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东海猫鼠战外一篇 鱼雷历险记 中  

2013-10-26 18:17: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该说这条扫雷舰被自己的鱼雷命中属于计划外事件,这种新型鱼雷超灵敏的寻的能力和超长的射程都出乎设计者的预料。 中国这型扫雷舰属于多面手,曾在西沙海战中大展神威 实际上就连设计者本人也吃过它的苦头了。有位网友的老爹参加过此雷在南海的第一次试验,对那次吃苦头的经历有如是描述 – “发射后按试验计划,首先奔第一个目标信号源,当接近目标到一定距离时打开第二个信号源,这时鱼雷应该不为所动继续向第一个目标前进,这也检查了抗干扰能力,当到达目标区域时,第一个信号源熄灭,这时雷失去目标作圆周搜索,应该找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航迹转向它。这就检验了自导头的跟踪能力。在雷的预计航迹上要布上传感器监控雷的轨迹。 试验时雷顺利打出去了,很快,第一个目标附近的传感器发现了雷,跟踪正常。很快,雷穿越目标航区,应该做圆周搜索了。可是第二个目标信号源附近的传感器总是发现不了目标。按时间推算雷的动力应该耗尽了。可还是找不到。最后判断雷确实无疑的失踪了。 怎么办?前面的试验完成了,相关人员都去庆功了。只有与这相关的人在苦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几个技术人员分析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些蛛丝马迹,他们发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开机时间有些问题,很可能鱼雷在驶过第一个目标后根本没有发现第二个信号源,那么这个鱼雷在作圆周搜索时就会。。。。几个人眼神一对:发射艇本船! 天哪!鱼应该说这条扫雷舰被自己的鱼雷命中属于计划外事件,这种新型鱼雷超灵敏的寻的能力和超长的射程都出乎设计者的预料。
雷失去目标后搜索到了发射艇本身,那时这是唯一的信号源,于是回转180度向这个大目标开了过来。这边没有布水听器,所以找不到鱼雷了。大家再分析了几回,越来越觉得很可能就是这样,于是找艇长一问,艇长说还真的感到后来艇身有震动,但没有当回事。 猜测不等于证实,立即验证:派潜水员下水看艇身,果然:后面凹进去一块,还蹭了一大块漆。正是雷头的颜色!原来鱼雷确实将发射艇作为了目标,并且准确的击中了它。万幸的是,这个雷是操雷,不带战斗部的,因此撞上了发射艇并没有给艇造成多大事反而给自己造成了伤害,把自己撞沉了。几个技术人员总算把心放下了。我们的雷没问题,瞧这探测距离和精度!“ 当时设计主任据说也在这条艇上,老头子算是稳重人,安排试验按部就班,如果狂热到第一次发射就来个实弹,只怕本人就成为自己科研成果的牺牲品了…… 有人建议鱼雷管上应该加画这个标志,问题是鱼雷看不懂交通信号的 这一次扫雷舰被这种鱼雷命中,首先说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证明鱼雷的自导系统十分敏感而且准确.然而这种观点扫雷舰的舰长肯定不能接受. 虽说这是条试验用的鱼雷,用懂行网友的描述,它应该是“红白相间的条纹颜色,里面装的是水”。但挨上这样一下还是不是玩的。全舰官兵只听到砰的一声,仿佛谁用大铁锤猛力敲打一只空箱,回音足有一分钟之久。 中雷之后,这位舰长当时还是头脑很清醒的,他立即下达了三条命
东海猫鼠战外一篇 鱼雷历险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中国这型扫雷舰属于多面手,曾在西沙海战中大展神威


