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疯狗警察美女贼 完  

2013-10-22 13:06: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搁现在,小燕子MM的手段倒也不算稀奇,有朋友说过,什么《纵横四海》里头便可以看到用报纸偷金笔的桥段。这种举重若轻的风格可能是女性技术人员的共同特点,您看那因为心理问题送安定医院的多半都是男的对不对?
要搁现在,小燕子MM的手段倒也不算稀奇,有朋友说过,什么《纵横四海》里头便可以看到用报纸偷金笔的桥段。这种举重若轻的风格可能是女性技术人员的共同特点,您看那因为心理问题送安定医院的多半都是男的对不对? 红姑老了,哥哥走了,可风花云海,一样也不曾少过 萨曾听到有位老警察跟北京台的编导抱怨,说现在社会浮躁,连贼的水平都下降得厉害,谁都不愿意琢磨业务,动不动就拿刀子比划。前几天老太爷一个徒弟,跟着一个贼,从北京站到天安门,从天安门到北京站,来来往往三回对方愣一个钱包都没下成,还把自己紧张得不行,让警察急得恨不得替他下手…… 小疯狗警察生活在没有电视的时代,对小燕子MM的手段自然惊讶不已。 回来,藤条倒是没有挨,老爷子扔过一本自己的侦破日记来,让小疯狗一个星期背熟,背不熟楼门口罚站。我靠,两百多页啊,一个星期?!小疯狗这回变成真疯狗了。 一个星期不可能背熟两百页的,所以真疯狗也无法逃过罚站的命运。 二十年后,某政委调管看守,对桀骜不驯的犯人第一条要求就是背监规,一百多条监规一个小时背下来,否则就是抗拒改造…… 背熟了?别以为你幸运,下一回政委会让你背婚姻法,一个小时背不下来又是抗拒改造…… 监规考试,这可比高考刺激多了 据说这样整治下来,那些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猛恶犯人,半个月后一见着带字的纸都会浑身打哆嗦。这个下马威打晕了皇城根黑道的各位老大,以后谁看见疯狗政委都绕着走。 看来,所谓心理阴影是可以通过传给别人来消除的。 收获还是很大的,这位政委后来讲起贼经来通俗易懂,很疯狗警察美女贼 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红姑老了,哥哥走了,可风花云海,一样也不曾少过

萨曾听到有位老警察跟北京台的编导抱怨,说现在社会浮躁,连贼的水平都下降得厉害,谁都不愿意琢磨业务,动不动就拿刀子比划。前几天老太爷一个徒弟,跟着一个贼,从北京站到天安门,从天安门到北京站,来来往往三回对方愣一个钱包都没下成,还把自己紧张得不行,让警察急得恨不得替他下手……
受警队上下的喜欢。他说这做贼和变魔术的属于相通行业,关键无非是第一手疾眼快,第二绝不重复,第三一定不能下手前让别人知道你要干嘛。 罚站这件事后来传了出去,让小疯狗警察很丢面子。经常有同事笑话他 -- 模范不模范,楼门口罚站……更有人传说堂堂爱民模范连自己的钢笔都看不住。 一来二去,疯狗很郁闷。 小燕子MM知道了,说别烦啦,看我给你找面子回来。 小疯狗琢磨了半天,大概想明白了妹子想干啥,说你可别玩过火了啊。MM说你放心,就当场抓住我,他都找不着哪条法律能送我。 过了几天,小燕子MM来队里,不经意说起单位要练集体舞缺男舞伴。警队当时表示愿意帮忙,理由吗,第一找人帮忙的是PPMM而且有资格说“我爸是 xxx”,有这个身份上上下下都会主动拔刀,第二,缺舞伴这种话在秃和尚成堆的地方绝对有董存瑞级别的杀伤力,疯狗师兄师弟们求之不得。 于是就去了,类似于今天警民共建的活动,当然跳舞不是抓人,警察们不会穿着警服去,都是便装,那年头还不流行制服诱惑。 不过,热热闹闹一晚上,好像MM除了跳得有点儿疯,自始至终也没干什么。这集体舞和交际舞不同,很少有个人交集,小疯狗警察看着小燕子MM在一群兄弟中穿花拂柳般飞出又飞进,两条大辫子甩来甩去的,心中是不是越发郁闷就不知道了。 快结束的时候,MM忽然找来了,把鼓着嘴的小警察拉到一边,一指自己的辫子道:“累死我了……你帮我解下来。” 这个这个,小疯狗吓了一跳 – 我帮你把头发解下来?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正要张嘴,往MM辫子上一看,
小疯狗警察生活在没有电视的时代,对小燕子MM的手段自然惊讶不已。

