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疯狗警察美女贼 补  

2013-10-21 19:45: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人员在潜意识里也难免余毒。 派克金笔,对六十年代的中国男人来说就是IPHONE5 小疯狗警察与同事的区别在于他有一支正宗的派克金笔,属于他老爹抗美援朝时候当文书得到的奖励,不知道算不算战利品。这熠熠生辉的玩意儿往胸前一别,那感 觉就跟开卡迪拉克的傲视一群面的司机一样,爽得可以惊动党 -- 这是一种黑色幽默了,在某种风气最为浓厚的时候,老萨家前院派出所有位老兄工作积极,出身铁杆,入党却总是通不过,最后才知道,原因竟然是此人总别一支派克钢笔,被认为“小资产阶级思想浓厚”。 女孩子总是对这种闪闪发亮的东西一见倾心,于是见面第一眼燕子MM就确定了作案目标。既然如此,尽管小疯狗警察紧张得吐舌头,MM在公共汽车上那一连串的可疑动作,归根到底不过三个字 – “逗你玩”。 等到再而衰三而竭,加上将计就计戴上手套让小疯狗放松了警惕,MM欠身说话的时候顺手把报纸往前一推一挑,老爹的任务就完成了。 话说客串女贼的燕子MM沉着镇静,那位前面提过的传奇女警李松枝也是如此。当时公安局有位老古板的领导看中了她的潜力,认为可以把李松枝改造成一头老黄牛,于是给她下达了每次出去必须抓五个贼的指标。 这种类似于今天给Sale下夸特的做法通常会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但人家李松枝怎么看呢? “哎呀,领导太好了,给我功夫逛街。”过了几十年,见到李松枝警官的时候,得到的答复竟然是这个。 这什么
据老公安回忆,当年的无轨电车上曾发生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也有过很多美丽的传说...... 车上正好有两个座,两人坐了个面对面。这回,面对小警察火辣辣的目光,燕子MM似乎有些招架不住(搁哪个女孩子被某个小伙子用这样的目光合法地注视半个钟头,估计都会有初期脑炎症状),拿了一张报纸妆模作样地看看,过一会儿一看对方还在直勾勾看着自己,只好凑近了小警察问:“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人家都瞧着你呢。”最后,干脆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窗外。 小警察不为所动,微微一笑照盯不误,看MM双手都戴着暖暖的线手套,又多了几分安心。 下车了,小警察问MM:“你这回什么也没干成,要不要我跟老爷子说说情?” MM睁大了双眼,说我都干完了啊,凭什么要你给我说情? 吃惊的小疯狗低头去看,MM双手赫然仍在手套之中…… 燕子MM也是微微一笑,伸手递过一支当时堪称细软的派克金笔。 怎么这支笔有点儿眼熟?猛然明白了什么的疯狗小警察伸手去按自己的左胸 -- 原来插在那里的那支祖传金笔,已经踪影皆无。 后来知道,还没出门,小燕子MM就把目标锁定了。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带支金笔和今天拿个IPHONE一样,属于一种很潮流的象征。小疯狗警察和他的同 事们也不能免俗,个个在上衣兜里插一支金笔,那是表示自己颇有知识,属于文化人的意思 – 虽然那时候知识分子被称作臭老九,但中国人尊重文化的传统是根深蒂固的,就算是专疯狗警察美女贼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据老公安回忆,当年的无轨电车上曾发生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也有过很多美丽的传说......


车上正好有两个座,两人坐了个面对面。这回,面对小警察火辣辣的目光,燕子MM似乎有些招架不住(搁哪个女孩子被某个小伙子用这样的目光合法地注视半个钟头,估计都会有初期脑炎症状),拿了一张报纸妆模作样地看看,过一会儿一看对方还在直勾勾看着自己,只好凑近了小警察问:“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人家都瞧着你呢。”最后,干脆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窗外。反应嘛?! 李松枝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 – 没有指标么,自己一天到晚都得忙。现在好了,上午一出门就奔首都展览馆看展销会 -- 北京展览馆,当年经常有一些出口转内销的展览会在此开幕,每次都仿佛雌性高等动物的节日。然后上动物园看熊猫,逛到中午出来,吃一碗炒肝坐公共汽车回单位,顺手在车上抓五个贼…… 五个贼啊五个贼!顺手啊顺手! 唯一的苦恼是那个时代北京的贼不太多,闹得李松枝回单位只好不时改换路线。最后,完成任务的李松枝该提级提级,该表扬表扬,只有这梅花鹿怎么改造也没法改造成老黄牛,让领导比较郁闷。 至于说到燕子,那就更和老黄牛没有关系了,人家的长处在头脑,至于手段嘛,几乎是个人就能做到,不信,您也可以试试 -- 呃,请记住一定只能拿自家人试手啊,否则您碰上小疯狗的徒子徒孙,那可不是玩的...... [待续]

