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首都这地方规矩大 《京城捕王》外篇 7 结束  

2012-05-31 09:49: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来,那位负责监控的侦查员坐在那儿半天没点东西吃(买不起),引来服务员殷切询问,只好悄声告诉人家自己在执行任务。要是这事儿上到皮尔卡丹那儿,以法国派的公鸡爱跐毛脾气,不知道会不会引出来让警察从自己店里出去的风波,但服务员只是普通的中国人,一看对方原来是穿官衣儿的自然不会为难,马上转身告退,还给送过来一杯白开水,算是不远不近的一种配合。 然而,侦察员却喝不下水去了 – 目标在这一瞬间忽然消失,不见了! 吓到脚软的侦查员赶紧一边寻摸一边开对讲机报告。 老太爷刚想叫他冷静一下再找找,在后门盯着的侦查员发来报告 – 疑似目标出现,匆忙出后门,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重复,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我盯上去了。 那还有必要再等屋里进一步的消息吗?老太爷带上一班弟兄,飞快地绕过餐厅,朝后门赶去。同时,这边吩咐盯梢的侦查员不要动手,等待援兵。这倒不是怕对手跑了,而是以前有过教训,说好了等人员都上来再动手,结果卧底先动,引发一场恶斗。最后援兵到,人抓住,卧底也挨了好几刀。一个二等功是拿着了,可警官大学一直把这案子当教训讲,弄得卧底的哥们儿在小辈儿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这次盯梢的倒是很有经验,不但没有主动下手,而且不断报告情况。虽然没有露联,但从个头和衣着看,这应该是嫌疑人。此人出了餐厅步履如飞,却不走直线,哪儿没人往哪儿走,哪儿黑往哪儿走。在餐厅周围忽左忽右,还不时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 通过这一系列鬼鬼祟祟的动作,可以断定此人一定不正常。 忽然,盯梢的侦查员道:“快,人可能醒了!” “醒了”,是原来,那位负责监控的侦查员坐在那儿半天没点东西吃(买不起),引来服务员殷切询问,只好悄声告诉人家自己在执行任务。要是这事儿上到皮尔卡丹那儿,以法国派的公鸡爱跐毛脾气,不知道会不会引出来让警察从自己店里出去的风波,但服务员只是普通的中国人,一看对方原来是穿官衣儿的自然不会为难,马上转身告退,还给送过来一杯白开水,算是不远不近的一种配合。

然而,侦察员却喝不下水去了 – 目标在这一瞬间忽然消失,不见了!

吓到脚软的侦查员赶紧一边寻摸一边开对讲机报告。那位侦查员如释重负地汇报:“目标再次出现,刚才是上厕所去了…..” 夜长梦多,调了另一组人去把那小子从餐厅里直接“请”出来(对方很配合,完全没有想象中的艰难)。老太爷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位假嫌疑人撒尿的地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 原来是一口电缆井,好在工程正在进行,还没有通电,否则这位估计直接就变烧鸡了。唉,舍命不舍财的老西儿。 等把人都带回去,天都快亮了。那位贩毒的自然带走,这位随地小便的呢,自然教育教育也就得了。老太爷在办公室睡了个小回头觉,早晨起来打着哈欠走出门来,正看到走廊另一头一个小伙子来接那位长胡子的老西儿。 本来想去问候一下,见人家低着头没看见自己,也就算了,但对方一句话差点儿把老太爷逗乐了。 只听那胡子老哥正哆哆嗦嗦的,认认真真地告诫那小伙子:“记住啰,在这地界可得老老实实咄,首都这地方规矩大,撒泡尿都六个警察盯着……” [完]