回来,藤条倒是没有挨,老爷子扔过一本自己的侦破日记来,让小疯狗一个星期背熟,背不熟楼门口罚站。我靠,两百多页啊,一个星期?!小疯狗这回变成真疯狗了。受警队上下的喜欢。他说这做贼和变魔术的属于相通行业,关键无非是第一手疾眼快,第二绝不重复,第三一定不能下手前让别人知道你要干嘛。 罚站这件事后来传了出去,让小疯狗警察很丢面子。经常有同事笑话他 -- 模范不模范,楼门口罚站……更有人传说堂堂爱民模范连自己的钢笔都看不住。 一来二去,疯狗很郁闷。 小燕子MM知道了,说别烦啦,看我给你找面子回来。 小疯狗琢磨了半天,大概想明白了妹子想干啥,说你可别玩过火了啊。MM说你放心,就当场抓住我,他都找不着哪条法律能送我。 过了几天,小燕子MM来队里,不经意说起单位要练集体舞缺男舞伴。警队当时表示愿意帮忙,理由吗,第一找人帮忙的是PPMM而且有资格说“我爸是 xxx”,有这个身份上上下下都会主动拔刀,第二,缺舞伴这种话在秃和尚成堆的地方绝对有董存瑞级别的杀伤力,疯狗师兄师弟们求之不得。 于是就去了,类似于今天警民共建的活动,当然跳舞不是抓人,警察们不会穿着警服去,都是便装,那年头还不流行制服诱惑。 不过,热热闹闹一晚上,好像MM除了跳得有点儿疯,自始至终也没干什么。这集体舞和交际舞不同,很少有个人交集,小疯狗警察看着小燕子MM在一群兄弟中穿花拂柳般飞出又飞进,两条大辫子甩来甩去的,心中是不是越发郁闷就不知道了。 快结束的时候,MM忽然找来了,把鼓着嘴的小警察拉到一边,一指自己的辫子道:“累死我了……你帮我解下来。” 这个这个,小疯狗吓了一跳 – 我帮你把头发解下来?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正要张嘴,往MM辫子上一看,

