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东海上的猫鼠之战 -- 中国海军追杀日本偷渔船始末 下  

2013-10-01 23:01:00|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中建号击沉日本渔船的始末,《中国海军》月刊中这样描述 –
对于中建号击沉日本渔船的始末,《中国海军》月刊中这样描述 – “日方野心未缉,依然胆大妄为,自由自在的时入中国领海捕鱼。于五月二十九日,被我中建军舰击沉一艘,俘获一艘。被打沉的渔轮是第二十一号云仙丸,船员十四人中两人已被击毙,十二人则用救生船救起,连同第二十二号之十三名船员,一起被俘,共二十五名,由该舰押回上海。据林舰长等称,日渔船之发现处,已进入我领海内约一百五十海里,另尚发现十多艘渔船,以相距较远,未予追稽。” 民国海军的军官们 -- 也曾为维护我国海权而奋斗 尽管做出了炮毙日本渔民这种相当刺激的事情,但中国海军此后表现淡定,他们此后忙的是对扣押的日本偷渔人员进行审问。 《上海渔业志》记载,从5月31日起,我国海军由第一司令部军法室主任李有签亲自操刀,对被俘日方人员连续三天突审,录口供五十余件,确认此事件属日轮有计划侵渔,侵犯中国主权。 《中国海军》月刊对这次审问的详情进行了记录: “这二十五名日本船员是:下村和十(第二十一云仙丸船长),中野龟司(第二十二云仙丸船长),松尾未吉,小田孝,川崎芳久,荒木弘幸,中村藤男,松尾,中野实,西岛广作,大偎英敏,熊浦敏久,山口宇衡次,岸本弥一(以上十二人是第二十二号云仙丸船员),中村竹康,冈木晴夫,饭田茂,小川满男,新道铁上助,兼种一,山下广喜,川口忠勇,石谷增吉,藤尾,樱井(以上十二人是第二十一号云仙丸船员)。经过详密的审讯,综合各种口供,已可断定日本渔船侵犯我国渔权,并非偶然事件,而是一有计划地行动。(一)被击沉之云仙丸第二十一号船长下村和十供认。(二)小川满男与石谷增吉诸俘皆供认,在彼等被俘之处(即我领海内)捕鱼已非一次,且位置差不多。(三)出动之渔船数字颇为可观,据熊浦敏久供,[公司一起有十组,(每组两条船),先开出八组,我们是第九组开出。](四
“日方野心未缉,依然胆大妄为,自由自在的时入中国领海捕鱼。于五月二十九日,被我中建军舰击沉一艘,俘获一艘。被打沉的渔轮是第二十一号云仙丸,船员十四人中两人已被击毙,十二人则用救生船救起,连同第二十二号之十三名船员,一起被俘,共二十五名,由该舰押回上海。据林舰长等称,日渔船之发现处,已进入我领海内约一百五十海里,另尚发现十多艘渔船,以相距较远,未予追稽。”
对于中建号击沉日本渔船的始末,《中国海军》月刊中这样描述 – “日方野心未缉,依然胆大妄为,自由自在的时入中国领海捕鱼。于五月二十九日,被我中建军舰击沉一艘,俘获一艘。被打沉的渔轮是第二十一号云仙丸,船员十四人中两人已被击毙,十二人则用救生船救起,连同第二十二号之十三名船员,一起被俘,共二十五名,由该舰押回上海。据林舰长等称,日渔船之发现处,已进入我领海内约一百五十海里,另尚发现十多艘渔船,以相距较远,未予追稽。” 民国海军的军官们 -- 也曾为维护我国海权而奋斗 尽管做出了炮毙日本渔民这种相当刺激的事情,但中国海军此后表现淡定,他们此后忙的是对扣押的日本偷渔人员进行审问。 《上海渔业志》记载,从5月31日起,我国海军由第一司令部军法室主任李有签亲自操刀,对被俘日方人员连续三天突审,录口供五十余件,确认此事件属日轮有计划侵渔,侵犯中国主权。 《中国海军》月刊对这次审问的详情进行了记录: “这二十五名日本船员是:下村和十(第二十一云仙丸船长),中野龟司(第二十二云仙丸船长),松尾未吉,小田孝,川崎芳久,荒木弘幸,中村藤男,松尾,中野实,西岛广作,大偎英敏,熊浦敏久,山口宇衡次,岸本弥一(以上十二人是第二十二号云仙丸船员),中村竹康,冈木晴夫,饭田茂,小川满男,新道铁上助,兼种一,山下广喜,川口忠勇,石谷增吉,藤尾,樱井(以上十二人是第二十一号云仙丸船员)。经过详密的审讯,综合各种口供,已可断定日本渔船侵犯我国渔权,并非偶然事件,而是一有计划地行动。(一)被击沉之云仙丸第二十一号船长下村和十供认。(二)小川满男与石谷增吉诸俘皆供认,在彼等被俘之处(即我领海内)捕鱼已非一次,且位置差不多。(三)出动之渔船数字颇为可观,据熊浦敏久供,[公司一起有十组,(每组两条船),先开出八组,我们是第九组开出。](四

