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那时皮尔卡丹还年轻 -- 中国模特孙幼婷记 中   

2013-12-05 08:18: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8年,皮尔卡丹来到中国,那时他的设计风格变得特别突出肩部的造型,甚至影响到他此后很久的设计。有人曾把这称作皮尔卡丹的“日本风格”,只有和卡丹一起工作的孙幼婷们才知道,这是他参观紫禁城时,那些东方宫殿华丽的屋角和飞檐为卡丹带来了新的启发。 事实证明皮尔卡丹选择孙幼婷没有错。模特不是一个仅仅吃青春饭的职业,头脑,知识,品味,一个优秀的模特本身就应该是艺术气质的化身,要懂得很多东西。一流模特和二流模特的区别,就在这里。 皮尔卡丹只需要一流的模特。 如果今天某个女孩子这样被皮尔卡丹在大街上抓住,只怕会引发类似地震的疯狂效应 -- 其实不用等到今天,1981年卡丹在中国举办了第一次时装时装表演之后,这个家伙就变得家喻户晓了 但是1979这个特殊的时间,让后面的进程啼笑皆非 – 1979年,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叫做皮尔卡丹。孙幼婷的家人甚至反对她走进这个行业,理由颇有些荒唐 -- 当时的中国人没有时装模特的概念,以为这是类似当年潘玉良从事的人体模特呢。干这一行,传统的老一辈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了。 总算弄清了时装模特的概念,家人依然不是很赞同,因为觉得这个职业只怕不够稳定。将来,能干什么呢? 不敢说孙幼婷当时想到了将来干什么,反正她自己的态度很坚决。她后来也用自己的行动很好地回答了家人的疑惑,把自己养得胖胖的,没有被饿瘦,证明大家是杞人忧天。 也许,她是被皮尔卡丹带来的花花绿绿的时装吸引了,也许,如她所说,只是好奇而想试试看。 假如是这样的话,这个“试试看”一下就造成了冲击般的效应。 就像马拉多纳是为足球而生的一样,孙幼婷几乎就是上帝为时装而设计的。为皮尔卡丹展示了几次他的最新时装以后,孙幼婷以其娴雅高贵的气质,在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的圈子里,很快获得了“东方的法那时皮尔卡丹还年轻 -- 中国模特孙幼婷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惊人的举动 – 孙幼婷和另外三名模特拉出了一面大幅的五星红旗,每人拉住一角,就这样飞驰向埃菲尔铁塔! 这一幕,相信目击的巴黎人不会忘记,中国的姑娘们,更不会忘记。 按照孙幼婷的说法,中国姑娘们可不总是在过五关斩六将,因为没有经验,就算是有皮尔卡丹亲手辅导,后来被传得很神奇的第一代模特中仍不断出现这样的窘态 在日本的感动,则发源于另一个方面。 1985年,当孙幼婷她们第一次在东瀛走上T字台的时候,令人意外的场面出现了 -- 场中的老华侨竟然失声痛哭。那是因为国门封闭已久,忽然看到带着故国青春风采的中国女孩子们出现在T字台上,这些去国已久的老人激动得无法自已。 被感动的不仅仅是华侨,日本的新闻界也被这支充满东方魅力的队伍牢牢吸引住了,中国模特时装队的报道每一天都出现在各种新闻上。一个意外的消息把这种狂热炒到了巅峰 ――日本《女性周刊》当时有定期由公众进行的美女评选,在中国模特时装队访问期间,那一期的当选者竟然是一个中国姑娘,她就是孙幼婷。 [待续]
1978年,皮尔卡丹来到中国,那时他的设计风格变得特别突出肩部的造型,甚至影响到他此后很久的设计。有人曾把这称作皮尔卡丹的“日本风格”,只有和卡丹一起工作的孙幼婷们才知道,这是他参观紫禁城时,那些东方宫殿华丽的屋角和飞檐为卡丹带来了新的启发。