一个星期不可能背熟两百页的,所以真疯狗也无法逃过罚站的命运。

二十年后,某政委调管看守,对桀骜不驯的犯人第一条要求就是背监规,一百多条监规一个小时背下来,否则就是抗拒改造……

背熟了?别以为你幸运,下一回政委会让你背婚姻法,一个小时背不下来又是抗拒改造……受警队上下的喜欢。他说这做贼和变魔术的属于相通行业,关键无非是第一手疾眼快,第二绝不重复,第三一定不能下手前让别人知道你要干嘛。 罚站这件事后来传了出去,让小疯狗警察很丢面子。经常有同事笑话他 -- 模范不模范,楼门口罚站……更有人传说堂堂爱民模范连自己的钢笔都看不住。 一来二去,疯狗很郁闷。 小燕子MM知道了,说别烦啦,看我给你找面子回来。 小疯狗琢磨了半天,大概想明白了妹子想干啥,说你可别玩过火了啊。MM说你放心,就当场抓住我,他都找不着哪条法律能送我。 过了几天,小燕子MM来队里,不经意说起单位要练集体舞缺男舞伴。警队当时表示愿意帮忙,理由吗,第一找人帮忙的是PPMM而且有资格说“我爸是 xxx”,有这个身份上上下下都会主动拔刀,第二,缺舞伴这种话在秃和尚成堆的地方绝对有董存瑞级别的杀伤力,疯狗师兄师弟们求之不得。 于是就去了,类似于今天警民共建的活动,当然跳舞不是抓人,警察们不会穿着警服去,都是便装,那年头还不流行制服诱惑。 不过,热热闹闹一晚上,好像MM除了跳得有点儿疯,自始至终也没干什么。这集体舞和交际舞不同,很少有个人交集,小疯狗警察看着小燕子MM在一群兄弟中穿花拂柳般飞出又飞进,两条大辫子甩来甩去的,心中是不是越发郁闷就不知道了。 快结束的时候,MM忽然找来了,把鼓着嘴的小警察拉到一边,一指自己的辫子道:“累死我了……你帮我解下来。” 这个这个,小疯狗吓了一跳 – 我帮你把头发解下来?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正要张嘴,往MM辫子上一看,
疯狗警察美女贼 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要搁现在,小燕子MM的手段倒也不算稀奇,有朋友说过,什么《纵横四海》里头便可以看到用报纸偷金笔的桥段。这种举重若轻的风格可能是女性技术人员的共同特点,您看那因为心理问题送安定医院的多半都是男的对不对? 红姑老了,哥哥走了,可风花云海,一样也不曾少过 萨曾听到有位老警察跟北京台的编导抱怨,说现在社会浮躁,连贼的水平都下降得厉害,谁都不愿意琢磨业务,动不动就拿刀子比划。前几天老太爷一个徒弟,跟着一个贼,从北京站到天安门,从天安门到北京站,来来往往三回对方愣一个钱包都没下成,还把自己紧张得不行,让警察急得恨不得替他下手…… 小疯狗警察生活在没有电视的时代,对小燕子MM的手段自然惊讶不已。 回来,藤条倒是没有挨,老爷子扔过一本自己的侦破日记来,让小疯狗一个星期背熟,背不熟楼门口罚站。我靠,两百多页啊,一个星期?!小疯狗这回变成真疯狗了。 一个星期不可能背熟两百页的,所以真疯狗也无法逃过罚站的命运。 二十年后,某政委调管看守,对桀骜不驯的犯人第一条要求就是背监规,一百多条监规一个小时背下来,否则就是抗拒改造…… 背熟了?别以为你幸运,下一回政委会让你背婚姻法,一个小时背不下来又是抗拒改造…… 监规考试,这可比高考刺激多了 据说这样整治下来,那些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猛恶犯人,半个月后一见着带字的纸都会浑身打哆嗦。这个下马威打晕了皇城根黑道的各位老大,以后谁看见疯狗政委都绕着走。 看来,所谓心理阴影是可以通过传给别人来消除的。 收获还是很大的,这位政委后来讲起贼经来通俗易懂,很监规考试,这可比高考刺激多了

据说这样整治下来,那些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猛恶犯人,半个月后一见着带字的纸都会浑身打哆嗦。这个下马威打晕了皇城根黑道的各位老大,以后谁看见疯狗政委都绕着走。要搁现在,小燕子MM的手段倒也不算稀奇,有朋友说过,什么《纵横四海》里头便可以看到用报纸偷金笔的桥段。这种举重若轻的风格可能是女性技术人员的共同特点,您看那因为心理问题送安定医院的多半都是男的对不对? 红姑老了,哥哥走了,可风花云海,一样也不曾少过 萨曾听到有位老警察跟北京台的编导抱怨,说现在社会浮躁,连贼的水平都下降得厉害,谁都不愿意琢磨业务,动不动就拿刀子比划。前几天老太爷一个徒弟,跟着一个贼,从北京站到天安门,从天安门到北京站,来来往往三回对方愣一个钱包都没下成,还把自己紧张得不行,让警察急得恨不得替他下手…… 小疯狗警察生活在没有电视的时代,对小燕子MM的手段自然惊讶不已。 回来,藤条倒是没有挨,老爷子扔过一本自己的侦破日记来,让小疯狗一个星期背熟,背不熟楼门口罚站。我靠,两百多页啊,一个星期?!小疯狗这回变成真疯狗了。 一个星期不可能背熟两百页的,所以真疯狗也无法逃过罚站的命运。 二十年后,某政委调管看守,对桀骜不驯的犯人第一条要求就是背监规,一百多条监规一个小时背下来,否则就是抗拒改造…… 背熟了?别以为你幸运,下一回政委会让你背婚姻法,一个小时背不下来又是抗拒改造…… 监规考试,这可比高考刺激多了 据说这样整治下来,那些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猛恶犯人,半个月后一见着带字的纸都会浑身打哆嗦。这个下马威打晕了皇城根黑道的各位老大,以后谁看见疯狗政委都绕着走。 看来,所谓心理阴影是可以通过传给别人来消除的。 收获还是很大的,这位政委后来讲起贼经来通俗易懂,很