东海上的猫鼠之战 -- 中国海军追杀日本偷渔船始末 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民国海军的军官们 -- 也曾为维护我国海权而奋斗


尽管做出了炮毙日本渔民这种相当刺激的事情,但中国海军此后表现淡定,他们此后忙的是对扣押的日本偷渔人员进行审问。
鱼区域在对日和约未签订前,应以驻日《盟军总部》所规定的范围为标准,其逾越该项范围而向中国方向捕鱼,以越界捕鱼论;(2)凡越界捕鱼的日本渔船、渔具、鱼获物应予没收,其船长、船员驱逐出境;(3)越界捕鱼的日本渔船经缉捕 后,由当地最高渔业主管官署会同缉捕机关调查询明后,应做成处分书,处分书应予宣布后交付越界的日本渔船船长,并报农林部备案。 这以后,日本船又试探着来过几回,中方毫不客气,上手就抓,处置十分严厉。例如1948年10月28日,日本渔轮“蛭子丸”偷入舟山洋面进行捕捞,当即被上海渔管处“渔平”轮抓获, 判了个船货没收,人员驱逐出境。 如此一来,日本偷渔的船只就不大敢来了,直到国共双方的战斗转到沿海,似乎一时无暇顾及,日本渔船又开始偷偷进入中国水域捕鱼。 这就纯粹是冒险了,俗话说刀剑无眼,到两军对峙的前线去抓鱼,日本人的勇气可嘉,运气不佳,转眼间又发生了 日本渔船被击沉的事件。 这一回的发案地点,大家都耳熟能详,竟然就是如今中日聚焦的钓鱼岛。 [待续]
《上海渔业志》记载,从5月31日起,我国海军由第一司令部军法室主任李有签亲自操刀,对被俘日方人员连续三天突审,录口供五十余件,确认此事件属日轮有计划侵渔,侵犯中国主权。

《中国海军》月刊对这次审问的详情进行了记录:

“这二十五名日本船员是:下村和十(第二十一云仙丸船长),中野龟司(第二十二云仙丸船长),松尾未吉,小田孝,川崎芳久,荒木弘幸,中村藤男,松尾,中野实,西岛广作,大偎英敏,熊浦敏久,山口宇衡次,岸本弥一(以上十二人是第二十二号云仙丸船员),中村竹康,冈木晴夫,饭田茂,小川满男,新道铁上助,兼种一,山下广喜,川口忠勇,石谷增吉,藤尾,樱井(以上十二人是第二十一号云仙丸船员)。经过详密的审讯,综合各种口供,已可断定日本渔船侵犯我国渔权,并非偶然事件,而是一有计划地行动。(一)被击沉之云仙丸第二十一号船长下村和十供认。(二)小川满男与石谷增吉诸俘皆供认,在彼等被俘之处(即我领海内)捕鱼已非一次,且位置差不多。(三)出动之渔船数字颇为可观,据熊浦敏久供,[公司一起有十组,(每组两条船),先开出八组,我们是第九组开出。](四)熊浦敏久并供,[云仙丸第二十二号船长中野龟司在自长期出发曾说:现在我们的船要到中国内海去]而查日本渔船各项航海设施均甚完善,其来我国领海捕鱼,绝不致系受潮流的影响,故足证彼等在开船时已决定来中国。”