事实证明皮尔卡丹选择孙幼婷没有错。模特不是一个仅仅吃青春饭的职业,头脑,知识,品味,一个优秀的模特本身就应该是艺术气质的化身,要懂得很多东西。一流模特和二流模特的区别,就在这里。国贵妇人”这一美称。 现在,即便孙家想让她打退堂鼓也不可能了 -- 纺织部发现,只要孙幼婷展示过的裘皮服装,在国际市场上的订货量就会潮水般大涨。用句玩笑话说,孙幼婷作模特,已经成了国家的需要。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直保守得不像话,但那时看她们的时装表演是不售票的,要各单位政审以后才能发票,而且,不许转让 事实上,孙幼婷等中国第一代模特不但给纺织部带来了外汇,更为西方世界打开了一个了解东方的窗口。她们的风采,让欧洲重新认识到东方丝绸的魅力。以至于后来三菱,丸红等日本商社,也争相邀请她们前往表演,来宣传他们的产品。作为第一支在重新打开国门后代表中国的模特队伍,孙幼婷和她的队友石凯,尚晓梅等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走上T字台,展现来自东方的中国女性魅力。年轻的中国模特,在那个时代,俨然为东方和西方架起了一座通商的桥梁。 这里面,让孙幼婷感触最深的国度,一个是法国,一个是日本。 法国是皮尔卡丹的故乡,在巴黎,孙幼婷们的表演一炮打响,引来媒体的争相关注。世界开始关注中国的模特,关注从中国走出来的时尚代言人们。东方佳丽与欧式时装的组合其轰动自不待言。孙幼婷她们让世界看到了一个脱下“人民服”之后的中国拥有怎样的魅力,也让中国人看到了自己其实可以拥有怎样绚烂的色彩。 中国人,其实可以很灿烂! 我们干嘛捆住自己的手? 也许这就是开放的意义。 我听着孙幼婷娓娓道来,那种对外面世界单纯的好奇和美好感受,隐隐有一点和时代脱钩的感觉。 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感受是落伍了,还是因为没有追着自己尾巴转圈而走到了前面。 那是一种没有什么喧嚣,认真做事,平和知性的感动。 在巴黎的表演结束后,那个历史性的场面出现了 -- 从掌声中走过的中国时装模特们登车沿着香榭丽榭大街行进。让见惯市面的巴黎人都意乱神迷的中国姑娘们作出了

皮尔卡丹只需要一流的模特。
1978年,皮尔卡丹来到中国,那时他的设计风格变得特别突出肩部的造型,甚至影响到他此后很久的设计。有人曾把这称作皮尔卡丹的“日本风格”,只有和卡丹一起工作的孙幼婷们才知道,这是他参观紫禁城时,那些东方宫殿华丽的屋角和飞檐为卡丹带来了新的启发。 事实证明皮尔卡丹选择孙幼婷没有错。模特不是一个仅仅吃青春饭的职业,头脑,知识,品味,一个优秀的模特本身就应该是艺术气质的化身,要懂得很多东西。一流模特和二流模特的区别,就在这里。 皮尔卡丹只需要一流的模特。 如果今天某个女孩子这样被皮尔卡丹在大街上抓住,只怕会引发类似地震的疯狂效应 -- 其实不用等到今天,1981年卡丹在中国举办了第一次时装时装表演之后,这个家伙就变得家喻户晓了 但是1979这个特殊的时间,让后面的进程啼笑皆非 – 1979年,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叫做皮尔卡丹。孙幼婷的家人甚至反对她走进这个行业,理由颇有些荒唐 -- 当时的中国人没有时装模特的概念,以为这是类似当年潘玉良从事的人体模特呢。干这一行,传统的老一辈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了。 总算弄清了时装模特的概念,家人依然不是很赞同,因为觉得这个职业只怕不够稳定。将来,能干什么呢? 不敢说孙幼婷当时想到了将来干什么,反正她自己的态度很坚决。她后来也用自己的行动很好地回答了家人的疑惑,把自己养得胖胖的,没有被饿瘦,证明大家是杞人忧天。 也许,她是被皮尔卡丹带来的花花绿绿的时装吸引了,也许,如她所说,只是好奇而想试试看。 假如是这样的话,这个“试试看”一下就造成了冲击般的效应。 就像马拉多纳是为足球而生的一样,孙幼婷几乎就是上帝为时装而设计的。为皮尔卡丹展示了几次他的最新时装以后,孙幼婷以其娴雅高贵的气质,在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的圈子里,很快获得了“东方的法那时皮尔卡丹还年轻 -- 中国模特孙幼婷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如果今天某个女孩子这样被皮尔卡丹在大街上抓住,只怕会引发类似地震的疯狂效应 -- 其实不用等到今天,1981年卡丹在中国举办了第一次时装时装表演之后,这个家伙就变得家喻户晓了


