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科学大腕(二):华罗庚和馒头   

2015-11-20 10: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要赶一篇稿子,这天留在家中。正写着,有人敲门。迎出去一看,是父亲当年的老友来看望。

 

他的朋友们是带着花来的,萨娘分了一半摆在萨爹的案头,另一半,放在了门厅的书桌上。

 

父亲的老友送给他的花,被工科的萨娘一摆弄,就仿佛从农机学院的试验田里拔出来的一样了。

 

恍然,父亲离去马上就到两年了。

 

这样的拜访,我曾担心会有伤感弥漫。然而,在相见都不禁落泪之后,不一会儿,伤感就被平和的话题代替了。他们是来看望母亲的。在父亲的老友们眼里,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他们笑着争论,说着趣话,担忧着搞理论数学的没饭吃……

 

恍惚间,父亲好像就在他们中间,依然是那样不多说话,只是微微笑着点头——不要以为他木讷,曾经有人带了一个不了解科学院人的朋友来家,这位和每个人见面都要大拍肩膀,显得十分豪迈。轮到萨爹,仍是微笑着自我介绍,表情温文尔雅。两人伸手相握,那位抬起另一只手来,却无论如何拍不下去,只是表情古怪,僵持片刻,终于“哎呀”一声叫了出来。

 

萨爹放开手,无辜而略带莫名其妙地看过去,让甩着手的对方哭笑不得。

 

萨爹曾是北大篮球队的队长,那份手劲,我是领教过的。所以,萨爹的同事有人笑他“蔫坏”。

 

萨爹的同事中有很多人是有趣的家伙。甚至,面对生死这样的问题也不例外。

 

萨爹的一位老友,一位我国卫星用太阳能电池的权威专家得了和他一样的病,而且影响到脑部,医生说需要做开颅手术。这手术十分危险,能不能下来实难预料。于是,上手术台前,这位研究员拍照散发亲朋好友,作为“万一”的留念。

 

照片上的他穿着条格的病号服,头发已经剃光。环绕头部,颅骨上拧进了四颗螺栓,用头箍固定着,状甚安详。那是曾经风流倜傥的上海帅哥啊。这幅情景不禁让人有些伤情。

 

但他给自己照片的注释几乎让每一个人随后喷饭,忘掉他的处境。那注释是——“塔利班”。

想来,他写下这注释时,自己一定也在笑。能把塔利班和开颅手术联系起来的,实在……非科学院人莫属。

 

这位叔叔今天还惬意地过着他的小日子,五年了,曾经肆虐的癌细胞竟然在一次次复发后被他和医生联手顶了回去。我太喜欢他了,以至于很想把他的“塔利班”照片和名字放在这里。但是,正因为太喜欢他,又知道自己决不能这样做。那会打搅他的安宁。

 

而这位叔叔日前来电,说正准备出国去看望女儿。生命之树常青,愿他此行一切顺利。

 

他们在谈天的时候,可能因为最近所里在纪念华罗庚,不知是谁把话题转到了华罗庚先生身上。

 

谈到华罗庚先生一点儿也不奇怪,很多中国数学界的人物都出自他的栽培,这些人后来不少改行搞了计算机。所以,中国计算机界的血缘也和华先生有渊源。

 

有位院士提起来,说难怪华先生在数学上屡有创见,他有个特点,想的事情和别人总是不一样。

 

有一天,他忽然问身边几个人,说你们多大岁数了?

 

正好陆汝钤先生在旁边, 他一看华先生瞅他, 赶紧回答:“ 我二十八岁。”

 

二十八岁的陆先生,已经进了科学院数学所,而且成了熊庆来先生的高足,风华正茂,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

 

没想到,华先生冲着他比出了两个手指头:“你还有两年时间啊。”

 

“两……年时间?”陆先生不解其意。

 

解释后,他才明白,原来华罗庚有个理念,认为一个数学家,三十岁以前一定要出成果,如果三十岁干不出来,以后再努力,也干不出来了!

 

人们的印象中科学家都是满头银发、年高德劭的样子。二十八岁,正常情况下还是谦虚恭敬、满楼是祖师爷的时候,离成名成家的距离还远着呢,却被华先生宣布只剩两年的时间了。简直比直接把奥巴马扔到阿富汗打仗还有冲击力。

 

这一句话,把二十八岁的陆先生吓了一跳,快五十年了,还记得清楚,描述起来栩栩如生。

也许,就是被这句话吓坏了,赶紧争分夺秒,才有了今天的陆先生。

 

一句话能有这样大的威力?那当然,要看谁说的了。比如华先生,他说的话,没法让人不重视。

 

在座有人说了:“华老,一个字顶一个馒头呢。”这又是什么典故呢?人家解释了:“华老,那时候稿费高啊,一千字足足四十块钱,可把我们羡慕死了。一千字四十块,一个字可不就是四分钱,那年月,可以买一个馒头了。”

 

众人纷纷点头,唯有一位摇头。问他。曰:“你们算得不对,外头馒头可能四分钱一个,华老可是不会到外面去买。数学所的白馒头特别大,一个要一毛钱,他得两个半字才能换一个馒头呢。”

 

大家回忆了一下,果然是他说得对,但都表示,即便是两个半字换一个馒头,华老的收入,也只有让人艳羡的。

 

忽然想起,父亲有个朋友,数学所很早的研究员,一次要去德国讲课,临走前和萨爹话别,说:“这次出去,能挣点儿钱,我妈妈没有劳保,以后可以用这钱给她看病了。”

 

那种神情,有一份自豪,还有一份不得不谈钱的惭愧。

 

这位研究员,如今已经是院士,据说,还住在902 楼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已经住了二十年。

 

这样想着,发现大家的话题已经转到了数学所的食堂。他们回忆:数学所的馒头不但大,而且有名堂,比如菜单里有“翠岗红旗”。可不要以为这是食堂改行放电影,翠岗红旗的意思,就是馒头顶上放一个枣。

 

而“蝴蝶趴在金山上”就不一样了,那不是馒头,而是窝头上头放两个枣。恍然间,忽然意识到如今普通作者的稿费也通常是一千字一百块钱以上了。 当然今天的物价,馒头肯定不会保持在一毛钱一个,但写文为生的朋友,总可以骄傲一下吧:我的稿费,比华罗庚的还高两倍呢!

 

忽然注意到一位的茶杯空了,赶紧拿茶壶准备给续上,却发现萨娘在使眼色。啥意思?

 

提着茶壶到厨房,假意续水,萨娘跟出来,悄声说:“别给你×叔叔倒茶了,前几年听说他前列腺不太好。你倒一杯他喝一杯,已经喝了四五杯了,你再倒,他还得喝……这位,从年轻的时候就是没有数量观念的……”

 

成,听您的吩咐。萨拿起一盘花生,准备用它代替茶水。

 

刚走到门口,忽然想起来:没有数量观念?这位在国内外介绍起来,可都是“数学家”啊!

据说,一位祖师爷级的大佬说过:“数学家一般来说分两种,一种是识数的,一种是不识数的。”

 

萨举着花生发了半天愣:天,我们中国人,如此没有数量观念的都可以当数学家,要识数的干这行,还有别人的活路么?

 

选自老萨新书《高墙深院里的科学大腕》

当当网独家签名本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801191.html#review_point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科学大腕(二):华罗庚和馒头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最近老萨开通了个人微信公号,请关注  萨书场(sashuchang2015)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科学大腕(二):华罗庚和馒头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