看来,所谓心理阴影是可以通过传给别人来消除的。
顿时下巴几乎掉了下来 – 只见MM的长辫子上挂着四五根金笔,晃晃荡荡的仿佛异形发卡! 狗脑子里忽然闪过刚才那一幕 – 小燕子的辫子在自己那些弟兄们胸前“无意识”地甩过,若是一不留神挂上什么,那也绝不是稀奇的事情……对小疯狗来说,从职业考虑这件事最让人抓狂的是你明 知道有人在作案还没法抓,因为即便戏法穿帮了,该道歉的还是警察 – 哎呦,你什么东西挂住我辫子啦! 挂不上的当然有,但小疯狗已经可以想象把这批“战利品”物归原主时对方惊讶又尴尬的脸形。 一回头,MM还等着呢,看他半天没行动,似嗔似怨地瞪了小疯狗一眼,刚跳完舞还是香汗淋漓…… 按照弗洛伊德先生的理论,若是哪个女生对男生的钢笔或者领带产生兴趣,其中必有深意 北京警察当时不学弗洛伊德但干这一行的绝对不会是傻子。 男女授受不亲? 阿米尔,冲! 于是,第二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完]
收获还是很大的,这位政委后来讲起贼经来通俗易懂,很受警队上下的喜欢。他说这做贼和变魔术的属于相通行业,关键无非是第一手疾眼快,第二绝不重复,第三一定不能下手前让别人知道你要干嘛。

罚站这件事后来传了出去,让小疯狗警察很丢面子。经常有同事笑话他 -- 模范不模范,楼门口罚站……更有人传说堂堂爱民模范连自己的钢笔都看不住。

一来二去,疯狗很郁闷。
受警队上下的喜欢。他说这做贼和变魔术的属于相通行业,关键无非是第一手疾眼快,第二绝不重复,第三一定不能下手前让别人知道你要干嘛。 罚站这件事后来传了出去,让小疯狗警察很丢面子。经常有同事笑话他 -- 模范不模范,楼门口罚站……更有人传说堂堂爱民模范连自己的钢笔都看不住。 一来二去,疯狗很郁闷。 小燕子MM知道了,说别烦啦,看我给你找面子回来。 小疯狗琢磨了半天,大概想明白了妹子想干啥,说你可别玩过火了啊。MM说你放心,就当场抓住我,他都找不着哪条法律能送我。 过了几天,小燕子MM来队里,不经意说起单位要练集体舞缺男舞伴。警队当时表示愿意帮忙,理由吗,第一找人帮忙的是PPMM而且有资格说“我爸是 xxx”,有这个身份上上下下都会主动拔刀,第二,缺舞伴这种话在秃和尚成堆的地方绝对有董存瑞级别的杀伤力,疯狗师兄师弟们求之不得。 于是就去了,类似于今天警民共建的活动,当然跳舞不是抓人,警察们不会穿着警服去,都是便装,那年头还不流行制服诱惑。 不过,热热闹闹一晚上,好像MM除了跳得有点儿疯,自始至终也没干什么。这集体舞和交际舞不同,很少有个人交集,小疯狗警察看着小燕子MM在一群兄弟中穿花拂柳般飞出又飞进,两条大辫子甩来甩去的,心中是不是越发郁闷就不知道了。 快结束的时候,MM忽然找来了,把鼓着嘴的小警察拉到一边,一指自己的辫子道:“累死我了……你帮我解下来。” 这个这个,小疯狗吓了一跳 – 我帮你把头发解下来?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正要张嘴,往MM辫子上一看,
小燕子MM知道了,说别烦啦,看我给你找面子回来。