但是1979这个特殊的时间,让后面的进程啼笑皆非 – 1979年,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叫做皮尔卡丹。孙幼婷的家人甚至反对她走进这个行业,理由颇有些荒唐 -- 当时的中国人没有时装模特的概念,以为这是类似当年潘玉良从事的人体模特呢。干这一行,传统的老一辈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了。

总算弄清了时装模特的概念,家人依然不是很赞同,因为觉得这个职业只怕不够稳定。将来,能干什么呢?国贵妇人”这一美称。 现在,即便孙家想让她打退堂鼓也不可能了 -- 纺织部发现,只要孙幼婷展示过的裘皮服装,在国际市场上的订货量就会潮水般大涨。用句玩笑话说,孙幼婷作模特,已经成了国家的需要。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直保守得不像话,但那时看她们的时装表演是不售票的,要各单位政审以后才能发票,而且,不许转让 事实上,孙幼婷等中国第一代模特不但给纺织部带来了外汇,更为西方世界打开了一个了解东方的窗口。她们的风采,让欧洲重新认识到东方丝绸的魅力。以至于后来三菱,丸红等日本商社,也争相邀请她们前往表演,来宣传他们的产品。作为第一支在重新打开国门后代表中国的模特队伍,孙幼婷和她的队友石凯,尚晓梅等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走上T字台,展现来自东方的中国女性魅力。年轻的中国模特,在那个时代,俨然为东方和西方架起了一座通商的桥梁。 这里面,让孙幼婷感触最深的国度,一个是法国,一个是日本。 法国是皮尔卡丹的故乡,在巴黎,孙幼婷们的表演一炮打响,引来媒体的争相关注。世界开始关注中国的模特,关注从中国走出来的时尚代言人们。东方佳丽与欧式时装的组合其轰动自不待言。孙幼婷她们让世界看到了一个脱下“人民服”之后的中国拥有怎样的魅力,也让中国人看到了自己其实可以拥有怎样绚烂的色彩。 中国人,其实可以很灿烂! 我们干嘛捆住自己的手? 也许这就是开放的意义。 我听着孙幼婷娓娓道来,那种对外面世界单纯的好奇和美好感受,隐隐有一点和时代脱钩的感觉。 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感受是落伍了,还是因为没有追着自己尾巴转圈而走到了前面。 那是一种没有什么喧嚣,认真做事,平和知性的感动。 在巴黎的表演结束后,那个历史性的场面出现了 -- 从掌声中走过的中国时装模特们登车沿着香榭丽榭大街行进。让见惯市面的巴黎人都意乱神迷的中国姑娘们作出了

