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百兽越狱之俞敏洪式的梅花鹿 五  

2013-10-18 10:44: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绝转载] 面对歹徒,俞校长运用法术,逢凶化吉 这个这个似乎也不大靠谱,听说过板砖破武术的,还没听说过作法破麻醉的呢。 最后一种可能嘛,与俞校长的饮食有关。俞校长在被绑架之前刚跟他哥们儿杜子腾先生一块儿吃了顿饭,经过北京警方调查,他们吃的是野生甲鱼。 这件事没有引起警方重视但引起了老萨的重视。老萨吃过野生甲鱼的苦头,知道年纪轻轻的没事儿吃这玩意儿半夜会睡不着觉的,基本属于找抽 – 老俞那时候单枪匹马战北平,屋里连个暖床的猫都没有,他吃甲鱼干嘛啊? 我也不知道他为了啥,但我知道有一个说法是吃甲鱼能增强人体的各项机能,不是单补某一个系统的。各项机能亢进的俞校长,其麻醉药致死剂量是需要调整的。 不能再说了,再说人家非以为老萨是卖甲鱼的不可。 不关我事啊 上面这些都是推论,俞校长自己说,原因不过是因为应酬中需要喝两口,养成了一斤半老白干的酒量而已,医学上说,这叫后天抗麻醉体质。 俞校长的法术不是麻不翻,是麻翻了还能自己缓过来,这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独有偶,在出逃的梅花鹿里面,也有这么一头和俞校长一样奇葩的。话说今年六月,锦州市动物园两头小梅花鹿利用饲养员清扫的间隙悄然溜出兽舍,开始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这倒不是新鲜事,由于这里的梅花鹿经常往外跑,游人和饲养员都有些不以为意,在饲养员抓鹿的时候,还有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面对歹徒,俞校长运用法术,逢凶化吉 这个这个似乎也不大靠谱,听说过板砖破武术的,还没听说过作法破麻醉的呢。 最后一种可能嘛,与俞校长的饮食有关。俞校长在被绑架之前刚跟他哥们儿杜子腾先生一块儿吃了顿饭,经过北京警方调查,他们吃的是野生甲鱼。 这件事没有引起警方重视但引起了老萨的重视。老萨吃过野生甲鱼的苦头,知道年纪轻轻的没事儿吃这玩意儿半夜会睡不着觉的,基本属于找抽 – 老俞那时候单枪匹马战北平,屋里连个暖床的猫都没有,他吃甲鱼干嘛啊? 我也不知道他为了啥,但我知道有一个说法是吃甲鱼能增强人体的各项机能,不是单补某一个系统的。各项机能亢进的俞校长,其麻醉药致死剂量是需要调整的。 不能再说了,再说人家非以为老萨是卖甲鱼的不可。 不关我事啊 上面这些都是推论,俞校长自己说,原因不过是因为应酬中需要喝两口,养成了一斤半老白干的酒量而已,医学上说,这叫后天抗麻醉体质。 俞校长的法术不是麻不翻,是麻翻了还能自己缓过来,这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独有偶,在出逃的梅花鹿里面,也有这么一头和俞校长一样奇葩的。话说今年六月,锦州市动物园两头小梅花鹿利用饲养员清扫的间隙悄然溜出兽舍,开始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这倒不是新鲜事,由于这里的梅花鹿经常往外跑,游人和饲养员都有些不以为意,在饲养员抓鹿的时候,还有几