小疯狗琢磨了半天,大概想明白了妹子想干啥,说你可别玩过火了啊。MM说你放心,就当场抓住我,他都找不着哪条法律能送我。

过了几天,小燕子MM来队里,不经意说起单位要练集体舞缺男舞伴。警队当时表示愿意帮忙,理由吗,第一找人帮忙的是PPMM而且有资格说“我爸是 xxx”,有这个身份上上下下都会主动拔刀,第二,缺舞伴这种话在秃和尚成堆的地方绝对有董存瑞级别的杀伤力,疯狗师兄师弟们求之不得。

于是就去了,类似于今天警民共建的活动,当然跳舞不是抓人,警察们不会穿着警服去,都是便装,那年头还不流行制服诱惑。

不过,热热闹闹一晚上,好像MM除了跳得有点儿疯,自始至终也没干什么。这集体舞和交际舞不同,很少有个人交集,小疯狗警察看着小燕子MM在一群兄弟中穿花拂柳般飞出又飞进,两条大辫子甩来甩去的,心中是不是越发郁闷就不知道了。受警队上下的喜欢。他说这做贼和变魔术的属于相通行业,关键无非是第一手疾眼快,第二绝不重复,第三一定不能下手前让别人知道你要干嘛。 罚站这件事后来传了出去,让小疯狗警察很丢面子。经常有同事笑话他 -- 模范不模范,楼门口罚站……更有人传说堂堂爱民模范连自己的钢笔都看不住。 一来二去,疯狗很郁闷。 小燕子MM知道了,说别烦啦,看我给你找面子回来。 小疯狗琢磨了半天,大概想明白了妹子想干啥,说你可别玩过火了啊。MM说你放心,就当场抓住我,他都找不着哪条法律能送我。 过了几天,小燕子MM来队里,不经意说起单位要练集体舞缺男舞伴。警队当时表示愿意帮忙,理由吗,第一找人帮忙的是PPMM而且有资格说“我爸是 xxx”,有这个身份上上下下都会主动拔刀,第二,缺舞伴这种话在秃和尚成堆的地方绝对有董存瑞级别的杀伤力,疯狗师兄师弟们求之不得。 于是就去了,类似于今天警民共建的活动,当然跳舞不是抓人,警察们不会穿着警服去,都是便装,那年头还不流行制服诱惑。 不过,热热闹闹一晚上,好像MM除了跳得有点儿疯,自始至终也没干什么。这集体舞和交际舞不同,很少有个人交集,小疯狗警察看着小燕子MM在一群兄弟中穿花拂柳般飞出又飞进,两条大辫子甩来甩去的,心中是不是越发郁闷就不知道了。 快结束的时候,MM忽然找来了,把鼓着嘴的小警察拉到一边,一指自己的辫子道:“累死我了……你帮我解下来。” 这个这个,小疯狗吓了一跳 – 我帮你把头发解下来?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正要张嘴,往MM辫子上一看,

快结束的时候,MM忽然找来了,把鼓着嘴的小警察拉到一边,一指自己的辫子道:“累死我了……你帮我解下来。”

这个这个,小疯狗吓了一跳 – 我帮你把头发解下来?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正要张嘴,往MM辫子上一看,顿时下巴几乎掉了下来 – 只见MM的长辫子上挂着四五根金笔,晃晃荡荡的仿佛异形发卡!

狗脑子里忽然闪过刚才那一幕 – 小燕子的辫子在自己那些弟兄们胸前“无意识”地甩过,若是一不留神挂上什么,那也绝不是稀奇的事情……对小疯狗来说,从职业考虑这件事最让人抓狂的是你明 知道有人在作案还没法抓,因为即便戏法穿帮了,该道歉的还是警察 – 哎呦,你什么东西挂住我辫子啦!