不敢说孙幼婷当时想到了将来干什么,反正她自己的态度很坚决。她后来也用自己的行动很好地回答了家人的疑惑,把自己养得胖胖的,没有被饿瘦,证明大家是杞人忧天。
惊人的举动 – 孙幼婷和另外三名模特拉出了一面大幅的五星红旗,每人拉住一角,就这样飞驰向埃菲尔铁塔! 这一幕,相信目击的巴黎人不会忘记,中国的姑娘们,更不会忘记。 按照孙幼婷的说法,中国姑娘们可不总是在过五关斩六将,因为没有经验,就算是有皮尔卡丹亲手辅导,后来被传得很神奇的第一代模特中仍不断出现这样的窘态 在日本的感动,则发源于另一个方面。 1985年,当孙幼婷她们第一次在东瀛走上T字台的时候,令人意外的场面出现了 -- 场中的老华侨竟然失声痛哭。那是因为国门封闭已久,忽然看到带着故国青春风采的中国女孩子们出现在T字台上,这些去国已久的老人激动得无法自已。 被感动的不仅仅是华侨,日本的新闻界也被这支充满东方魅力的队伍牢牢吸引住了,中国模特时装队的报道每一天都出现在各种新闻上。一个意外的消息把这种狂热炒到了巅峰 ――日本《女性周刊》当时有定期由公众进行的美女评选,在中国模特时装队访问期间,那一期的当选者竟然是一个中国姑娘,她就是孙幼婷。 [待续]
也许,她是被皮尔卡丹带来的花花绿绿的时装吸引了,也许,如她所说,只是好奇而想试试看。

假如是这样的话,这个“试试看”一下就造成了冲击般的效应。国贵妇人”这一美称。 现在,即便孙家想让她打退堂鼓也不可能了 -- 纺织部发现,只要孙幼婷展示过的裘皮服装,在国际市场上的订货量就会潮水般大涨。用句玩笑话说,孙幼婷作模特,已经成了国家的需要。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直保守得不像话,但那时看她们的时装表演是不售票的,要各单位政审以后才能发票,而且,不许转让 事实上,孙幼婷等中国第一代模特不但给纺织部带来了外汇,更为西方世界打开了一个了解东方的窗口。她们的风采,让欧洲重新认识到东方丝绸的魅力。以至于后来三菱,丸红等日本商社,也争相邀请她们前往表演,来宣传他们的产品。作为第一支在重新打开国门后代表中国的模特队伍,孙幼婷和她的队友石凯,尚晓梅等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走上T字台,展现来自东方的中国女性魅力。年轻的中国模特,在那个时代,俨然为东方和西方架起了一座通商的桥梁。 这里面,让孙幼婷感触最深的国度,一个是法国,一个是日本。 法国是皮尔卡丹的故乡,在巴黎,孙幼婷们的表演一炮打响,引来媒体的争相关注。世界开始关注中国的模特,关注从中国走出来的时尚代言人们。东方佳丽与欧式时装的组合其轰动自不待言。孙幼婷她们让世界看到了一个脱下“人民服”之后的中国拥有怎样的魅力,也让中国人看到了自己其实可以拥有怎样绚烂的色彩。 中国人,其实可以很灿烂! 我们干嘛捆住自己的手? 也许这就是开放的意义。 我听着孙幼婷娓娓道来,那种对外面世界单纯的好奇和美好感受,隐隐有一点和时代脱钩的感觉。 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感受是落伍了,还是因为没有追着自己尾巴转圈而走到了前面。 那是一种没有什么喧嚣,认真做事,平和知性的感动。 在巴黎的表演结束后,那个历史性的场面出现了 -- 从掌声中走过的中国时装模特们登车沿着香榭丽榭大街行进。让见惯市面的巴黎人都意乱神迷的中国姑娘们作出了

就像马拉多纳是为足球而生的一样,孙幼婷几乎就是上帝为时装而设计的。为皮尔卡丹展示了几次他的最新时装以后,孙幼婷以其娴雅高贵的气质,在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的圈子里,很快获得了“东方的法国贵妇人”这一美称。