老太爷刚想叫他冷静一下再找找,在后门盯着的侦查员发来报告 – 疑似目标出现,匆忙出后门,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重复,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我盯上去了。
原来,那位负责监控的侦查员坐在那儿半天没点东西吃(买不起),引来服务员殷切询问,只好悄声告诉人家自己在执行任务。要是这事儿上到皮尔卡丹那儿,以法国派的公鸡爱跐毛脾气,不知道会不会引出来让警察从自己店里出去的风波,但服务员只是普通的中国人,一看对方原来是穿官衣儿的自然不会为难,马上转身告退,还给送过来一杯白开水,算是不远不近的一种配合。 然而,侦察员却喝不下水去了 – 目标在这一瞬间忽然消失,不见了! 吓到脚软的侦查员赶紧一边寻摸一边开对讲机报告。 老太爷刚想叫他冷静一下再找找,在后门盯着的侦查员发来报告 – 疑似目标出现,匆忙出后门,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重复,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我盯上去了。 那还有必要再等屋里进一步的消息吗?老太爷带上一班弟兄,飞快地绕过餐厅,朝后门赶去。同时,这边吩咐盯梢的侦查员不要动手,等待援兵。这倒不是怕对手跑了,而是以前有过教训,说好了等人员都上来再动手,结果卧底先动,引发一场恶斗。最后援兵到,人抓住,卧底也挨了好几刀。一个二等功是拿着了,可警官大学一直把这案子当教训讲,弄得卧底的哥们儿在小辈儿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这次盯梢的倒是很有经验,不但没有主动下手,而且不断报告情况。虽然没有露联,但从个头和衣着看,这应该是嫌疑人。此人出了餐厅步履如飞,却不走直线,哪儿没人往哪儿走,哪儿黑往哪儿走。在餐厅周围忽左忽右,还不时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 通过这一系列鬼鬼祟祟的动作,可以断定此人一定不正常。 忽然,盯梢的侦查员道:“快,人可能醒了!” “醒了”,是
那还有必要再等屋里进一步的消息吗?老太爷带上一班弟兄,飞快地绕过餐厅,朝后门赶去。同时,这边吩咐盯梢的侦查员不要动手,等待援兵。这倒不是怕对手跑了,而是以前有过教训,说好了等人员都上来再动手,结果卧底先动,引发一场恶斗。最后援兵到,人抓住,卧底也挨了好几刀。一个二等功是拿着了,可警官大学一直把这案子当教训讲,弄得卧底的哥们儿在小辈儿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这次盯梢的倒是很有经验,不但没有主动下手,而且不断报告情况。虽然没有露联,但从个头和衣着看,这应该是嫌疑人。此人出了餐厅步履如飞,却不走直线,哪儿没人往哪儿走,哪儿黑往哪儿走。在餐厅周围忽左忽右,还不时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原来,那位负责监控的侦查员坐在那儿半天没点东西吃(买不起),引来服务员殷切询问,只好悄声告诉人家自己在执行任务。要是这事儿上到皮尔卡丹那儿,以法国派的公鸡爱跐毛脾气,不知道会不会引出来让警察从自己店里出去的风波,但服务员只是普通的中国人,一看对方原来是穿官衣儿的自然不会为难,马上转身告退,还给送过来一杯白开水,算是不远不近的一种配合。 然而,侦察员却喝不下水去了 – 目标在这一瞬间忽然消失,不见了! 吓到脚软的侦查员赶紧一边寻摸一边开对讲机报告。 老太爷刚想叫他冷静一下再找找,在后门盯着的侦查员发来报告 – 疑似目标出现,匆忙出后门,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重复,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我盯上去了。 那还有必要再等屋里进一步的消息吗?老太爷带上一班弟兄,飞快地绕过餐厅,朝后门赶去。同时,这边吩咐盯梢的侦查员不要动手,等待援兵。这倒不是怕对手跑了,而是以前有过教训,说好了等人员都上来再动手,结果卧底先动,引发一场恶斗。最后援兵到,人抓住,卧底也挨了好几刀。一个二等功是拿着了,可警官大学一直把这案子当教训讲,弄得卧底的哥们儿在小辈儿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这次盯梢的倒是很有经验,不但没有主动下手,而且不断报告情况。虽然没有露联,但从个头和衣着看,这应该是嫌疑人。此人出了餐厅步履如飞,却不走直线,哪儿没人往哪儿走,哪儿黑往哪儿走。在餐厅周围忽左忽右,还不时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 通过这一系列鬼鬼祟祟的动作,可以断定此人一定不正常。 忽然,盯梢的侦查员道:“快,人可能醒了!” “醒了”,是