[谢绝转载] 面对歹徒,俞校长运用法术,逢凶化吉 这个这个似乎也不大靠谱,听说过板砖破武术的,还没听说过作法破麻醉的呢。 最后一种可能嘛,与俞校长的饮食有关。俞校长在被绑架之前刚跟他哥们儿杜子腾先生一块儿吃了顿饭,经过北京警方调查,他们吃的是野生甲鱼。 这件事没有引起警方重视但引起了老萨的重视。老萨吃过野生甲鱼的苦头,知道年纪轻轻的没事儿吃这玩意儿半夜会睡不着觉的,基本属于找抽 – 老俞那时候单枪匹马战北平,屋里连个暖床的猫都没有,他吃甲鱼干嘛啊? 我也不知道他为了啥,但我知道有一个说法是吃甲鱼能增强人体的各项机能,不是单补某一个系统的。各项机能亢进的俞校长,其麻醉药致死剂量是需要调整的。 不能再说了,再说人家非以为老萨是卖甲鱼的不可。 不关我事啊 上面这些都是推论,俞校长自己说,原因不过是因为应酬中需要喝两口,养成了一斤半老白干的酒量而已,医学上说,这叫后天抗麻醉体质。 俞校长的法术不是麻不翻,是麻翻了还能自己缓过来,这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独有偶,在出逃的梅花鹿里面,也有这么一头和俞校长一样奇葩的。话说今年六月,锦州市动物园两头小梅花鹿利用饲养员清扫的间隙悄然溜出兽舍,开始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这倒不是新鲜事,由于这里的梅花鹿经常往外跑,游人和饲养员都有些不以为意,在饲养员抓鹿的时候,还有几百兽越狱之俞敏洪式的梅花鹿 五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面对歹徒,俞校长运用法术,逢凶化吉
名游人饶有趣味地在一旁观摩。 饲养员也没当回事,因为鹿并没有跑出动物园去 – 要是鹿跑出园子去,以它们的机警善奔,天晓得会跑到哪儿去。2012年哈尔滨金河湾湿地公园几头鹿跑了,几天后才发现踪迹,从现身地点看,它们竟然游过了松花江,又神秘地穿过了几条马路(估计是夜间),虽然曾被热心市民将其围堵在冰雪大世界的地下通道,但等拿着麻醉枪的兽医赶到,几头鹿神龙一现后随即又诡异地消失了,人们再发现它们的时候,鹿鹿们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湿地公园的停车场! 难道它们是偷车逃跑和返回的?那司机会是谁?!鹿的蹄子可握不住方向盘。(同期,该园据传还有一头大型猪獾外逃,至今不知去向) 资料:当时报纸上对这一事件中梅花鹿行踪的推测图 回到锦州动物园,别看鹿只是逃出笼舍,还在园内,要抓捕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梅花鹿是很灵活的动物。四川沈高镇曾有村民把一头出逃的梅花鹿围在一片豆子地中,扑的扑 赶得赶。结果二十余人弄得人人受伤,花了十二个小时才把鹿抓住。根据报道,当时“村民们为了捉梅花鹿,有的衣服被划破了,有的身上破皮流血,还有村民手机也掉了。村民们追捉梅花鹿,还踩坏了部分黄豆和水稻。” – 豆子地才有多大啊。 对锦州逐鹿之战来说,更麻烦的是动物园员工新老不一,性格各异,配合不甚熟练,几名工作人员的表现如同桃谷六

这个这个似乎也不大靠谱,听说过板砖破武术的,还没听说过作法破麻醉的呢。