实际上就连设计者本人也吃过它的苦头了。有位网友的老爹参加过此雷在南海的第一次试验,对那次吃苦头的经历有如是描述 –

令 -- 关闭水密门(这可以避免因为进水蔓延沉船),挂出“我舰操舵失灵”的信号旗(因为他随即停伡检查,不挂这个容易和别人撞上),还有全员各就各位进入损管。 那条雷撞中军舰后却不知去向了。按理说它应该漂在附近,但是找了很久也没有看到。 这位舰长还是警惕性很高的,因为他知道过去有过小漏洞造成沉船的例子。 但是谁也没有发现船壳上有问题,而三级舰有没有潜水员,如果水下有破损,很难发现。所以,经过很长时间,依然无法弄清军舰的损坏情况。 事后才知道,这个时候其实很关键,因为这条军舰其实已经负伤了,而且这种伤情的后果很不好说 -- 在鱼雷即将命中的最后时刻,舰长“左满舵”的舵令发挥了作用,急转舵的军舰身躯扭转,却不料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损伤。 [待续] “发射后按试验计划,首先奔第一个目标信号源,当接近目标到一定距离时打开第二个信号源,这时鱼雷应该不为所动继续向第一个目标前进,这也检查了抗干扰能力,当到达目标区域时,第一个信号源熄灭,这时雷失去目标作圆周搜索,应该找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航迹转向它。这就检验了自导头的跟踪能力。在雷的预计航迹上要布上传感器监控雷的轨迹。
应该说这条扫雷舰被自己的鱼雷命中属于计划外事件,这种新型鱼雷超灵敏的寻的能力和超长的射程都出乎设计者的预料。 中国这型扫雷舰属于多面手,曾在西沙海战中大展神威 实际上就连设计者本人也吃过它的苦头了。有位网友的老爹参加过此雷在南海的第一次试验,对那次吃苦头的经历有如是描述 – “发射后按试验计划,首先奔第一个目标信号源,当接近目标到一定距离时打开第二个信号源,这时鱼雷应该不为所动继续向第一个目标前进,这也检查了抗干扰能力,当到达目标区域时,第一个信号源熄灭,这时雷失去目标作圆周搜索,应该找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航迹转向它。这就检验了自导头的跟踪能力。在雷的预计航迹上要布上传感器监控雷的轨迹。 试验时雷顺利打出去了,很快,第一个目标附近的传感器发现了雷,跟踪正常。很快,雷穿越目标航区,应该做圆周搜索了。可是第二个目标信号源附近的传感器总是发现不了目标。按时间推算雷的动力应该耗尽了。可还是找不到。最后判断雷确实无疑的失踪了。 怎么办?前面的试验完成了,相关人员都去庆功了。只有与这相关的人在苦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几个技术人员分析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些蛛丝马迹,他们发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开机时间有些问题,很可能鱼雷在驶过第一个目标后根本没有发现第二个信号源,那么这个鱼雷在作圆周搜索时就会。。。。几个人眼神一对:发射艇本船! 天哪!鱼
试验时雷顺利打出去了,很快,第一个目标附近的传感器发现了雷,跟踪正常。很快,雷穿越目标航区,应该做圆周搜索了。可是第二个目标信号源附近的传感器总是发现不了目标。按时间推算雷的动力应该耗尽了。可还是找不到。最后判断雷确实无疑的失踪了。

怎么办?前面的试验完成了,相关人员都去庆功了。只有与这相关的人在苦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应该说这条扫雷舰被自己的鱼雷命中属于计划外事件,这种新型鱼雷超灵敏的寻的能力和超长的射程都出乎设计者的预料。 中国这型扫雷舰属于多面手,曾在西沙海战中大展神威 实际上就连设计者本人也吃过它的苦头了。有位网友的老爹参加过此雷在南海的第一次试验,对那次吃苦头的经历有如是描述 – “发射后按试验计划,首先奔第一个目标信号源,当接近目标到一定距离时打开第二个信号源,这时鱼雷应该不为所动继续向第一个目标前进,这也检查了抗干扰能力,当到达目标区域时,第一个信号源熄灭,这时雷失去目标作圆周搜索,应该找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航迹转向它。这就检验了自导头的跟踪能力。在雷的预计航迹上要布上传感器监控雷的轨迹。 试验时雷顺利打出去了,很快,第一个目标附近的传感器发现了雷,跟踪正常。很快,雷穿越目标航区,应该做圆周搜索了。可是第二个目标信号源附近的传感器总是发现不了目标。按时间推算雷的动力应该耗尽了。可还是找不到。最后判断雷确实无疑的失踪了。 怎么办?前面的试验完成了,相关人员都去庆功了。只有与这相关的人在苦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几个技术人员分析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些蛛丝马迹,他们发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开机时间有些问题,很可能鱼雷在驶过第一个目标后根本没有发现第二个信号源,那么这个鱼雷在作圆周搜索时就会。。。。几个人眼神一对:发射艇本船! 天哪!鱼

