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科学院,不熄的灯火(《高墙深院里的科学大腕》终于出版了)  

2015-11-11 14:2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科学院,不熄的灯火(《高墙深院里的科学大腕》终于出版了)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高墙深院里的科学大腕》,萨苏,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时隔这么多年,这本书终出版了。

老萨独家签名本   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23801191.html

  

科学院,不熄的灯火(序)


星期天,偶然经过中国科学院大学的门前,一群身穿博士服的学生从我的身前嬉闹着跑过,像一群精力过剩的小鸟。四四方方的博士帽引来路人的目光,而对面又有几个同样穿着的孩子,推着一架轮椅缓缓走来。

 

轮椅上是一位已经满头华发的老太太,笑得和孩子们一样阳光灿烂。原来,是请了老师,来拍毕业合影的。这样的情景在科学院的门前,每年都要重复很多次。我忍不住拿起相机,把这一幕温馨的画面收入取景框中。这一瞬间,我想起了一个小女生。这个小女生我只见过一次,她应该也是科学院大学的,因为那天我看见她和几个同学一起从校门里出来。她并不怎么漂亮,也不知道叫什么名 字,只记得她长得胖胖的,戴着一副厚得不得了的近视镜。当时已近深暮,这个女孩子走出大门,在卖烤串的摊子上,为买八串骨肉相连还是六串鸡脆骨踌躇万分。

 

最后,还是卖烤串的老阿姨大大方方地用折扣的方式解决了问题。

 

“别价呀阿姨,这个价儿您不就亏了吗?”女孩子一边努力地想从钱包里再找出几块钱来,一边死死地抓着肉串签子不撒手。

 

“哎呀闺女,别找啦,看你吃我高兴。你瞧这么小的闺女,都进科学院了,我要是你爸你妈,得多开心啊!”老阿姨说着,眼神里一片神往艳羡。

 

“瞧您这话儿说的。”那小女生让老阿姨夸得满脸流光溢彩,嘴咧得一点儿形象都没了。但那份发自内心的快乐和自豪,让人永远难忘。

 

丫头,你爸你妈不知道多开心呢。那一瞬间,我遥望天南,眼里有了一丝湿润。若是我和这丫头换个位置,父亲不知道有多开心。父亲是中国科学院的一名普通研究人员,他和他的理科男女同事们有一个共同的固执认定——只有真真正正在技术上,比如物理、化学或者是数学上给这个世界作出一点贡献,人这一辈子才算活得堂堂正正,甚至有极端者干脆教育孩子,走别的路都是对自己没自信或者是怕吃苦的鸡鸣狗盗之徒。

 

至于做到多高的官职或者拿多少钱、开什么车,科学院里面很少有人当回事儿。

 

也不是不当回事儿,而是他们的理解和世人往往背道而驰。小的时候,就发现科学院这地方的人对衣着光鲜、名牌满身有抵触情绪,几乎每个人都喜欢穿得朴素一点。开始,我觉得这帮家伙是生性随意、放荡不羁,跟八大山人似的,但琢磨一下又觉得不大对劲儿,这些搞技术的要是进一趟红都,西服领带打扮起来,也会在妻儿面前挺胸拔背、满脸放光,没道理不肯花小小一点儿时间给自己装修一下。

 

慢慢发现,他们多多少少有点儿故意夹着尾巴做人,这是科学院的传统决定的。

 

试问,当华罗庚先生穿着一身半旧夹克,一边走着切线和圆一边和赛 尔伯格一类的老大讨论着问题迎面而来,你一个在华老面前只能考二十分的小辈儿,料子西服、料子裤、罗马表的……

 

数理化学部主任吴有训先生专坐好车,那谁也没话说,你要也能验证一个康普顿效应,你就可以这么霸气。 要是没这个能耐,你好意思吗?你给谁看呢?

 

科学院,是个重视能耐的地方,而且多半时候只重视能耐。如果不懂得这一点,在这儿往往会享受到大家面对过度包装商品的待遇。

 

曾有文化版的编辑,把几个大院的孩子召集在一起,让我们回忆童年的过往,在各个大院的“神仙们”讲过了蹭车、溜冰、群架、给女生递条的传奇之后,记者问我和另一个科学院出来的子弟:你们小学时候在一块儿干过什么?

 

我们俩想了半天,说:好像那时候我们俩讨论过怎么用算筹解决行程问题……

 

半天,一位五十岁还满脸青春痘的老兄嘀咕了一句,这帮孩子也玩得太邪了。

 

这个地方有着独特的传统和习惯,学生们会在商品时代推着老师来合影,它的第二代大多走上了与父辈相同的道路,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而努力。

 

父亲没有说过,但我想,他一直希望我能和他一样,能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找一个研究室把一生的汗水洒在这里。

 

每一个人有自己的选择,所以我没有能够满足他的愿望。父亲已经去世六年了。然而,我没有忘记科学院给我留下的印记,那份刻在骨子里的要强、勤奋、宽厚待人,无论走到哪里,想来都不会改变了。

 

我衷心地愿意把我见到的科学家的故事写下来,因为他们的功绩只有获奖证书上的一行字,中国人在国外同行面前的一个微笑。没有人见到他们怎样在深夜,当妻儿睡下之后,悄悄打亮昏暗的灯光,拼写一个个算式。

 

那时,夜里醒来,看到我谦逊的父亲傲似王侯。于是,就有了这本书。交稿那天,晚上十点钟穿过中国科学院计算所马尾松遮覆的院子,猛一抬头,看到科研楼的灯火在每一个窗口闪烁。我知道,那每一个窗口后面,都有一个孜孜不倦的中国科学院人。从父亲的时代到今天,科学院的灯火永不熄灭。于是,有了这篇序。

 

目录

/// 大院记忆

记忆中的陈景润    

陆汝钤院士的视力问题        

钟家庆说,我是蹬三轮的    

第一个女程序员    

不吸引人的科学家们    

看杀小陆        

龙要走了        

有爹搞数学    

科学院也凑合事    

看过《甲方乙方》么    

斗蛐蛐儿斗出了油葫芦        

小熊、熊老和熊老夫人        

“中国的眼睛”章照止        

“张果老”德国撞车记        

我不恐高        

一个人的双人滑    

王元买瓜        

“小皇帝”溥仪    

研究员种菜

萨爹的双手互搏术        

 

/// 科人往事

工资比国家主席还高的科学家    

三角八卦        

娶了个“工科美人”

院士与学部委员    

严济慈先生的课    

遭遇国际剽窃        

外一篇  生死哥德巴赫猜想        

鸡兔同笼        

科学界的年龄造假案    

外一篇  科学院人出国        

华罗庚和馒头        

帅到德国去的中国学者        

“可恶”的高考出题人        

毕不了业的潘承洞        

拒绝讲学的女科学家

萨爹有个师伯是抗联    

汪德熙先生的“潜伏”往事        

痴迷天文的姜晓军        

 

/// 铁拐传奇

北京火车站的瘸子        

小儿不敢夜啼        

刀箭药师傅    

杀人于无形    

夺命王传奇    

武斗动了高射炮    

那一管叉的风情    

流氓与科学    

两只烧鸡        

学医还是学数学    

给狗熊动手术的刘大夫

那一熊掌的威风    

空降来的“大神经”

高压线事件    

林冲发配        

把他裤子扒了        

“大神经”的小肠疝气        

又把他裤子扒了    

五毒断阳膏    

尾声

 

【完】

最近老萨也开通了个人微信公号,烦请关注 萨书场(sashuchang2015 

科学院,不熄的灯火(《高墙深院里的科学大腕》终于出版了)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8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