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走近李小牧之一 和石原慎太郎打擂台  

2012-04-03 23:38:00|  分类: 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面媒体用稿]》,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走近李小牧之一 和石原慎太郎打擂台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
走近李小牧之一 和石原慎太郎打擂台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

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老萨影集

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家有小女初长成》,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短短时间在日本就卖了十五万册,这一点,石原慎太郎是比不了他。今天,在维基百科关于歌舞伎町的日文介绍中,李小牧这本书赫然列在参考文献之中。“我一点儿都不懂政治,一点儿都不懂理论,我只有一肚子看到的,听到的故事。”李小牧说,“我不是因为要写书才到歌舞伎町来的,是因为我活在这里,所以我才会写书。” 跟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不是因为政治的原因,只是因为歌舞伎町这块异国的土地,已经让他有了感情,使他要维护这里。 没有歌舞伎町,就没有李小牧。他曾经说过,死后,要把一根骨头埋在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案内人》的封面上,身材瘦长的李小牧穿着一套深色西服,仿佛隐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中,只有一双黑得没有底的眼睛,在夜暗中闪闪发光。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平面媒体用稿] 因为写了一本《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出了名,但也受影响不小,很有人因此把他当成了黑社会的某一级老大,抢男霸女的那一种...... 最近李小牧很忙,要经营他的店,要给杂志写专栏,还要时时当心被老婆用高跟鞋追杀,本来已经忙得恨不得多长出两只手来,偏偏还有人来添乱。 来添乱的是东京歌舞伎町的一些日本店主,大多也算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李小牧的朋友。他们在热心地建议李小牧加入日本籍。而他们催着李小牧入籍的原因很离奇 – 要他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打擂台。他们想推举李小牧竞选议员,在国会和这位日本右翼大佬较量,来保护歌舞伎町的利益,而在日本竞选议员是必须加入日本籍的。其实,李小牧和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早就开始打了。前些天,石原慎太郎,说有个歌舞伎町的家伙在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专栏里骂他,说的就是李小牧。结果李小牧马上又写了两篇来针锋相对。 但是,对这些老朋友们的建议李小牧不予考虑,一方面是国家认同感方面的原因,李小牧刚写了一本新书叫《日本有病》;另一方面,估计也是很现实的原因 – 在日本加入他们的国籍需要换成日本姓,“李小牧”如今已经是歌舞伎町一块响当当的招牌,要算无形资产来贷款都可以。让他换名儿不是砸自己的买卖吗?这种吃亏的事儿,李小牧不干。 不过跟石原慎太郎的擂台是另外一回事儿。“我认为他挨家挨户的抓外国人,打击了歌舞伎町的营业。抓流氓,抓黑社会,我支持他,但是破坏歌舞伎町的繁荣不行。”李小牧认真地说,“按照日本法律,歌舞伎町的风俗店夜里一点以后不能营业,但以前执行得并不严格。石原慎太郎上台以后开始动真格的,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大张旗鼓,这样就影响了歌舞伎町的营业。这不合理,因为有的人是白天生活,有的人是夜间生活,歌舞伎町应该是24小时的经济特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新宿曾经想让传统的歌舞伎艺术落户这里,但是最终没有竞争过银座。另一种文化乘虚而入,在这里弥漫开来。几十年后,这个只留下了名字的歌舞伎町,已经成为在整个世界和巴黎红磨坊齐名的红灯区,一个东方的de Wallen。这个只有0.5平方公里的地区,却拥有五千家成人酒店,风俗店,餐饮店,赌博中心,有人将其称为日本色情文化的中心。同时,这里的商业税收在整个东京名列前茅,既是日本的销金窟,也是东京都财政的重要支撑点。这里还有全日本最大的“街道委员会”。在日本,首相,执政党干事长等,每到当选都要来歌舞伎町视察,不是为了治安,是为了这里的票仓。所以,当歌舞伎町的人要说说自己的道理,哪怕是石原慎太郎,也要竖起耳朵来听。 “我是什么都敢说,而且我讲理,讲法律,这一点日本的店主们也佩服我,所以他们希望我当议员,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日本的议员有各种各样的出身,政治世家出来的自然不少,说相声说成政治家的也大有人在,李小牧要是真的去竞选议员,也许某一天也会挂上日本内阁某大臣的头衔,谁说得准呢? 然而,李小牧的选择是正常的。虽然被视为歌舞伎町的代言人,但和石原慎太郎不一样,李小牧不是政治家,他只是一个在歌舞伎町作了二十年的“案内人” – 是的,他出版的第一部书便叫做《歌舞伎町案内人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