几个技术人员分析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些蛛丝马迹,他们发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开机时间有些问题,很可能鱼雷在驶过第一个目标后根本没有发现第二个信号源,那么这个鱼雷在作圆周搜索时就会。。。。几个人眼神一对:发射艇本船!
令 -- 关闭水密门(这可以避免因为进水蔓延沉船),挂出“我舰操舵失灵”的信号旗(因为他随即停伡检查,不挂这个容易和别人撞上),还有全员各就各位进入损管。 那条雷撞中军舰后却不知去向了。按理说它应该漂在附近,但是找了很久也没有看到。 这位舰长还是警惕性很高的,因为他知道过去有过小漏洞造成沉船的例子。 但是谁也没有发现船壳上有问题,而三级舰有没有潜水员,如果水下有破损,很难发现。所以,经过很长时间,依然无法弄清军舰的损坏情况。 事后才知道,这个时候其实很关键,因为这条军舰其实已经负伤了,而且这种伤情的后果很不好说 -- 在鱼雷即将命中的最后时刻,舰长“左满舵”的舵令发挥了作用,急转舵的军舰身躯扭转,却不料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损伤。 [待续]
天哪!鱼雷失去目标后搜索到了发射艇本身,那时这是唯一的信号源,于是回转180度向这个大目标开了过来。这边没有布水听器,所以找不到鱼雷了。大家再分析了几回,越来越觉得很可能就是这样,于是找艇长一问,艇长说还真的感到后来艇身有震动,但没有当回事。

猜测不等于证实,立即验证:派潜水员下水看艇身,果然:后面凹进去一块,还蹭了一大块漆。正是雷头的颜色!原来鱼雷确实将发射艇作为了目标,并且准确的击中了它。万幸的是,这个雷是操雷,不带战斗部的,因此撞上了发射艇并没有给艇造成多大事反而给自己造成了伤害,把自己撞沉了。几个技术人员总算把心放下了。我们的雷没问题,瞧这探测距离和精度!“

当时设计主任据说也在这条艇上,老头子算是稳重人,安排试验按部就班,如果狂热到第一次发射就来个实弹,只怕本人就成为自己科研成果的牺牲品了……
雷失去目标后搜索到了发射艇本身,那时这是唯一的信号源,于是回转180度向这个大目标开了过来。这边没有布水听器,所以找不到鱼雷了。大家再分析了几回,越来越觉得很可能就是这样,于是找艇长一问,艇长说还真的感到后来艇身有震动,但没有当回事。 猜测不等于证实,立即验证:派潜水员下水看艇身,果然:后面凹进去一块,还蹭了一大块漆。正是雷头的颜色!原来鱼雷确实将发射艇作为了目标,并且准确的击中了它。万幸的是,这个雷是操雷,不带战斗部的,因此撞上了发射艇并没有给艇造成多大事反而给自己造成了伤害,把自己撞沉了。几个技术人员总算把心放下了。我们的雷没问题,瞧这探测距离和精度!“ 当时设计主任据说也在这条艇上,老头子算是稳重人,安排试验按部就班,如果狂热到第一次发射就来个实弹,只怕本人就成为自己科研成果的牺牲品了…… 有人建议鱼雷管上应该加画这个标志,问题是鱼雷看不懂交通信号的 这一次扫雷舰被这种鱼雷命中,首先说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证明鱼雷的自导系统十分敏感而且准确.然而这种观点扫雷舰的舰长肯定不能接受. 虽说这是条试验用的鱼雷,用懂行网友的描述,它应该是“红白相间的条纹颜色,里面装的是水”。但挨上这样一下还是不是玩的。全舰官兵只听到砰的一声,仿佛谁用大铁锤猛力敲打一只空箱,回音足有一分钟之久。 中雷之后,这位舰长当时还是头脑很清醒的,他立即下达了三条命东海猫鼠战外一篇 鱼雷历险记 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有人建议鱼雷管上应该加画这个标志,问题是鱼雷看不懂交通信号的