小警察不为所动,微微一笑照盯不误,看MM双手都戴着暖暖的线手套,又多了几分安心。

下车了,小警察问MM:“你这回什么也没干成,要不要我跟老爷子说说情?”

MM睁大了双眼,说我都干完了啊,凭什么要你给我说情? 据老公安回忆,当年的无轨电车上曾发生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也有过很多美丽的传说...... 车上正好有两个座,两人坐了个面对面。这回,面对小警察火辣辣的目光,燕子MM似乎有些招架不住(搁哪个女孩子被某个小伙子用这样的目光合法地注视半个钟头,估计都会有初期脑炎症状),拿了一张报纸妆模作样地看看,过一会儿一看对方还在直勾勾看着自己,只好凑近了小警察问:“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人家都瞧着你呢。”最后,干脆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窗外。 小警察不为所动,微微一笑照盯不误,看MM双手都戴着暖暖的线手套,又多了几分安心。 下车了,小警察问MM:“你这回什么也没干成,要不要我跟老爷子说说情?” MM睁大了双眼,说我都干完了啊,凭什么要你给我说情? 吃惊的小疯狗低头去看,MM双手赫然仍在手套之中…… 燕子MM也是微微一笑,伸手递过一支当时堪称细软的派克金笔。 怎么这支笔有点儿眼熟?猛然明白了什么的疯狗小警察伸手去按自己的左胸 -- 原来插在那里的那支祖传金笔,已经踪影皆无。 后来知道,还没出门,小燕子MM就把目标锁定了。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带支金笔和今天拿个IPHONE一样,属于一种很潮流的象征。小疯狗警察和他的同 事们也不能免俗,个个在上衣兜里插一支金笔,那是表示自己颇有知识,属于文化人的意思 – 虽然那时候知识分子被称作臭老九,但中国人尊重文化的传统是根深蒂固的,就算是专

吃惊的小疯狗低头去看,MM双手赫然仍在手套之中…… 燕子MM也是微微一笑,伸手递过一支当时堪称细软的派克金笔。

怎么这支笔有点儿眼熟?猛然明白了什么的疯狗小警察伸手去按自己的左胸 -- 原来插在那里的那支祖传金笔,已经踪影皆无。

后来知道,还没出门,小燕子MM就把目标锁定了。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带支金笔和今天拿个IPHONE一样,属于一种很潮流的象征。小疯狗警察和他的同 事们也不能免俗,个个在上衣兜里插一支金笔,那是表示自己颇有知识,属于文化人的意思 – 虽然那时候知识分子被称作臭老九,但中国人尊重文化的传统是根深蒂固的,就算是专政人员在潜意识里也难免余毒。
 
