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我看到的松骨峰战场 -- 董仁棠萨苏合著《蹈火》节选  

2012-04-30 18:24: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人人一身白,大白脸,分不清谁是谁。忽然想起那个骂我们放毒气的国民党军官,忽然恍然大悟。结果那个仓库谁也不敢去抢占了,都怕这个“面粉毒气弹”。 美军撤退的队伍里怎么会有一辆装满面粉的车?我一直想不明白原因。但无论如何估计美国人也吃了不少这种东西的苦头,当然地势开阔可能情况好些。看情形他们想把这车挪开,但是大卡车实在太沉了,所以其他车辆想把它推开基本是痴心妄想,而我军估计当时也注意到了这辆车周围的混乱,在用炮火给它后面的美军车辆逐个“点名”,于是,被打急了的美军抢行的抢行,掉头的掉头,开始演出大逃亡,却无法逾越自己卡车的残躯,结果都被击毁在这里。 这只是战场的一角,纵观整个山谷,这是个怎样的场景呢? 说美军被全歼了多少有些夸张,美国人自己评价,把这个可怕的谷地称之为“印地安鞭打之谷”,因为美国的印第安人有一种刑罚,让犯罪的人从两排手持皮鞭棍棒的行刑者中间跑过,如果被打的同时还能跑出去的可以赦免,不然打死勿论。在他们眼里,这一战我们志愿军就是行刑者,跑得出去的美军是幸运儿。人是跑了一些,但是装备基本都留下了,都堆在路上。那个场景并不陌生,你看那海湾战争,伊拉克从科威特撤军被美军截断了退路,整条公路上丢的坦克和车辆组成一道长龙,就跟我们看到的差不多。只不过伊拉克的车队里面有很多民用车,美国人丢得全是军车和大炮。在电视上大家一看这个场面就知道伊拉克打败了,他的兵把车都扔了,在用两条腿往回跑。我们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心中也是同样感想。 事实证明我们想对了,也想错了。 想对了是因为战斗过程颇为相似。在这次战役中,三十八军果断的穿插行动和美军在伊拉克发动的“蛙跳”作战异曲同工,都达到了切断对方退路的目的,导致对方在撤退中遭受巨大损失。无论是在清川江还是在另一线的长津湖战场,美军被围部队都是在转入战略防御之后,突然发现退却道路被截断。于此之状况下,美军和“联合国军”其他部队只能大部分弃车突围,结果造成在朝美军因为丧失了大量重武器而战斗力锐减,于第三次战役中缺乏与我作战的能力,遭到失利。 但是,我们也有想错的一面 – 尽管在我们看来美军损失已经极其惨重,重装备基本丢光,但它并没有崩溃。这些重武器的补充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此后数年中,并不擅长面对面近距离战斗,
被认为缺乏勇气的美军,在依靠重装备进行中远距离作战的时候,比敢于肉搏但不会使用技术装备的敌人更有威胁。一个看来可以让中等国家崩溃的胜利,仍不足以彻底打垮美军。可见,在现代战争中,一个国家的国力,它的科技水平与官兵的训练水平,对整个战争的胜负有着重要的影响。 不管怎样,看到这个情景,我们都是欢呼雀跃啊,准知道这一仗真的打赢了,这个是造不得假的,最直观地看到了战斗的胜利。 这一仗我们损失也不小,当年从广西和我一起赶到武汉向林彪司令员汇报的同学孙俊人牺牲了,可是没有牺牲的后来都脱颖而出,成了部队的骨干,我那批胶东同学里面后来出了担任三十八军副政委的江国胜,政治部副主任的姜正哲,114师师长王素军,还有113师副参谋长刘贵初 -- 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很优秀,后来去了驻越南使馆作武官。至今我还觉得虽然牺牲巨大但是我们的牺牲是值得的,因为一个军队不打硬仗你锻炼不出来,人也是一样。 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很震惊,也感到自己的幸运,后来我以三十八军112师《火线报》编辑身份奉杨大易师长命令陪同巍巍采访松骨峰的时候已经不是这个场面了,已经不是这般震撼。唯一的可惜之处是自己没有能赶上这一仗,成了一个“观战队员”。 [完]我看到的松骨峰战场 -- 董仁棠萨苏合著《蹈火》节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描述松骨峰战斗的油画,问过董老可写实,董老评价人肯定没有那样多,那样密集,车比图上还要密,因为美军后面的车辆为了脱逃试图超车,形成的是几路纵队

作家魏巍曾经在《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中详细介绍了志愿军官兵在松骨峰顽强作战的情景,这已经成为经典名篇。而我随增援部队进入松骨峰/书堂站战场的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一种震惊,这震惊来自于公路,而不是被燃烧弹烧得乌黑,已经没有任何草木的我方阵地。

