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美女编导赶大象 一  

2013-09-18 11:04:00|  分类: 动物园大象周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秋之后残暑未退,有个搞电视的兄弟跟我说,老萨,北京太热了,咱换个地方,去上海作两个节目如何?

好.嗯?上海,那地方不是更热吗?!

是啊,那样回来你会觉得北京的气候很可爱.记得这么清楚?实在是其中经过过于刺激了。 (下面的情节切勿效仿啊) 那天刘老师有急事,为了节省时间,决定从象房旁边一块动物运动场穿过去。所谓“动物运动场”是行话,就是我们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动物室外活动区,那里通常用铁栏围起来,里面有绿地和秋千一类玩具。这里是游人的禁区,贸然进入后果不堪设想。姜昆先生当年掉到狮虎山里被编成相声,就是因为进了老虎的运动场。 不过刘老师穿越此地前是放心的。他知道自己要走的这片区域虽然属于象房,平时空着,并未对外开放,也没有哪头动物在此活动。因为属于象房,这里的围栏比较粗犷,每根钢管都有儿臂粗细,而缝隙较大,大象出不来,但人可以钻过去。几天前,他和两位大象饲养员也曾从这里钻过栏杆,证明此处是安全的。 问题是,刘老师不会天天钻栅栏,所以他的信息不是最新的。而从小布什出兵伊拉克来看,不准确的信息是会造成很大问题的。 栅栏虽然有较宽的缝隙,但钻过去仍然不太容易。刘老师差点被卡住,费了好大劲钻过去,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很紧了,刘老师急匆匆正要穿越那片运动场的时候,忽然发现太阳不见了。 又不是日食的时间,太阳怎么会不见了? 刘老师抬头一看,不禁惊在当地,只见一头大象,就站在他身边挡住了阳光,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距离不到两米! “这是一头小象

记得这么清楚?实在是其中经过过于刺激了。 (下面的情节切勿效仿啊) 那天刘老师有急事,为了节省时间,决定从象房旁边一块动物运动场穿过去。所谓“动物运动场”是行话,就是我们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动物室外活动区,那里通常用铁栏围起来,里面有绿地和秋千一类玩具。这里是游人的禁区,贸然进入后果不堪设想。姜昆先生当年掉到狮虎山里被编成相声,就是因为进了老虎的运动场。 不过刘老师穿越此地前是放心的。他知道自己要走的这片区域虽然属于象房,平时空着,并未对外开放,也没有哪头动物在此活动。因为属于象房,这里的围栏比较粗犷,每根钢管都有儿臂粗细,而缝隙较大,大象出不来,但人可以钻过去。几天前,他和两位大象饲养员也曾从这里钻过栏杆,证明此处是安全的。 问题是,刘老师不会天天钻栅栏,所以他的信息不是最新的。而从小布什出兵伊拉克来看,不准确的信息是会造成很大问题的。 栅栏虽然有较宽的缝隙,但钻过去仍然不太容易。刘老师差点被卡住,费了好大劲钻过去,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很紧了,刘老师急匆匆正要穿越那片运动场的时候,忽然发现太阳不见了。 又不是日食的时间,太阳怎么会不见了? 刘老师抬头一看,不禁惊在当地,只见一头大象,就站在他身边挡住了阳光,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距离不到两米! “这是一头小象
搞电视的人逻辑都比较古怪*&^%#@!@
记得这么清楚?实在是其中经过过于刺激了。 (下面的情节切勿效仿啊) 那天刘老师有急事,为了节省时间,决定从象房旁边一块动物运动场穿过去。所谓“动物运动场”是行话,就是我们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动物室外活动区,那里通常用铁栏围起来,里面有绿地和秋千一类玩具。这里是游人的禁区,贸然进入后果不堪设想。姜昆先生当年掉到狮虎山里被编成相声,就是因为进了老虎的运动场。 不过刘老师穿越此地前是放心的。他知道自己要走的这片区域虽然属于象房,平时空着,并未对外开放,也没有哪头动物在此活动。因为属于象房,这里的围栏比较粗犷,每根钢管都有儿臂粗细,而缝隙较大,大象出不来,但人可以钻过去。几天前,他和两位大象饲养员也曾从这里钻过栏杆,证明此处是安全的。 问题是,刘老师不会天天钻栅栏,所以他的信息不是最新的。而从小布什出兵伊拉克来看,不准确的信息是会造成很大问题的。 栅栏虽然有较宽的缝隙,但钻过去仍然不太容易。刘老师差点被卡住,费了好大劲钻过去,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很紧了,刘老师急匆匆正要穿越那片运动场的时候,忽然发现太阳不见了。 又不是日食的时间,太阳怎么会不见了? 刘老师抬头一看,不禁惊在当地,只见一头大象,就站在他身边挡住了阳光,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距离不到两米! “这是一头小象美女编导赶大象 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记得这么清楚?实在是其中经过过于刺激了。 (下面的情节切勿效仿啊) 那天刘老师有急事,为了节省时间,决定从象房旁边一块动物运动场穿过去。所谓“动物运动场”是行话,就是我们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动物室外活动区,那里通常用铁栏围起来,里面有绿地和秋千一类玩具。这里是游人的禁区,贸然进入后果不堪设想。姜昆先生当年掉到狮虎山里被编成相声,就是因为进了老虎的运动场。 不过刘老师穿越此地前是放心的。他知道自己要走的这片区域虽然属于象房,平时空着,并未对外开放,也没有哪头动物在此活动。因为属于象房,这里的围栏比较粗犷,每根钢管都有儿臂粗细,而缝隙较大,大象出不来,但人可以钻过去。几天前,他和两位大象饲养员也曾从这里钻过栏杆,证明此处是安全的。 问题是,刘老师不会天天钻栅栏,所以他的信息不是最新的。而从小布什出兵伊拉克来看,不准确的信息是会造成很大问题的。 栅栏虽然有较宽的缝隙,但钻过去仍然不太容易。刘老师差点被卡住,费了好大劲钻过去,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很紧了,刘老师急匆匆正要穿越那片运动场的时候,忽然发现太阳不见了。 又不是日食的时间,太阳怎么会不见了? 刘老师抬头一看,不禁惊在当地,只见一头大象,就站在他身边挡住了阳光,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距离不到两米! “这是一头小象哥们儿,别紧张,不就是一枪毙嘛,小意思,昨儿那服毒自尽的喝了六回药还没找到感觉呢……

