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疯狗警察美女贼 上  

2013-10-19 20:33: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女身边跟一条摇尾巴的狗狗,倒也挺诗情画意,但......疯狗,这就有点儿过份了! 前两天写《俞敏洪式的梅花鹿》,为了解麻翻俞校长案的详情,在一位警界名宿的指点下拜访了当年破获这一案件的关键人物,某警队的C政委。这位C政委丰神俊朗,仍隐隐一位老帅哥。而政委夫人比政委更会保养,似乎比老公年轻二十岁。 这位燕夫人气质绝佳,如今是某大学的教师,一笑时俨然两个深深酒窝,想来年轻时候当是周迅赵薇一流,这一对实可堪称郎才女貌。 一席谈果然收获颇丰,连麻翻俞校长之前案犯拿什么动物做的实验都搞清了。 但老萨对这两位龙凤伉俪的兴趣更在藏獒之上。这是因为对他们这一对早有耳闻,堂堂C政委竟有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外号 -- “疯狗”! 好好地人民警察,怎么落这么一个外号? 这已经够奇的了,而据说政委夫人更加古怪,早年竟做过政委的对手,或许是北京道上曾出现过的最漂亮的女贼! 疯狗政委获得如此外号倒不奇怪,据说是因为此人好较死理,盯住一个案子或者一个嫌疑人如同疯狗,咬住了就不撒嘴,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正因为这种不是固执而是偏执的性格或者说毛病,让他屡次立功,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然而,“疯狗”夫人分明一副淑女模样,又有哪点儿像做过贼的? 老实说,疯狗警察美女贼 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对于这位燕子夫人做过贼,老萨是很怀疑的,因为真正的江湖与电影电视中的相距颇远,那里美女是很难存身的。比如地下工作者曾有明确纪律,尽量避免和美女坐在一起。理由很简单,美女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包括正常人也包括特务,你坐在美女旁边,很容易让特务职业性地顺便琢磨一下你跟这位美女是什么关系,是做什么职业的,来这里干什么……这要是一不留神就把自己给暴露了。做贼也是一样,美女总会让人多注意一点,你还让她怎么下钱包啊?就算当骗子,美女也不太适合,因为暴露后对方会记得你太多相貌细节,被抓的可能性自然多了几分。 另外,警察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娶一个女贼这种事情肯定影响不好,对将来提干升级入党样样都有影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北京市公安局的功勋侦查员王培伦曾被一个投了八路的女土匪纠缠甚久,老爷子到晚年也承认当年经常会发梦梦到女土匪。 然而,终究还是没成,老爷子不无遗憾地说,没办法,她出身不好啊。 事实上从未听说北京警队里哪位老兄敢娶个女贼回家的...... 燕子夫人到底是不是曾做过红线女的勾当?老萨忍不住对着这位大姐多瞅了两眼。 那位把疯狗政委约来见面的名宿见此微笑,说你不知道吧,小C的爱人当年可是咱们公交分局的一枝花啊,两条大辫子又黑又长……
美女身边跟一条摇尾巴的狗狗,倒也挺诗情画意,但......疯狗,这就有点儿过份了!


前两天写《俞敏洪式的梅花鹿》,为了解麻翻俞校长案的详情,在一位警界名宿的指点下拜访了当年破获这一案件的关键人物,某警队的C政委。这位C政委丰神俊朗,仍隐隐一位老帅哥。而政委夫人比政委更会保养,似乎比老公年轻二十岁。 美女身边跟一条摇尾巴的狗狗,倒也挺诗情画意,但......疯狗,这就有点儿过份了! 前两天写《俞敏洪式的梅花鹿》,为了解麻翻俞校长案的详情,在一位警界名宿的指点下拜访了当年破获这一案件的关键人物,某警队的C政委。这位C政委丰神俊朗,仍隐隐一位老帅哥。而政委夫人比政委更会保养,似乎比老公年轻二十岁。 这位燕夫人气质绝佳,如今是某大学的教师,一笑时俨然两个深深酒窝,想来年轻时候当是周迅赵薇一流,这一对实可堪称郎才女貌。 一席谈果然收获颇丰,连麻翻俞校长之前案犯拿什么动物做的实验都搞清了。 但老萨对这两位龙凤伉俪的兴趣更在藏獒之上。这是因为对他们这一对早有耳闻,堂堂C政委竟有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外号 -- “疯狗”! 好好地人民警察,怎么落这么一个外号? 这已经够奇的了,而据说政委夫人更加古怪,早年竟做过政委的对手,或许是北京道上曾出现过的最漂亮的女贼! 疯狗政委获得如此外号倒不奇怪,据说是因为此人好较死理,盯住一个案子或者一个嫌疑人如同疯狗,咬住了就不撒嘴,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正因为这种不是固执而是偏执的性格或者说毛病,让他屡次立功,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然而,“疯狗”夫人分明一副淑女模样,又有哪点儿像做过贼的? 老实说,

