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毒杀日本教授的中国矿泉水  

2016-05-25 17: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毒杀日本教授的中国矿泉水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看到安波教授给我的邮件里附上这张照片,当时忍俊不禁,这活脱脱是上回跟他吃饭时候教授先生的真实写照。

日本的教授们很注重修养,即便人背后小肠疝气糖尿病的,一到公共场合无论如何也要在小女生们面前保留风度翩翩的仪态。

安波教授是日本大阪大学的博士导师,专攻空气净化专业的,老头子六十多了满头银发,但气宇轩昂,腰板笔直,见到的都说有高仓健七八分风采。这位,怎么会变成上边照片里头的形象呢?

那是在济南,我在电视大厦的自助餐厅里,看见这位日本教授正跟服务员怎么也说不清楚。老萨于是上前做了一次翻译,就这样结识了。

安波说不明白的事情其实并不复杂,他是问厨师:“有没有屈臣氏苏打水?”

我替他问厨师,厨师说没有。

安波也不在意,谢谢我,说没关系,我只需要一瓶苏打水而已。厨师说苏打水有,在矿泉水旁边。

这样我就带他过去了,那里有两个桌子,都放着无色透明的饮料,安波走向一桌,有些犹豫地拿起了一瓶“崂山矿泉水”。我连忙告诉他拿错了,那是矿泉水。

安波歉意地笑笑,转头从另外一桌拿了一瓶,拧开瓶盖,听到二氧化碳丝丝的冒气声,才满意地放到了托盘里,对我说:“以为到中国都是汉字,没想到还是有不明白的事情。”

这有什么奇怪,老萨我到你们那儿去的时候,也是这么琢磨的啊。

说着得知,安波是来山东卫视参加作一期环保类的节目。刚到日本的时候,在大阪大学的学生宿舍住过一段(当时我家小魔在那儿读博),这么老远遇上,也是缘分嘛。我们选了个靠窗的桌子一边吃饭,一边聊聊天。

大概因为对中华料理情有独钟,我对西餐一直不甚了了,刀叉都不时放错,经常听人要苏打水,但对这个东西怎么喝法还真不太懂,反正记忆中味道不大好。于是我便问安波教授:

“先生(日本只有教授、律师才能叫先生),您喜欢喝苏打水?”

“不。”安波摇摇头,道,“我喝威士忌的时候喜欢加一点苏打水。”

说着就演示起来。这个安波教授看来是个很讲究的人,他把一个厚底的玻璃杯放在面前,放进几块冰,然后拿过一瓶威士忌,小心翼翼地从冰块上倒下去。

看着冰块上冒出丝丝白气,他拿起那瓶苏打水,倒了进去,二氧化碳气溢出的气泡从冰块上腾起,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你不来一杯?”看我瞧得专注,安波笑着问。

好吧,来一杯就来一杯,我承认,这个酒不喝看看也挺有吸引力的。

于是安波又精心给我倒了一杯,笑眯眯地看我品尝。

毒杀日本教授的中国矿泉水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大概就是这样,老有文化的样子


老萨就尝了一口。

嗯,威士忌的味道……很浓…….但另一种味道更浓……

一种夹杂着咸味、海腥味、刷锅水……总之让你想琢磨清楚但又深深明白不能细琢磨的奇怪味道一下从口腔进入喉头,进入胃囊又忽地翻上来,然后在老萨的口中久久徘徊,驱之不去……

这什么他娘的怪东西啊?!

我的奇怪表情让安波十分困惑,大概觉得威士忌不该把人变成这个样子吧。他也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只一口,这位教授的眼睛和腮帮子就变得跟蛤蟆一样了,而且两腮还泛起了一丝红晕。

妥了,这肯定不是我个人口味有问题,而是这酒有问题。

可能出于维护风度的原因,安波运气再三,还是勉强把这口酒咽了下去,我看到老头的喉结上下跳动了好几回,看来和我的感受也差不多。不对,日本人平时吃菜味道清淡,所以舌头更加灵敏,安波受的刺激肯定比我大。

大概觉得给我介绍这种喝法结果却完全意外,老头子狐疑地用手指在威士忌的瓶口抹了一下,舔了舔,似乎没大问题。他又拿起那瓶苏打水,在另一个杯子里倒了一些,闻了闻,然后咕嘟来了一口,可能是想尝尝。

也就是这一口啊,接着就是“扑~~~”的一声,教授就变成上图里那只猫的样子了。

毒杀日本教授的中国矿泉水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这个,也比较像


我这才注意到,那瓶“苏打水”的瓶子上,赫然贴着“崂山白花蛇草水”的标记——看来是我们拿错了啊!