仙,纯属各自为战。一名饲养员很小心地凑近小鹿,开始准备发射麻醉针。与此同 时,另一名兽医从背后靠近,准备用擒拿的手法按住鹿的后腿 – 这是一种危险的动作,重庆四十头鹿集体越狱的时候,一个养鹿的和一个养鸡的饲养员同时去堵截,那名养鸡的饲养员就是因为不熟悉梅花鹿的性情,从后面接近某 鹿时被一腿踢翻。 这一次,那位去抓梅花鹿后腿的兽医倒不是外行,而是欺负鹿小,战术的不懂,力气的不够。不料,鹿虽然小却更机敏,就在面前那位兽医发射吹管的瞬间,机灵的小鹿已经本能地觉得不妙,优雅地向旁边一闪。 与此同时,那名去抓鹿后腿的兽医功败垂成,只觉眼前一花 -- 鹿不见了,抬头观瞧,却见一枚麻醉针如流星赶月,直奔自己而来! 那谁,花荣神箭不是这个玩法啊! [待续]
最后一种可能嘛,与俞校长的饮食有关。俞校长在被绑架之前刚跟他哥们儿杜子腾先生一块儿吃了顿饭,经过北京警方调查,他们吃的是野生甲鱼。

这件事没有引起警方重视但引起了老萨的重视。老萨吃过野生甲鱼的苦头,知道年纪轻轻的没事儿吃这玩意儿半夜会睡不着觉的,基本属于找抽 – 老俞那时候单枪匹马战北平,屋里连个暖床的猫都没有,他吃甲鱼干嘛啊?名游人饶有趣味地在一旁观摩。 饲养员也没当回事,因为鹿并没有跑出动物园去 – 要是鹿跑出园子去,以它们的机警善奔,天晓得会跑到哪儿去。2012年哈尔滨金河湾湿地公园几头鹿跑了,几天后才发现踪迹,从现身地点看,它们竟然游过了松花江,又神秘地穿过了几条马路(估计是夜间),虽然曾被热心市民将其围堵在冰雪大世界的地下通道,但等拿着麻醉枪的兽医赶到,几头鹿神龙一现后随即又诡异地消失了,人们再发现它们的时候,鹿鹿们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湿地公园的停车场! 难道它们是偷车逃跑和返回的?那司机会是谁?!鹿的蹄子可握不住方向盘。(同期,该园据传还有一头大型猪獾外逃,至今不知去向) 资料:当时报纸上对这一事件中梅花鹿行踪的推测图 回到锦州动物园,别看鹿只是逃出笼舍,还在园内,要抓捕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梅花鹿是很灵活的动物。四川沈高镇曾有村民把一头出逃的梅花鹿围在一片豆子地中,扑的扑 赶得赶。结果二十余人弄得人人受伤,花了十二个小时才把鹿抓住。根据报道,当时“村民们为了捉梅花鹿,有的衣服被划破了,有的身上破皮流血,还有村民手机也掉了。村民们追捉梅花鹿,还踩坏了部分黄豆和水稻。” – 豆子地才有多大啊。 对锦州逐鹿之战来说,更麻烦的是动物园员工新老不一,性格各异,配合不甚熟练,几名工作人员的表现如同桃谷六

我也不知道他为了啥,但我知道有一个说法是吃甲鱼能增强人体的各项机能,不是单补某一个系统的。各项机能亢进的俞校长,其麻醉药致死剂量是需要调整的。
[谢绝转载] 面对歹徒,俞校长运用法术,逢凶化吉 这个这个似乎也不大靠谱,听说过板砖破武术的,还没听说过作法破麻醉的呢。 最后一种可能嘛,与俞校长的饮食有关。俞校长在被绑架之前刚跟他哥们儿杜子腾先生一块儿吃了顿饭,经过北京警方调查,他们吃的是野生甲鱼。 这件事没有引起警方重视但引起了老萨的重视。老萨吃过野生甲鱼的苦头,知道年纪轻轻的没事儿吃这玩意儿半夜会睡不着觉的,基本属于找抽 – 老俞那时候单枪匹马战北平,屋里连个暖床的猫都没有,他吃甲鱼干嘛啊? 我也不知道他为了啥,但我知道有一个说法是吃甲鱼能增强人体的各项机能,不是单补某一个系统的。各项机能亢进的俞校长,其麻醉药致死剂量是需要调整的。 不能再说了,再说人家非以为老萨是卖甲鱼的不可。 不关我事啊 上面这些都是推论,俞校长自己说,原因不过是因为应酬中需要喝两口,养成了一斤半老白干的酒量而已,医学上说,这叫后天抗麻醉体质。 俞校长的法术不是麻不翻,是麻翻了还能自己缓过来,这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独有偶,在出逃的梅花鹿里面,也有这么一头和俞校长一样奇葩的。话说今年六月,锦州市动物园两头小梅花鹿利用饲养员清扫的间隙悄然溜出兽舍,开始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这倒不是新鲜事,由于这里的梅花鹿经常往外跑,游人和饲养员都有些不以为意,在饲养员抓鹿的时候,还有几