通过这一系列鬼鬼祟祟的动作,可以断定此人一定不正常。
那位侦查员如释重负地汇报:“目标再次出现,刚才是上厕所去了…..” 夜长梦多,调了另一组人去把那小子从餐厅里直接“请”出来(对方很配合,完全没有想象中的艰难)。老太爷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位假嫌疑人撒尿的地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 原来是一口电缆井,好在工程正在进行,还没有通电,否则这位估计直接就变烧鸡了。唉,舍命不舍财的老西儿。 等把人都带回去,天都快亮了。那位贩毒的自然带走,这位随地小便的呢,自然教育教育也就得了。老太爷在办公室睡了个小回头觉,早晨起来打着哈欠走出门来,正看到走廊另一头一个小伙子来接那位长胡子的老西儿。 本来想去问候一下,见人家低着头没看见自己,也就算了,但对方一句话差点儿把老太爷逗乐了。 只听那胡子老哥正哆哆嗦嗦的,认认真真地告诫那小伙子:“记住啰,在这地界可得老老实实咄,首都这地方规矩大,撒泡尿都六个警察盯着……” [完]
忽然,盯梢的侦查员道:“快,人可能醒了!”

“醒了”,是侦查员的行话,意思是盯梢被发现了。原来,这人走到一处灯影黑处,贴着墙一停,然后迅速地一回头。侦查员正要确认他还在不在那里,被看了个正着。尽管侦查员作出一副典型的路人神态,对方还是马上一个转身,朝正在修建的崇文门电信枢纽工程方向走去了。

真醒了?那可不能让他跑了。老太爷等人紧赶着往上走。好在总共没有几步路,赶到枢纽工程工地前,正看到盯梢那位用手比划呢,意思是“下去了” – 枢纽工程如今正在打地基,还只是一个开挖的大坑,坑壁上靠着民工用的梯子。嫌疑人就是顺着这梯子下到大坑里面去的。
侦查员的行话,意思是盯梢被发现了。原来,这人走到一处灯影黑处,贴着墙一停,然后迅速地一回头。侦查员正要确认他还在不在那里,被看了个正着。尽管侦查员作出一副典型的路人神态,对方还是马上一个转身,朝正在修建的崇文门电信枢纽工程方向走去了。 真醒了?那可不能让他跑了。老太爷等人紧赶着往上走。好在总共没有几步路,赶到枢纽工程工地前,正看到盯梢那位用手比划呢,意思是“下去了” – 枢纽工程如今正在打地基,还只是一个开挖的大坑,坑壁上靠着民工用的梯子。嫌疑人就是顺着这梯子下到大坑里面去的。 大半夜的,到这儿来干吗?老太爷不及细想,吩咐大家小心对方有帮手,然后分成两队追了下去。 还好,此人藏得不算隐蔽,正在一个凹处背对众人不知在做什么。 老太爷还没下令,组长一挥手,三个侦查员已经扑了上去。 只听一声“哎哟”的惊呼,接着是“不敢了,饿再也不敢了……”的告饶声。 “饿”?不对啊,嫌疑人老家东北,这口音怎么象是吕梁山下来的?老太爷心说不妙,赶紧上去一看 -- 唉唉唉,这人怎么还有一把胡子呢?! 抓错了,可对方并没有被抓错的自觉,只是告饶,说再也不敢了。 他什么再也不敢了?老太爷皱着眉头看去,只见此人下面的裤扣大敞肆开…… 原来,这胡子老哥是跑到这儿小解来的! “马克西姆里面不是有厕所吗?你干吗跑这儿来啊?”哭笑不得的组长问。 “扫厕所的向饿要钱啊!”这位想都没想地回答。 警察们面面相觑 – 还能怎么办?带回去随便问问呗,这当街撒尿也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不是? 这时候对讲机又响了,监控
大半夜的,到这儿来干吗?老太爷不及细想,吩咐大家小心对方有帮手,然后分成两队追了下去。

