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最后一个惯匪 六   

2016-01-15 11: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倪钦一枪打掉一个对手,但形势并没有好转多少。跳到院子里的那个土匪十分凶猛,仗着波波莎冲锋枪火力强悍,子弹直朝警察头顶上盖。那几个掌柜的和伙计都没人管了,纷纷朝院外跑去。

就在这个危急时刻,救兵到了。

哪儿来的援兵呢?就是倪钦向道外请求协助来的“协警”。

这正经负责案子的都被打得趴在地上了,协警能有多大能耐呢?

也真是巧了,这天正好有一位特殊的人物到道外分局视察,导致来的这批“协警”意外的强悍。
最后一个惯匪nbsp;六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老照片:前往重庆谈判的毛泽东等


天,看这张照片,难道来视察的是毛泽东还是周恩来?!

这显然都是不可能的,毛泽东当时在延安,周恩来也刚从重庆撤回不久,不可能到东北来。这一天到道外分局视察的是照片上最右边的一位。

除了毛周以外,这张照片上几乎都是名人。从左侧数,是“和平将军”张治中,毛泽东,美国特使赫尔利,周恩来,王若飞,胡乔木,最后一位,是毛泽东的贴身警卫陈龙。

人称毛泽东身边有三条龙 – 龙飞虎,颜泰龙,还有一位,便是陈龙,也是他们三人中唯一的东北抗联出身警卫人员。

陈龙,原名刘汉兴,辽宁抚顺人,曾在吉林陆军军官学校受训,抗战开始后投入王德林救国军,后加入抗联,曾任第二军军参谋长。1936年奉周保中之命前往莫斯科东方大学进修,1938年前往延安,在社会部工作。1945年毛泽东赴重庆谈判,陈龙随之执行保卫工作。

据说这位性情暴烈,武艺高强的将军当时极有派头,拿的是李克农的枪,穿的是李富春的鞋,戴的是毛泽东送的表,连喝酒都是和王若飞一起。

他在抗战胜利后前往东北,任北满社会部副部长,随即被任命为哈尔滨公安总局局长,接替第一任局长周维斌的工作(周调入社会部),此时还未交接。

视察中得知有这样一个配合的任务,便命令他的几个警卫员去“见见世面” – 你们将来也得干这一行啊,跟人家学学啥叫公安工作吧。

都是精挑细选的精兵强将。陈龙是毛泽东的贴身警卫,跟他的人身手能差吗?那是预备的中南海保镖啊。

这土匪的点儿也太背了些。

张效德老先生坚决认为陈龙部长(陈龙解放后任公安部副部长)亲自参加了战斗,但遍寻陈龙相关著述,都没有这种记载,倪钦的报告中也没有这样的纪录。也是,一个小小的绑架勒索案子,陈部长亲自出马,也太掉价了吧?

几个警卫乘一辆吉普车,刚赶到铁工厂门口,里面就响枪了。几个警卫人员拔枪在手,跳下车,便看到一群人从里面跑了出来,有穿公安制服的,也有看着像掌柜伙计的,这便是被打垮的警察和曾在挺进军第二纵队干过的老板和伙计。

总算那几个业务不灵的家伙脑袋还好用,看到自己人马上喊起来:“同志,快来支援,有老土匪!”“这几个是挺进军!”“土匪有冲锋枪!”