不能再说了,再说人家非以为老萨是卖甲鱼的不可。
仙,纯属各自为战。一名饲养员很小心地凑近小鹿,开始准备发射麻醉针。与此同 时,另一名兽医从背后靠近,准备用擒拿的手法按住鹿的后腿 – 这是一种危险的动作,重庆四十头鹿集体越狱的时候,一个养鹿的和一个养鸡的饲养员同时去堵截,那名养鸡的饲养员就是因为不熟悉梅花鹿的性情,从后面接近某 鹿时被一腿踢翻。 这一次,那位去抓梅花鹿后腿的兽医倒不是外行,而是欺负鹿小,战术的不懂,力气的不够。不料,鹿虽然小却更机敏,就在面前那位兽医发射吹管的瞬间,机灵的小鹿已经本能地觉得不妙,优雅地向旁边一闪。 与此同时,那名去抓鹿后腿的兽医功败垂成,只觉眼前一花 -- 鹿不见了,抬头观瞧,却见一枚麻醉针如流星赶月,直奔自己而来! 那谁,花荣神箭不是这个玩法啊! [待续]百兽越狱之俞敏洪式的梅花鹿 五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仙,纯属各自为战。一名饲养员很小心地凑近小鹿,开始准备发射麻醉针。与此同 时,另一名兽医从背后靠近,准备用擒拿的手法按住鹿的后腿 – 这是一种危险的动作,重庆四十头鹿集体越狱的时候,一个养鹿的和一个养鸡的饲养员同时去堵截,那名养鸡的饲养员就是因为不熟悉梅花鹿的性情,从后面接近某 鹿时被一腿踢翻。 这一次,那位去抓梅花鹿后腿的兽医倒不是外行,而是欺负鹿小,战术的不懂,力气的不够。不料,鹿虽然小却更机敏,就在面前那位兽医发射吹管的瞬间,机灵的小鹿已经本能地觉得不妙,优雅地向旁边一闪。 与此同时,那名去抓鹿后腿的兽医功败垂成,只觉眼前一花 -- 鹿不见了,抬头观瞧,却见一枚麻醉针如流星赶月,直奔自己而来! 那谁,花荣神箭不是这个玩法啊! [待续]
不关我事啊

上面这些都是推论,俞校长自己说,原因不过是因为应酬中需要喝两口,养成了一斤半老白干的酒量而已,医学上说,这叫后天抗麻醉体质。

俞校长的法术不是麻不翻,是麻翻了还能自己缓过来,这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独有偶,在出逃的梅花鹿里面,也有这么一头和俞校长一样奇葩的。话说今年六月,锦州市动物园两头小梅花鹿利用饲养员清扫的间隙悄然溜出兽舍,开始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这倒不是新鲜事,由于这里的梅花鹿经常往外跑,游人和饲养员都有些不以为意,在饲养员抓鹿的时候,还有几名游人饶有趣味地在一旁观摩。

饲养员也没当回事,因为鹿并没有跑出动物园去 – 要是鹿跑出园子去,以它们的机警善奔,天晓得会跑到哪儿去。2012年哈尔滨金河湾湿地公园几头鹿跑了,几天后才发现踪迹,从现身地点看,它们竟然游过了松花江,又神秘地穿过了几条马路(估计是夜间),虽然曾被热心市民将其围堵在冰雪大世界的地下通道,但等拿着麻醉枪的兽医赶到,几头鹿神龙一现后随即又诡异地消失了,人们再发现它们的时候,鹿鹿们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湿地公园的停车场!

