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宣武父女冤鬼复仇案 下   

2016-01-03 14: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调查这案子的民警开始带点儿”兴致盎然”的感觉。您想啊,这熊杀兔子不奇怪,兔子杀熊,搁谁不觉得新鲜啊?还有一段灵异的冤鬼复仇串联其中,几十年的老刑警都见过这么离奇的案子。当然最主要的是这案还没报就已经破了(虽说帮忙破案的人有点儿古怪),警方反正是没压力。

然而等工作起来,才发现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出现场俩多钟头,
警察愣是找不着现场在哪儿!

那女的说得清楚,事情发生在他们自己家里,地点在宣武门边上一六层居民楼里,怎么会找不着现场呢?真找不着!转悠了几个钟头以后,警察们才惊奇地发现,不知道哪个天杀的房地产商,居然把那一片整个给扒了,别说那居民楼,连小区都没了。如今这里变成了一大型环球式写字楼,按照地图立体定位(经纬度+层数),他们俩这家,现在应该是某公司的会议室。人家很难想象自己这个维度的空间里发生过如此血腥暴力的案件。

不怪警察同志笨,因为那时候正是西城和宣武两区合并,机构变化大,管理上有点儿混乱是正常的。

好在还有顺藤摸瓜这回事儿,找房地产公司,找派出所旧档,查!

查他们两口子算没戏了,人家是租房的 – 那么大的球星全家挤在宣武门(当时那一带还属于房价较低地区)一两居单元房里,还是租的,似乎不可思议。其实也没什么,原来在紫什么山庄人家是住独栋别墅的,等到破落了,那就什么也别说啦,溥仪先生放出来,他叔给皇上接风的时候,桌上摆的不过是老玉米。

查拆迁记录找那租房子的房主,这楼里头的人几经搬迁,早已经东南西北张大嘴了,最后调查结果 – 房主在这女的自首前一年已经移居海外,邻居说去了加拿大,原单位听说是澳大利亚,本人出国记录显示是美利坚合众国。

得,您就是找联合国帮忙,也得说明这房主他干过什么吧?如果对方没有犯罪,国际刑警也不给你帮忙的。

说到这儿想起跟金先生在凤凰卫视做节目,到休息的时候金先生忽然无故发笑。一问,原来是刚从美国回来,参加了一个会议,是中美双方讨论引渡贪官的,席间谈到某贪官的种种罪恶,共列了十六条。美方主持的是一黑色老大,听着我方官员逐条念着这个贪官违反党纪第多少条,如何罪恶滔天,开始是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后来竟然有些昏昏欲睡的架势,一直讲到第十条,也没有松口的意思,反正是没有一点积极配合的精神。

中间休会的时候,咱们这边跟着来的一位觉得美帝国主义明显没有诚意嘛,于是想了个请君入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法子。这位老兄笑着提问黑色老大,说快要选举了,您投谁的票?是共和党的还是民主党的啊?

我嘛,民主党,我投奥巴马的票,他是我认为最有性格的美国总统。黑色老大端着一盘子沙拉,很豪气地说,丝毫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

“既然如此,”咱们那位老兄阴阴一笑:“如果民主党的党员们,连犯十条党纪,难道贵党就能听之任之?”

这一棍子打的,黑色老大两眼瞪得跟包子似的,口唇颤抖,嗫嚅半晌,硬是回不出话来。

看来完全达到目的,我方老兄洋洋得意 -- 你也没话说了吧?还不同意我们的遣返要求?

后来才知道,美国民主党压根就没有党纪,连党章,也比居委会的管理条例还简单。要不是跟中国人谈判恶补一番,这位黑色老大这辈子连什么叫党纪都不会有概念。

愚昧落后的美国佬啊。

事后才明白,不是每个美国人都是傲慢的帝国主义者,至少这黑色老大不是,人家既然来谈,还是希望双方能够相互合作的。问题是双方对话不在一个层面上,理念不同才造成了一边义愤填膺,一边五里雾中的情景。等谈到第十四,十五条,这个贪官非法占有公私财物多少多少,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多少多少条,对方眼睛马上亮了,等听到第十六条此人为了避免罪行暴露,竟然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前妻,证据确凿,那黑色老大夹起皮包说今天真是浪费时间,如果贵方倒过来谈,第一条确认了我们就都可以去巴比寇啦。

从这个角度,在还没法立案的情况下,中外警方合作,在全球寻找一个可能啥都不知道的房东,完全缺乏可操作性。

也确实没有报案,档案里没有此地发现无名尸体之类的记录。

不过警方还是下了不少功夫,至少把周围的四五家邻居都找到了,除了有一家楼下的记得这家人经常打架以外,一无所获。更可气的是此人竟然还把时间记错了,提供的这家人入住时间比杀人的时间还晚。

这不是成心的,您想普通老百姓,谁会按照破谋杀案的要求保存记忆呢?我要问您上上个星期四早餐吃的什么,估计也有七八成答不出来。

其实警方还是有些工作没做到,比如找到了对门的邻居,对方说没有异常也就记录没有异常了。谁知道当时对方是把房子黑租出去的,他当然不知道那一天发生过什么。如果能跟租户谈一谈,收获肯定不一样。

调查归调查,这女的成了大麻烦。你拘捕她吧,她犯了什么法?还没立案呢,怎么拘?你放她回去吧,她自首杀人,放跑了算谁的?再有,这女的死活不离开公安局,就怕让那父女俩半路给抓去,那肯定比面对警察恐怖。

最后,有个警界老大出了个馊主意 -- 这边调查着,那边带着女的去做精神鉴定,要多详细有多详细,多找几家医院,先拖着再说。

问题是神龟虽寿犹有竟时,等第三家医院都证明这女的精神正常,而且应该是一贯正常,警察同志可真没辙了。发现这案子真跟精神问题有些关系,那是后话。

没想到案子就在这时出现了进展,连警察同志们都深感意外。

那一天,接那个女的自首的值班警察去某个派出所接洽一起案件,等着查档的时候忽然听见后院有人哭得伤心。

当警察的不心硬不行,能让警察都觉得悲从中来,那可真是不简单了。一问,街头口角的一个小案子,但这人为了夺路而逃竟然打警察,于是给抓进来了。

打得重吗?小警察问。

没事儿。被打那警察摸摸脑袋,就是吓唬吓唬他。

那吓得哭成这样?

听着哭声太凄惨,小警察决定去看看。一瞧,里头关的是个秃顶驼背的老头,他就问了:“大老爷们的,你号什么?”

那人抬起眼睛,看着警察跟看着救星似的:“警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就是着急,您放了我这一回吧。”

“这什么地方啊,你想走就走?”

“求求您了,我不回去,我女儿得饿死。”

[待续]
宣武父女冤鬼复仇案nbsp;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更多精彩故事和视频,请关注某家的公众号萨书场,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07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