令 -- 关闭水密门(这可以避免因为进水蔓延沉船),挂出“我舰操舵失灵”的信号旗(因为他随即停伡检查,不挂这个容易和别人撞上),还有全员各就各位进入损管。 那条雷撞中军舰后却不知去向了。按理说它应该漂在附近,但是找了很久也没有看到。 这位舰长还是警惕性很高的,因为他知道过去有过小漏洞造成沉船的例子。 但是谁也没有发现船壳上有问题,而三级舰有没有潜水员,如果水下有破损,很难发现。所以,经过很长时间,依然无法弄清军舰的损坏情况。 事后才知道,这个时候其实很关键,因为这条军舰其实已经负伤了,而且这种伤情的后果很不好说 -- 在鱼雷即将命中的最后时刻,舰长“左满舵”的舵令发挥了作用,急转舵的军舰身躯扭转,却不料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损伤。 [待续]
这一次扫雷舰被这种鱼雷命中,首先说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证明鱼雷的自导系统十分敏感而且准确.然而这种观点扫雷舰的舰长肯定不能接受.

虽说这是条试验用的鱼雷,用懂行网友的描述,它应该是“红白相间的条纹颜色,里面装的是水”。但挨上这样一下还是不是玩的。全舰官兵只听到砰的一声,仿佛谁用大铁锤猛力敲打一只空箱,回音足有一分钟之久。应该说这条扫雷舰被自己的鱼雷命中属于计划外事件,这种新型鱼雷超灵敏的寻的能力和超长的射程都出乎设计者的预料。 中国这型扫雷舰属于多面手,曾在西沙海战中大展神威 实际上就连设计者本人也吃过它的苦头了。有位网友的老爹参加过此雷在南海的第一次试验,对那次吃苦头的经历有如是描述 – “发射后按试验计划,首先奔第一个目标信号源,当接近目标到一定距离时打开第二个信号源,这时鱼雷应该不为所动继续向第一个目标前进,这也检查了抗干扰能力,当到达目标区域时,第一个信号源熄灭,这时雷失去目标作圆周搜索,应该找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航迹转向它。这就检验了自导头的跟踪能力。在雷的预计航迹上要布上传感器监控雷的轨迹。 试验时雷顺利打出去了,很快,第一个目标附近的传感器发现了雷,跟踪正常。很快,雷穿越目标航区,应该做圆周搜索了。可是第二个目标信号源附近的传感器总是发现不了目标。按时间推算雷的动力应该耗尽了。可还是找不到。最后判断雷确实无疑的失踪了。 怎么办?前面的试验完成了,相关人员都去庆功了。只有与这相关的人在苦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几个技术人员分析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些蛛丝马迹,他们发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开机时间有些问题,很可能鱼雷在驶过第一个目标后根本没有发现第二个信号源,那么这个鱼雷在作圆周搜索时就会。。。。几个人眼神一对:发射艇本船! 天哪!鱼