据老公安回忆,当年的无轨电车上曾发生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也有过很多美丽的传说...... 车上正好有两个座,两人坐了个面对面。这回,面对小警察火辣辣的目光,燕子MM似乎有些招架不住(搁哪个女孩子被某个小伙子用这样的目光合法地注视半个钟头,估计都会有初期脑炎症状),拿了一张报纸妆模作样地看看,过一会儿一看对方还在直勾勾看着自己,只好凑近了小警察问:“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人家都瞧着你呢。”最后,干脆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窗外。 小警察不为所动,微微一笑照盯不误,看MM双手都戴着暖暖的线手套,又多了几分安心。 下车了,小警察问MM:“你这回什么也没干成,要不要我跟老爷子说说情?” MM睁大了双眼,说我都干完了啊,凭什么要你给我说情? 吃惊的小疯狗低头去看,MM双手赫然仍在手套之中…… 燕子MM也是微微一笑,伸手递过一支当时堪称细软的派克金笔。 怎么这支笔有点儿眼熟?猛然明白了什么的疯狗小警察伸手去按自己的左胸 -- 原来插在那里的那支祖传金笔,已经踪影皆无。 后来知道,还没出门,小燕子MM就把目标锁定了。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带支金笔和今天拿个IPHONE一样,属于一种很潮流的象征。小疯狗警察和他的同 事们也不能免俗,个个在上衣兜里插一支金笔,那是表示自己颇有知识,属于文化人的意思 – 虽然那时候知识分子被称作臭老九,但中国人尊重文化的传统是根深蒂固的,就算是专疯狗警察美女贼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派克金笔,对六十年代的中国男人来说就是IPHONE5


小疯狗警察与同事的区别在于他有一支正宗的派克金笔,属于他老爹抗美援朝时候当文书得到的奖励,不知道算不算战利品。这熠熠生辉的玩意儿往胸前一别,那感 觉就跟开卡迪拉克的傲视一群面的司机一样,爽得可以惊动党 -- 这是一种黑色幽默了,在某种风气最为浓厚的时候,老萨家前院派出所有位老兄工作积极,出身铁杆,入党却总是通不过,最后才知道,原因竟然是此人总别一支派克钢笔,被认为“小资产阶级思想浓厚”。

女孩子总是对这种闪闪发亮的东西一见倾心,于是见面第一眼燕子MM就确定了作案目标。既然如此,尽管小疯狗警察紧张得吐舌头,MM在公共汽车上那一连串的可疑动作,归根到底不过三个字 – “逗你玩”。
政人员在潜意识里也难免余毒。 派克金笔,对六十年代的中国男人来说就是IPHONE5 小疯狗警察与同事的区别在于他有一支正宗的派克金笔,属于他老爹抗美援朝时候当文书得到的奖励,不知道算不算战利品。这熠熠生辉的玩意儿往胸前一别,那感 觉就跟开卡迪拉克的傲视一群面的司机一样,爽得可以惊动党 -- 这是一种黑色幽默了,在某种风气最为浓厚的时候,老萨家前院派出所有位老兄工作积极,出身铁杆,入党却总是通不过,最后才知道,原因竟然是此人总别一支派克钢笔,被认为“小资产阶级思想浓厚”。 女孩子总是对这种闪闪发亮的东西一见倾心,于是见面第一眼燕子MM就确定了作案目标。既然如此,尽管小疯狗警察紧张得吐舌头,MM在公共汽车上那一连串的可疑动作,归根到底不过三个字 – “逗你玩”。 等到再而衰三而竭,加上将计就计戴上手套让小疯狗放松了警惕,MM欠身说话的时候顺手把报纸往前一推一挑,老爹的任务就完成了。 话说客串女贼的燕子MM沉着镇静,那位前面提过的传奇女警李松枝也是如此。当时公安局有位老古板的领导看中了她的潜力,认为可以把李松枝改造成一头老黄牛,于是给她下达了每次出去必须抓五个贼的指标。 这种类似于今天给Sale下夸特的做法通常会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但人家李松枝怎么看呢? “哎呀,领导太好了,给我功夫逛街。”过了几十年,见到李松枝警官的时候,得到的答复竟然是这个。 这什么
等到再而衰三而竭,加上将计就计戴上手套让小疯狗放松了警惕,MM欠身说话的时候顺手把报纸往前一推一挑,老爹的任务就完成了。

