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萨苏的博客

 
 
 

日志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三】  

2016-06-08 05: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名战士,尚春和能够以一当十,军事经验丰富、战斗力很强,忠诚、勇敢、胆大如斗、从无畏惧。但作为小分队成员执行侦察任务,“年纪比我还大,可有时候跟孩子似的”,算是有不少毛病。

1945年春,孙鸣山在执行任务中负伤,且因为性格倔强与苏军联络员伊凡诺夫上尉(孙称他为伊凡)争吵,暂停参加小部队派遣任务,养伤休息了一段时间。4月中,他注意到一条新闻——苏联宣布废除与日本签订的《苏日互不侵犯条约》。

至此,盟军即将从西伯利亚向日本的最后一支战略力量——盘踞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发起反击,这一形势已经呼之欲出。这也意味着孙鸣山等抗联官兵返回家乡的机会就在眼前。因此,伤口愈合的孙找到伊凡,提出尽快恢复工作。伊凡对孙鸣山的变化感到意外,也十分高兴。此时,对伪满州国的侦察任务骤然增加,急需孙鸣山这样富有经验的武装特工。

孙鸣山同时提出,由于自己此前一段时间一直在苏军情报部的指挥下工作,希望能见一见自己的首长比如周保中或李兆麟,了解国内外情况,接受指示。伊凡带孙鸣山到达了双城子(苏联名乌苏里斯克)进行请示。可能由于苏军对保密的要求,他没能安排孙鸣山与中方首长见面,但带来了一些中文文件和报刊,比如《解放日报》,使孙鸣山获得了若干此前一直期待了解的情况。

6月17日,孙鸣山奉命由尚春和担任副手,带小分队入境,对从边境到梨树之间的道路进行侦察,这里有一条古老的官道,废弃已久但痕迹尚在。孙鸣山小分队需要确定一旦战争爆发,苏军装甲部队可否从此深入关东军后方,完成战略迂回。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对关东军作战开始前,入境侦察员拍摄的日军要塞射口,所谓苏联特工,实为孙鸣山等组成的侦察小分队

孙鸣山等人从桦木林子越境,经过一周的侦察活动,确认梨树古官道路基尚在,但其路况无法支撑装甲部队的开进。苏军根据他们的报告,取消了这条进攻路线,转而从绥阳攻克八面通,击败当地日军后进攻梨树。

在这次侦察中,孙鸣山和尚春和配合出色,通过观察和审俘,获得了相当多意外的收获。比如,小分队在梨树古官道附近的李凤山沟发现了一座秘密仓库,这里,外面看似乎是一个煤炭堆积场,但小分队判断其仅仅是掩护,沟里有十分隐蔽的洞窟式工事。抵近观察后可以发现日军的营房和正规守卫人员。最终,孙鸣山等拍摄了若干照片后,将其作为新的作战目标提供给苏军,得到了表彰。

值得一提的是建国后的当地的多次寻找中,从未发现这个秘密仓库的遗址。而年深日久,孙鸣山也无法回忆起其具体方位,只记得其附近有一被称为“邱家大院”的地名。也许,日军当年的战略物资和不为人知的秘密,至今还埋藏在东北的深山里。

另一个收获是对苏方原来标定的梨树镇新机场进行了实地侦察,发现这座建筑于北平岗的“飞机场”根本没有任何飞机和相应航空设施,根本没有使用迹象,应是日军设置的假目标。

尽管成绩显著,但孙鸣山对尚春和的缺点也十分头疼。这个战友有些太勇敢了。他以前执行的都是破坏、袭击等任务,执行侦察任务时不甚习惯。孙鸣山形容他——“潜伏不住,探头探脑极易暴露”、“大白天跑到河边洗头,凉快凉快”、“喜欢抓人,碰上的敌人都想抓”……

因为这些原因,每次尚春和抓了人,孙鸣山都不得不放弃已经选好的工作据点,当天转移;每次出去潜伏,大家都要与这位心理素质太好的队友拉开距离。

孙鸣山作为组长,曾狠狠训过尚春和,但他并不在意。他的理由也很充分——我这样做惹祸了吗?和鬼子打了这么多年,我这样做从来没出过事!

