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东行记之一 龙沙的引子  

2012-03-08 13: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东行记之一 龙沙的引子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东行记之一 龙沙的引子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东行记之一 龙沙的引子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东行记之一 龙沙的引子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起抵抗,有力阻击了张海鹏伪军进犯省城齐齐哈尔,一直坚持到代省长马占山接任,从而打出了江桥抗战的光荣,使黑龙江成为东三省中唯一未奉“不抵抗”命令的省。 谢珂晚年回忆,当时省主席万福麟滞留关内,其子万国宾携款私逃,造成黑省内部投降派甚嚣尘上,谢珂处境极为艰难,心情苦闷中每每在龙沙公园中徘徊。 我实无法想象那时里无弹药外无援兵的谢珂将军,走在龙沙公园中是怎样的心情。是寻找“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的铮骨,还是不忍心这大好河山沦落异国铁蹄。 匆匆而过,一识龙沙,足矣。 出齐齐哈尔市,朋友告诉我,因为修路,我们要绕路而行了,从甘南县穿团结乡,直插扎兰屯 -- 而看了地图,我忽然醒悟,这条路,不正是当年日军1932年冬天从齐齐哈尔攻击呼伦贝尔苏炳文抗日救国军部队的路线吗?那一仗一直持续到年底,原东北军在东北守卫的最后一块土地,就此沦陷。 这一路上,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们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家有小女初长成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公安机关每每打击“东北虎”的行动,也不免让人为到东北旅行的安全担心。当年去沈阳出差,的确碰到过劫道的下岗工人......从飞机下来,自有朋友开车来接,走在齐齐哈尔市内,我便问他:“这边治安怎么样?” 他一愣,指指一边那座黄色的楼 - 你说呢? 齐齐哈尔市街,看到如家,不由得有一种感觉 -- 北京和齐齐哈尔并不远 从街上看,齐齐哈尔和北京区别不大,也是高楼林立,建筑风格颇为现代,甚至,连广告也差不多。从街上人们的悠闲上,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安全问题。 但齐齐哈尔的天之蓝,却是北京没法比的,看来边疆城市也有它的好处 在齐齐哈尔连车都没有下,可谓走马观花,但仍有收获。 路边有一片成荫之处,朋友告诉我,这就是龙沙公园 龙沙公园始建于1904年,为当时的黑龙江将军程德全所建。龙沙两字最早见于《后汉书·班固传》的坦步葱雪、咫尺龙沙。 程德全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只有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变为民国都督的他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几片瓦片这样一个记载,一副滑稽形象。其实历史上的程德全是个胆量很大的四川人,从1898年到1908年曾在黑龙江为国戍边十年之久,历任营务处总办,齐齐哈尔副都统,黑龙江将军等职,任上抵抗俄国入侵,主持黑龙江土地开禁,颇有贡献。1900年,俄国入侵我国东北,黑龙江将军寿山战败自杀殉国,为其下属的程德全曾单骑入俄军兵营谈判,试图阻止俄军烧杀抢掠的暴行。被扣留后拒绝当汉奸,甚至在齐齐哈尔面对烧杀的俄军曾以身堵枪口,深受地方父老爱戴。至今,在龙沙公园中仍有一块“清云阳程公以身御难碑”,纪念这位临难不苟的地方官。 即便对喜欢抗战史的人们来说,龙沙公园也是个很冷僻的名字。然而,我却记得一个与它有关的情节。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东北局势一片混乱。黑龙江省上下和战不定,参谋长谢珂力排众议,压制投降派,组织部队奋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2011年8月29日,在东北考察旅行期间,萨苏在绥芬河中俄边境摄影留念。身后可以看到边境线上飘扬的中俄两国国旗和绥芬河的市旗 去年夏天,借到呼伦贝尔出差后有暇之便,老萨和数名同好一起,从大兴安岭走哈尔滨,走虎林访珍宝岛,至黑台河寻找日军碉楼,至绥芬河观中俄边境,又从绥芬河而至沈阳,有意无意中对东北作了一次不全面地考察。 之所以如此走上一圈,原因颇为多样,既因为夏日炎炎,到东北无异避暑,也因为想借此机会寻访一些牵记已久的历史遗迹,拜望一些神交已久的长辈朋友。作为一名研究抗战历史的业余爱好者,东北这片土地极具其无穷魅力。全面抗战打了八年,唯有东北军民抵抗了十四年,有谁知道,直到日本投降,东北抗日联军第十军的残部仍在五常根据地苦苦支撑,他们的军长早已在1940年战死,他们与外界中断联络,孤独地抵抗和生存了足足五年之久,直到日本投降才被“活着的赵一曼”田仲樵接出山。而后......又被遗忘了将近七十年。 只有在日本关东军的作战地图上,标注着“双龙残部”的标记一直无法拿去 -- 当历史定格在1945年8月15日,这个标记就凝固成永远,成为了中国人在东北从不屈服的印记。 这片土地,这段历史,会有多少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寻访和揭开呢? 同时,在访问过程中,又越来越觉得,通过这样一路行来,可以亲眼看到各处的中国普通百姓到底在做什么,想什么 -- 整天在网上看我们这个国家,总是不如这般亲眼看来扎实真切。这一路,果然是受益匪浅。只是,照片整理出来,竟然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我的旅行,从齐齐哈尔开始 -- 我从北京出发,乘飞机抵达齐齐哈尔,然后坐汽车前往呼伦贝尔,在那里处理一下业务后,再前往哈尔滨。 此前最后一次到东北,也是十年前了。我大学一位东北的同学,在因为某种不太规矩的行为被组织问话时,开口便是:“我们那嘎达比较野蛮......”一句话吓跑了团委书记。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