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烙人烙马海昏侯,记者的“专业性误判”  

2016-05-15 22: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考古活动中,考古学家和记者是很有趣的两群人。

在对成果进行报道的时候,他们是相互支撑的,但很多时候他们又不完全是战友。比如,考古学家有了发现总要谨慎一些,考证得再充分一些再发言,有时候对一件文物的鉴定就需要几年的时光。

而记者们总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抢到新闻,有什么报什么。从记者角度会觉得这么做职业得理直气壮,而且对于考古工作是有积极影响的——一慢二看三通过,公众的关注热点很难持久停留在一项考古事业上。而考古工作者对于记者们搞“剧透”肯定会有些恼火。

应该说在海昏侯墓的考古工作中,双方的配合是相当不错的,堪称中国文物考古中的经典。然而,和曾采访这一考古工作的记者朋友聊天,了解到这其中也有少许不和谐音。

烙人烙马海昏侯,记者的“专业性误判”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参观海昏侯墓文物展时经常会被大家忽略的“海”字印章

比如,在发现“刘贺”印章之前,在海昏侯墓中曾出土另一枚“海”字青铜印章,一名好不容易混进现场的记者看了,便提醒考古队,说不对吧,这个是汉墓吗?你们是不是再搞仔细一点。

这个墓一开始便被认为是汉墓,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怀疑呢?

现在记者这一行也是蛮拼的,而且有些跟踪考古选题的记者自己就是这方面的爱好者,所以采访时往往颇有些内行看门道的本事。

这位记者便是如此,曾经参加过几次重要的考古活动,他如此怀疑自有道理——以他的经验,汉朝的印都不大,造型精巧,一般在两厘米见方,现在这个印章跟个拳头那么大,怎么可能是汉代的呢?

烙人烙马海昏侯,记者的“专业性误判”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海昏侯的私章就是正规汉印,只有这么大

其实,他这样怀疑背后还有其他印证——几天前在墓中出土了一盏灯,看起来明显是唐代以后的样式,也不像汉墓的东西嘛——后来证明这盏灯是五代时候盗墓贼留下的。

这个倒霉的盗墓贼打穿了墓室上方的椁木,因为海昏侯墓被水淹没,地下水马上涌了出来。见势不妙的贼怕被淹死,丢了灯就跑,也顾不上盗墓了。

那时候没有抽水机,估计这贼要是活下来肯定很纠结——明知道底下金玉满堂,但没有黄帮主和紫杉龙王的本事,就是进不去啊。

当时的技术条件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推测这贼是郁闷死的。

在没有考证上述内容的情况下,应该说这样的质疑还是挺有道理的。

负责考古的专家开始没回答他的问题,后来发现这位认真要写稿子,赶紧给拦下了——这是很容易造成不良影响的。

原来,这枚“海”字印的确是汉代使用的,但如此不合规制则是因为它并非是给人来用,而是用在马身上的。

今天汽车都有牌照,尤其是发动机箱上有金属的打码,即便丢了,被人改装了,只要看发动机上的编码,警察叔叔照样能确定这车是谁家的。

烙人烙马海昏侯,记者的“专业性误判”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古代给马烙印的工具

古代的马,跟今天的豪车一个级别。海昏侯随葬的马车就有五辆,家里的马不在少数,如果被人给偷了,或者这马自己跑出去偷情被人家扣留了,怎么断定其身份呢?

古人的办法和今天差不多,只不过不是在发动机上打码,而是在马屁股上烙一个印记。中国如此,外国也如此。

那么,如果马丢了,主人和捡到的有了争执,只要看一看马屁股上的烙印,便可以分辨出来。

这时候,汉朝常规精巧的印信就不太合适了,且不说没有放大镜要看清这样小的印章很不容易,大家围着马屁股进行研究也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所以,制作这么一个大铜章很正常。

得到这样的教益我那位朋友十分高兴,不免把那位专家夸赞一番,感叹专业人士就是不一样——这样有趣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呢?是不是在你们脑子里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专家被夸也很高兴,便说道——当然啦,有些我们认为很平常或者不十拿九稳的东西,当然不会跟你们说啦。

您能举个例子吗?

专家便指指刚发现的另一枚印章——这个你能看出什么来?

烙人烙马海昏侯,记者的“专业性误判”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大刘记印

关于这个“大刘记印”印章,报道已经不少了,不用本名官衔,说明刘贺使用它的时候已经被废黜,处境不佳,只能谨慎用事。除此之外……

专家说了,这印章啊,要是放开了推测,是很有内容的。

的确是废黜之后用的,用龟钮,说明他这时是以列侯身份使用这一印章的。如果在昌邑幽居时代,他的身份是庶人,连“臣”都不能称。只有到了海昏侯时代,他重新恢复了一定政治地位,才可以用龟钮。

但关键在这个“大”字,有人说刘贺是“贼心不死”采用这个字,我是不这样认为的。汉代“大”通“巨”,所以这四个字,也可以读作“巨刘记印”。

这也没什么特殊啊?我那位记者朋友问。

当然特殊了。这个“巨”字指的是什么呢?刘贺最初的封地昌邑是在巨野——这个地名禹贡时代就有了,所以这个印章的含义便是——“巨野刘某使用的私章”。刘贺这个人啊,是个典型的北方人,在山东的时候哪怕幽居都能生一大帮孩子,到南方,他不习惯啊,没几年就病死了。这个印章,以我的看法,是表示他对故乡的怀恋呢。

刘贺这个人,应该是个恋家的人呢。专家结束了自己的分析。

我那个记者朋友目瞪口呆,原来这搞学术的要是动动心思,写的东西不亚于专业记者啊。

专家说完,得意要走,我那朋友说等等,还有个问题想问问。

你问吧,专家说。

汉朝的时候还有奴隶,那个“海”字印章,是用于烙马的吗?会不会也用于给奴隶烙印呢?我那朋友认真地问。

专家一愣,想了想,瞳孔有些散大,想说什么,最终摇着头拂袖而去,留下一句——“烙人?!我算知道汉朝怎么会有那么多农民起义了……那么大的玩意儿,谁受得了啊?”

烙人烙马海昏侯,记者的“专业性误判”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完]

--------------------
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号
烙人烙马海昏侯,记者的“专业性误判”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更多精彩,更多发现,立即扫描二维码
搜索订阅: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评论这张
 
阅读(7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