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二】  

2016-06-07 09: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句话“人老成精”,加上长期从事公安工作,丁老和我说起孙鸣山的事情,对我分析孙对他坦然讲述自己的经历,不仅仅是因为两人脾气相投。

孙鸣山也是“老运动员”了,很懂得在什么时候低调的道理。虽然七十年代文革的高峰已过,但一般历史上有问题的干部大多讳莫如深,尽量避免谈论自己的过去。他后来才慢慢意识到,孙鸣山的真正用意是想通过丁老的身份了解一些老战友的情况。

在东北抗战最困难的时候,有一部分中国武装曾退入苏联境内,其主力组成周保中将军为首的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

这个旅的旅部设在西伯利亚的维亚茨克,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部队,但为了使用苏联方面的补给体系,这个部队还有一个苏军番号——苏联远东红旗军独立第八十八步兵旅。这支部队的官兵都有中苏两国军人的双重身份。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是一支有严格保密制度的部队,这是其人员使用的出入证

在入苏期间,苏方为这支中国军队提供了从补给到训练的各种支持,而作为反法西斯同盟的一部分,教导旅也应苏方要求派出相当数量的人员为接受特种训练,为苏军执行侦察、情报等任务。

也有一些滞留在苏联的华侨被苏方特工机构录用和训练,以便针对关东军在伪满境内活动。他们中的幸存者,在十年动乱期间几乎全部沦为“苏联特务”,受到各种不公平待遇。

到了运动的风浪稍减之时,孙鸣山很挂念那些曾经的战友们,不知他们是否劫后余生,这成为他和丁老交往的一个重要原因。由此看出,孙鸣山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老军人,他因为战友的死而和苏方发生冲突也是性格使然。

通过两人的交谈,丁老逐渐了解了孙鸣山在抗战中有着怎样的经历。

孙鸣山,原名孙万祥,辽宁昌图人,曾上过一年私塾,九一八事变后随族兄孙万真起兵抗日,不久军溃。

1932年孙一度进入伪满驻奉天,即沈阳军中,试图拉一支部队再图抗战,不幸计划泄露,被迫逃亡回乡。1936年冒用同乡“孙鸣山”之名再次进入伪满洲国军,一九三九年在抗联鼓动下杀死日本指导官,与所部官兵发动起义,因遭到敌重兵围剿而撤入苏联境内。

这支部队的成员此后编入东北抗联教导旅作战序列。在这期间,他和一些战友被调参加苏方组织的特工培训,并多次作为“小部队”成员入境执行任务。

“小部队”是抗联后期对日作战的一种特殊形式,又被称为“小分队”,其作战特点酷似《林海雪原》中的小分队,只是通常规模更小,每个小部队只有三到五个人,携带电台和最精良的武器,穿插在关东军的防线上,活动周期从一周到两三个月,或进行侦察,或通过战斗显示中国在东北的抵抗仍然持续。

这样的任务有时来自中方,有时来自苏方,是中方借人员给苏方执行的。

从丁老谈到孙鸣山的情况,他显然这两种任务都执行过。这是因为孙鸣山提到过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王荫武司令”,一个是“李明顺少校”。

前者是东北抗日武装救世军的总司令,1939年战败被俘,王荫武在当地威望较高,日方利用他担任穆棱煤矿的矿长。因为王荫武的部队与周保中部曾并肩作战,抗 联派孙鸣山等潜入穆棱煤矿试图再次策反他发动起义。王荫武对此颇为意动,但因事机不密为日方察觉被毒杀,孙鸣山等及时觉察危险,堪堪撤出。

而后者则是一个十分传奇的人物,参加抗联前曾是东北军下级军官,也曾在绿林中混出“天德”的报号,参加抗联后担任原抗联三军三十二团团长,过境后长期在苏军情报部门工作,专门负责协调苏方派遣抗联小分队的工作。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李明顺,最后职务为鸡宁县(今鸡西市)公安局局长,以他的履历和战功似乎过低,但又有效地避免了他陷入此后政治斗争的焦点,担任这样一个职务,竟让我们不知这位老游击队员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相对来说,执行苏方任务较为危险。这是因为当时的中苏合作中,为了保密,孙鸣山这样的特工人员借给苏方后,是由苏方布置任务的,并不通知中方,以至于有时连周保中旅长也不知道这些被借出的人员在执行什么任务。