现在,即便孙家想让她打退堂鼓也不可能了 -- 纺织部发现,只要孙幼婷展示过的裘皮服装,在国际市场上的订货量就会潮水般大涨。用句玩笑话说,孙幼婷作模特,已经成了国家的需要。
1978年,皮尔卡丹来到中国,那时他的设计风格变得特别突出肩部的造型,甚至影响到他此后很久的设计。有人曾把这称作皮尔卡丹的“日本风格”,只有和卡丹一起工作的孙幼婷们才知道,这是他参观紫禁城时,那些东方宫殿华丽的屋角和飞檐为卡丹带来了新的启发。 事实证明皮尔卡丹选择孙幼婷没有错。模特不是一个仅仅吃青春饭的职业,头脑,知识,品味,一个优秀的模特本身就应该是艺术气质的化身,要懂得很多东西。一流模特和二流模特的区别,就在这里。 皮尔卡丹只需要一流的模特。 如果今天某个女孩子这样被皮尔卡丹在大街上抓住,只怕会引发类似地震的疯狂效应 -- 其实不用等到今天,1981年卡丹在中国举办了第一次时装时装表演之后,这个家伙就变得家喻户晓了 但是1979这个特殊的时间,让后面的进程啼笑皆非 – 1979年,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叫做皮尔卡丹。孙幼婷的家人甚至反对她走进这个行业,理由颇有些荒唐 -- 当时的中国人没有时装模特的概念,以为这是类似当年潘玉良从事的人体模特呢。干这一行,传统的老一辈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了。 总算弄清了时装模特的概念,家人依然不是很赞同,因为觉得这个职业只怕不够稳定。将来,能干什么呢? 不敢说孙幼婷当时想到了将来干什么,反正她自己的态度很坚决。她后来也用自己的行动很好地回答了家人的疑惑,把自己养得胖胖的,没有被饿瘦,证明大家是杞人忧天。 也许,她是被皮尔卡丹带来的花花绿绿的时装吸引了,也许,如她所说,只是好奇而想试试看。 假如是这样的话,这个“试试看”一下就造成了冲击般的效应。 就像马拉多纳是为足球而生的一样,孙幼婷几乎就是上帝为时装而设计的。为皮尔卡丹展示了几次他的最新时装以后,孙幼婷以其娴雅高贵的气质,在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的圈子里,很快获得了“东方的法
那时皮尔卡丹还年轻 -- 中国模特孙幼婷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直保守得不像话,但那时看她们的时装表演是不售票的,要各单位政审以后才能发票,而且,不许转让

惊人的举动 – 孙幼婷和另外三名模特拉出了一面大幅的五星红旗,每人拉住一角,就这样飞驰向埃菲尔铁塔! 这一幕,相信目击的巴黎人不会忘记,中国的姑娘们,更不会忘记。 按照孙幼婷的说法,中国姑娘们可不总是在过五关斩六将,因为没有经验,就算是有皮尔卡丹亲手辅导,后来被传得很神奇的第一代模特中仍不断出现这样的窘态 在日本的感动,则发源于另一个方面。 1985年,当孙幼婷她们第一次在东瀛走上T字台的时候,令人意外的场面出现了 -- 场中的老华侨竟然失声痛哭。那是因为国门封闭已久,忽然看到带着故国青春风采的中国女孩子们出现在T字台上,这些去国已久的老人激动得无法自已。 被感动的不仅仅是华侨,日本的新闻界也被这支充满东方魅力的队伍牢牢吸引住了,中国模特时装队的报道每一天都出现在各种新闻上。一个意外的消息把这种狂热炒到了巅峰 ――日本《女性周刊》当时有定期由公众进行的美女评选,在中国模特时装队访问期间,那一期的当选者竟然是一个中国姑娘,她就是孙幼婷。 [待续]
事实上,孙幼婷等中国第一代模特不但给纺织部带来了外汇,更为西方世界打开了一个了解东方的窗口。她们的风采,让欧洲重新认识到东方丝绸的魅力。以至于后来三菱,丸红等日本商社,也争相邀请她们前往表演,来宣传他们的产品。作为第一支在重新打开国门后代表中国的模特队伍,孙幼婷和她的队友石凯,尚晓梅等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走上T字台,展现来自东方的中国女性魅力。年轻的中国模特,在那个时代,俨然为东方和西方架起了一座通商的桥梁。

这里面,让孙幼婷感触最深的国度,一个是法国,一个是日本。

法国是皮尔卡丹的故乡,在巴黎,孙幼婷们的表演一炮打响,引来媒体的争相关注。世界开始关注中国的模特,关注从中国走出来的时尚代言人们。东方佳丽与欧式时装的组合其轰动自不待言。孙幼婷她们让世界看到了一个脱下“人民服”之后的中国拥有怎样的魅力,也让中国人看到了自己其实可以拥有怎样绚烂的色彩。

中国人,其实可以很灿烂!