这位燕夫人气质绝佳,如今是某大学的教师,一笑时俨然两个深深酒窝,想来年轻时候当是周迅赵薇一流,这一对实可堪称郎才女貌。
美女身边跟一条摇尾巴的狗狗,倒也挺诗情画意,但......疯狗,这就有点儿过份了! 前两天写《俞敏洪式的梅花鹿》,为了解麻翻俞校长案的详情,在一位警界名宿的指点下拜访了当年破获这一案件的关键人物,某警队的C政委。这位C政委丰神俊朗,仍隐隐一位老帅哥。而政委夫人比政委更会保养,似乎比老公年轻二十岁。 这位燕夫人气质绝佳,如今是某大学的教师,一笑时俨然两个深深酒窝,想来年轻时候当是周迅赵薇一流,这一对实可堪称郎才女貌。 一席谈果然收获颇丰,连麻翻俞校长之前案犯拿什么动物做的实验都搞清了。 但老萨对这两位龙凤伉俪的兴趣更在藏獒之上。这是因为对他们这一对早有耳闻,堂堂C政委竟有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外号 -- “疯狗”! 好好地人民警察,怎么落这么一个外号? 这已经够奇的了,而据说政委夫人更加古怪,早年竟做过政委的对手,或许是北京道上曾出现过的最漂亮的女贼! 疯狗政委获得如此外号倒不奇怪,据说是因为此人好较死理,盯住一个案子或者一个嫌疑人如同疯狗,咬住了就不撒嘴,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正因为这种不是固执而是偏执的性格或者说毛病,让他屡次立功,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然而,“疯狗”夫人分明一副淑女模样,又有哪点儿像做过贼的? 老实说,
一席谈果然收获颇丰,连麻翻俞校长之前案犯拿什么动物做的实验都搞清了。

但老萨对这两位龙凤伉俪的兴趣更在藏獒之上。这是因为对他们这一对早有耳闻,堂堂C政委竟有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外号  --  “疯狗”! 美女身边跟一条摇尾巴的狗狗,倒也挺诗情画意,但......疯狗,这就有点儿过份了! 前两天写《俞敏洪式的梅花鹿》,为了解麻翻俞校长案的详情,在一位警界名宿的指点下拜访了当年破获这一案件的关键人物,某警队的C政委。这位C政委丰神俊朗,仍隐隐一位老帅哥。而政委夫人比政委更会保养,似乎比老公年轻二十岁。 这位燕夫人气质绝佳,如今是某大学的教师,一笑时俨然两个深深酒窝,想来年轻时候当是周迅赵薇一流,这一对实可堪称郎才女貌。 一席谈果然收获颇丰,连麻翻俞校长之前案犯拿什么动物做的实验都搞清了。 但老萨对这两位龙凤伉俪的兴趣更在藏獒之上。这是因为对他们这一对早有耳闻,堂堂C政委竟有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外号 -- “疯狗”! 好好地人民警察,怎么落这么一个外号? 这已经够奇的了,而据说政委夫人更加古怪,早年竟做过政委的对手,或许是北京道上曾出现过的最漂亮的女贼! 疯狗政委获得如此外号倒不奇怪,据说是因为此人好较死理,盯住一个案子或者一个嫌疑人如同疯狗,咬住了就不撒嘴,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正因为这种不是固执而是偏执的性格或者说毛病,让他屡次立功,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然而,“疯狗”夫人分明一副淑女模样,又有哪点儿像做过贼的? 老实说,

好好地人民警察,怎么落这么一个外号?
美女身边跟一条摇尾巴的狗狗,倒也挺诗情画意,但......疯狗,这就有点儿过份了! 前两天写《俞敏洪式的梅花鹿》,为了解麻翻俞校长案的详情,在一位警界名宿的指点下拜访了当年破获这一案件的关键人物,某警队的C政委。这位C政委丰神俊朗,仍隐隐一位老帅哥。而政委夫人比政委更会保养,似乎比老公年轻二十岁。 这位燕夫人气质绝佳,如今是某大学的教师,一笑时俨然两个深深酒窝,想来年轻时候当是周迅赵薇一流,这一对实可堪称郎才女貌。 一席谈果然收获颇丰,连麻翻俞校长之前案犯拿什么动物做的实验都搞清了。 但老萨对这两位龙凤伉俪的兴趣更在藏獒之上。这是因为对他们这一对早有耳闻,堂堂C政委竟有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外号 -- “疯狗”! 好好地人民警察,怎么落这么一个外号? 这已经够奇的了,而据说政委夫人更加古怪,早年竟做过政委的对手,或许是北京道上曾出现过的最漂亮的女贼! 疯狗政委获得如此外号倒不奇怪,据说是因为此人好较死理,盯住一个案子或者一个嫌疑人如同疯狗,咬住了就不撒嘴,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正因为这种不是固执而是偏执的性格或者说毛病,让他屡次立功,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然而,“疯狗”夫人分明一副淑女模样,又有哪点儿像做过贼的? 老实说,
这已经够奇的了,而据说政委夫人更加古怪,早年竟做过政委的对手,或许是北京道上曾出现过的最漂亮的女贼!