还好,此人藏得不算隐蔽,正在一个凹处背对众人不知在做什么。那位侦查员如释重负地汇报:“目标再次出现,刚才是上厕所去了…..” 夜长梦多,调了另一组人去把那小子从餐厅里直接“请”出来(对方很配合,完全没有想象中的艰难)。老太爷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位假嫌疑人撒尿的地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 原来是一口电缆井,好在工程正在进行,还没有通电,否则这位估计直接就变烧鸡了。唉,舍命不舍财的老西儿。 等把人都带回去,天都快亮了。那位贩毒的自然带走,这位随地小便的呢,自然教育教育也就得了。老太爷在办公室睡了个小回头觉,早晨起来打着哈欠走出门来,正看到走廊另一头一个小伙子来接那位长胡子的老西儿。 本来想去问候一下,见人家低着头没看见自己,也就算了,但对方一句话差点儿把老太爷逗乐了。 只听那胡子老哥正哆哆嗦嗦的,认认真真地告诫那小伙子:“记住啰,在这地界可得老老实实咄,首都这地方规矩大,撒泡尿都六个警察盯着……” [完]

老太爷还没下令,组长一挥手,三个侦查员已经扑了上去。
原来,那位负责监控的侦查员坐在那儿半天没点东西吃(买不起),引来服务员殷切询问,只好悄声告诉人家自己在执行任务。要是这事儿上到皮尔卡丹那儿,以法国派的公鸡爱跐毛脾气,不知道会不会引出来让警察从自己店里出去的风波,但服务员只是普通的中国人,一看对方原来是穿官衣儿的自然不会为难,马上转身告退,还给送过来一杯白开水,算是不远不近的一种配合。 然而,侦察员却喝不下水去了 – 目标在这一瞬间忽然消失,不见了! 吓到脚软的侦查员赶紧一边寻摸一边开对讲机报告。 老太爷刚想叫他冷静一下再找找,在后门盯着的侦查员发来报告 – 疑似目标出现,匆忙出后门,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重复,避开行人,正快走离开,我盯上去了。 那还有必要再等屋里进一步的消息吗?老太爷带上一班弟兄,飞快地绕过餐厅,朝后门赶去。同时,这边吩咐盯梢的侦查员不要动手,等待援兵。这倒不是怕对手跑了,而是以前有过教训,说好了等人员都上来再动手,结果卧底先动,引发一场恶斗。最后援兵到,人抓住,卧底也挨了好几刀。一个二等功是拿着了,可警官大学一直把这案子当教训讲,弄得卧底的哥们儿在小辈儿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这次盯梢的倒是很有经验,不但没有主动下手,而且不断报告情况。虽然没有露联,但从个头和衣着看,这应该是嫌疑人。此人出了餐厅步履如飞,却不走直线,哪儿没人往哪儿走,哪儿黑往哪儿走。在餐厅周围忽左忽右,还不时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 通过这一系列鬼鬼祟祟的动作,可以断定此人一定不正常。 忽然,盯梢的侦查员道:“快,人可能醒了!” “醒了”,是
只听一声“哎哟”的惊呼,接着是“不敢了,饿再也不敢了……”的告饶声。

“饿”?不对啊,嫌疑人老家东北,这口音怎么象是吕梁山下来的?老太爷心说不妙,赶紧上去一看 -- 唉唉唉,这人怎么还有一把胡子呢?!

抓错了,可对方并没有被抓错的自觉,只是告饶,说再也不敢了。

他什么再也不敢了?老太爷皱着眉头看去,只见此人下面的裤扣大敞肆开…… 原来,这胡子老哥是跑到这儿小解来的!

