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走近李小牧之二 我来了,我看到,我……钉在这里  

2012-04-07 23:40: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
,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走近李小牧之二  我来了,我看到,我……钉在这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李小牧何许人也?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走近李小牧之二  我来了,我看到,我……钉在这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
走近李小牧之二  我来了,我看到,我……钉在这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 李小牧何许人也? 1988年,曾是舞蹈演员,年二十八岁的李小牧来到日本,梦想着到日本学习服装设计。但是,他最终的选择是做了一名“案内人”。李小牧典型的形象是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脸颊刮得不见胡茬,身穿名牌西服,站在歌舞伎町夜晚人流熙攘的街头,随时判断出有消费欲望的来客,然后及时走到他们的面前,温和地通过自己的介绍把他们带到想要去的地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夜里的火烛,动作灵活而富有弹性,看起来如同一个跳跃的午夜精灵。 “那是为了生存。”李小牧说,“我在新宿街头发纸巾,工作一小时是一千日元,而做案内人五分钟就能赚到三千日元。” 什么是案内人呢?李小牧曾经自嘲地说,就是皮条客。歌舞伎町是男人的天堂,但是到天堂的路并不是人人会走,李小牧就是给这些人带路的。 这个答案无疑是最标准的,把自己摆在了一个皮条客的位置,让瞧着李小牧不顺眼的人无从下手,而这个描述,又让对李小牧感兴趣的人越发感兴趣。然而,面对这个能跟你讲上两个钟头不带重样,令你兴致勃勃却想不起来他到底在说什么的家伙,这个“我是流氓我怕谁”式的答案不能不让人怀疑 – 李小牧干“案内人”一干就干了二十多年,他早已经不再需要依靠这个职业来生存,甚至他早就不再需要留在歌舞伎町。可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而且每天干得乐此不疲。这是他心底里真正的答案吗? 和李小牧谈起歌舞伎町,他的第一段话是这样的:“我每天都在演戏,当过演员的生涯帮助了我很多,让我能见人讲人话,见鬼讲鬼话。越是优秀的演员,越是可以面对成千上万的人,讲成千上万种话。案内人是我的本职工作,我用我的身体在体验,在采访。” 看着李小牧明亮得只剩反光的双眼,可以体会到他对歌舞伎町有一种奇特的感情,如果我没有判断错,那应该叫做 – 痴迷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家有小女初长成,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你是为了赚到他的钱。双方各取所需,就有了合作的可能,不存在谁必须让谁吃亏的问题;第二要货真价实。“我带客人去的都是口碑优良的店铺,保证物有所值。”像湖南菜就要做辣的一样,在作案内人的时候,李小牧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 而与此同时,他还要给杂志写稿。李小牧的每篇文章要花很多时间,有的时候,一个一千多字的专栏,他要毫无干扰地忙上五六个小时。 所以,在他的朋友眼里,李小牧是一个工作狂,他的勤奋毫无疑问可以让他在任何领域获得成功,而他却选择了歌舞伎町,为什么? 李小牧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了这样一段话:“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女人或者男人的,有的男人,是到歌舞伎町来找另一种东西的。你可以把它说成一种文化,那就叫风流。对,他们是来体会东方的风流。” 李小牧眼中的歌舞伎町 [待续] 老萨影集 你从未见过的北京城:老萨独家收集的百年老照片 遗忘在异国的中国海军:老萨在日寻访北洋水师遗迹 家有小女初长成: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 有很多中国人到过歌舞伎町,但钉在这里,越钻越深,而且把这里的悲欢明暗写成文字的,只有李小牧一个。 歌舞伎町,警察的出沒是尋常事 采访李小牧的时候,他并不是在干这个活计。找到他的时候李小牧正在督促部下打扫卫生。李小牧如今已经有了比“案内人”更多的事情要做。除了带十几个为自己工作的案内人,维持位于歌舞伎町正中心,包括剧院广场在内的两条街的地盘以外,他还开了一家饭店,据说是东京最正宗的湖南菜馆 – 这一点倒无需怀疑,东京其他的湖南菜馆即便是开在五星饭店里,也用的是日本厨子,而李小牧的厨子都来自他湖南老家。他开的店里,卖的菜都是辣的,偏偏回头客还很多。日本人平时很少有吃辣椒的,所以大多数在日本的中华料理都改造了自己的味道来入乡随俗。但李小牧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他说,我的餐馆旁边是一家泰国菜馆,开了二十年,生意兴隆。泰国菜比湖南菜更辣,它能赚钱,说明日本人并不是吃不了辣,而是怎样让他们高高兴兴吃下去。 他做到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把自己餐馆的厨房建成了透明的,让客人可以亲眼看到烹饪的整个过程 – 对食客来说,这无疑是件饶有趣味的事情,也可以放心他的菜干净新鲜。然而,中国菜闻名世界,但也有油大烟大的麻烦,敢于把厨房摆在众目睽睽之下,连一个勤快的家庭主妇都会有些紧张。李小牧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办法很简单,就是不怕麻烦,勤于打扫而已 – 真实的干干净净,是应付所有卫生问题最简单又最有效的方法。李小牧有时候想不通,不就是一个麻烦点儿嘛,何必要想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招数呢? “人,是一种需要交流的动物,你交流得好,他就会接受你。”在李小牧眼里,开餐馆和作案内人没什么两样,第一是你要抱着双赢的态度去对待客人,客人是为了买到服务小小魔女成长日记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