而苏方主要目的是侦察关东军的动向,特别是其军事部署和装备情况,到反攻前夕更着重于了解其要塞、工事、机场等设施的布防情况。也就是说,苏军要他们执行的任务,一般针对的是“硬”目标。

而中方要小部队执行的任务,则往往与策反伪满军,袭击某个日军防卫不周的桥梁等,一般针对的是“软”目标,难度很不相同。同时,苏方也不太在意我方人员的伤亡情况。

不过,为了能够双方共同抗敌,抗联的官兵们大多数时候会努力以中国人的坚韧和百战老兵的作战经验去忍受这一切。他们从自己的任务中大多能够体会出其背后的意义。

但是,也有忍不了的。

以我接触的抗联老兵,对于在最困难的时候支援过我们的苏联,大多至今极有好感。然而,他们也毫不回避当时中苏之间的矛盾。

能够打到1940年以后的抗联,个个都是真正的民族主义者,而苏方当时作为合作中的强势一方,五十年代的“老大哥”,难免带有一些过分的自大。一方刚烈,一方傲慢,双方在合作之外,也经常会发生剧烈的磕碰。

在教导旅时代,曾发生著名的“金彭抗命事件”,因在抽调中方人员执行苏方任务时,中方的游击队指挥官金晶石和彭师鲁与苏方发生争执,双方险些兵戎相见。

在苏军出兵东北后,部分官兵纪律废弛,出现扰民的情况。回国的抗联官兵曾与之多次发生冲突。抗联教导旅旅党委委员,贺龙的爱将卢冬生1945年12月14日因在哈尔滨制止苏联红军抢劫而被苏军士兵杀害。

而各地抗联人员担任的卫戍副司令(苏军从东北撤离之前,根据中苏不成文协定,各城市的卫戍司令由苏军担任,副司令由抗联人员担任)中,枪毙了苏军违纪人员的也不在少数。比如刘玉泉。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刘玉泉,周保中曾经的警卫员,光复后人大连甘井子卫戍副司令,这是一个有“狐狸大哥”相助的神奇人物,老游击队员

根据《大连公安史选编》记载,刘玉泉一次得到报告,有苏军在轮奸一名中国少女,他立即带人员赶去阻止。正在犯罪的一名苏军军官竟然拔枪试图对他射击。作战经验极其丰富的刘玉泉虽然拔枪在后,却先开了枪,当即将这名苏军伞兵上尉击毙。

事后才知道此人还是苏军的一名战斗英雄,刘玉泉为此上了军事法庭。不过,苏方的调查还是比较公正的,最终确认该苏联军官手枪枪膛里有一颗顶上火的子弹,事实证明刘玉泉是自卫,裁定无罪。

历史学者史义军采访刘玉泉的家属后得知:“当时气愤已极的刘玉泉是把一梭子手枪子弹都射向了那个强奸中国少女的苏军上尉了。”

孙鸣山和苏军发生矛盾则是在战争结束之前。苏联在1945年8月9日对日宣战,而孙鸣山在1945年8月4日率领一个三人小分队入境潜伏,在梨树镇一带为盟军担任开路先锋。

在这个小组中,包括了一名叫做尚春和的队员,8月10日,他在穆棱煤矿附近与苏军相遇,遭到误杀。

孙鸣山说尚春和不是和他一同渡江撤到苏联的人员,他是抗联老游击队员,胆子特别大。严格地说,他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小分队成员人选。

他提到捉弄日本“军妓”,具体的操作人就是老尚。

【待续】
--------------------
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号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二】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更多精彩,更多发现,立即扫描二维码
搜索订阅: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评论这张
 
阅读(13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