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我家的狮子是用来猎狮的 – 武直十印象 上  

2013-09-27 20:15: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一个时代的嘛……” 日本陆自至今仍然大量装备AH-1眼镜蛇直升机,这是格林纳达登陆战中的英雄机种,而且是最新改型。然而,格林纳达的枪声毕竟已经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旁边另一位工程师也微笑起来,问我,你看了今天下午的飞行表演吗? 当然,武直十的表演是今天最热的话题嘛。 不怪大家对武直十具有如此浓厚的兴趣,实在是这个狰狞的家伙今天太出彩了。 正八字,反八字,低空双机芭蕾,绕定点回转,十米高度侧身盘旋,这些足以让观众热烈鼓掌的科目,今天闹不好连报道都进不去。 [待续] 因为平面媒体的要求,这篇报道迟到了,但由于直接和设计师进行了交流,也许还有一定的价值9月5日,在环球网的组织下,笔者有幸随团观摩了在天津举行的中国第二届直升机博览会。在整个展会中,最吸引人的无疑是直升机的表演,而表演中,最让人感到震撼的,又几乎毫无疑问是武直十。
我家的狮子是用来猎狮的 ndash; 武直十印象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航展上的武直十


武直十是一款充满神秘的飞行器,尽管已经列装中国陆军航空兵多时,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引来无数猜测。这次的展会上武直十也在地面亮相,其英挺的线条,多样的外挂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但恪守职责的武警战士提醒着来宾,这依然是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国之利器。

在中航集团负责宣传的付处长牵线搭桥下,有幸与中航直升机副总经理夏群林,武直十总设计师吴希明等相关人士举行座谈并共进晚餐,一场不算采访的采访也籍此拉开。

夏副总经理是飞机技术专业出身,可以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记忆力很好,直言曾在航空杂志上看过笔者的文章。吴希明先生是中航集团的优秀设计师,也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博士导师,中等个头,有着一头浓密的花白头发。同在现场的徐朝梁先生(AC313重型直升机总设计师)说吴先生是他的羽毛球球友,两人工作之余常常会切磋球技 – 这不仅仅是一种爱好,因为职业要求中航公司的设计师们不能作躲在小楼中的学究,而是经常要北上海拉尔,南下青藏高原,跟着“粽子机”东奔西走,一份强健的体魄无疑是必须的“硬件”条件。
,不是一个时代的嘛……” 日本陆自至今仍然大量装备AH-1眼镜蛇直升机,这是格林纳达登陆战中的英雄机种,而且是最新改型。然而,格林纳达的枪声毕竟已经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旁边另一位工程师也微笑起来,问我,你看了今天下午的飞行表演吗? 当然,武直十的表演是今天最热的话题嘛。 不怪大家对武直十具有如此浓厚的兴趣,实在是这个狰狞的家伙今天太出彩了。 正八字,反八字,低空双机芭蕾,绕定点回转,十米高度侧身盘旋,这些足以让观众热烈鼓掌的科目,今天闹不好连报道都进不去。 [待续] 因为平面媒体的要求,这篇报道迟到了,但由于直接和设计师进行了交流,也许还有一定的价值
说起武直十,夏副总经理带着掩不住的自豪,介绍了一段为“霹雳火”减轻重量,使其更加轻灵的努力经过 – 根据中航的“潜规则”,直升机的绰号统统出自水浒传,还有一种武直十九被叫作“黑旋风”的,只不知道有没有“母夜叉”。但夏先生也明言中国航空工业中,一直以来直升机所用航空发动机以及电子设备都处于“短板”的地位,而近年来的努力使我国在这方面正奋起直追,且取得了切实的成绩。