我们干嘛捆住自己的手? 1978年,皮尔卡丹来到中国,那时他的设计风格变得特别突出肩部的造型,甚至影响到他此后很久的设计。有人曾把这称作皮尔卡丹的“日本风格”,只有和卡丹一起工作的孙幼婷们才知道,这是他参观紫禁城时,那些东方宫殿华丽的屋角和飞檐为卡丹带来了新的启发。 事实证明皮尔卡丹选择孙幼婷没有错。模特不是一个仅仅吃青春饭的职业,头脑,知识,品味,一个优秀的模特本身就应该是艺术气质的化身,要懂得很多东西。一流模特和二流模特的区别,就在这里。 皮尔卡丹只需要一流的模特。 如果今天某个女孩子这样被皮尔卡丹在大街上抓住,只怕会引发类似地震的疯狂效应 -- 其实不用等到今天,1981年卡丹在中国举办了第一次时装时装表演之后,这个家伙就变得家喻户晓了 但是1979这个特殊的时间,让后面的进程啼笑皆非 – 1979年,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叫做皮尔卡丹。孙幼婷的家人甚至反对她走进这个行业,理由颇有些荒唐 -- 当时的中国人没有时装模特的概念,以为这是类似当年潘玉良从事的人体模特呢。干这一行,传统的老一辈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了。 总算弄清了时装模特的概念,家人依然不是很赞同,因为觉得这个职业只怕不够稳定。将来,能干什么呢? 不敢说孙幼婷当时想到了将来干什么,反正她自己的态度很坚决。她后来也用自己的行动很好地回答了家人的疑惑,把自己养得胖胖的,没有被饿瘦,证明大家是杞人忧天。 也许,她是被皮尔卡丹带来的花花绿绿的时装吸引了,也许,如她所说,只是好奇而想试试看。 假如是这样的话,这个“试试看”一下就造成了冲击般的效应。 就像马拉多纳是为足球而生的一样,孙幼婷几乎就是上帝为时装而设计的。为皮尔卡丹展示了几次他的最新时装以后,孙幼婷以其娴雅高贵的气质,在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的圈子里,很快获得了“东方的法

也许这就是开放的意义。

我听着孙幼婷娓娓道来,那种对外面世界单纯的好奇和美好感受,隐隐有一点和时代脱钩的感觉。

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感受是落伍了,还是因为没有追着自己尾巴转圈而走到了前面。惊人的举动 – 孙幼婷和另外三名模特拉出了一面大幅的五星红旗,每人拉住一角,就这样飞驰向埃菲尔铁塔! 这一幕,相信目击的巴黎人不会忘记,中国的姑娘们,更不会忘记。 按照孙幼婷的说法,中国姑娘们可不总是在过五关斩六将,因为没有经验,就算是有皮尔卡丹亲手辅导,后来被传得很神奇的第一代模特中仍不断出现这样的窘态 在日本的感动,则发源于另一个方面。 1985年,当孙幼婷她们第一次在东瀛走上T字台的时候,令人意外的场面出现了 -- 场中的老华侨竟然失声痛哭。那是因为国门封闭已久,忽然看到带着故国青春风采的中国女孩子们出现在T字台上,这些去国已久的老人激动得无法自已。 被感动的不仅仅是华侨,日本的新闻界也被这支充满东方魅力的队伍牢牢吸引住了,中国模特时装队的报道每一天都出现在各种新闻上。一个意外的消息把这种狂热炒到了巅峰 ――日本《女性周刊》当时有定期由公众进行的美女评选,在中国模特时装队访问期间,那一期的当选者竟然是一个中国姑娘,她就是孙幼婷。 [待续]

那是一种没有什么喧嚣,认真做事,平和知性的感动。

在巴黎的表演结束后,那个历史性的场面出现了 -- 从掌声中走过的中国时装模特们登车沿着香榭丽榭大街行进。让见惯市面的巴黎人都意乱神迷的中国姑娘们作出了惊人的举动 – 孙幼婷和另外三名模特拉出了一面大幅的五星红旗,每人拉住一角,就这样飞驰向埃菲尔铁塔!