这时候战斗刚刚结束,除了美军飞机不时飞过,只能听到零星的枪声。只见公路上到处是丢弃的美军汽车,坦克,大炮,有的地方扭成个大疙瘩,无数的车彼此碰撞在一起,一些正在冒烟着火,有的地方则排列得整整齐齐,仿佛在等待发车命令,可是人都不见了。书堂站车站下面,公路是个舒缓的Z字型,第一个拐弯的地方比较窄,被我们击毁了一辆大型卡车,看着是炮弹打的这辆车堵死了大路。这也许是335团用迫击炮干的,335团团长范天恩从烟台警备司令职务上下来就在我们院住,最后去世也是在这里。他曾告诉我他们穿插的时候没有带重武器,但是曾在路上缴获了土耳其的迫击炮带着走,战斗中起了一定作用。卡车周围横七竖八趴了好几辆车,特别是一辆坦克半个身子都压在卡车上面了。这里的场景有些怪,乍一看整个车周围一片白色,仿佛围着它下了一场雪。可是又没有下雪嘛。我们觉得很奇怪,凑近了才发现这辆车装满了面粉,估计是一个炮弹打在车厢上了,于是面粉作白雪漫天飞舞矣。

这个场面在当时一定很浪漫,但是,这种浪漫对于后面的美军恐怕是灾难,因为打仗的时候我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在打四平的时候,我们和国民党军争夺一个仓库打的很激烈。那时候胜负未分,国民党的军队里面也有能打仗的,敢和我们打近战,拼刺刀,这一点美国人不敢。仓库里面有些面粉口袋,上面还印着外国字,想来是美国人支援国民党的。双方拉锯的时候国民党的军队拿面粉垒了工事,看起来和沙袋差不多,但是我们扔了一排手榴弹他们就跑了,冲进去抓了一个腿受伤的军官,还很不服气,大骂我们放毒气。放毒气?我们正在奇怪,敌人的炮弹就打过来了,一个炮弹正打在面粉袋垒的工事上,装满面粉的口袋被炸得飞了起来,仓库里漫天都是面粉 -- 嘿,别说打仗了,漫天都是面粉的环境里面你呼吸都呼吸不了,没法喘气阿。我们也呆不住,呼啦啦撤下来,出来一看人人一身白,大白脸,分不清谁是谁。忽然想起那个骂我们放毒气的国民党军官,忽然恍然大悟。结果那个仓库谁也不敢去抢占了,都怕这个“面粉毒气弹”。

美军撤退的队伍里怎么会有一辆装满面粉的车?我一直想不明白原因。但无论如何估计美国人也吃了不少这种东西的苦头,当然地势开阔可能情况好些。看情形他们想把这车挪开,但是大卡车实在太沉了,所以其他车辆想把它推开基本是痴心妄想,而我军估计当时也注意到了这辆车周围的混乱,在用炮火给它后面的美军车辆逐个“点名”,于是,被打急了的美军抢行的抢行,掉头的掉头,开始演出大逃亡,却无法逾越自己卡车的残躯,结果都被击毁在这里。

这只是战场的一角,纵观整个山谷,这是个怎样的场景呢?

说美军被全歼了多少有些夸张,美国人自己评价,把这个可怕的谷地称之为“印地安鞭打之谷”,因为美国的印第安人有一种刑罚,让犯罪的人从两排手持皮鞭棍棒的行刑者中间跑过,如果被打的同时还能跑出去的可以赦免,不然打死勿论。在他们眼里,这一战我们志愿军就是行刑者,跑得出去的美军是幸运儿。人是跑了一些,但是装备基本都留下了,都堆在路上。那个场景并不陌生,你看那海湾战争,伊拉克从科威特撤军被美军截断了退路,整条公路上丢的坦克和车辆组成一道长龙,就跟我们看到的差不多。只不过伊拉克的车队里面有很多民用车,美国人丢得全是军车和大炮。在电视上大家一看这个场面就知道伊拉克打败了,他的兵把车都扔了,在用两条腿往回跑。我们看到这个场面的时候,心中也是同样感想。

事实证明我们想对了,也想错了。

想对了是因为战斗过程颇为相似。在这次战役中,三十八军果断的穿插行动和美军在伊拉克发动的“蛙跳”作战异曲同工,都达到了切断对方退路的目的,导致对方在撤退中遭受巨大损失。无论是在清川江还是在另一线的长津湖战场,美军被围部队都是在转入战略防御之后,突然发现退却道路被截断。于此之状况下,美军和“联合国军”其他部队只能大部分弃车突围,结果造成在朝美军因为丧失了大量重武器而战斗力锐减,于第三次战役中缺乏与我作战的能力,遭到失利。