疯狗政委获得如此外号倒不奇怪,据说是因为此人好较死理,盯住一个案子或者一个嫌疑人如同疯狗,咬住了就不撒嘴,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正因为这种不是固执而是偏执的性格或者说毛病,让他屡次立功,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然而,“疯狗”夫人分明一副淑女模样,又有哪点儿像做过贼的? 美女身边跟一条摇尾巴的狗狗,倒也挺诗情画意,但......疯狗,这就有点儿过份了! 前两天写《俞敏洪式的梅花鹿》,为了解麻翻俞校长案的详情,在一位警界名宿的指点下拜访了当年破获这一案件的关键人物,某警队的C政委。这位C政委丰神俊朗,仍隐隐一位老帅哥。而政委夫人比政委更会保养,似乎比老公年轻二十岁。 这位燕夫人气质绝佳,如今是某大学的教师,一笑时俨然两个深深酒窝,想来年轻时候当是周迅赵薇一流,这一对实可堪称郎才女貌。 一席谈果然收获颇丰,连麻翻俞校长之前案犯拿什么动物做的实验都搞清了。 但老萨对这两位龙凤伉俪的兴趣更在藏獒之上。这是因为对他们这一对早有耳闻,堂堂C政委竟有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外号 -- “疯狗”! 好好地人民警察,怎么落这么一个外号? 这已经够奇的了,而据说政委夫人更加古怪,早年竟做过政委的对手,或许是北京道上曾出现过的最漂亮的女贼! 疯狗政委获得如此外号倒不奇怪,据说是因为此人好较死理,盯住一个案子或者一个嫌疑人如同疯狗,咬住了就不撒嘴,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正因为这种不是固执而是偏执的性格或者说毛病,让他屡次立功,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然而,“疯狗”夫人分明一副淑女模样,又有哪点儿像做过贼的? 老实说,

老实说,对于这位燕子夫人做过贼,老萨是很怀疑的,因为真正的江湖与电影电视中的相距颇远,那里美女是很难存身的。比如地下工作者曾有明确纪律,尽量避免和美女坐在一起。理由很简单,美女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包括正常人也包括特务,你坐在美女旁边,很容易让特务职业性地顺便琢磨一下你跟这位美女是什么关系,是做什么职业的,来这里干什么……这要是一不留神就把自己给暴露了。做贼也是一样,美女总会让人多注意一点,你还让她怎么下钱包啊?就算当骗子,美女也不太适合,因为暴露后对方会记得你太多相貌细节,被抓的可能性自然多了几分。

另外,警察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娶一个女贼这种事情肯定影响不好,对将来提干升级入党样样都有影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北京市公安局的功勋侦查员王培伦曾被一个投了八路的女土匪纠缠甚久,老爷子到晚年也承认当年经常会发梦梦到女土匪。

然而,终究还是没成,老爷子不无遗憾地说,没办法,她出身不好啊。对于这位燕子夫人做过贼,老萨是很怀疑的,因为真正的江湖与电影电视中的相距颇远,那里美女是很难存身的。比如地下工作者曾有明确纪律,尽量避免和美女坐在一起。理由很简单,美女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包括正常人也包括特务,你坐在美女旁边,很容易让特务职业性地顺便琢磨一下你跟这位美女是什么关系,是做什么职业的,来这里干什么……这要是一不留神就把自己给暴露了。做贼也是一样,美女总会让人多注意一点,你还让她怎么下钱包啊?就算当骗子,美女也不太适合,因为暴露后对方会记得你太多相貌细节,被抓的可能性自然多了几分。 另外,警察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娶一个女贼这种事情肯定影响不好,对将来提干升级入党样样都有影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北京市公安局的功勋侦查员王培伦曾被一个投了八路的女土匪纠缠甚久,老爷子到晚年也承认当年经常会发梦梦到女土匪。 然而,终究还是没成,老爷子不无遗憾地说,没办法,她出身不好啊。 事实上从未听说北京警队里哪位老兄敢娶个女贼回家的...... 燕子夫人到底是不是曾做过红线女的勾当?老萨忍不住对着这位大姐多瞅了两眼。 那位把疯狗政委约来见面的名宿见此微笑,说你不知道吧,小C的爱人当年可是咱们公交分局的一枝花啊,两条大辫子又黑又长……

事实上从未听说北京警队里哪位老兄敢娶个女贼回家的......

