日本、关岛、菲律宾等地的海军基地迅速集结兵力......指挥庞大的舰队侵犯我主权,依仗其现代化的装备和电子仪器,在浪岗山海面搜索了10余天,最后连一名飞行员的尸体也未打捞起而徒劳空返。 击落美机的张文逸,陕西朝邑人,后担任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1988年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 在此期间,我海军东海舰队在陶勇令员的指挥下,加强了戒备,提高了战备等级,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聂风智司令员的统一指挥下,严密监视美国海军航空兵的动向,经常起飞歼击机群进行巡逻警戒和拦截美机,为了查清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浪岗山海域是否布设了水雷和搜索到美机残骸、飞行员尸体,总参、海军先后下达命令,确定由东海舰队执行这项特殊任务。 当年10月11日至12月25日,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各两艘扫雷舰组成检扫编队,搜索检扫了浪岗山、海礁岛海域,但未发现水雷和飞机残骸、飞行员尸体,翌年1月4日,海军又命令东海舰队继续搜索、打捞,务必搞个“水落石出”! 被击落的美军P4M-1Q电子侦察机,属于驻日本岩国的VQ-1中队 陶勇司令员遂令护卫舰第六支队支队长冯尚贤海军大校、政委李长如海军大校(后为少将)、副支队长兼参谋长徐世平海军中校(后为海军中将),继续完成这一艰巨复杂的任务,于是大队长张发堂(海军少校)、政委许良君海军少校率领护卫舰“南昌”号、“沈阳”号、猎潜艇“兖州”号、登陆舰“运河”号和鱼雷快艇、护卫艇各4艘,组成一个编队,统由冯尚贤支队长指挥,指战员们下定决心:不搜索到美机残骸决不收兵,一定要获得美国海军侵人我国领海的物证。 在寒冷的海水中,几名潜水员先后下海搜索,随后猎潜艇“兖州”号的声纳仪器终于发现了金属物件,并准确地标定了方位、距离与水深,据此潜水员打捞出美机残骸——4台发动机、机翼、操纵杆、调节器、压力表、配电盘、加速器、接收机、雷达仪器、照相器,不久舟山的渔民又用尼龙鱼网捞起了许多美机残骸和飞行员尸体......之后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方将美机飞行员尸体交给英国驻沪领事馆接收。 签字接收的那位英国总领事无可奈何地耸耸双肩说:“很遗憾!我从来没有承办过这种事情。” 老海军不知道是否有意没有提起那条新华社电讯的由来 -- 根据现在已经解密的资料,这条消息是经过周恩来总理提示和审批后,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发表的。当时我方已经明知打的是美机,而且已经击落。但因为敌机坠落在大海中,所以,我方新闻公报故意采用了“蒋机”和“被我击伤,敌机当即向东南方向逃去”的描述方式,让无法解释自己飞机出现在中国领土上空的美国方面哑子吃黄连,有苦没处诉,而我方则牢牢把握了事件的主动权,体现了极为出色的外交技巧。 在文章结尾,这位老海军不无幽默地提到:“我想,那几名美机飞行员作为美国“冷战”时期霸权主义的牺牲品,他们的姓名该不会列入美军“失踪”人员名单吧?” 老海军可能不知道,这些美军“失踪”人员还曾经引发一起轩然大波呢。 原来,在这次袭击中,美军损失的飞行员人数达到了16名,这对于一架作战飞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