陈龙的那几个警卫根本没合计,马上娴熟地加入战斗。

院里双方正在枪战,只听院外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接着两道强光从大门照入,将院子照得雪亮。树后的土匪沉不住气了,他在强光下举枪要向门口的汽车射击,却被从院墙顶上一枪命中右臂,枪当即落在了地上 -- 原来,新来的援兵把车对着大门打亮车灯,车上却只留了一个司机,几个带枪的不走正门直接上了院墙 -- 打巷战重迂回重上房压顶抢制高点的原则执行得淋漓尽致。

受伤的土匪也很强悍,波波莎冲锋枪不要了,身体扭一个角度,仍然是以大树为掩体,左手从腰里又抽出一支手枪,跪姿朝墙头上的侦查员连开两枪,继续顽抗。

这两颗子弹,后来发现都打在了墙面上,没能穿透。事后推测,是负伤和大门口突然的强光干扰了土匪的射击精度。

问题是那棵大树不是很粗,土匪转身的时候正把侧面亮给了倪钦。

倪钦是分局有名的神枪手,抬手一枪正命中土匪的臀部,顺势一枪击中他持枪的左臂。他用的是一支勃朗宁手枪,这种枪三十米内杀伤力很强,在强烈的动能冲击之下,土匪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手里的枪扔出去足有几米远。
 


倪钦使用的这种勃朗宁手枪射击精度高,故障少,性能极佳,只是结构要求比较高,民国期间国内几次仿造都不太成功


几个援兵乘机从墙上翻了过来,倪钦上去踢开土匪的枪,连声喊:“别打死了,抓活的!”

看这几位如狼似虎的架势,倪钦担心对方是野战部队来的,习惯于死没死先补一枪,这跟公安系统的原则是完全不一样的。对方领头的那个咧嘴一笑,呲出六颗大牙 -- 估计是战斗中负过伤,这位是个豁牙子 – 满不在乎地说:“放心吧,死不了,没朝要命的地方打。”

豁牙子扑上去,跟逮鸡逮鸭子似的把这土匪直接踩在了地下,拿枪一指脑袋,叫道:“来人,搜身,包扎。”整个动作行云流水。

地窖里还有一个土匪呢,怎么喊都不出来。双方对峙了十分钟,豁牙子老大下令准备辣椒来薰的时候里面传出来一声沉闷的枪声 – 土匪开枪自杀了。

被抓住的土匪一言不发。好在往外跑的掌柜和伙计都给抓回来了,很快招供 – 那几个逃跑的警员为了戴罪立功,干得十分积极,一个也没给放跑。

审查结果颇让人惊讶。这大车店里面的所谓掌柜和伙计的确都干过“挺二”,属于从地上转入地下的,他们干过土匪的情况,公安局早有掌握。

那公安局怎么没有早一点把他们抓起来呢?

光复后那一段哈尔滨十分混乱,在敌我双方之间被裹挟,翻来覆去的人员甚多,无论从情理角度还是从人手角度,特别市公安局都没有把所有相关人员抓起来的道理。当时的政策是缴枪不杀,既往不咎。如果土匪插枪投诚,除非是匪首,否则连登记都不用直接回家,这样也是为了更好地分化瓦解匪帮。

当时省事了,后遗症不小。这大车店的掌柜伙计都属于门会道的,屁股很不干净,而且“挺二”被击溃以后,他们这支部队属于完整突围的,便商定了回到哈尔滨潜伏下来,一方面等待国军打进来里应外合,另一方面他们的首领认为此时哈尔滨百废待兴,如同没了大门的房子,正是他们活动的好机会。

他们这个首领前一天晚上还住在店里,跟“压满洲”和“双胜”谈了一夜,今天早上刚走。

“压满洲“和”双胜“,就是地窖里藏的那两个土匪,身中三枪被活捉的那个,名叫王纯,报号“压满洲”,他和“双胜”的杆子(匪股),都是在1946年2月,于五常小山子战斗中被击溃的,两人凭借过人的凶悍,从三纵队剿匪部队的重围中逃出,到哈尔滨投靠了绰号于毛子的于兴随。

于兴随,便是这支挺二残匪的首领,胡老医生绑架案的直接策划人。

[待续]


更多精彩故事和视频,请关注某家的公众号萨苏-萨书场,谢谢
另外,由于稿件审查等原因,下周开始可能在公众号上发出的文章要比博客上早一点,性急的朋友可以在那里先睹为快

  评论这张
 
阅读(134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