闻讯赶来的服务员似乎处变不惊,只是告诉我们不要紧张,喝了这种饮料可能有些客人不习惯……

饮料,你确定告诉我这玩意儿是饮料?

对啊,挺贵的呢,对身体老好了……

因为这次我只喝到了和威士忌的混合品。后来有一次实在没压住诱惑,我在某超市买了一瓶这个玩意儿偷偷尝了回纯粹的——结果是实在不能理解饮料的范畴可以扩大到这种地步。

这个小插曲弄得我和安波教授一下子拉近了好大距离,用了这个借口,我和这位教授找了个地道的泰国馆饱餐一顿,算是压惊,还约好了去大阪大学时到他研究室做客。

这中间安波给在日本的太太打了个电话,别的都没听见,就听到顺风飘来毛骨悚然的两个字 ——“毒杀”。

怎么没人把这玩意儿编进抗战神剧里去?

事后我上网去查,才发现这种崂山白花蛇草水是中国饮料界的一朵奇葩,有人这么形容它——

“又咸又苦,我真心无法想象爱喝这个味道的人类的存在。”

“草席泡三天雨水的味道”

?“当时我想多买点来着,我男票说你先买一瓶尝尝,然后再决定。我喝完就打消了念头,还是想喝的话去超市买就行了。因为现在我看见这个瓶子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带刺的尿”

……


毒杀日本教授的中国矿泉水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哦,自从看了最后一个评论,就没有勇气再试着征服它了。

这件事过去两个月,几乎忘掉了,这位安波教授却发来一个邮件——日本人大多很轴又喜欢研究,在中国喝了这么一种奇怪的饮料,安波觉得十分“神妙”,于是把自己险些被“毒杀”的经历告诉了一些朋友。

不料人家告诉他,早有不少日本人体会过这种“毒杀”了,还有人在自己的推特(相当于我国的微博)写过不少关于这种神奇饮料的评论呢。教授看了有趣,便发来给我欣赏,意思是看看你们中国这种神秘饮料在世界的影响吧。

毒杀日本教授的中国矿泉水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日本作家和中国问题专家高口在他的推特“中国·新兴国”上如是介绍这种“崂山白花蛇草水”,称其为“中国第一难喝饮料”

不错,够给面子的,好歹是还算在饮料里头嘛。

有些评论颇为有趣,比如网友听说这种饮料行销非洲某国之后的议论——

毒杀日本教授的中国矿泉水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味道这么酷的饮料也能出口?阿非利加的人可怜啊。”

“中国和阿非利加诸国友好的小舟,这样一来不是悬乎了吗?”

…….

“这玩意儿送朋友是会引发绝交的。对方不了解的情况下当场来一口,交情马上就完了啊。”


也有日本网友评价上述评论不够准确,并认真地补充说,这种白花蛇什么草水是“汉方药”配置,对健康有好处,非洲人喜欢不喜欢喝这种饮料是次要的,关键那里是埃博拉病毒肆虐的地方,说不定这个饮料能够帮助当地人打垮埃博拉病毒呢。

观点颇为全面,看来,安波这个“受害者”还是很认真的,估计他看评论也是津津有味的。

只是在其中一条据称这种饮料将进入日本市场的报道后面,安波教授跟了一行颤抖的字迹——

“なぜ、中国の一も不満足ですか?”
(为啥?拿了中国第一还不够满足吗?)

这回,连我这个中国“受害者”,也忍不住乐了。

【完】
  评论这张
 
阅读(7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