难道它们是偷车逃跑和返回的?那司机会是谁?!鹿的蹄子可握不住方向盘。(同期,该园据传还有一头大型猪獾外逃,至今不知去向)
名游人饶有趣味地在一旁观摩。 饲养员也没当回事,因为鹿并没有跑出动物园去 – 要是鹿跑出园子去,以它们的机警善奔,天晓得会跑到哪儿去。2012年哈尔滨金河湾湿地公园几头鹿跑了,几天后才发现踪迹,从现身地点看,它们竟然游过了松花江,又神秘地穿过了几条马路(估计是夜间),虽然曾被热心市民将其围堵在冰雪大世界的地下通道,但等拿着麻醉枪的兽医赶到,几头鹿神龙一现后随即又诡异地消失了,人们再发现它们的时候,鹿鹿们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了湿地公园的停车场! 难道它们是偷车逃跑和返回的?那司机会是谁?!鹿的蹄子可握不住方向盘。(同期,该园据传还有一头大型猪獾外逃,至今不知去向) 资料:当时报纸上对这一事件中梅花鹿行踪的推测图 回到锦州动物园,别看鹿只是逃出笼舍,还在园内,要抓捕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梅花鹿是很灵活的动物。四川沈高镇曾有村民把一头出逃的梅花鹿围在一片豆子地中,扑的扑 赶得赶。结果二十余人弄得人人受伤,花了十二个小时才把鹿抓住。根据报道,当时“村民们为了捉梅花鹿,有的衣服被划破了,有的身上破皮流血,还有村民手机也掉了。村民们追捉梅花鹿,还踩坏了部分黄豆和水稻。” – 豆子地才有多大啊。 对锦州逐鹿之战来说,更麻烦的是动物园员工新老不一,性格各异,配合不甚熟练,几名工作人员的表现如同桃谷六
百兽越狱之俞敏洪式的梅花鹿 五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资料:当时报纸上对这一事件中梅花鹿行踪的推测图仙,纯属各自为战。一名饲养员很小心地凑近小鹿,开始准备发射麻醉针。与此同 时,另一名兽医从背后靠近,准备用擒拿的手法按住鹿的后腿 – 这是一种危险的动作,重庆四十头鹿集体越狱的时候,一个养鹿的和一个养鸡的饲养员同时去堵截,那名养鸡的饲养员就是因为不熟悉梅花鹿的性情,从后面接近某 鹿时被一腿踢翻。 这一次,那位去抓梅花鹿后腿的兽医倒不是外行,而是欺负鹿小,战术的不懂,力气的不够。不料,鹿虽然小却更机敏,就在面前那位兽医发射吹管的瞬间,机灵的小鹿已经本能地觉得不妙,优雅地向旁边一闪。 与此同时,那名去抓鹿后腿的兽医功败垂成,只觉眼前一花 -- 鹿不见了,抬头观瞧,却见一枚麻醉针如流星赶月,直奔自己而来! 那谁,花荣神箭不是这个玩法啊! [待续]

回到锦州动物园,别看鹿只是逃出笼舍,还在园内,要抓捕它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梅花鹿是很灵活的动物。四川沈高镇曾有村民把一头出逃的梅花鹿围在一片豆子地中,扑的扑 赶得赶。结果二十余人弄得人人受伤,花了十二个小时才把鹿抓住。根据报道,当时“村民们为了捉梅花鹿,有的衣服被划破了,有的身上破皮流血,还有村民手机也掉了。村民们追捉梅花鹿,还踩坏了部分黄豆和水稻。” – 豆子地才有多大啊。
