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杨靖宇在生命最后一刻的话 中篇  

2012-04-01 20:20: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杨靖宇在生命最后一刻的话 中篇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录了大量日伪警察队活动的情况。因日本战败时部分被毁,现仅存部分文档,散见于日本各处。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是一个倡导中日友好的民间组织,位于东京银座附近,也保存了这套档案的若干部分。 在这份文件中,收录了与杨靖宇将军最后一战的情况,从文字来看,富永不是当时的在场者,但是采访和收集了在场日军警所叙述的内容。由于这份文件本身属于日军内部使用的不公开文档,而且其内容与日方公开的资料的确有些差异,个人倾向于其具备一定史料价值。 [待续] 今天是四月一日,使我颇有些犹豫今天完成这篇文字会被人当作愚人节的玩笑。我并不想让杨靖宇将军和这样一个节日拉上任何的关系。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3月31日下午,当我从日本友人家中走出来的时候,大雨如注,这场雨从早晨开始下,断断续续,加上有风,让人不由得觉到寒冷。 3月下旬,大阪应该是开始回暖的季节了,这样冰冷的雨是很少见的。走到车前还有些距离,我把包抱在胸前,尽量不让它被雨淋湿,因为里面有一份记录文字,是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殉国时在场的日军军官,所记录下将军生命的最后一刻。 今天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心情依然十分沉重。 我很不愿意触动这段历史,仿佛撕开一个封存的伤口。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忙碌的国度,我想这种历史深处的悲怆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那是一个令人伤痛的日子。在白山黑水之间孤军苦斗的中国人,苦战了八年以后,几乎已经打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这一天,在东北这块土地上,连我们的总司令都拚杀到最后一人,战死沙场。 两年以后,另一位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赵尚志也战死不归,他留下的话是:“我是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死我也要死在东北。”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亡了国,波兰亡了国,挪威希腊亡了国,他们的总司令没有一个死在战场上。被日本征服的朝鲜,被废黜的王太子李垠不但没有殉了社稷,反而去给日本人当了旅团长,成了终生的亲日派。 没有一个国家象中国打得这样惨烈,即使是被视为因为不抵抗失去的东三省。 杨靖宇将军的死,我认为值得每一个中国人自豪,又让每一个中国人不愿意回顾将军牺牲的那一刻。 那是一个我们民族的李陵碑。 所以,我在翻开这份日文写成的将军殉国记录时,有一种要咬紧牙关的感受。但我还是决定把这段文字翻译过来,因为里面的信息,相当详细地记录了杨靖宇将军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状况,这段记录虽然也许并没有惊人之处,但却是从历史深处传来的回声。察看我国现存对于杨靖宇将军殉国经国的记录,并询之史义军等抗联历史研究专家,尚未见这段材料曾被披露。我不知道自己有幸先看到它,是否意味着必须承担这个责任。 记录杨靖宇将军殉国的日方文件名为《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第222号,原件存于(社)日本国际善邻协会,我拿到的是一份复制件。这份文件的编纂者名叫富永义雄。 为了确定这段文字的准确性,萨专门对富永义雄的身分进行了调查。 富永义雄在1940年的身份为伪通化省警务厅高级警官。该警务厅的厅长即最后追杀杨靖宇的主要负责人岸谷隆一郎。岸谷的厅本部直辖警务,警备,特务,教养,保安五个科,以及专事对东北抗日联军作战的讨伐作战本部,抗联叛徒程斌指挥的“程斌警察大队”和崔胄峰指挥的“崔贤警察大队”均为该讨伐作战本部所属,该本部下尚辖有该地区9县的9个警察大队,兵站部,卫生班,配车系等,总兵力2,800余人,富永义雄时任本部直属警务科科长。(以上信息来自幕内满雄所著《满洲国警察外史》) 日伪通化警察厅追击杨靖宇部队成员合影,其中不乏抗联叛徒 《东边道治安肃正工作》编成于伪满时代,是伪通化省对抗联作战的日本军警所作一份系列内部档案,记录当时“讨伐”的经过,并有参战日军警人员以手记形式记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