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最后一个惯匪 四  

2016-01-13 09: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掌柜想起来他们曾经被一批“挺进军二纵队”的土匪勒索过。

挺进军二纵队,逻辑上应该算是国民党军的一部分。1945年8月日本投降,在哈尔滨马上冒出来了一批“建军先锋”,或曰司令,或曰军长,反正一个比一个来头大,乱世枪是草头王,都在试图建立自己的武装。但实际上,东北这些“挺进军”,“光复军”多为收编的胡匪或者伪满军警。他们多半是对共产党没信心的,有些干脆是先投了共产党又反水的。连座山雕都拿过八路的番号。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也是共产党打得最直接,也打得最狠的目标。要说光复之后,最“想中央,盼中央”的莫过于这些中央胡子。

对于这些收编部队,国民党的态度十分值得玩味。要说不重视吧,一封就是上将挺进军总司令,某集团军总司令这样的职位,绝对够高;要说重视吧,除了几张委任状,派几个连自己的身份都很成问题的特务去敷衍一下,没有给过这些中央胡子任何像样的支持。所以,尽管胡子和八路在黑土地上打得昏天黑地,但怎么看中央胡子们都像是没娘养的。

说到底,国民党惊天动地的内斗精神应该是主因。这帮人又不是体制内的,又名声不佳,收进来怎么办? -- 这样想的算是高尚的。更实际的是东北都分成九个省了,想当省主席的还没分配开呢,哪儿能再找一帮添堵的家伙来跟自己争有数的岗位呢? -- 这是一个竞争上岗的问题。

至于那些“上将”,“司令”的头衔倒没什么关系,土匪也不知道国民党里还有一个叫做”铨叙“的部门,连戴笠戴老板,至死也只叙出一个少将来,你凭什么当上将啊?

没这么忽悠人的。

最后的结果是没给养,没后援的中央胡子被共军打了个落花流水,而国民党的名声,也被这些习惯于打家劫舍,毫无军纪概念的家伙们败得一塌糊涂,这也是黑土地民心转向“中央来了更遭殃”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纵队就属于这样一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谁见谁打的“中央胡子”,确切地说,这是一支根本就没能正式建立的部队。

挺进军第二纵队是一个姓杨的建立起来的,此人身份始终是个谜团,按照其自己说法,居然是胡宗南长官派到东北的特派员,奉命建军。

最后一个惯匪nbsp;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不是我干的。天地良心,俺老胡从来没打过东北大妈的主意啊


这个第二纵队所谓的建军十分有时代感,司令郭师真本来是慈航佛教会的领袖,找了一帮佛教徒算是基本部队。杨老板想了想,觉得这儿又不是少林寺,靠和尚打共党很不靠谱。又叫人拿了大饼在街上招要饭的,来了就算兵,招来了副司令陈云普,很快建立了一个纵队,部队设五个处,十个师,号称七万余人,以至于共产党八十年代整理哈尔滨的党史,正式文本中国民党在哈尔滨的八大主力中,二纵队排在第一号。

这肯定是某个书呆子望文生义了。打完一看,二纵队的真实人数只有一千挂零。一个纵队在土八路这边算是军级单位,而这个第二纵队总兵力也就一千来人干吗编十个师呢?大概,是准备着忽悠老蒋的。

行,没忽悠成国民党,把共产党忽悠了,算杨特务有本事。

即便这一千来人,还大多是跟郭京那六丁六甲神军一样的城市流氓,要他们打仗那就等着瓮中捉鳖吧。杨特务有办法,设法动员周边土匪加入,就成了他们的首要工作 -- 土匪,毕竟有战斗经验,熟悉武器,对二纵队来说属于最好的兵源。其结果就是第二纵队很快从武装乞丐向匪帮过渡,军纪败坏得一塌糊涂,被哈尔滨人视若蛇蝎,连带国民党一块儿躺枪。

1945年10月,该部拉出哈尔滨,准备进黎母山整编,途中遭到八路军系统的一支自卫军部队迎头痛击,在平房区打了一仗,战斗仅持续二十分钟,十个师全被打散(这谁指挥的?两分钟击溃一个师,什么林彪粟裕拿破仑,怎么敢比?)。杨特务就此失踪,郭师真是个没主意的,一听枪响就跑回家念佛去了,副司令陈云普逃回哈尔滨,1946年4月底被捕。其余匪徒,要饭的还回傅家甸要饭,土匪还上山打劫,一个纵队烟消云散。

就在他们去黎母山之前,二纵队二支队的支队长(师长)荣东山曾经带人来胡家药铺,要柜上拿出钱来,支持“光复建军”。在枪口下胡家不敢不从,乖乖交出了一大笔钱免灾。当时跟随荣支队长来的几个所谓干部,看来恶形恶状,对胡家显示出很贪婪的样子,让胡家少东家印象深刻。

但,倪警官怎么会问到这条线索呢?他对胡家少爷说,我们需要单独谈一谈。

两人找了个屋子坐下,倪钦委婉地对胡家少爷传达了一个不幸的信息 – 胡老先生恐怕已经遭到了不幸。

“这是为什么?“胡家少爷十分吃惊。

倪钦说以前发生过同样的事情,你看这块玉佩,主人曾将其摔击过,已经损坏了,而且并无老先生说的作用。因此,很可能胡老先生是故意摔坏玉佩,借此传出一个信息 –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莫非胡老先生已经自知必死,暗示家人不必赎自己?还是秉性刚烈,不肯屈服?最初倪钦的看法是一半一半。听说老先生家曾经被勒索过,也曾破财免灾,他认为第一种可能更大了。

那么,老先生为何认为自己必死呢?必死的人会不会利用机会送出有用的信息呢?带着这种想法他仔细检查了老先生写的那封信。或许出于监视之下,老先生的信写得很规矩。但当把信纸对向灯光,干警很快发现了这张信纸上有多处指甲掐痕,仔细看起来似乎是几个“二”字。

因此,他才问了那句话,并认为这个第二纵队很有嫌疑。荣东山本人已经在黎母山战斗中被击毙,前来绑票的会不会是他的残部?

胡家少爷死活不相信父亲会死,一定要筹钱救人,警方只好听之任之。倪钦返回单位,立即提审了在监狱中关押的几名二纵队二支队匪徒。

他的审问单刀直入:“你们在大油坊一带那个据点在什么地方?”

审问到第六个俘虏,此人立功心切,供认在大油坊的一个铁工厂,正是二纵队残匪的一个秘密联络站,因为藏的隐蔽,没有被破获。

倪警官马上向姜局长作了汇报,当晚便带一组人马直扑大油坊,决定给匪徒们来个突然袭击,力图挽救胡老医生。

因为印象中二纵队就是个乌合之众,倪钦没把这次行动当回事,带了五个人四杆枪,觉得足够了。另外,因为大油坊属于道外,又通知当地警方协助。

没想到这个“协助”后来救了倪钦他们的命,二纵队残匪,俗称“挺二”。可是实战中这帮土匪一点儿也不二。

[待续]
最后一个惯匪nbsp;四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更多精彩故事和视频,请关注某家的公众号萨苏-萨书场,谢谢
另外,由于稿件审查等原因,下周开始可能在公众号上发出的文章要比博客上早一点,性急的朋友可以在那里先睹为快

  评论这张
 
阅读(11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