这一幕,相信目击的巴黎人不会忘记,中国的姑娘们,更不会忘记。 1978年,皮尔卡丹来到中国,那时他的设计风格变得特别突出肩部的造型,甚至影响到他此后很久的设计。有人曾把这称作皮尔卡丹的“日本风格”,只有和卡丹一起工作的孙幼婷们才知道,这是他参观紫禁城时,那些东方宫殿华丽的屋角和飞檐为卡丹带来了新的启发。 事实证明皮尔卡丹选择孙幼婷没有错。模特不是一个仅仅吃青春饭的职业,头脑,知识,品味,一个优秀的模特本身就应该是艺术气质的化身,要懂得很多东西。一流模特和二流模特的区别,就在这里。 皮尔卡丹只需要一流的模特。 如果今天某个女孩子这样被皮尔卡丹在大街上抓住,只怕会引发类似地震的疯狂效应 -- 其实不用等到今天,1981年卡丹在中国举办了第一次时装时装表演之后,这个家伙就变得家喻户晓了 但是1979这个特殊的时间,让后面的进程啼笑皆非 – 1979年,刚刚打开国门的中国,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叫做皮尔卡丹。孙幼婷的家人甚至反对她走进这个行业,理由颇有些荒唐 -- 当时的中国人没有时装模特的概念,以为这是类似当年潘玉良从事的人体模特呢。干这一行,传统的老一辈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了。 总算弄清了时装模特的概念,家人依然不是很赞同,因为觉得这个职业只怕不够稳定。将来,能干什么呢? 不敢说孙幼婷当时想到了将来干什么,反正她自己的态度很坚决。她后来也用自己的行动很好地回答了家人的疑惑,把自己养得胖胖的,没有被饿瘦,证明大家是杞人忧天。 也许,她是被皮尔卡丹带来的花花绿绿的时装吸引了,也许,如她所说,只是好奇而想试试看。 假如是这样的话,这个“试试看”一下就造成了冲击般的效应。 就像马拉多纳是为足球而生的一样,孙幼婷几乎就是上帝为时装而设计的。为皮尔卡丹展示了几次他的最新时装以后,孙幼婷以其娴雅高贵的气质,在世界顶级服装设计师的圈子里,很快获得了“东方的法
国贵妇人”这一美称。 现在,即便孙家想让她打退堂鼓也不可能了 -- 纺织部发现,只要孙幼婷展示过的裘皮服装,在国际市场上的订货量就会潮水般大涨。用句玩笑话说,孙幼婷作模特,已经成了国家的需要。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直保守得不像话,但那时看她们的时装表演是不售票的,要各单位政审以后才能发票,而且,不许转让 事实上,孙幼婷等中国第一代模特不但给纺织部带来了外汇,更为西方世界打开了一个了解东方的窗口。她们的风采,让欧洲重新认识到东方丝绸的魅力。以至于后来三菱,丸红等日本商社,也争相邀请她们前往表演,来宣传他们的产品。作为第一支在重新打开国门后代表中国的模特队伍,孙幼婷和她的队友石凯,尚晓梅等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走上T字台,展现来自东方的中国女性魅力。年轻的中国模特,在那个时代,俨然为东方和西方架起了一座通商的桥梁。 这里面,让孙幼婷感触最深的国度,一个是法国,一个是日本。 法国是皮尔卡丹的故乡,在巴黎,孙幼婷们的表演一炮打响,引来媒体的争相关注。世界开始关注中国的模特,关注从中国走出来的时尚代言人们。东方佳丽与欧式时装的组合其轰动自不待言。孙幼婷她们让世界看到了一个脱下“人民服”之后的中国拥有怎样的魅力,也让中国人看到了自己其实可以拥有怎样绚烂的色彩。 中国人,其实可以很灿烂! 我们干嘛捆住自己的手? 也许这就是开放的意义。 我听着孙幼婷娓娓道来,那种对外面世界单纯的好奇和美好感受,隐隐有一点和时代脱钩的感觉。 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感受是落伍了,还是因为没有追着自己尾巴转圈而走到了前面。 那是一种没有什么喧嚣,认真做事,平和知性的感动。 在巴黎的表演结束后,那个历史性的场面出现了 -- 从掌声中走过的中国时装模特们登车沿着香榭丽榭大街行进。让见惯市面的巴黎人都意乱神迷的中国姑娘们作出了那时皮尔卡丹还年轻 -- 中国模特孙幼婷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按照孙幼婷的说法,中国姑娘们可不总是在过五关斩六将,因为没有经验,就算是有皮尔卡丹亲手辅导,后来被传得很神奇的第一代模特中仍不断出现这样的窘态


