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张学良身边的灰色影子 – 真实的大看守刘乙光 下  

2016-02-04 09:0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乙光和黄克诚分手的时候,曾讲过安排好家中事务后去参加红军,但最终没有去。黄克诚大将至死不知这位小兄弟后来的命运,曾为他嗟叹不已。

或许因为政治思想发生改变,刘乙光最终还是跟了国民党,但也不曾自首。国民党特务中便糊里糊涂多了这么一个“地下党”。他一度负责看守军统中犯了“家法”的特务们。或许因为有早期共产党人的认真劲儿,刘乙光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于是被分配了看管张学良的任务。在这一期间,他恪尽职守,和张学良曾多次为了活动范围,书信检查等发生冲突。
张学良身边的灰色影子nbsp;ndash;nbsp;真实的大看守刘乙光nbsp;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而与此同时,张学良的幽禁生涯,又有着完全不同于囚徒的异样色彩。

根据现在披露的可靠史料,张学良在与世隔绝的年代里,有着这样意想不到的生活 –

他可以订报纸和期刊,虽然由于需要预先审查的原因,很多不能按时到达,但早晚还是会来,以至于他可以从香港报纸上读到北京政治协商会议的消息,并对出席人员的名单作自己的分析。

他依然拥有自己的财富,而且每个月发薪。他可以用自己的钱令刘乙光去外面给他买所需的东西,比如1942年让刘乙光去贵阳买来《鲁迅全集》看,到台湾还要从内地买佛学书(最后给了南怀瑾)。

他可以带着特务们去打猎,可以访名剎、寻胜迹,爬山游水、打猎、照相、钓鱼、打麻将、修浴室、建网球场,在去台湾之前还有自己在东北军时代使用的副官和保姆。

他有短波收音机,1956年,蒋介石警告张学良,不得收听中共广播。看来,这之前他应该是听了的。

他的膳食在去台湾之前是颇为精美的,即便在颠沛流离买不到东西的情况下,刘乙光也会设法每天给少帅炖一只鸡。

他到达台湾的前期,因为中原鼎革和二二六事变的影响情况比较窘迫,但时局稳定后自由反而更多一些,他甚至可以到台北逛旧书店,给蒋经国赠书邮去。

他能够参加贵州省主席吴鼎昌的诗会,也能够在一定范围内接见一些宾客,其中包括张学思这样的亲人,莫德惠这样的故旧,也有汪精卫这样的政客。
张学良身边的灰色影子nbsp;ndash;nbsp;真实的大看守刘乙光nbsp;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他自己没有自由,但他身边的赵四小姐每年可回美国一次。甚至赵四小姐的情敌蒋四小姐也曾经来看望过张学良。

他有自卫武器,愤懑时曾持枪对门外的百年老树连续射击以示不满。被打得伤痕累累的老树如今成了旅游风景。

他每天都可以洗热水澡,白天在一定范围内散步,游览,到庙里题诗。在山区为了给他洗澡,刘乙光会雇佣专门的挑水人员。

大概古今中外软禁的人里面,这都是十分罕见的。刘乙光这个压力重重的看守任务,作得也极有特色,显示出他的能力。

一方面,他严格地按照要求剥夺张学良的自由,比如在苏仙岭期间,张学良到县城洗澡,被驻防的东北军军官认出,刘乙光立即毫不迟疑地安排转移;另一方面,他又在职权范围内尽量给张学良以方便。甚至,当张的情绪实在不稳时,会急报戴笠等设法解决(戴的做法是或者自己来看望,或者请东北故旧去拜访张学良,效果良好)。

换句话说,他既是在看守,也是在服务,有的时候,他所能容忍的限度甚至让人惊奇。

比如,刘乙光怕张学良闷出病来不好交差,会千方百计安排他出去走走甚至去逛街,倒是张学良很乏这样的心情。特务们还设法和张学良打麻将消磨时间,后来发现张很看重输赢,技术又不高,于是改下象棋。在苏仙岭时代,一次张学良上街理发,理发的是个十几岁,十分聪明伶俐又有点儿麻子的小姑娘,很讨张学良喜欢。于是,以后他一烦闷特务便提议理发,把这女孩子请上山来给他理(少帅后来秃头是不是和小姑娘手艺不精有关?),也跟着玩牌,看他打球,于是少帅便可暂解心结,而理发费便加几倍给出。张学良学唱京戏,叫特务给拉胡琴……

刘乙光的形象,依然矛盾得很。

对一个失势少帅照顾到如此程度,刘乙光当然不是圣人,甚至某种程度他好像还有点儿势利。至少,前期他善待张学良的初衷,是和戴笠的吩咐,以及宋美龄宋子文等的叮嘱有很大关系。少帅虽然失势,但他的这班朋友依然很讲义气,刘乙光一个也得罪不起。

这期间可见刘乙光对张学良至少表面上毕恭毕敬,倒是张学良因为虎落平阳,心情悲愤经常拿刘乙光出气,把该对蒋介石撒的气出在了刘乙光身上。

刘乙光也是人,所以到了1946年戴笠撞山身死,蒋介石因内战失利迁怒张学良愈深,他对张学良的态度,也有过一段转劣时光。虽然时人的回忆或受政治影响,但他这段时间对张学良的态度不甚好,是很多人都讲过的,当不是空穴来风。张学良亦曾斥责:“还叫什么副座,干脆当我犯人算了!。”