得理不让人,中方随即经江浙区海洋渔业督导处会同海军第一军区司令部,警察局等有关机关对此案开庭审讯,并通过舆论揭露日本偷渔罪行。
)熊浦敏久并供,[云仙丸第二十二号船长中野龟司在自长期出发曾说:现在我们的船要到中国内海去]而查日本渔船各项航海设施均甚完善,其来我国领海捕鱼,绝不致系受潮流的影响,故足证彼等在开船时已决定来中国。” 得理不让人,中方随即经江浙区海洋渔业督导处会同海军第一军区司令部,警察局等有关机关对此案开庭审讯,并通过舆论揭露日本偷渔罪行。 老实说在抄写《中国海军》月刊的记录时,笔者深感头疼 – 民国时代的文献一大特点就是不负责任。哪怕是《中国海军》这样的官方刊物,也经常因为粗心马虎出现“明目张胆”的错误,常常可见同一事件标注民国年份同时标注公元年份,二者却不能统一的低级错误。在上面的文字中,首先没有说明白“领海”的概念,所谓日本渔船“进入我领海内约一百五十海里” – 正确的概念应该是“进入我专属经济区内约一百五十海里”,这已经足够说明日方的犯罪行为了,说成“领海”固然有强调海权之意,这个宽度也太“浩瀚”了,足以令人两眼翻白,实在不是海军专业人士应该写出的错误。此外这里面日方人员到底抓了25个还是26个,用数数和加减的方式可以得出不同的结果来,更令人抓狂。 不奇怪吧,29军副军长佟凌阁中将阵亡后,民国政府发出的“荣哀状”(相当于后来的烈士证书)和报纸报刊的报道上,一律能错成“佟麟阁”,并且坚决不改,以至于今天在北京纪念这位将军的那条道路仍然只能叫“佟麟阁路”,家属也只好捏着鼻子忍了…… 尽管在处理和宣传的过程中存在种种缺陷,但中方的应对仍不能不说颇为高明,日本偷渔人员的供词,成为中国方面在对美日交涉时重要的依据。人赃俱获,新败的日本没有底气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麦克阿瑟占领当局也没有理由偏袒日本。故此此次事件以中方占据全面上风告终。 不久,中国政府公布《日本渔船越界捕鱼处理办法》,规定:(1)日本捕
老实说在抄写《中国海军》月刊的记录时,笔者深感头疼 – 民国时代的文献一大特点就是不负责任。哪怕是《中国海军》这样的官方刊物,也经常因为粗心马虎出现“明目张胆”的错误,常常可见同一事件标注民国年份同时标注公元年份,二者却不能统一的低级错误。在上面的文字中,首先没有说明白“领海”的概念,所谓日本渔船“进入我领海内约一百五十海里” – 正确的概念应该是“进入我专属经济区内约一百五十海里”,这已经足够说明日方的犯罪行为了,说成“领海”固然有强调海权之意,这个宽度也太“浩瀚”了,足以令人两眼翻白,实在不是海军专业人士应该写出的错误。此外这里面日方人员到底抓了25个还是26个,用数数和加减的方式可以得出不同的结果来,更令人抓狂。

不奇怪吧,29军副军长佟凌阁中将阵亡后,民国政府发出的“荣哀状”(相当于后来的烈士证书)和报纸报刊的报道上,一律能错成“佟麟阁”,并且坚决不改,以至于今天在北京纪念这位将军的那条道路仍然只能叫“佟麟阁路”,家属也只好捏着鼻子忍了……鱼区域在对日和约未签订前,应以驻日《盟军总部》所规定的范围为标准,其逾越该项范围而向中国方向捕鱼,以越界捕鱼论;(2)凡越界捕鱼的日本渔船、渔具、鱼获物应予没收,其船长、船员驱逐出境;(3)越界捕鱼的日本渔船经缉捕 后,由当地最高渔业主管官署会同缉捕机关调查询明后,应做成处分书,处分书应予宣布后交付越界的日本渔船船长,并报农林部备案。 这以后,日本船又试探着来过几回,中方毫不客气,上手就抓,处置十分严厉。例如1948年10月28日,日本渔轮“蛭子丸”偷入舟山洋面进行捕捞,当即被上海渔管处“渔平”轮抓获, 判了个船货没收,人员驱逐出境。 如此一来,日本偷渔的船只就不大敢来了,直到国共双方的战斗转到沿海,似乎一时无暇顾及,日本渔船又开始偷偷进入中国水域捕鱼。 这就纯粹是冒险了,俗话说刀剑无眼,到两军对峙的前线去抓鱼,日本人的勇气可嘉,运气不佳,转眼间又发生了 日本渔船被击沉的事件。 这一回的发案地点,大家都耳熟能详,竟然就是如今中日聚焦的钓鱼岛。 [待续]