其实,说天气只是为了拉老萨做节目找个借口而已.于是,就到了上海.

对方负责接洽的是纪实频道的美女编导小周.这是个带着三分江南烟水气,又有几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摊上这么个搭档,干活应该是不累的.只小周虽是美女,却也有美女的通病,是个典型的路痴,给我们留的路线图怎么也看不明白.为不迟到我们只好超近道斜穿草地 -- 上海是个循规蹈矩的城市,这种行为多少有些把“不文明”写在脸上的感觉.
入秋之后残暑未退,有个搞电视的兄弟跟我说,老萨,北京太热了,咱换个地方,去上海作两个节目如何? 好.嗯?上海,那地方不是更热吗?! 是啊,那样回来你会觉得北京的气候很可爱. 搞电视的人逻辑都比较古怪*&^%#@!@ 哥们儿,别紧张,不就是一枪毙嘛,小意思,昨儿那服毒自尽的喝了六回药还没找到感觉呢…… 其实,说天气只是为了拉老萨做节目找个借口而已.于是,就到了上海. 对方负责接洽的是纪实频道的美女编导小周.这是个带着三分江南烟水气,又有几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摊上这么个搭档,干活应该是不累的.只小周虽是美女,却也有美女的通病,是个典型的路痴,给我们留的路线图怎么也看不明白.为不迟到我们只好超近道斜穿草地 -- 上海是个循规蹈矩的城市,这种行为多少有些把“不文明”写在脸上的感觉. 坐定后,老萨想起一件事来,哑然失笑.在对方好奇的目光下,只好说明原委 -- 这次“穿越”让我想起了一位在北京动物园工作的老朋友刘大哥,他曾给我讲过一次在动物园,也干过抄近道的事情,过了很多年仍然让人记忆犹新。 这位老兄养了几十年猩猩,却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让给他做节目的电视人恨水不成冰 – 这帮自称文化人的家伙常常是须发纠结,酷似来自神农架 抄一次近道怎么会
坐定后,老萨想起一件事来,哑然失笑.在对方好奇的目光下,只好说明原委 -- 这次“穿越”让我想起了一位在北京动物园工作的老朋友刘大哥,他曾给我讲过一次在动物园,也干过抄近道的事情,过了很多年仍然让人记忆犹新。
美女编导赶大象 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瞅着我好像还有些好奇。”刘老师说。 抄近道碰上了大象 -- 这种事儿,只有动物园里可以见到。 刘老师不知道,就在当天象房的设施出了点小故障,工作人员找人检修。尽管被赶进一旁的一个单独栏舍,原来住在此处的这头小象让外面来的检修工人仍然感到不自在 -- 说是小象,那玩意儿也有一千多斤,比牛大多了。关它的房间并不宽敞,小象鼻子里的热气可以喷到工人后脖颈子上,这让人家怎么干活儿阿。饲养员一看,索性把小象牵出去让它放放风,就临时放在了那片一直不曾使用的运动场上,被刘老师撞个正着。 不等他做出反应,那大象上前一步,照着刘老师就撞了过来,动作颇为优雅。 “那是我唯一一次和大象撞膀子啊。”刘老师在北京电视台非常记忆栏目做节目时回忆此时,显得仍然心有余悸。 [待续]
这位老兄养了几十年猩猩,却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让给他做节目的电视人恨水不成冰 – 这帮自称文化人的家伙常常是须发纠结,酷似来自神农架