挂不上的当然有,但小疯狗已经可以想象把这批“战利品”物归原主时对方惊讶又尴尬的脸形。

一回头,MM还等着呢,看他半天没行动,似嗔似怨地瞪了小疯狗一眼,刚跳完舞还是香汗淋漓……
 受警队上下的喜欢。他说这做贼和变魔术的属于相通行业,关键无非是第一手疾眼快,第二绝不重复,第三一定不能下手前让别人知道你要干嘛。 罚站这件事后来传了出去,让小疯狗警察很丢面子。经常有同事笑话他 -- 模范不模范,楼门口罚站……更有人传说堂堂爱民模范连自己的钢笔都看不住。 一来二去,疯狗很郁闷。 小燕子MM知道了,说别烦啦,看我给你找面子回来。 小疯狗琢磨了半天,大概想明白了妹子想干啥,说你可别玩过火了啊。MM说你放心,就当场抓住我,他都找不着哪条法律能送我。 过了几天,小燕子MM来队里,不经意说起单位要练集体舞缺男舞伴。警队当时表示愿意帮忙,理由吗,第一找人帮忙的是PPMM而且有资格说“我爸是 xxx”,有这个身份上上下下都会主动拔刀,第二,缺舞伴这种话在秃和尚成堆的地方绝对有董存瑞级别的杀伤力,疯狗师兄师弟们求之不得。 于是就去了,类似于今天警民共建的活动,当然跳舞不是抓人,警察们不会穿着警服去,都是便装,那年头还不流行制服诱惑。 不过,热热闹闹一晚上,好像MM除了跳得有点儿疯,自始至终也没干什么。这集体舞和交际舞不同,很少有个人交集,小疯狗警察看着小燕子MM在一群兄弟中穿花拂柳般飞出又飞进,两条大辫子甩来甩去的,心中是不是越发郁闷就不知道了。 快结束的时候,MM忽然找来了,把鼓着嘴的小警察拉到一边,一指自己的辫子道:“累死我了……你帮我解下来。” 这个这个,小疯狗吓了一跳 – 我帮你把头发解下来?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正要张嘴,往MM辫子上一看,
按照弗洛伊德先生的理论,若是哪个女生对男生的钢笔或者领带产生兴趣,其中必有深意

北京警察当时不学弗洛伊德但干这一行的绝对不会是傻子。要搁现在,小燕子MM的手段倒也不算稀奇,有朋友说过,什么《纵横四海》里头便可以看到用报纸偷金笔的桥段。这种举重若轻的风格可能是女性技术人员的共同特点,您看那因为心理问题送安定医院的多半都是男的对不对? 红姑老了,哥哥走了,可风花云海,一样也不曾少过 萨曾听到有位老警察跟北京台的编导抱怨,说现在社会浮躁,连贼的水平都下降得厉害,谁都不愿意琢磨业务,动不动就拿刀子比划。前几天老太爷一个徒弟,跟着一个贼,从北京站到天安门,从天安门到北京站,来来往往三回对方愣一个钱包都没下成,还把自己紧张得不行,让警察急得恨不得替他下手…… 小疯狗警察生活在没有电视的时代,对小燕子MM的手段自然惊讶不已。 回来,藤条倒是没有挨,老爷子扔过一本自己的侦破日记来,让小疯狗一个星期背熟,背不熟楼门口罚站。我靠,两百多页啊,一个星期?!小疯狗这回变成真疯狗了。 一个星期不可能背熟两百页的,所以真疯狗也无法逃过罚站的命运。 二十年后,某政委调管看守,对桀骜不驯的犯人第一条要求就是背监规,一百多条监规一个小时背下来,否则就是抗拒改造…… 背熟了?别以为你幸运,下一回政委会让你背婚姻法,一个小时背不下来又是抗拒改造…… 监规考试,这可比高考刺激多了 据说这样整治下来,那些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猛恶犯人,半个月后一见着带字的纸都会浑身打哆嗦。这个下马威打晕了皇城根黑道的各位老大,以后谁看见疯狗政委都绕着走。 看来,所谓心理阴影是可以通过传给别人来消除的。 收获还是很大的,这位政委后来讲起贼经来通俗易懂,很

男女授受不亲?