[谢绝转载] 面对歹徒,俞校长运用法术,逢凶化吉 这个这个似乎也不大靠谱,听说过板砖破武术的,还没听说过作法破麻醉的呢。 最后一种可能嘛,与俞校长的饮食有关。俞校长在被绑架之前刚跟他哥们儿杜子腾先生一块儿吃了顿饭,经过北京警方调查,他们吃的是野生甲鱼。 这件事没有引起警方重视但引起了老萨的重视。老萨吃过野生甲鱼的苦头,知道年纪轻轻的没事儿吃这玩意儿半夜会睡不着觉的,基本属于找抽 – 老俞那时候单枪匹马战北平,屋里连个暖床的猫都没有,他吃甲鱼干嘛啊? 我也不知道他为了啥,但我知道有一个说法是吃甲鱼能增强人体的各项机能,不是单补某一个系统的。各项机能亢进的俞校长,其麻醉药致死剂量是需要调整的。 不能再说了,再说人家非以为老萨是卖甲鱼的不可。 不关我事啊 上面这些都是推论,俞校长自己说,原因不过是因为应酬中需要喝两口,养成了一斤半老白干的酒量而已,医学上说,这叫后天抗麻醉体质。 俞校长的法术不是麻不翻,是麻翻了还能自己缓过来,这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独有偶,在出逃的梅花鹿里面,也有这么一头和俞校长一样奇葩的。话说今年六月,锦州市动物园两头小梅花鹿利用饲养员清扫的间隙悄然溜出兽舍,开始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这倒不是新鲜事,由于这里的梅花鹿经常往外跑,游人和饲养员都有些不以为意,在饲养员抓鹿的时候,还有几
对锦州逐鹿之战来说,更麻烦的是动物园员工新老不一,性格各异,配合不甚熟练,几名工作人员的表现如同桃谷六仙,纯属各自为战。一名饲养员很小心地凑近小鹿,开始准备发射麻醉针。与此同 时,另一名兽医从背后靠近,准备用擒拿的手法按住鹿的后腿 – 这是一种危险的动作,重庆四十头鹿集体越狱的时候,一个养鹿的和一个养鸡的饲养员同时去堵截,那名养鸡的饲养员就是因为不熟悉梅花鹿的性情,从后面接近某 鹿时被一腿踢翻。

这一次,那位去抓梅花鹿后腿的兽医倒不是外行,而是欺负鹿小,战术的不懂,力气的不够。不料,鹿虽然小却更机敏,就在面前那位兽医发射吹管的瞬间,机灵的小鹿已经本能地觉得不妙,优雅地向旁边一闪。[谢绝转载] 面对歹徒,俞校长运用法术,逢凶化吉 这个这个似乎也不大靠谱,听说过板砖破武术的,还没听说过作法破麻醉的呢。 最后一种可能嘛,与俞校长的饮食有关。俞校长在被绑架之前刚跟他哥们儿杜子腾先生一块儿吃了顿饭,经过北京警方调查,他们吃的是野生甲鱼。 这件事没有引起警方重视但引起了老萨的重视。老萨吃过野生甲鱼的苦头,知道年纪轻轻的没事儿吃这玩意儿半夜会睡不着觉的,基本属于找抽 – 老俞那时候单枪匹马战北平,屋里连个暖床的猫都没有,他吃甲鱼干嘛啊? 我也不知道他为了啥,但我知道有一个说法是吃甲鱼能增强人体的各项机能,不是单补某一个系统的。各项机能亢进的俞校长,其麻醉药致死剂量是需要调整的。 不能再说了,再说人家非以为老萨是卖甲鱼的不可。 不关我事啊 上面这些都是推论,俞校长自己说,原因不过是因为应酬中需要喝两口,养成了一斤半老白干的酒量而已,医学上说,这叫后天抗麻醉体质。 俞校长的法术不是麻不翻,是麻翻了还能自己缓过来,这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独有偶,在出逃的梅花鹿里面,也有这么一头和俞校长一样奇葩的。话说今年六月,锦州市动物园两头小梅花鹿利用饲养员清扫的间隙悄然溜出兽舍,开始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这倒不是新鲜事,由于这里的梅花鹿经常往外跑,游人和饲养员都有些不以为意,在饲养员抓鹿的时候,还有几

与此同时,那名去抓鹿后腿的兽医功败垂成,只觉眼前一花 -- 鹿不见了,抬头观瞧,却见一枚麻醉针如流星赶月,直奔自己而来!
