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最后一个惯匪 十五  

2016-01-28 13: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湖上有句话:“兄弟就是用来卖的。”放在周智富和曹凤阁身上,可谓万份贴切。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详述了。在周智富的威逼下,曹凤阁被迫脱下外衣和鞋,下了爬犁。只是在他苦苦哀求之下,周智富才让他保留了一身内衣。然后,周智富对他说:“好了,你可以走了。”

曹凤阁刚一转身,忽然觉得背后冷风飙动。他到底是当过伪警察和土匪的,知道周智富最终还是不想放过他,猛地向前一蹿,但后腰还是中了一刀。

见一刀没有致命,周智富把枪往回一抽,准备再刺第二刀。

没想到刺刀插在曹凤阁身上,没有拔出来。

伪满军使用的步枪


周智富没注意到,他们抢的枪,并不是日军的三八式步枪,而是日军为伪满军配备的步枪,绰号“东洋单打一”。这种枪射击精确性甚好,但打起来特别容易贴壳,伪军们私下认为是日本人怕他们投抗日武装,又需要让他们保持一定战斗力,特意把枪做成这个样子的。这种步枪可以通用三八式步枪的刺刀,但是锁扣装置设计得不好,经常会在拼刺中脱扣,这一回周智富也体会到它的这个古怪特点了。

曹凤阁明知自己负了重伤,但咬牙忍痛没命狂奔。周智富举了几次枪,一搂扳机就能把他打死但最终没下手 – 不是因为他还有残存的义气,而是因为他怕枪声引来公安人员。

就这样,曹凤阁死里逃生,主动到区政府自首求救来了。

说来他也真是命大,不但给抢救过来,而且正要判死刑的时候,松江省派人来找他了。原来,曹凤阁在伪警察时代曾经当过文员,专门负责与抗日相关案件的档案。克东曾是抗联活跃的地区,有很多同志牺牲或者被捕,很多人下落不明。日本鬼子战败的时候把档案都烧了,很多幸存的老同志找到组织,组织要了解他们在敌人狱中的表现,还有很多家属来找松江省长冯仲云,要求调查自己亲人的去向,但都没有凭据。这件事最终有人想起来,说有个叫曹凤阁的文员,专管这件事,他可能还记得一些同志的情况。

上级也不知道曹凤阁此时的情况,于是就派人来问了,一问才知道正要拉出去公审枪毙。于是,派来的工作人员便和他谈了话,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年的档案。

如果曹凤阁说不记得,估计马上就给拉出去,陪王西屏和韩昌荣去了。

这个曹凤阁认贼作父,又当土匪又越狱,但他偏偏有个好脑筋,于是回答我大半都记得。

工作人员不信啊,问了他一个牺牲同志的情况。

结果曹凤阁说得十分清楚,连用刑的时候这个同志骂鬼子的话都记得。

得,这就不能轻易杀了。继续问吧。

按说,这也就是给曹凤阁延上几个月的命,到时候该杀还得杀,总不能同案不同罪吧?最多,照老丁说法,给他买个好点儿的棺材。

没想到审着审着审不下去了 -- 曹凤阁交待,一些失踪的群众并没有死,而是被日本人送到北海道最后一个惯匪nbsp;十五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作劳工,开煤矿去了。

这就不能让他死了,得留着这证人跟日方交涉吧。

这一交涉就是几十年……

等把这事儿办完了,这位也算是将功折罪,最终逃出生天。

笔者的奶奶说过,艺多不压身。人多长点儿本事真没坏处,谁知道哪块云彩下雨呢?

公安干警们正对周智富部署追捕,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说“黑万”进了长发屯,拿枪指住了他爸妈姐姐让做饭,要公安人员赶紧去抓。

于湘浦股长立刻带了七八个干警,包括枪法最好的助理员苏震,直奔长发屯。

走到村口,正准备拉开架势逼进去救人,忽然那孩子朝前一指:“我姐!”

公安人员们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破皮袄的小姑娘,身背一杆比她还高的大枪,正在村口调理一个马爬犁呢。

“你姐?你姐不是让土匪给劫了嘛?”公安人员一把没拉住,那小孩已经连蹦带跳地冲出去了,嘴里喊着:“姐,姐!”

那姑娘倒是落落大方的,走向公安人员,把枪摘下来递过去,问:“公安同志,听说打死土匪有奖钱,能给我们家换成粮食吗?”

打死…..土匪?!

于股长等人一拥而上,只见爬犁上跟捆山猪似的捆着一人,正是逃匪中曾一个人力战搜捕部队的那个惯匪刘万荣。只不过这个家伙如今脑袋上仿佛开了油酱铺,红的,黑的糊了一脸,早已气绝身亡,人都冻挺了!

谁干的?就这孩子他姐。

原来,这刘匪丢了马,觉得大雪天也跑不远,不如找个地方抢匹马或者抢个马车爬犁的,也弄点儿东西吃,暖暖和和的才好上路不是。去哪儿呢?他也算是艺高人胆大,觉得公安局肯定在四面撒网,但未必想到他会重新回到长发屯去。那个屯子比较富裕,好多人家有马,还有的人家有大烟。

结果被他猜对了,这屯子公安人员还真没留人。

土匪有土匪的道行,独行的土匪不进小屯子,怕漏风。他们通常都是找个大屯子,再找个气派的房子进去落脚。这样的房子通常都是有点儿家产的人家,和邻居往来较少,门一关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外边一概不知。只要用枪把一家子人管住了,要吃要拿都好办。

长发屯苦不甚富,这姐弟俩的家有道黄泥院墙,就算不错的了。刘匪跳墙而入,当时就把这家人逼住了。只有那小孩儿因为正在搂柴火,一看来人不善,钻柴禾堆里就不出来了。

干警们后来问他:“是你爸你妈还是你姐让你来报案的?”

小孩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都不是,我自己想的。”

老丁评价:“这一家子脑袋都好使,遗传。”

[待续]
最后一个惯匪nbsp;十五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更多精彩故事和视频,请关注某家的公众号萨苏-萨书场,谢谢
另外,由于稿件审查等原因,下周开始可能在公众号上发出的文章要比博客上早一点,性急的朋友可以在那里先睹为快

  评论这张
 
阅读(161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