燕子夫人到底是不是曾做过红线女的勾当?老萨忍不住对着这位大姐多瞅了两眼。

那位把疯狗政委约来见面的名宿见此微笑,说你不知道吧,小C的爱人当年可是咱们公交分局的一枝花啊,两条大辫子又黑又长……

老萨跟着点头微笑,却发现政委虽然也跟着干笑了两声,却双颊有些僵硬,两眼瞟着那位名宿,眼神不似疯狗,而有些饿狼的感觉。

这才觉得那位老爷子话音里带着点儿耐人寻味的暧昧。

当时没好意思打听,反正觉得这里头有点儿事。直到聊了几天,交成了朋友,一日和疯狗政委夫妇在一起,便策略地问了一句。 老萨跟着点头微笑,却发现政委虽然也跟着干笑了两声,却双颊有些僵硬,两眼瞟着那位名宿,眼神不似疯狗,而有些饿狼的感觉。 这才觉得那位老爷子话音里带着点儿耐人寻味的暧昧。 当时没好意思打听,反正觉得这里头有点儿事。直到聊了几天,交成了朋友,一日和疯狗政委夫妇在一起,便策略地问了一句。 闻听此言,看得出疯狗政委隐隐有些发飙的迹象,倒是燕夫人没当回事,道,切,都四十年前的事儿了,也就这几个老家伙还记得…… 原来,这一对儿大辫子还真有故事,竟然……竟然是作案工具! 难道留辫子也犯法吗?!唉,一切还得从头说起,那时候疯狗政委还是二十岁的疯狗小警察,燕夫人还是十七岁的小燕子…… [待续]

闻听此言,看得出疯狗政委隐隐有些发飙的迹象,倒是燕夫人没当回事,道,切,都四十年前的事儿了,也就这几个老家伙还记得……
老萨跟着点头微笑,却发现政委虽然也跟着干笑了两声,却双颊有些僵硬,两眼瞟着那位名宿,眼神不似疯狗,而有些饿狼的感觉。 这才觉得那位老爷子话音里带着点儿耐人寻味的暧昧。 当时没好意思打听,反正觉得这里头有点儿事。直到聊了几天,交成了朋友,一日和疯狗政委夫妇在一起,便策略地问了一句。 闻听此言,看得出疯狗政委隐隐有些发飙的迹象,倒是燕夫人没当回事,道,切,都四十年前的事儿了,也就这几个老家伙还记得…… 原来,这一对儿大辫子还真有故事,竟然……竟然是作案工具! 难道留辫子也犯法吗?!唉,一切还得从头说起,那时候疯狗政委还是二十岁的疯狗小警察,燕夫人还是十七岁的小燕子…… [待续]
原来,这一对儿大辫子还真有故事,竟然……竟然是作案工具!

难道留辫子也犯法吗?!唉,一切还得从头说起,那时候疯狗政委还是二十岁的疯狗小警察,燕夫人还是十七岁的小燕子……对于这位燕子夫人做过贼,老萨是很怀疑的,因为真正的江湖与电影电视中的相距颇远,那里美女是很难存身的。比如地下工作者曾有明确纪律,尽量避免和美女坐在一起。理由很简单,美女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包括正常人也包括特务,你坐在美女旁边,很容易让特务职业性地顺便琢磨一下你跟这位美女是什么关系,是做什么职业的,来这里干什么……这要是一不留神就把自己给暴露了。做贼也是一样,美女总会让人多注意一点,你还让她怎么下钱包啊?就算当骗子,美女也不太适合,因为暴露后对方会记得你太多相貌细节,被抓的可能性自然多了几分。 另外,警察不是生活在真空里的,娶一个女贼这种事情肯定影响不好,对将来提干升级入党样样都有影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北京市公安局的功勋侦查员王培伦曾被一个投了八路的女土匪纠缠甚久,老爷子到晚年也承认当年经常会发梦梦到女土匪。 然而,终究还是没成,老爷子不无遗憾地说,没办法,她出身不好啊。 事实上从未听说北京警队里哪位老兄敢娶个女贼回家的...... 燕子夫人到底是不是曾做过红线女的勾当?老萨忍不住对着这位大姐多瞅了两眼。 那位把疯狗政委约来见面的名宿见此微笑,说你不知道吧,小C的爱人当年可是咱们公交分局的一枝花啊,两条大辫子又黑又长……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