难得的是,这时候的刘乙光,还有一条底线。也正是这条底线,让张学良后来回忆他的时候,总是染着一丝温情。

只不过,《琅琊榜》中梅长苏说:“人都是矛盾的,不是非黑即白,一分为二。”正是这种矛盾,让我们于历史的夹缝中,感受到一丝属于人的味道。

二二八事变之时,张学良等被困于台湾新竹温泉,刘乙光奉命必要时杀掉张学良。有人认为双方关系就此变得十分恶劣,这应该是推测之言,张学良释放后,虽然经常提自己当时的危险,但字里行间谈“老刘”的好处从来没少过。他是个明白人,知道刘乙光的职责所在。

局势一日数惊。然此时在几乎绝粮的情况下,却有一个记录 – 保证张学良每天能够吃上米饭,宪兵特务吃红薯,而刘乙光的妻子和孩子因为没有吃的,“饿得骂娘”。

我想,双方如果真发展到最后不得不兵戎相见的时候,心中一定都明白对方个人不是自己的敌人,那一枪,或许要饱含辛酸。

随着时光的推移,两人的关系又一次转好。以至于他们相处的最后几年,张学良的日记中经常出现“老刘”为他可能获释欢喜不已,遇到他耍犟脾气的时候“苦劝” – 这种苦劝常使张学良避免不可知之祸事,或与莫德惠等老友发生不该发生的误会。过后,张学良会感慨“老刘好意可感也”。

两家的关系亦让人意想不到的亲密。刘乙光长子刘伯涵当时在海军服役,这样写道:“我妹妹则与四小姐特別亲,四小姐待她比母亲还好,她一回來就与四小姐到房中喁喁私語。她常接到四小姐送的东西,恩情终身难忘。张先生幽默开朗,我們在西子湾的时候,他会在院中挂个大西瓜,叫我回家來吃。我那时已在海军军校四十三年班毕业,派在巡防舰上服务,老总统来西子湾时我们就要锚泊外海警戒。我们住在石觉那栋半山上的房子,我在船上用望远镜就可看到院宅中的西瓜。”

我想,那是度尽余劫之后,两个幸存者之间的惺惺相惜。

那一刻,亦悟到张学良将军的了不起之处。

被囚之日日增,我们可以注意到张学良的举动出现了很大变化。虽然“多口,快心,任性”的性格不改,但开始尽量不再让看守他的刘乙光为难。比如,他去打猎,明白自己持枪刘乙光会担心自杀,便只捡拾猎物不做射杀者;再比如,他会注意和看守们打牌少输少赢 --多输会被认为别有用心,多赢特务们不高兴;再比如,他给检查信件的特务黄敬宜起外号“黄娘子”……

张学良将军幽囚的三十年时光,刘乙光何尝不是共同的囚人?一是求生之虎,一是守丘之狐,但其实他们的利益也有一致的地方 – 幽囚张学良的局面无法改变,刘乙光亦无期待张早死以交差的狠毒。他们的共同底线,是平安地度过这难熬的岁月。

去台湾后,蒋介石第一次见张学良,开口便是:“你的头秃了。”

刘乙光现存照片上,也是和张学良将军一样谢顶的。
张学良身边的灰色影子nbsp;ndash;nbsp;真实的大看守刘乙光nbsp;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刘乙光-张学良-蒋经国


三十年,人生美好的时光都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度过,共同消磨雄心,一起发白齿落,这已经不仅仅是囚者与看守,而有了一种生死相依的味道。我想没有谁认真关注张学良身边那个灰色的影子,只有刘乙光明白,自己的青春,是和着张学良的壮志付水东流。两个人的晚年重叠在一起,政治的色彩早已淡去,有的,大约只有同声的晨钟暮鼓。

刘乙光的儿子刘伯涵这样谈到那段岁月,或许,正适合做本文的结尾

“在感情上,我们是偏袒着张先生的,对外面的风言风语,我們都很关心,因为我們有着很深的感情。我们弟妹对张先生都很尊敬,因为他以前把我們当一家人看,对我们很好,我们也一直视他为父执。在那些深山僻壤中,只有我们这家小孩,他对我们好也是自然的。那段时光也是我们全家最值得回忆的岁月,张先生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想起我父亲就想到张先生。张先生的历史功过自有定论,但他的爱国心都是绝对值得肯定的,我们永远记得那山中的张学良。”

刘乙光死去的时候十分寂寥,蒋经国之外,只有张学良和赵四小姐来吊唁。我想,这对他来说,已是足够的安慰。

[完]
张学良身边的灰色影子nbsp;ndash;nbsp;真实的大看守刘乙光nbsp;下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更多精彩故事和视频,请关注某家的公众号萨苏-萨书场,谢谢
另外,由于稿件审查等原因,下周开始可能在公众号上发出的文章要比博客上早一点,性急的朋友可以在那里先睹为快

  评论这张
 
阅读(78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