抄一次近道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实在是其中经过过于刺激了。,瞅着我好像还有些好奇。”刘老师说。 抄近道碰上了大象 -- 这种事儿,只有动物园里可以见到。 刘老师不知道,就在当天象房的设施出了点小故障,工作人员找人检修。尽管被赶进一旁的一个单独栏舍,原来住在此处的这头小象让外面来的检修工人仍然感到不自在 -- 说是小象,那玩意儿也有一千多斤,比牛大多了。关它的房间并不宽敞,小象鼻子里的热气可以喷到工人后脖颈子上,这让人家怎么干活儿阿。饲养员一看,索性把小象牵出去让它放放风,就临时放在了那片一直不曾使用的运动场上,被刘老师撞个正着。 不等他做出反应,那大象上前一步,照着刘老师就撞了过来,动作颇为优雅。 “那是我唯一一次和大象撞膀子啊。”刘老师在北京电视台非常记忆栏目做节目时回忆此时,显得仍然心有余悸。 [待续]

(下面的情节切勿效仿啊)
入秋之后残暑未退,有个搞电视的兄弟跟我说,老萨,北京太热了,咱换个地方,去上海作两个节目如何? 好.嗯?上海,那地方不是更热吗?! 是啊,那样回来你会觉得北京的气候很可爱. 搞电视的人逻辑都比较古怪*&^%#@!@ 哥们儿,别紧张,不就是一枪毙嘛,小意思,昨儿那服毒自尽的喝了六回药还没找到感觉呢…… 其实,说天气只是为了拉老萨做节目找个借口而已.于是,就到了上海. 对方负责接洽的是纪实频道的美女编导小周.这是个带着三分江南烟水气,又有几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摊上这么个搭档,干活应该是不累的.只小周虽是美女,却也有美女的通病,是个典型的路痴,给我们留的路线图怎么也看不明白.为不迟到我们只好超近道斜穿草地 -- 上海是个循规蹈矩的城市,这种行为多少有些把“不文明”写在脸上的感觉. 坐定后,老萨想起一件事来,哑然失笑.在对方好奇的目光下,只好说明原委 -- 这次“穿越”让我想起了一位在北京动物园工作的老朋友刘大哥,他曾给我讲过一次在动物园,也干过抄近道的事情,过了很多年仍然让人记忆犹新。 这位老兄养了几十年猩猩,却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让给他做节目的电视人恨水不成冰 – 这帮自称文化人的家伙常常是须发纠结,酷似来自神农架 抄一次近道怎么会
那天刘老师有急事,为了节省时间,决定从象房旁边一块动物运动场穿过去。所谓“动物运动场”是行话,就是我们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动物室外活动区,那里通常用铁栏围起来,里面有绿地和秋千一类玩具。这里是游人的禁区,贸然进入后果不堪设想。姜昆先生当年掉到狮虎山里被编成相声,就是因为进了老虎的运动场。