“马克西姆里面不是有厕所吗?你干吗跑这儿来啊?”哭笑不得的组长问。侦查员的行话,意思是盯梢被发现了。原来,这人走到一处灯影黑处,贴着墙一停,然后迅速地一回头。侦查员正要确认他还在不在那里,被看了个正着。尽管侦查员作出一副典型的路人神态,对方还是马上一个转身,朝正在修建的崇文门电信枢纽工程方向走去了。 真醒了?那可不能让他跑了。老太爷等人紧赶着往上走。好在总共没有几步路,赶到枢纽工程工地前,正看到盯梢那位用手比划呢,意思是“下去了” – 枢纽工程如今正在打地基,还只是一个开挖的大坑,坑壁上靠着民工用的梯子。嫌疑人就是顺着这梯子下到大坑里面去的。 大半夜的,到这儿来干吗?老太爷不及细想,吩咐大家小心对方有帮手,然后分成两队追了下去。 还好,此人藏得不算隐蔽,正在一个凹处背对众人不知在做什么。 老太爷还没下令,组长一挥手,三个侦查员已经扑了上去。 只听一声“哎哟”的惊呼,接着是“不敢了,饿再也不敢了……”的告饶声。 “饿”?不对啊,嫌疑人老家东北,这口音怎么象是吕梁山下来的?老太爷心说不妙,赶紧上去一看 -- 唉唉唉,这人怎么还有一把胡子呢?! 抓错了,可对方并没有被抓错的自觉,只是告饶,说再也不敢了。 他什么再也不敢了?老太爷皱着眉头看去,只见此人下面的裤扣大敞肆开…… 原来,这胡子老哥是跑到这儿小解来的! “马克西姆里面不是有厕所吗?你干吗跑这儿来啊?”哭笑不得的组长问。 “扫厕所的向饿要钱啊!”这位想都没想地回答。 警察们面面相觑 – 还能怎么办?带回去随便问问呗,这当街撒尿也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不是? 这时候对讲机又响了,监控

“扫厕所的向饿要钱啊!”这位想都没想地回答。
那位侦查员如释重负地汇报:“目标再次出现,刚才是上厕所去了…..” 夜长梦多,调了另一组人去把那小子从餐厅里直接“请”出来(对方很配合,完全没有想象中的艰难)。老太爷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位假嫌疑人撒尿的地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 原来是一口电缆井,好在工程正在进行,还没有通电,否则这位估计直接就变烧鸡了。唉,舍命不舍财的老西儿。 等把人都带回去,天都快亮了。那位贩毒的自然带走,这位随地小便的呢,自然教育教育也就得了。老太爷在办公室睡了个小回头觉,早晨起来打着哈欠走出门来,正看到走廊另一头一个小伙子来接那位长胡子的老西儿。 本来想去问候一下,见人家低着头没看见自己,也就算了,但对方一句话差点儿把老太爷逗乐了。 只听那胡子老哥正哆哆嗦嗦的,认认真真地告诫那小伙子:“记住啰,在这地界可得老老实实咄,首都这地方规矩大,撒泡尿都六个警察盯着……” [完]
警察们面面相觑 – 还能怎么办?带回去随便问问呗,这当街撒尿也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不是?

这时候对讲机又响了,监控那位侦查员如释重负地汇报:“目标再次出现,刚才是上厕所去了…..”

夜长梦多,调了另一组人去把那小子从餐厅里直接“请”出来(对方很配合,完全没有想象中的艰难)。老太爷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位假嫌疑人撒尿的地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 原来是一口电缆井,好在工程正在进行,还没有通电,否则这位估计直接就变烧鸡了。唉,舍命不舍财的老西儿。

等把人都带回去,天都快亮了。那位贩毒的自然带走,这位随地小便的呢,自然教育教育也就得了。老太爷在办公室睡了个小回头觉,早晨起来打着哈欠走出门来,正看到走廊另一头一个小伙子来接那位长胡子的老西儿。

本来想去问候一下,见人家低着头没看见自己,也就算了,但对方一句话差点儿把老太爷逗乐了。

只听那胡子老哥正哆哆嗦嗦的,认认真真地告诫那小伙子:“记住啰,在这地界可得老老实实咄,首都这地方规矩大,撒泡尿都六个警察盯着……”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