阿米尔,冲!
要搁现在,小燕子MM的手段倒也不算稀奇,有朋友说过,什么《纵横四海》里头便可以看到用报纸偷金笔的桥段。这种举重若轻的风格可能是女性技术人员的共同特点,您看那因为心理问题送安定医院的多半都是男的对不对? 红姑老了,哥哥走了,可风花云海,一样也不曾少过 萨曾听到有位老警察跟北京台的编导抱怨,说现在社会浮躁,连贼的水平都下降得厉害,谁都不愿意琢磨业务,动不动就拿刀子比划。前几天老太爷一个徒弟,跟着一个贼,从北京站到天安门,从天安门到北京站,来来往往三回对方愣一个钱包都没下成,还把自己紧张得不行,让警察急得恨不得替他下手…… 小疯狗警察生活在没有电视的时代,对小燕子MM的手段自然惊讶不已。 回来,藤条倒是没有挨,老爷子扔过一本自己的侦破日记来,让小疯狗一个星期背熟,背不熟楼门口罚站。我靠,两百多页啊,一个星期?!小疯狗这回变成真疯狗了。 一个星期不可能背熟两百页的,所以真疯狗也无法逃过罚站的命运。 二十年后,某政委调管看守,对桀骜不驯的犯人第一条要求就是背监规,一百多条监规一个小时背下来,否则就是抗拒改造…… 背熟了?别以为你幸运,下一回政委会让你背婚姻法,一个小时背不下来又是抗拒改造…… 监规考试,这可比高考刺激多了 据说这样整治下来,那些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猛恶犯人,半个月后一见着带字的纸都会浑身打哆嗦。这个下马威打晕了皇城根黑道的各位老大,以后谁看见疯狗政委都绕着走。 看来,所谓心理阴影是可以通过传给别人来消除的。 收获还是很大的,这位政委后来讲起贼经来通俗易懂,很疯狗警察美女贼 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受警队上下的喜欢。他说这做贼和变魔术的属于相通行业,关键无非是第一手疾眼快,第二绝不重复,第三一定不能下手前让别人知道你要干嘛。 罚站这件事后来传了出去,让小疯狗警察很丢面子。经常有同事笑话他 -- 模范不模范,楼门口罚站……更有人传说堂堂爱民模范连自己的钢笔都看不住。 一来二去,疯狗很郁闷。 小燕子MM知道了,说别烦啦,看我给你找面子回来。 小疯狗琢磨了半天,大概想明白了妹子想干啥,说你可别玩过火了啊。MM说你放心,就当场抓住我,他都找不着哪条法律能送我。 过了几天,小燕子MM来队里,不经意说起单位要练集体舞缺男舞伴。警队当时表示愿意帮忙,理由吗,第一找人帮忙的是PPMM而且有资格说“我爸是 xxx”,有这个身份上上下下都会主动拔刀,第二,缺舞伴这种话在秃和尚成堆的地方绝对有董存瑞级别的杀伤力,疯狗师兄师弟们求之不得。 于是就去了,类似于今天警民共建的活动,当然跳舞不是抓人,警察们不会穿着警服去,都是便装,那年头还不流行制服诱惑。 不过,热热闹闹一晚上,好像MM除了跳得有点儿疯,自始至终也没干什么。这集体舞和交际舞不同,很少有个人交集,小疯狗警察看着小燕子MM在一群兄弟中穿花拂柳般飞出又飞进,两条大辫子甩来甩去的,心中是不是越发郁闷就不知道了。 快结束的时候,MM忽然找来了,把鼓着嘴的小警察拉到一边,一指自己的辫子道:“累死我了……你帮我解下来。” 这个这个,小疯狗吓了一跳 – 我帮你把头发解下来?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正要张嘴,往MM辫子上一看,

于是,第二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顿时下巴几乎掉了下来 – 只见MM的长辫子上挂着四五根金笔,晃晃荡荡的仿佛异形发卡! 狗脑子里忽然闪过刚才那一幕 – 小燕子的辫子在自己那些弟兄们胸前“无意识”地甩过,若是一不留神挂上什么,那也绝不是稀奇的事情……对小疯狗来说,从职业考虑这件事最让人抓狂的是你明 知道有人在作案还没法抓,因为即便戏法穿帮了,该道歉的还是警察 – 哎呦,你什么东西挂住我辫子啦! 挂不上的当然有,但小疯狗已经可以想象把这批“战利品”物归原主时对方惊讶又尴尬的脸形。 一回头,MM还等着呢,看他半天没行动,似嗔似怨地瞪了小疯狗一眼,刚跳完舞还是香汗淋漓…… 按照弗洛伊德先生的理论,若是哪个女生对男生的钢笔或者领带产生兴趣,其中必有深意 北京警察当时不学弗洛伊德但干这一行的绝对不会是傻子。 男女授受不亲? 阿米尔,冲! 于是,第二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完]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