但是,我们也有想错的一面 – 尽管在我们看来美军损失已经极其惨重,重装备基本丢光,但它并没有崩溃。这些重武器的补充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此后数年中,并不擅长面对面近距离战斗,被认为缺乏勇气的美军,在依靠重装备进行中远距离作战的时候,比敢于肉搏但不会使用技术装备的敌人更有威胁。一个看来可以让中等国家崩溃的胜利,仍不足以彻底打垮美军。可见,在现代战争中,一个国家的国力,它的科技水平与官兵的训练水平,对整个战争的胜负有着重要的影响。

不管怎样,看到这个情景,我们都是欢呼雀跃啊,准知道这一仗真的打赢了,这个是造不得假的,最直观地看到了战斗的胜利。

这一仗我们损失也不小,当年从广西和我一起赶到武汉向林彪司令员汇报的同学孙俊人牺牲了,可是没有牺牲的后来都脱颖而出,成了部队的骨干,我那批胶东同学里面后来出了担任三十八军副政委的江国胜,政治部副主任的姜正哲,114师师长王素军,还有113师副参谋长刘贵初 -- 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很优秀,后来去了驻越南使馆作武官。至今我还觉得虽然牺牲巨大但是我们的牺牲是值得的,因为一个军队不打硬仗你锻炼不出来,人也是一样。
描述松骨峰战斗的油画,问过董老可写实,董老评价人肯定没有那样多,那样密集,车比图上还要密,因为美军后面的车辆为了脱逃试图超车,形成的是几路纵队 作家魏巍曾经在《谁是最可爱的人》一文中详细介绍了志愿军官兵在松骨峰顽强作战的情景,这已经成为经典名篇。而我随增援部队进入松骨峰书堂站战场的第一时间,感受到的是一种震惊,这震惊来自于公路,而不是被燃烧弹烧得乌黑,已经没有任何草木的我方阵地。 这时候战斗刚刚结束,除了美军飞机不时飞过,只能听到零星的枪声。只见公路上到处是丢弃的美军汽车,坦克,大炮,有的地方扭成个大疙瘩,无数的车彼此碰撞在一起,一些正在冒烟着火,有的地方则排列得整整齐齐,仿佛在等待发车命令,可是人都不见了。书堂站车站下面,公路是个舒缓的Z字型,第一个拐弯的地方比较窄,被我们击毁了一辆大型卡车,看着是炮弹打的这辆车堵死了大路。这也许是335团用迫击炮干的,335团团长范天恩从烟台警备司令职务上下来就在我们院住,最后去世也是在这里。他曾告诉我他们穿插的时候没有带重武器,但是曾在路上缴获了土耳其的迫击炮带着走,战斗中起了一定作用。卡车周围横七竖八趴了好几辆车,特别是一辆坦克半个身子都压在卡车上面了。这里的场景有些怪,乍一看整个车周围一片白色,仿佛围着它下了一场雪。可是又没有下雪嘛。我们觉得很奇怪,凑近了才发现这辆车装满了面粉,估计是一个炮弹打在车厢上了,于是面粉作白雪漫天飞舞矣。 这个场面在当时一定很浪漫,但是,这种浪漫对于后面的美军恐怕是灾难,因为打仗的时候我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在打四平的时候,我们和国民党军争夺一个仓库打的很激烈。那时候胜负未分,国民党的军队里面也有能打仗的,敢和我们打近战,拼刺刀,这一点美国人不敢。仓库里面有些面粉口袋,上面还印着外国字,想来是美国人支援国民党的。双方拉锯的时候国民党的军队拿面粉垒了工事,看起来和沙袋差不多,但是我们扔了一排手榴弹他们就跑了,冲进去抓了一个腿受伤的军官,还很不服气,大骂我们放毒气。放毒气?我们正在奇怪,敌人的炮弹就打过来了,一个炮弹正打在面粉袋垒的工事上,装满面粉的口袋被炸得飞了起来,仓库里漫天都是面粉 -- 嘿,别说打仗了,漫天都是面粉的环境里面你呼吸都呼吸不了,没法喘气阿。我们也呆不住,呼啦啦撤下来,出来一
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很震惊,也感到自己的幸运,后来我以三十八军112师《火线报》编辑身份奉杨大易师长命令陪同巍巍采访松骨峰的时候已经不是这个场面了,已经不是这般震撼。唯一的可惜之处是自己没有能赶上这一仗,成了一个“观战队员”。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