从这次航展展出的多种新型大马力直升机发动机,已经造出验证机的“飞鸿”,“绝影”等机的先进设计概念来看,这段话显然是负责任的。

9月5日,在环球网的组织下,笔者有幸随团观摩了在天津举行的中国第二届直升机博览会。在整个展会中,最吸引人的无疑是直升机的表演,而表演中,最让人感到震撼的,又几乎毫无疑问是武直十。 航展上的武直十 武直十是一款充满神秘的飞行器,尽管已经列装中国陆军航空兵多时,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引来无数猜测。这次的展会上武直十也在地面亮相,其英挺的线条,多样的外挂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但恪守职责的武警战士提醒着来宾,这依然是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国之利器。 在中航集团负责宣传的付处长牵线搭桥下,有幸与中航直升机副总经理夏群林,武直十总设计师吴希明等相关人士举行座谈并共进晚餐,一场不算采访的采访也籍此拉开。 夏副总经理是飞机技术专业出身,可以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记忆力很好,直言曾在航空杂志上看过笔者的文章。吴希明先生是中航集团的优秀设计师,也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博士导师,中等个头,有着一头浓密的花白头发。同在现场的徐朝梁先生(AC313重型直升机总设计师)说吴先生是他的羽毛球球友,两人工作之余常常会切磋球技 – 这不仅仅是一种爱好,因为职业要求中航公司的设计师们不能作躲在小我家的狮子是用来猎狮的 ndash; 武直十印象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不是一个时代的嘛……” 日本陆自至今仍然大量装备AH-1眼镜蛇直升机,这是格林纳达登陆战中的英雄机种,而且是最新改型。然而,格林纳达的枪声毕竟已经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旁边另一位工程师也微笑起来,问我,你看了今天下午的飞行表演吗? 当然,武直十的表演是今天最热的话题嘛。 不怪大家对武直十具有如此浓厚的兴趣,实在是这个狰狞的家伙今天太出彩了。 正八字,反八字,低空双机芭蕾,绕定点回转,十米高度侧身盘旋,这些足以让观众热烈鼓掌的科目,今天闹不好连报道都进不去。 [待续] 因为平面媒体的要求,这篇报道迟到了,但由于直接和设计师进行了交流,也许还有一定的价值
比如说从讲解通报中得知,这种名为飞鸿的怪物,已经出了验证机

和业内人士的交流颇有收获,倒不仅仅在武直十上。

文质彬彬的吴总师十分亲切,但对于老萨提出关于武直十技术指标的问题笑而不答,显然这部分参数仍然属于国家机密的范畴。楼中的学究,而是经常要北上海拉尔,南下青藏高原,跟着“粽子机”东奔西走,一份强健的体魄无疑是必须的“硬件”条件。 说起武直十,夏副总经理带着掩不住的自豪,介绍了一段为“霹雳火”减轻重量,使其更加轻灵的努力经过 – 根据中航的“潜规则”,直升机的绰号统统出自水浒传,还有一种武直十九被叫作“黑旋风”的,只不知道有没有“母夜叉”。但夏先生也明言中国航空工业中,一直以来直升机所用航空发动机以及电子设备都处于“短板”的地位,而近年来的努力使我国在这方面正奋起直追,且取得了切实的成绩。 从这次航展展出的多种新型大马力直升机发动机,已经造出验证机的“飞鸿”,“绝影”等机的先进设计概念来看,这段话显然是负责任的。 比如说从讲解通报中得知,这种名为飞鸿的怪物,已经出了验证机 和业内人士的交流颇有收获,倒不仅仅在武直十上。 文质彬彬的吴总师十分亲切,但对于老萨提出关于武直十技术指标的问题笑而不答,显然这部分参数仍然属于国家机密的范畴。 不过,让吴总设计师比较一下武直十和日本陆自的武装直升机,似乎是找对了话题。吴先生嘴角往上一勾,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怎么比啊

不过,让吴总设计师比较一下武直十和日本陆自的武装直升机,似乎是找对了话题。吴先生嘴角往上一勾,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楼中的学究,而是经常要北上海拉尔,南下青藏高原,跟着“粽子机”东奔西走,一份强健的体魄无疑是必须的“硬件”条件。 说起武直十,夏副总经理带着掩不住的自豪,介绍了一段为“霹雳火”减轻重量,使其更加轻灵的努力经过 – 根据中航的“潜规则”,直升机的绰号统统出自水浒传,还有一种武直十九被叫作“黑旋风”的,只不知道有没有“母夜叉”。但夏先生也明言中国航空工业中,一直以来直升机所用航空发动机以及电子设备都处于“短板”的地位,而近年来的努力使我国在这方面正奋起直追,且取得了切实的成绩。 从这次航展展出的多种新型大马力直升机发动机,已经造出验证机的“飞鸿”,“绝影”等机的先进设计概念来看,这段话显然是负责任的。 比如说从讲解通报中得知,这种名为飞鸿的怪物,已经出了验证机 和业内人士的交流颇有收获,倒不仅仅在武直十上。 文质彬彬的吴总师十分亲切,但对于老萨提出关于武直十技术指标的问题笑而不答,显然这部分参数仍然属于国家机密的范畴。 不过,让吴总设计师比较一下武直十和日本陆自的武装直升机,似乎是找对了话题。吴先生嘴角往上一勾,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怎么比啊
楼中的学究,而是经常要北上海拉尔,南下青藏高原,跟着“粽子机”东奔西走,一份强健的体魄无疑是必须的“硬件”条件。 说起武直十,夏副总经理带着掩不住的自豪,介绍了一段为“霹雳火”减轻重量,使其更加轻灵的努力经过 – 根据中航的“潜规则”,直升机的绰号统统出自水浒传,还有一种武直十九被叫作“黑旋风”的,只不知道有没有“母夜叉”。但夏先生也明言中国航空工业中,一直以来直升机所用航空发动机以及电子设备都处于“短板”的地位,而近年来的努力使我国在这方面正奋起直追,且取得了切实的成绩。 从这次航展展出的多种新型大马力直升机发动机,已经造出验证机的“飞鸿”,“绝影”等机的先进设计概念来看,这段话显然是负责任的。 比如说从讲解通报中得知,这种名为飞鸿的怪物,已经出了验证机 和业内人士的交流颇有收获,倒不仅仅在武直十上。 文质彬彬的吴总师十分亲切,但对于老萨提出关于武直十技术指标的问题笑而不答,显然这部分参数仍然属于国家机密的范畴。 不过,让吴总设计师比较一下武直十和日本陆自的武装直升机,似乎是找对了话题。吴先生嘴角往上一勾,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怎么比啊我家的狮子是用来猎狮的 ndash; 武直十印象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怎么比啊,不是一个时代的嘛……”