在日本的感动,则发源于另一个方面。
国贵妇人”这一美称。 现在,即便孙家想让她打退堂鼓也不可能了 -- 纺织部发现,只要孙幼婷展示过的裘皮服装,在国际市场上的订货量就会潮水般大涨。用句玩笑话说,孙幼婷作模特,已经成了国家的需要。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简直保守得不像话,但那时看她们的时装表演是不售票的,要各单位政审以后才能发票,而且,不许转让 事实上,孙幼婷等中国第一代模特不但给纺织部带来了外汇,更为西方世界打开了一个了解东方的窗口。她们的风采,让欧洲重新认识到东方丝绸的魅力。以至于后来三菱,丸红等日本商社,也争相邀请她们前往表演,来宣传他们的产品。作为第一支在重新打开国门后代表中国的模特队伍,孙幼婷和她的队友石凯,尚晓梅等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走上T字台,展现来自东方的中国女性魅力。年轻的中国模特,在那个时代,俨然为东方和西方架起了一座通商的桥梁。 这里面,让孙幼婷感触最深的国度,一个是法国,一个是日本。 法国是皮尔卡丹的故乡,在巴黎,孙幼婷们的表演一炮打响,引来媒体的争相关注。世界开始关注中国的模特,关注从中国走出来的时尚代言人们。东方佳丽与欧式时装的组合其轰动自不待言。孙幼婷她们让世界看到了一个脱下“人民服”之后的中国拥有怎样的魅力,也让中国人看到了自己其实可以拥有怎样绚烂的色彩。 中国人,其实可以很灿烂! 我们干嘛捆住自己的手? 也许这就是开放的意义。 我听着孙幼婷娓娓道来,那种对外面世界单纯的好奇和美好感受,隐隐有一点和时代脱钩的感觉。 但是,我不知道,这种感受是落伍了,还是因为没有追着自己尾巴转圈而走到了前面。 那是一种没有什么喧嚣,认真做事,平和知性的感动。 在巴黎的表演结束后,那个历史性的场面出现了 -- 从掌声中走过的中国时装模特们登车沿着香榭丽榭大街行进。让见惯市面的巴黎人都意乱神迷的中国姑娘们作出了
1985年,当孙幼婷她们第一次在东瀛走上T字台的时候,令人意外的场面出现了 -- 场中的老华侨竟然失声痛哭。那是因为国门封闭已久,忽然看到带着故国青春风采的中国女孩子们出现在T字台上,这些去国已久的老人激动得无法自已。

被感动的不仅仅是华侨,日本的新闻界也被这支充满东方魅力的队伍牢牢吸引住了,中国模特时装队的报道每一天都出现在各种新闻上。一个意外的消息把这种狂热炒到了巅峰 ――日本《女性周刊》当时有定期由公众进行的美女评选,在中国模特时装队访问期间,那一期的当选者竟然是一个中国姑娘,她就是孙幼婷。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0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