话说客串女贼的燕子MM沉着镇静,那位前面提过的传奇女警李松枝也是如此。当时公安局有位老古板的领导看中了她的潜力,认为可以把李松枝改造成一头老黄牛,于是给她下达了每次出去必须抓五个贼的指标。政人员在潜意识里也难免余毒。 派克金笔,对六十年代的中国男人来说就是IPHONE5 小疯狗警察与同事的区别在于他有一支正宗的派克金笔,属于他老爹抗美援朝时候当文书得到的奖励,不知道算不算战利品。这熠熠生辉的玩意儿往胸前一别,那感 觉就跟开卡迪拉克的傲视一群面的司机一样,爽得可以惊动党 -- 这是一种黑色幽默了,在某种风气最为浓厚的时候,老萨家前院派出所有位老兄工作积极,出身铁杆,入党却总是通不过,最后才知道,原因竟然是此人总别一支派克钢笔,被认为“小资产阶级思想浓厚”。 女孩子总是对这种闪闪发亮的东西一见倾心,于是见面第一眼燕子MM就确定了作案目标。既然如此,尽管小疯狗警察紧张得吐舌头,MM在公共汽车上那一连串的可疑动作,归根到底不过三个字 – “逗你玩”。 等到再而衰三而竭,加上将计就计戴上手套让小疯狗放松了警惕,MM欠身说话的时候顺手把报纸往前一推一挑,老爹的任务就完成了。 话说客串女贼的燕子MM沉着镇静,那位前面提过的传奇女警李松枝也是如此。当时公安局有位老古板的领导看中了她的潜力,认为可以把李松枝改造成一头老黄牛,于是给她下达了每次出去必须抓五个贼的指标。 这种类似于今天给Sale下夸特的做法通常会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但人家李松枝怎么看呢? “哎呀,领导太好了,给我功夫逛街。”过了几十年,见到李松枝警官的时候,得到的答复竟然是这个。 这什么

这种类似于今天给Sale下夸特的做法通常会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但人家李松枝怎么看呢?
反应嘛?! 李松枝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 – 没有指标么,自己一天到晚都得忙。现在好了,上午一出门就奔首都展览馆看展销会 -- 北京展览馆,当年经常有一些出口转内销的展览会在此开幕,每次都仿佛雌性高等动物的节日。然后上动物园看熊猫,逛到中午出来,吃一碗炒肝坐公共汽车回单位,顺手在车上抓五个贼…… 五个贼啊五个贼!顺手啊顺手! 唯一的苦恼是那个时代北京的贼不太多,闹得李松枝回单位只好不时改换路线。最后,完成任务的李松枝该提级提级,该表扬表扬,只有这梅花鹿怎么改造也没法改造成老黄牛,让领导比较郁闷。 至于说到燕子,那就更和老黄牛没有关系了,人家的长处在头脑,至于手段嘛,几乎是个人就能做到,不信,您也可以试试 -- 呃,请记住一定只能拿自家人试手啊,否则您碰上小疯狗的徒子徒孙,那可不是玩的...... [待续]
“哎呀,领导太好了,给我功夫逛街。”过了几十年,见到李松枝警官的时候,得到的答复竟然是这个。

这什么反应嘛?!

李松枝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反应很正常 – 没有指标么,自己一天到晚都得忙。现在好了,上午一出门就奔首都展览馆看展销会 -- 北京展览馆,当年经常有一些出口转内销的展览会在此开幕,每次都仿佛雌性高等动物的节日。然后上动物园看熊猫,逛到中午出来,吃一碗炒肝坐公共汽车回单位,顺手在车上抓五个贼…… 据老公安回忆,当年的无轨电车上曾发生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也有过很多美丽的传说...... 车上正好有两个座,两人坐了个面对面。这回,面对小警察火辣辣的目光,燕子MM似乎有些招架不住(搁哪个女孩子被某个小伙子用这样的目光合法地注视半个钟头,估计都会有初期脑炎症状),拿了一张报纸妆模作样地看看,过一会儿一看对方还在直勾勾看着自己,只好凑近了小警察问:“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人家都瞧着你呢。”最后,干脆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窗外。 小警察不为所动,微微一笑照盯不误,看MM双手都戴着暖暖的线手套,又多了几分安心。 下车了,小警察问MM:“你这回什么也没干成,要不要我跟老爷子说说情?” MM睁大了双眼,说我都干完了啊,凭什么要你给我说情? 吃惊的小疯狗低头去看,MM双手赫然仍在手套之中…… 燕子MM也是微微一笑,伸手递过一支当时堪称细软的派克金笔。 怎么这支笔有点儿眼熟?猛然明白了什么的疯狗小警察伸手去按自己的左胸 -- 原来插在那里的那支祖传金笔,已经踪影皆无。 后来知道,还没出门,小燕子MM就把目标锁定了。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带支金笔和今天拿个IPHONE一样,属于一种很潮流的象征。小疯狗警察和他的同 事们也不能免俗,个个在上衣兜里插一支金笔,那是表示自己颇有知识,属于文化人的意思 – 虽然那时候知识分子被称作臭老九,但中国人尊重文化的传统是根深蒂固的,就算是专

五个贼啊五个贼!顺手啊顺手!