日本陆自至今仍然大量装备AH-1眼镜蛇直升机,这是格林纳达登陆战中的英雄机种,而且是最新改型。然而,格林纳达的枪声毕竟已经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旁边另一位工程师也微笑起来,问我,你看了今天下午的飞行表演吗?楼中的学究,而是经常要北上海拉尔,南下青藏高原,跟着“粽子机”东奔西走,一份强健的体魄无疑是必须的“硬件”条件。 说起武直十,夏副总经理带着掩不住的自豪,介绍了一段为“霹雳火”减轻重量,使其更加轻灵的努力经过 – 根据中航的“潜规则”,直升机的绰号统统出自水浒传,还有一种武直十九被叫作“黑旋风”的,只不知道有没有“母夜叉”。但夏先生也明言中国航空工业中,一直以来直升机所用航空发动机以及电子设备都处于“短板”的地位,而近年来的努力使我国在这方面正奋起直追,且取得了切实的成绩。 从这次航展展出的多种新型大马力直升机发动机,已经造出验证机的“飞鸿”,“绝影”等机的先进设计概念来看,这段话显然是负责任的。 比如说从讲解通报中得知,这种名为飞鸿的怪物,已经出了验证机 和业内人士的交流颇有收获,倒不仅仅在武直十上。 文质彬彬的吴总师十分亲切,但对于老萨提出关于武直十技术指标的问题笑而不答,显然这部分参数仍然属于国家机密的范畴。 不过,让吴总设计师比较一下武直十和日本陆自的武装直升机,似乎是找对了话题。吴先生嘴角往上一勾,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怎么比啊

当然,武直十的表演是今天最热的话题嘛。
9月5日,在环球网的组织下,笔者有幸随团观摩了在天津举行的中国第二届直升机博览会。在整个展会中,最吸引人的无疑是直升机的表演,而表演中,最让人感到震撼的,又几乎毫无疑问是武直十。 航展上的武直十 武直十是一款充满神秘的飞行器,尽管已经列装中国陆军航空兵多时,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引来无数猜测。这次的展会上武直十也在地面亮相,其英挺的线条,多样的外挂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但恪守职责的武警战士提醒着来宾,这依然是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的国之利器。 在中航集团负责宣传的付处长牵线搭桥下,有幸与中航直升机副总经理夏群林,武直十总设计师吴希明等相关人士举行座谈并共进晚餐,一场不算采访的采访也籍此拉开。 夏副总经理是飞机技术专业出身,可以讲一口流利的英语,记忆力很好,直言曾在航空杂志上看过笔者的文章。吴希明先生是中航集团的优秀设计师,也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博士导师,中等个头,有着一头浓密的花白头发。同在现场的徐朝梁先生(AC313重型直升机总设计师)说吴先生是他的羽毛球球友,两人工作之余常常会切磋球技 – 这不仅仅是一种爱好,因为职业要求中航公司的设计师们不能作躲在小
不怪大家对武直十具有如此浓厚的兴趣,实在是这个狰狞的家伙今天太出彩了。

正八字,反八字,低空双机芭蕾,绕定点回转,十米高度侧身盘旋,这些足以让观众热烈鼓掌的科目,今天闹不好连报道都进不去。,不是一个时代的嘛……” 日本陆自至今仍然大量装备AH-1眼镜蛇直升机,这是格林纳达登陆战中的英雄机种,而且是最新改型。然而,格林纳达的枪声毕竟已经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旁边另一位工程师也微笑起来,问我,你看了今天下午的飞行表演吗? 当然,武直十的表演是今天最热的话题嘛。 不怪大家对武直十具有如此浓厚的兴趣,实在是这个狰狞的家伙今天太出彩了。 正八字,反八字,低空双机芭蕾,绕定点回转,十米高度侧身盘旋,这些足以让观众热烈鼓掌的科目,今天闹不好连报道都进不去。 [待续] 因为平面媒体的要求,这篇报道迟到了,但由于直接和设计师进行了交流,也许还有一定的价值

[待续]
因为平面媒体的要求,这篇报道迟到了,但由于直接和设计师进行了交流,也许还有一定的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