中雷之后,这位舰长当时还是头脑很清醒的,他立即下达了三条命令 -- 关闭水密门(这可以避免因为进水蔓延沉船),挂出“我舰操舵失灵”的信号旗(因为他随即停伡检查,不挂这个容易和别人撞上),还有全员各就各位进入损管。
雷失去目标后搜索到了发射艇本身,那时这是唯一的信号源,于是回转180度向这个大目标开了过来。这边没有布水听器,所以找不到鱼雷了。大家再分析了几回,越来越觉得很可能就是这样,于是找艇长一问,艇长说还真的感到后来艇身有震动,但没有当回事。 猜测不等于证实,立即验证:派潜水员下水看艇身,果然:后面凹进去一块,还蹭了一大块漆。正是雷头的颜色!原来鱼雷确实将发射艇作为了目标,并且准确的击中了它。万幸的是,这个雷是操雷,不带战斗部的,因此撞上了发射艇并没有给艇造成多大事反而给自己造成了伤害,把自己撞沉了。几个技术人员总算把心放下了。我们的雷没问题,瞧这探测距离和精度!“ 当时设计主任据说也在这条艇上,老头子算是稳重人,安排试验按部就班,如果狂热到第一次发射就来个实弹,只怕本人就成为自己科研成果的牺牲品了…… 有人建议鱼雷管上应该加画这个标志,问题是鱼雷看不懂交通信号的 这一次扫雷舰被这种鱼雷命中,首先说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证明鱼雷的自导系统十分敏感而且准确.然而这种观点扫雷舰的舰长肯定不能接受. 虽说这是条试验用的鱼雷,用懂行网友的描述,它应该是“红白相间的条纹颜色,里面装的是水”。但挨上这样一下还是不是玩的。全舰官兵只听到砰的一声,仿佛谁用大铁锤猛力敲打一只空箱,回音足有一分钟之久。 中雷之后,这位舰长当时还是头脑很清醒的,他立即下达了三条命
那条雷撞中军舰后却不知去向了。按理说它应该漂在附近,但是找了很久也没有看到。

这位舰长还是警惕性很高的,因为他知道过去有过小漏洞造成沉船的例子。

但是谁也没有发现船壳上有问题,而三级舰有没有潜水员,如果水下有破损,很难发现。所以,经过很长时间,依然无法弄清军舰的损坏情况。
应该说这条扫雷舰被自己的鱼雷命中属于计划外事件,这种新型鱼雷超灵敏的寻的能力和超长的射程都出乎设计者的预料。 中国这型扫雷舰属于多面手,曾在西沙海战中大展神威 实际上就连设计者本人也吃过它的苦头了。有位网友的老爹参加过此雷在南海的第一次试验,对那次吃苦头的经历有如是描述 – “发射后按试验计划,首先奔第一个目标信号源,当接近目标到一定距离时打开第二个信号源,这时鱼雷应该不为所动继续向第一个目标前进,这也检查了抗干扰能力,当到达目标区域时,第一个信号源熄灭,这时雷失去目标作圆周搜索,应该找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航迹转向它。这就检验了自导头的跟踪能力。在雷的预计航迹上要布上传感器监控雷的轨迹。 试验时雷顺利打出去了,很快,第一个目标附近的传感器发现了雷,跟踪正常。很快,雷穿越目标航区,应该做圆周搜索了。可是第二个目标信号源附近的传感器总是发现不了目标。按时间推算雷的动力应该耗尽了。可还是找不到。最后判断雷确实无疑的失踪了。 怎么办?前面的试验完成了,相关人员都去庆功了。只有与这相关的人在苦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几个技术人员分析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些蛛丝马迹,他们发现第二个目标信号源开机时间有些问题,很可能鱼雷在驶过第一个目标后根本没有发现第二个信号源,那么这个鱼雷在作圆周搜索时就会。。。。几个人眼神一对:发射艇本船! 天哪!鱼
事后才知道,这个时候其实很关键,因为这条军舰其实已经负伤了,而且这种伤情的后果很不好说 -- 在鱼雷即将命中的最后时刻,舰长“左满舵”的舵令发挥了作用,急转舵的军舰身躯扭转,却不料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损伤。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