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最后一个惯匪 二十一   

2016-02-13 22: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局长身边都是会家子,不用号令,他拿枪一撤身的时候已经扑上去了。

被抓的是那个本片的民警,户籍管理员,带他参加行动十分偶然。事后查明,他正是于毛子匪帮在公安系统内部的卧底,他曾经利用自己的身份为于毛子匪帮的多人伪造户口,使他们潜伏下来。没有他的掩护,于毛子他们很难在新城大街隐藏这么长时间。

而他的供述让公安机关深感扼腕 – 那个匪帮的粮台二爷周智富,居然此前不久又被哈尔滨警方抓过,但再次化险为夷。

周智富怎么二次被抓呢?还是因为他那个挺匪身份。

这个周智富也是合该倒霉,他在更换了身份之后,也潜伏于新城大街。一次外出的时候,他被一个当过挺进军的自首人员当街看到,马上喧哗起来,于是再次被抓。

周智富当时没有反抗,束手就擒。他十分狡猾,注意到那个人只是在挺进军中见过他,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于是又一次施展装傻大法,一面假装老实,一面表现糊涂。他把挺进军的情况说得颠三倒四,自称是被抓去当的马夫,但又确实供出了几个挺进军中的人物。

既然如此,顺藤摸瓜难道还抓不到他的把柄吗?

还真抓不到。周智富狡猾就狡猾在这里,他供的几个人都是他认识对方,对方不认识他的。要知道挺进军当时编了八个师,团一级的干部已经比狗还多了,谁会记得他一个“营长”啊?审判员去核对的时候核查对象个个绞尽脑汁也没想起这个人来。

当时没有联网,抓起来的嫌疑分子又太多,很不容易甄别。再加上潜藏在内部的那个户籍管理员从中传递消息,大打掩护,最后,审问人员没能识别出其真实身份,笔录中认定其“智力低下,属于从匪”,判了二年有期徒刑。末了,还同意了保外就医。

等现在明白了这个二傻子是大匪首,再想抓,早已杳如黄鹤。这次“捉放曹”的结果是一贯官迷的周智富被吓破了胆,再不敢和国民党方面或者残存的挺进军人员发生联系,使追查于毛子匪帮的线索断了一条。

两次被一个“傻子”耍了,公安人员能不痛心疾首吗?

那么,局长是怎么发现这个户籍管理员有问题呢?他的回答很简单:“他站那位置一看就不是打土匪的。”

不是打土匪的他要打谁?

这个伪警察出身的残匪供认,一旦双方真驳了火,他第一枪就打倪钦,制造混乱方便土匪逃走。

好悬。

说起来这位局长也堪称老江湖了,有了怀疑不懂声色,下枪的过程自然流畅,让对方不知不觉间解除了武装。要知道在东北鼎革那几年,很多绿林出身的人物枪玩得极好,一枪在手,轻易十个八个人放不翻他。所以,如果非常偶然地发生借人家的枪玩,或者跟人家换枪这种事儿,接下来常常就是一场火并。这位局长显然是深通此道。

要说当时的风云人物,手里有一支枪能玩到什么程度,丁老给我讲了一个例子。

1946年10月,公安人员在拉哈车站遭遇原日本大特务李子真。李子真在抗战中是讷河县伪讷河警务科科长,罪恶累累但十分机警。他在逃亡途中被人认出举报,七八个公安人员围住李子真一个,但因为没及时下掉他的武器,遭其拔枪还击,先后击伤我两名铁路警察,一时双方打成对峙。车站上人很多,而且许多人认得这个大特务,纷纷高喊抓他。李子真见状不妙手持双枪跳车逃走,边逃边回手开枪掩护,一气逃出去五六十米。公安部队的人员训练不足,又怕误伤群众,眼睁睁看着要被他跑掉。

意外的是此时从车站上跳下一名军官,竟然不作隐蔽,直朝正在逃跑的李子真追去,其快如箭。李子真回手一枪,那人就在其手一动的瞬间向侧面一闪,避过这一枪,同时回手一枪打去,正中李子真颈部,使其当场毙命。

因为战斗发生在车站上,观看这场枪战的群众见此情景欢声如雷,纷纷呼喊:“坏蛋李子真给打死啦!”“这下给我们这儿除了一大害!”

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此人是谁?

此人是东北抗日联军六军军长夏云杰的警卫副官,人称“夏副官”的夏凤林,此时担任嫩江卫戍副司令,他是乘车到齐齐哈尔汇报工作回程见到此事,“见义勇为”。

在东北抗日联军中,被称作“副官”的,无论“陶副官”陶玉峰还是“乔副官”乔树贵,抑或是“孙副官”孙国栋,个个身经百战,放在今天都是兵王。夏凤林1935年参加抗联,从境内打到境外,真正百战余生,还在苏联的八十八旅接受过特种兵训练,有苏军少尉军衔,李子真碰上他算是碰上了克星。
最后一个惯匪nbsp;二十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夏凤林(八十八旅时代)


其实这对夏司令来说只能算小试牛刀。抗联五万大军胜利时活下来的不足千人,单兵战斗力之强连同等数量的关东军也不敢撄其锋。

1946年4月,夏凤林率十一团张全山营两个骑兵连深入罕达气剿匪,被“中央胡子”尚其悦所部一千多人打了埋伏。四面的制高点都被占领,他身边大多是新兵,有的枪都不大会放,眼看是个全军覆没的局面。此时,夏凤林果断下令机枪手停止射击,把四挺机枪都集中到自己身边,机枪手只管压子弹。他就用这四挺机枪不停地向四面的敌军扫射过去,枪响人倒,山上的敌军被打得抬不起头来,机枪手上一个被敲掉一个,最后实在招架不住,有的胡子开始掉头逃跑。

土匪缺乏正规战训练,逃跑是崩溃式的,夏凤林马上发动追击,这一仗反败为胜,连国军“东北挺进军第一军”嫩江司令关作舟少将也死在乱军之中。

打赢了,才发现夏凤林身中四枪,其中一处重伤。

《水浒传》中有一段卢俊义单枪匹马杀散一千多辽军的描述,看夏凤林和关作舟这一战,大约便如是。

耐人寻味的是,当我追寻夏凤林司令的生命轨迹时,却意外发现他从五十年代开始便担任一家糖厂的副厂长,一干,就干了一辈子。1983年夏凤林从该厂顾问职务上退休,十年后病逝。

糖厂......好吧。抗联的干部,大多经历坎坷,这样平平安安地干上一辈子,未必不是福气。

可我总摆脱不了那个四挺机枪恶战八方的身影。

忽然想起陆放翁的一首词 – “贪啸傲,任衰残,不妨随处一开颜。元知造物心肠别,老却英雄似等闲。”

老却英雄似等闲。午夜梦回,不知那个糖厂的深夜,是不是会听到隐隐虎啸。

言归正传,我们继续说侦破工作吧。

[待续]
最后一个惯匪nbsp;二十一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更多精彩故事和视频,请关注某家的公众号萨苏-萨书场,谢谢
另外,由于稿件审查等原因,下周开始可能在公众号上发出的文章要比博客上早一点,性急的朋友可以在那里先睹为快

  评论这张
 
阅读(18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