[谢绝转载] 面对歹徒,俞校长运用法术,逢凶化吉 这个这个似乎也不大靠谱,听说过板砖破武术的,还没听说过作法破麻醉的呢。 最后一种可能嘛,与俞校长的饮食有关。俞校长在被绑架之前刚跟他哥们儿杜子腾先生一块儿吃了顿饭,经过北京警方调查,他们吃的是野生甲鱼。 这件事没有引起警方重视但引起了老萨的重视。老萨吃过野生甲鱼的苦头,知道年纪轻轻的没事儿吃这玩意儿半夜会睡不着觉的,基本属于找抽 – 老俞那时候单枪匹马战北平,屋里连个暖床的猫都没有,他吃甲鱼干嘛啊? 我也不知道他为了啥,但我知道有一个说法是吃甲鱼能增强人体的各项机能,不是单补某一个系统的。各项机能亢进的俞校长,其麻醉药致死剂量是需要调整的。 不能再说了,再说人家非以为老萨是卖甲鱼的不可。 不关我事啊 上面这些都是推论,俞校长自己说,原因不过是因为应酬中需要喝两口,养成了一斤半老白干的酒量而已,医学上说,这叫后天抗麻醉体质。 俞校长的法术不是麻不翻,是麻翻了还能自己缓过来,这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独有偶,在出逃的梅花鹿里面,也有这么一头和俞校长一样奇葩的。话说今年六月,锦州市动物园两头小梅花鹿利用饲养员清扫的间隙悄然溜出兽舍,开始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这倒不是新鲜事,由于这里的梅花鹿经常往外跑,游人和饲养员都有些不以为意,在饲养员抓鹿的时候,还有几
[谢绝转载] 面对歹徒,俞校长运用法术,逢凶化吉 这个这个似乎也不大靠谱,听说过板砖破武术的,还没听说过作法破麻醉的呢。 最后一种可能嘛,与俞校长的饮食有关。俞校长在被绑架之前刚跟他哥们儿杜子腾先生一块儿吃了顿饭,经过北京警方调查,他们吃的是野生甲鱼。 这件事没有引起警方重视但引起了老萨的重视。老萨吃过野生甲鱼的苦头,知道年纪轻轻的没事儿吃这玩意儿半夜会睡不着觉的,基本属于找抽 – 老俞那时候单枪匹马战北平,屋里连个暖床的猫都没有,他吃甲鱼干嘛啊? 我也不知道他为了啥,但我知道有一个说法是吃甲鱼能增强人体的各项机能,不是单补某一个系统的。各项机能亢进的俞校长,其麻醉药致死剂量是需要调整的。 不能再说了,再说人家非以为老萨是卖甲鱼的不可。 不关我事啊 上面这些都是推论,俞校长自己说,原因不过是因为应酬中需要喝两口,养成了一斤半老白干的酒量而已,医学上说,这叫后天抗麻醉体质。 俞校长的法术不是麻不翻,是麻翻了还能自己缓过来,这实在是太奇葩了。 无独有偶,在出逃的梅花鹿里面,也有这么一头和俞校长一样奇葩的。话说今年六月,锦州市动物园两头小梅花鹿利用饲养员清扫的间隙悄然溜出兽舍,开始在动物园里逛了起来。这倒不是新鲜事,由于这里的梅花鹿经常往外跑,游人和饲养员都有些不以为意,在饲养员抓鹿的时候,还有几百兽越狱之俞敏洪式的梅花鹿 五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那谁,花荣神箭不是这个玩法啊!
仙,纯属各自为战。一名饲养员很小心地凑近小鹿,开始准备发射麻醉针。与此同 时,另一名兽医从背后靠近,准备用擒拿的手法按住鹿的后腿 – 这是一种危险的动作,重庆四十头鹿集体越狱的时候,一个养鹿的和一个养鸡的饲养员同时去堵截,那名养鸡的饲养员就是因为不熟悉梅花鹿的性情,从后面接近某 鹿时被一腿踢翻。 这一次,那位去抓梅花鹿后腿的兽医倒不是外行,而是欺负鹿小,战术的不懂,力气的不够。不料,鹿虽然小却更机敏,就在面前那位兽医发射吹管的瞬间,机灵的小鹿已经本能地觉得不妙,优雅地向旁边一闪。 与此同时,那名去抓鹿后腿的兽医功败垂成,只觉眼前一花 -- 鹿不见了,抬头观瞧,却见一枚麻醉针如流星赶月,直奔自己而来! 那谁,花荣神箭不是这个玩法啊! [待续]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