不过刘老师穿越此地前是放心的。他知道自己要走的这片区域虽然属于象房,平时空着,并未对外开放,也没有哪头动物在此活动。因为属于象房,这里的围栏比较粗犷,每根钢管都有儿臂粗细,而缝隙较大,大象出不来,但人可以钻过去。几天前,他和两位大象饲养员也曾从这里钻过栏杆,证明此处是安全的。入秋之后残暑未退,有个搞电视的兄弟跟我说,老萨,北京太热了,咱换个地方,去上海作两个节目如何? 好.嗯?上海,那地方不是更热吗?! 是啊,那样回来你会觉得北京的气候很可爱. 搞电视的人逻辑都比较古怪*&^%#@!@ 哥们儿,别紧张,不就是一枪毙嘛,小意思,昨儿那服毒自尽的喝了六回药还没找到感觉呢…… 其实,说天气只是为了拉老萨做节目找个借口而已.于是,就到了上海. 对方负责接洽的是纪实频道的美女编导小周.这是个带着三分江南烟水气,又有几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摊上这么个搭档,干活应该是不累的.只小周虽是美女,却也有美女的通病,是个典型的路痴,给我们留的路线图怎么也看不明白.为不迟到我们只好超近道斜穿草地 -- 上海是个循规蹈矩的城市,这种行为多少有些把“不文明”写在脸上的感觉. 坐定后,老萨想起一件事来,哑然失笑.在对方好奇的目光下,只好说明原委 -- 这次“穿越”让我想起了一位在北京动物园工作的老朋友刘大哥,他曾给我讲过一次在动物园,也干过抄近道的事情,过了很多年仍然让人记忆犹新。 这位老兄养了几十年猩猩,却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让给他做节目的电视人恨水不成冰 – 这帮自称文化人的家伙常常是须发纠结,酷似来自神农架 抄一次近道怎么会

问题是,刘老师不会天天钻栅栏,所以他的信息不是最新的。而从小布什出兵伊拉克来看,不准确的信息是会造成很大问题的。

栅栏虽然有较宽的缝隙,但钻过去仍然不太容易。刘老师差点被卡住,费了好大劲钻过去,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很紧了,刘老师急匆匆正要穿越那片运动场的时候,忽然发现太阳不见了。

又不是日食的时间,太阳怎么会不见了?入秋之后残暑未退,有个搞电视的兄弟跟我说,老萨,北京太热了,咱换个地方,去上海作两个节目如何? 好.嗯?上海,那地方不是更热吗?! 是啊,那样回来你会觉得北京的气候很可爱. 搞电视的人逻辑都比较古怪*&^%#@!@ 哥们儿,别紧张,不就是一枪毙嘛,小意思,昨儿那服毒自尽的喝了六回药还没找到感觉呢…… 其实,说天气只是为了拉老萨做节目找个借口而已.于是,就到了上海. 对方负责接洽的是纪实频道的美女编导小周.这是个带着三分江南烟水气,又有几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摊上这么个搭档,干活应该是不累的.只小周虽是美女,却也有美女的通病,是个典型的路痴,给我们留的路线图怎么也看不明白.为不迟到我们只好超近道斜穿草地 -- 上海是个循规蹈矩的城市,这种行为多少有些把“不文明”写在脸上的感觉. 坐定后,老萨想起一件事来,哑然失笑.在对方好奇的目光下,只好说明原委 -- 这次“穿越”让我想起了一位在北京动物园工作的老朋友刘大哥,他曾给我讲过一次在动物园,也干过抄近道的事情,过了很多年仍然让人记忆犹新。 这位老兄养了几十年猩猩,却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让给他做节目的电视人恨水不成冰 – 这帮自称文化人的家伙常常是须发纠结,酷似来自神农架 抄一次近道怎么会

