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首都这地方规矩大 -- 《京城捕王》外篇 五  

2012-04-22 00:4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怎么办呢?

[待续]

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要问我:“他这是打在我腿肚子上了,要是换一个面打在迎面骨上,那腿骨非断了不好,我还是幸运的,对不对?” 所以老郑只能算是“扫了一下”,眼睛并没有严重受损。 问题是,扫一下都这个效果,连挨了好几棍的那个无辜小伙子,伤势恐怕更加严重。 弄清了原委,侦查员们开始道歉,送小伙子去医院,希望对方谅解。问题是这起案件里面无辜被打的小伙子干吗? 这个小伙子属于十分坚定固执的,要求追究警察的责任,脾气还很不好 -- 那是,换我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打我也脾气不会好。 怎么办呢?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威力超出普通人的想象,哪怕是看来不甚起眼的警棍,都是相当可怕的武器。老太爷也曾经吃过一次警棍的亏。 那一次老太爷带了几个部下,在通县抓捕一个嫌疑人。此人因为和人打架造成人命案子,已经上了通缉令。知道自己被抓之后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他面对警察拼命挣扎,不肯就范。 肯不肯就范不是你说了算的,老太爷带了两个人亲自动手,几个回合下来终于将其按倒上铐。在搏斗中老太爷曾感到右腿小腿腿肚子上一阵剧痛,等把人抓住已经动转不灵了。挽起裤腿一看,只见长长一条血凛子,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因为其他几个侦查员当时还没有驾照,老太爷只好忍着疼,一点一点地把车开回了队里。 当时顾不上,等回到队里老太爷越想越不对 -- 这嫌疑人只有一个,而且自己始终控制着他的双手,他拿什么打的我呢,他怎么打的我呢? 忽然想起来,当时老太爷眼角余光曾看见有个警员当时在自己侧后,还想过让他去按住嫌疑人的双腿,还没等下令腿部已经一阵剧痛。 别是这小子给了我一警棍吧? 老太爷把那位叫来一问,这位赶紧道歉-- 怕他跑了,我照着他大腿给了一棍,不料您骑在他身上,我没砸准,结果误伤了队长。 老太爷没有惩罚他,他对这样的事儿倒是想得开,直到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老太爷还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原来,看到”嫌疑人”反抗激烈而且手段颇高,两名警官对其连抡数棍.或许因为情绪激动,其中一名警官抡警棍的时候朝后挥得太远,竟然直奔了老郑的面门.这也是因为老郑挨了一脚后动作迟缓,没有及时离开危险区. 虽然如此,探长不是白当的,老郑很有经验,眼看战友手上有点儿没准,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捂着自己的左眼向旁边一侧,试图躲开.不料,就在一侧脸的时候,却正看到那个真正的嫌疑人站在人堆儿里头看热闹. 不好,抓错人了! 反应过来的老郑张嘴要呼叫大家,却忘了危险,等他发现一条飞舞的警棍直奔自己面门而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了.情急之下老郑向侧后方一仰,鼻梁算是避过去了,但右眼还是被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 熊猫,就是这样炼成地。 以后有大半个月老郑都顶着一对黑眼圈上班。因为这个形象过于独特,以至于过了好久,找老郑的人还会双手各掐一个圆圈,放在两只眼睛周围朝警察们比划 – “你们那熊猫警长,在吗? 还有那个被误抓了的小伙子,警方给人家拿赔偿的时候他曾经表示只要和郑探长照张合影,赔偿可以不要。 考虑到这个嘎小子可能把照片挂在他们家客厅以炫耀武功,老郑坚决地拒绝了。 应该说,老郑挂半个月的黑眼圈是幸运的,咱们的警械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