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上】  

2016-06-06 09: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密林深处传来阵阵清脆的鸟鸣,孙鸣山抬头向前望去,公路尽头便是中苏边境的哨所。他跳下车,信步朝前走。那支用惯了的马卡罗夫手枪按照特工人员的标准方式挂在左侧肩头,在他的腋下晃荡。

日本战败已经一年了,这是孙鸣山一年来第一次重新看到中国的土地。就在他深深吸一口气的瞬间,坐在车上的苏军少校把手伸向了腰间的枪套……

我想,如果孙鸣山自己来写这段经历,可能不会有这么多文学性的笔触,但这段描写可能最真实地再现了1946年8月在中苏边境的那一瞬间。

孙鸣山是一名抗联出身的传奇特工——幸存到1940年后的东北抗日联军老兵大多具有出色的作战能力,是优秀的战士。

但他们的特工技战术,则是来自苏联教官的传授——几年来和关东军不断的斗智斗勇使这些技巧得到升华。他的训练方向不是潜伏也不是监听,而是带着电台深入敌后实施侦察和破坏。可以说,孙鸣山他们是那个时代东方最好的武装特工。

抗战胜利后,苏联人竟想把这个秘密永远扼杀在中国边境!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二零一五年,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展出了东北抗日联军侦察员孙鸣山使用过的指北针,见证了这名中国老战士在东北敌后一次次侦察任务中和日军的殊死搏杀

而在他身后的那名苏军少校,则是一名属于前苏联远东内务部队的军官,可以算作孙鸣山的特工老师中的一名。

这可能是中苏武装特工记录在案的唯一一起面对面交锋,是什么使他们之间同志相残?双方中谁更技高一筹?

能够接触到这段史料,要感谢我的忘年老友丁老,当年哈尔滨铁路公安战线的一名老侦查员。

大概一年以前我曾经听他讲到和这名中国传奇特工孙鸣山的交往,但当时他颇有顾虑,担心其中尚有不可公开的内容,抑或这样会给相关的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当我两天前再次见到他,和他谈起能否给大家讲一讲孙鸣山和苏联特工的这次绝地交锋,老人家却递给了我一本书,而且不无惆怅地摇了摇头。

抗战胜利后,苏联人竟想把这个秘密永远扼杀在中国边境!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发行量不大的孙鸣山回忆录,其中确实记录了苏军少校试图在边境上杀死他的瞬间

“八十年代,就公开发表了。”老爷子苦笑道,为自己过于敏感的保密意识向我露出了歉意的表情。

“好吧,这样最好,那您就把这件事给我好好唠唠吧。对了,这个宋玉亭是谁?”老萨趁热打铁。

“宋玉亭啊,是孙鸣山的爱人,小个儿,会跳伞,跟金日成的那口子在一个班。”丁老道,“可坚强了,性子倔,XX那么整也没把她整死,一直活到八十年代。”

丁老和孙鸣山结识,是在七十年代中期,在鸡西段所属的一所仓库里发现一批俄文印刷品。

这件事鸡西方面十分重视,担心是有苏联间谍入境未被发现,立即一面协同当地公安机关处理一面报告哈尔滨铁路局——别看鸡西几乎到了东部边境,这里的铁路仍归哈尔滨管,铁路警察,就管这段。

当时刚满四十岁的丁老奉命火速随路局派出的公安专组到当地调查情况。

1969年中苏在珍宝岛曾发生激战,此后双方一直处在准战争状态,苏联方面经常通过派遣特工入境,甚至飘飞气球等方式对我方投掷宣传品,进行骚扰。此时虽然事件已经过去几年,但公安部门和边防部门对“苏联特务”还是十分重视的。

发现的文件内容并不似其他地方通报的苏联特务所发传单、宣传品,数量较多,很多文件页册有粘连,说明最少也是几年以前的物品了。

当然,几年以前若是有苏联特务入境,一样要调查的。而这些文件中,颇有一些明显是军队使用的,还有的涉及到武器和地图,一时公安人员有些不知如何下手。

由于上级限期查清,当地公安人员犹豫一下,建议到附近请一个专家过来,这个人应该是很权威的。

这个专家,就是当时已经退休了的孙鸣山。

丁老对孙鸣山的第一印象是“每一根白头发都是竖着的”。他印象中孙鸣山并不魁梧,个头中等,身材瘦削,长方形的面庞,眼睛也不大。

他估摸着孙鸣山当时能有七十多岁。实际上,孙鸣山当时只有六十多,年龄估算错误,可能是因为头发全白了的缘故。

但就是这个貌不惊人的老者,拿过文件来,轻而易举便破开谜题——他说这不是特务留下来的,是当年二战期间苏军的文件。

推测,那所仓库曾经被打进东北的苏军利用过,这些文件是他们遗留的,被忽略了几十年后发现,引发这起误判事件。他还颇为肯定地说,可能是苏军一个坦克部队在这里驻扎过。

调查结果表明,这个仓库建于伪满时期,曾被苏军利用充作临时坦克修理厂。

结论出来了,不过丁老注意到这位“专家”说话十分谨慎,而且不问的绝对不说。这时已经到文革后期,阶级斗争已经斗得疲沓,等孙鸣山不在的时候,几个当地公安人员便开始聊起孙鸣山的情况来。老丁在旁听了,着实吓了一跳。

几十年后他总结当时听到的内容,主要令他震惊的是孙鸣山竟然曾经是“苏联特务”,所以对这些东西如此熟悉。

可是看起来公安人员对孙鸣山还是比较尊重的,这就十分矛盾了。

事情并没有完,上级指示把这批材料全部翻译过来,以保证结论确证无误。这个任务便交给了丁老,他的俄语很好——不过他实际上只是监督者,真正做这个工作的是孙鸣山。

两人相差二十多岁,但性格相似,都是谋定而后动的类型,所以配合工作十分默契。而这期间,丁老策略地问了他“苏联特务”的事情。

没想到一直很少说题外话的孙鸣山却坦诚地说:“那是在抗日,我是为了中国做苏联特工的。”

抗战胜利后,苏联人竟想把这个秘密永远扼杀在中国边境!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这个年轻人叫王立臣,也是曾在苏联受训的抗联战士,孙鸣山的战友,参加过牡丹江空降作战,他在文革中受审时,也说了同样的话:“我是为了中国做苏联特工的。”

他谈到了几次入境和关东军的交手,甚至说到了在执行任务中如何捉弄日本的慰安妇——孙鸣山叫她们“军妓”。当苏联红军开始出兵进攻关东军的时候,孙鸣山已经在敌后组织起了将近三百名抗联游击队。

这些事情让丁老十分难忘,出于职业习惯,他回到哈尔滨后想方设法核实了一下,证明孙鸣山所说非虚。

那么,你又是怎么回来的呢?丁老问孙鸣山,推测他可能是和抗联其他部队成员在1945年光复后一起返回的。

孙告诉他自己回国的时间晚了一年,即便如此还险些回不来。

“苏联人要杀我。”孙鸣山说。

“为什么呢?”丁老说自己这样问。

“因为他们杀了我的一个战友,我要求他们查清死因,这件事后来瞒不过去了……”

【待续】

--------------------
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号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上】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更多精彩,更多发现,立即扫描二维码
搜索订阅: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评论这张
 
阅读(20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