刘老师抬头一看,不禁惊在当地,只见一头大象,就站在他身边挡住了阳光,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距离不到两米!
入秋之后残暑未退,有个搞电视的兄弟跟我说,老萨,北京太热了,咱换个地方,去上海作两个节目如何? 好.嗯?上海,那地方不是更热吗?! 是啊,那样回来你会觉得北京的气候很可爱. 搞电视的人逻辑都比较古怪*&^%#@!@ 哥们儿,别紧张,不就是一枪毙嘛,小意思,昨儿那服毒自尽的喝了六回药还没找到感觉呢…… 其实,说天气只是为了拉老萨做节目找个借口而已.于是,就到了上海. 对方负责接洽的是纪实频道的美女编导小周.这是个带着三分江南烟水气,又有几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摊上这么个搭档,干活应该是不累的.只小周虽是美女,却也有美女的通病,是个典型的路痴,给我们留的路线图怎么也看不明白.为不迟到我们只好超近道斜穿草地 -- 上海是个循规蹈矩的城市,这种行为多少有些把“不文明”写在脸上的感觉. 坐定后,老萨想起一件事来,哑然失笑.在对方好奇的目光下,只好说明原委 -- 这次“穿越”让我想起了一位在北京动物园工作的老朋友刘大哥,他曾给我讲过一次在动物园,也干过抄近道的事情,过了很多年仍然让人记忆犹新。 这位老兄养了几十年猩猩,却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让给他做节目的电视人恨水不成冰 – 这帮自称文化人的家伙常常是须发纠结,酷似来自神农架 抄一次近道怎么会
“这是一头小象,瞅着我好像还有些好奇。”刘老师说。
,瞅着我好像还有些好奇。”刘老师说。 抄近道碰上了大象 -- 这种事儿,只有动物园里可以见到。 刘老师不知道,就在当天象房的设施出了点小故障,工作人员找人检修。尽管被赶进一旁的一个单独栏舍,原来住在此处的这头小象让外面来的检修工人仍然感到不自在 -- 说是小象,那玩意儿也有一千多斤,比牛大多了。关它的房间并不宽敞,小象鼻子里的热气可以喷到工人后脖颈子上,这让人家怎么干活儿阿。饲养员一看,索性把小象牵出去让它放放风,就临时放在了那片一直不曾使用的运动场上,被刘老师撞个正着。 不等他做出反应,那大象上前一步,照着刘老师就撞了过来,动作颇为优雅。 “那是我唯一一次和大象撞膀子啊。”刘老师在北京电视台非常记忆栏目做节目时回忆此时,显得仍然心有余悸。 [待续] 美女编导赶大象 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抄近道碰上了大象 -- 这种事儿,只有动物园里可以见到。


刘老师不知道,就在当天象房的设施出了点小故障,工作人员找人检修。尽管被赶进一旁的一个单独栏舍,原来住在此处的这头小象让外面来的检修工人仍然感到不自在 -- 说是小象,那玩意儿也有一千多斤,比牛大多了。关它的房间并不宽敞,小象鼻子里的热气可以喷到工人后脖颈子上,这让人家怎么干活儿阿。饲养员一看,索性把小象牵出去让它放放风,就临时放在了那片一直不曾使用的运动场上,被刘老师撞个正着。入秋之后残暑未退,有个搞电视的兄弟跟我说,老萨,北京太热了,咱换个地方,去上海作两个节目如何? 好.嗯?上海,那地方不是更热吗?! 是啊,那样回来你会觉得北京的气候很可爱. 搞电视的人逻辑都比较古怪*&^%#@!@ 哥们儿,别紧张,不就是一枪毙嘛,小意思,昨儿那服毒自尽的喝了六回药还没找到感觉呢…… 其实,说天气只是为了拉老萨做节目找个借口而已.于是,就到了上海. 对方负责接洽的是纪实频道的美女编导小周.这是个带着三分江南烟水气,又有几分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摊上这么个搭档,干活应该是不累的.只小周虽是美女,却也有美女的通病,是个典型的路痴,给我们留的路线图怎么也看不明白.为不迟到我们只好超近道斜穿草地 -- 上海是个循规蹈矩的城市,这种行为多少有些把“不文明”写在脸上的感觉. 坐定后,老萨想起一件事来,哑然失笑.在对方好奇的目光下,只好说明原委 -- 这次“穿越”让我想起了一位在北京动物园工作的老朋友刘大哥,他曾给我讲过一次在动物园,也干过抄近道的事情,过了很多年仍然让人记忆犹新。 这位老兄养了几十年猩猩,却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让给他做节目的电视人恨水不成冰 – 这帮自称文化人的家伙常常是须发纠结,酷似来自神农架 抄一次近道怎么会

不等他做出反应,那大象上前一步,照着刘老师就撞了过来,动作颇为优雅。

“那是我唯一一次和大象撞膀子啊。”刘老师在北京电视台非常记忆栏目做节目时回忆此时,显得仍然心有余悸。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