唯一的苦恼是那个时代北京的贼不太多,闹得李松枝回单位只好不时改换路线。最后,完成任务的李松枝该提级提级,该表扬表扬,只有这梅花鹿怎么改造也没法改造成老黄牛,让领导比较郁闷。

至于说到燕子,那就更和老黄牛没有关系了,人家的长处在头脑,至于手段嘛,几乎是个人就能做到,不信,您也可以试试 -- 呃,请记住一定只能拿自家人试手啊,否则您碰上小疯狗的徒子徒孙,那可不是玩的...... 据老公安回忆,当年的无轨电车上曾发生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也有过很多美丽的传说...... 车上正好有两个座,两人坐了个面对面。这回,面对小警察火辣辣的目光,燕子MM似乎有些招架不住(搁哪个女孩子被某个小伙子用这样的目光合法地注视半个钟头,估计都会有初期脑炎症状),拿了一张报纸妆模作样地看看,过一会儿一看对方还在直勾勾看着自己,只好凑近了小警察问:“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人家都瞧着你呢。”最后,干脆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窗外。 小警察不为所动,微微一笑照盯不误,看MM双手都戴着暖暖的线手套,又多了几分安心。 下车了,小警察问MM:“你这回什么也没干成,要不要我跟老爷子说说情?” MM睁大了双眼,说我都干完了啊,凭什么要你给我说情? 吃惊的小疯狗低头去看,MM双手赫然仍在手套之中…… 燕子MM也是微微一笑,伸手递过一支当时堪称细软的派克金笔。 怎么这支笔有点儿眼熟?猛然明白了什么的疯狗小警察伸手去按自己的左胸 -- 原来插在那里的那支祖传金笔,已经踪影皆无。 后来知道,还没出门,小燕子MM就把目标锁定了。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带支金笔和今天拿个IPHONE一样,属于一种很潮流的象征。小疯狗警察和他的同 事们也不能免俗,个个在上衣兜里插一支金笔,那是表示自己颇有知识,属于文化人的意思 – 虽然那时候知识分子被称作臭老九,但中国人尊重文化的传统是根深蒂固的,就算是专
疯狗警察美女贼 补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据老公安回忆,当年的无轨电车上曾发生过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也有过很多美丽的传说...... 车上正好有两个座,两人坐了个面对面。这回,面对小警察火辣辣的目光,燕子MM似乎有些招架不住(搁哪个女孩子被某个小伙子用这样的目光合法地注视半个钟头,估计都会有初期脑炎症状),拿了一张报纸妆模作样地看看,过一会儿一看对方还在直勾勾看着自己,只好凑近了小警察问:“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人家都瞧着你呢。”最后,干脆不好意思地看向了窗外。 小警察不为所动,微微一笑照盯不误,看MM双手都戴着暖暖的线手套,又多了几分安心。 下车了,小警察问MM:“你这回什么也没干成,要不要我跟老爷子说说情?” MM睁大了双眼,说我都干完了啊,凭什么要你给我说情? 吃惊的小疯狗低头去看,MM双手赫然仍在手套之中…… 燕子MM也是微微一笑,伸手递过一支当时堪称细软的派克金笔。 怎么这支笔有点儿眼熟?猛然明白了什么的疯狗小警察伸手去按自己的左胸 -- 原来插在那里的那支祖传金笔,已经踪影皆无。 后来知道,还没出门,小燕子MM就把目标锁定了。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带支金笔和今天拿个IPHONE一样,属于一种很潮流的象征。小疯狗警察和他的同 事们也不能免俗,个个在上衣兜里插一支金笔,那是表示自己颇有知识,属于文化人的意思 – 虽然那时候知识分子被称作臭老九,但中国人尊重文化的传统是根深蒂固的,就算是专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