尽管在处理和宣传的过程中存在种种缺陷,但中方的应对仍不能不说颇为高明,日本偷渔人员的供词,成为中国方面在对美日交涉时重要的依据。人赃俱获,新败的日本没有底气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麦克阿瑟占领当局也没有理由偏袒日本。故此此次事件以中方占据全面上风告终。

不久,中国政府公布《日本渔船越界捕鱼处理办法》,规定:(1)日本捕鱼区域在对日和约未签订前,应以驻日《盟军总部》所规定的范围为标准,其逾越该项范围而向中国方向捕鱼,以越界捕鱼论;(2)凡越界捕鱼的日本渔船、渔具、鱼获物应予没收,其船长、船员驱逐出境;(3)越界捕鱼的日本渔船经缉捕 后,由当地最高渔业主管官署会同缉捕机关调查询明后,应做成处分书,处分书应予宣布后交付越界的日本渔船船长,并报农林部备案。

这以后,日本船又试探着来过几回,中方毫不客气,上手就抓,处置十分严厉。例如1948年10月28日,日本渔轮“蛭子丸”偷入舟山洋面进行捕捞,当即被上海渔管处“渔平”轮抓获, 判了个船货没收,人员驱逐出境。

如此一来,日本偷渔的船只就不大敢来了,直到国共双方的战斗转到沿海,似乎一时无暇顾及,日本渔船又开始偷偷进入中国水域捕鱼。

这就纯粹是冒险了,俗话说刀剑无眼,到两军对峙的前线去抓鱼,日本人的勇气可嘉,运气不佳,转眼间又发生了 日本渔船被击沉的事件。

这一回的发案地点,大家都耳熟能详,竟然就是如今中日聚焦的钓鱼岛。)熊浦敏久并供,[云仙丸第二十二号船长中野龟司在自长期出发曾说:现在我们的船要到中国内海去]而查日本渔船各项航海设施均甚完善,其来我国领海捕鱼,绝不致系受潮流的影响,故足证彼等在开船时已决定来中国。” 得理不让人,中方随即经江浙区海洋渔业督导处会同海军第一军区司令部,警察局等有关机关对此案开庭审讯,并通过舆论揭露日本偷渔罪行。 老实说在抄写《中国海军》月刊的记录时,笔者深感头疼 – 民国时代的文献一大特点就是不负责任。哪怕是《中国海军》这样的官方刊物,也经常因为粗心马虎出现“明目张胆”的错误,常常可见同一事件标注民国年份同时标注公元年份,二者却不能统一的低级错误。在上面的文字中,首先没有说明白“领海”的概念,所谓日本渔船“进入我领海内约一百五十海里” – 正确的概念应该是“进入我专属经济区内约一百五十海里”,这已经足够说明日方的犯罪行为了,说成“领海”固然有强调海权之意,这个宽度也太“浩瀚”了,足以令人两眼翻白,实在不是海军专业人士应该写出的错误。此外这里面日方人员到底抓了25个还是26个,用数数和加减的方式可以得出不同的结果来,更令人抓狂。 不奇怪吧,29军副军长佟凌阁中将阵亡后,民国政府发出的“荣哀状”(相当于后来的烈士证书)和报纸报刊的报道上,一律能错成“佟麟阁”,并且坚决不改,以至于今天在北京纪念这位将军的那条道路仍然只能叫“佟麟阁路”,家属也只好捏着鼻子忍了…… 尽管在处理和宣传的过程中存在种种缺陷,但中方的应对仍不能不说颇为高明,日本偷渔人员的供词,成为中国方面在对美日交涉时重要的依据。人赃俱获,新败的日本没有底气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麦克阿瑟占领当局也没有理由偏袒日本。故此此次事件以中方占据全面上风告终。 不久,中国政府公布《日本渔船越界捕鱼处理办法》,规定:(1)日本捕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