也是,他虽然经常做这样“出风头”的事情,但确实从没出过事。

但这位老兄很快就闹到孙鸣山再也无法忍受的地步。

7月,孙鸣山和尚春和小组再次越境,对鸡西到梨树镇之间的铁路运输情况进行侦察。他们的工作依然是十分成功的。孙鸣山小组对这段称为“满天星”的路段进行了详细的调查,调查了隧道情况,铁路的弯度、坡度、轨长、枕木密度和道钉、夹板等的规格,并在石磷车站南弯沟附近山上找到一个理想的潜伏点,对经过列车的次数、车皮数量、推测物资种类、估计运输人数等进行了统计。至此,似乎一切顺利。

然而,到了快撤离的时候,却出了意外情况。

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发现远远走来两个穿日军军服的人。仔细看去,发现前边的是个男的,穿着关东军制服,背着一支枪;后面的是个女的,穿着军便服,“走路的姿势很浪”。他们很快接近了孙鸣山等人的隐蔽地点。

孙鸣山他们的隐蔽观察点在一座隧道入口处,隧道的出口处有日军一个警卫阵地,这一边属于“灯下黑”,这两人走来的方向应该是弯沟日军兵营,距离此处大约一公里。两人走到隧道口就站立不动了,在那里探头探脑。其中那名日军抽出步枪的通条,有节奏地开始敲击枪管。

根据以往的经验,孙鸣山推测这是日军护送慰安妇到守隧道那一个日军分队去服务,敲枪筒应该是一种信号,但前来接取的日军不知因为何故没有及时到达。

他正在琢磨,忽然听到自己身边也发出了敲击枪筒的声音,节奏与日军的一模一样。孙鸣山抬头一看,却见竟是在他前方担任警戒的尚春和在敲!

那个日兵明显一愣,又敲了两下。

尚春和也如法炮制。

双方唱和了几下,估计双方约定的信号另有奥秘,日本兵终于发现不对了,忽然卧倒,那个慰安妇也没命地逃到树丛里去了。

日本兵喊了几声,这边没人回答,双方谁也不敢动,就这样僵持起来。

天全黑了,孙鸣山等乘机悄然撤走。

这件事发生后,孙鸣山严厉地批评了尚春和——如果那个日本兵狗急跳墙,只能将其击毙,那会把两边的日军都引来的。他依然是不在意,说:“天马上就黑了嘛,他能干啥?怕什么?”还很遗憾那个日本兵不肯把慰安妇痛痛快快交出来。

日本护卫兵没有痛痛快快把慰安妇交出来,但出了这样的无头公案,隧道出口那一个分队的日本警卫兵肯定没法痛痛快快享受服务了,这可能正是老尚的目的。

孙鸣山不干了,要求把尚春和调走,不让他再参加小分队的工作。

官司一直打到伊凡那里,老尚终于承认了错误,表示自己一定不再犯错,要求继续和孙鸣山搭伙。孙鸣山虽然生气,但面对老朋友终于还是心软了,他后来十分后悔,因为尚春和这个脾气与生俱来,本性难移。如果自己坚持一下,老尚也许就不会死了。

8月3日,孙鸣山等再次接到命令出击敌后,这一次的任务与以前的侦察不同,是携带电台、信号旗等,潜入敌后指示轰炸目标并组织地下武装接应盟军的进攻。伊凡破例带了一名中方指挥员来给孙鸣山等送行,算是满足他此前与本国领导见面的要求。只是席间不允许谈论与任务相关的话题。可惜由于这名指挥官使用的是化名,建国后孙鸣山始终没有找到他的真实身份。

据推测,这名中方指挥员很可能是从莫斯科赶到维亚茨克,辅助抗联教导旅工作的刘亚楼(化名王升),他到达教导旅的时候孙鸣山已经划归苏方指挥,故此彼此不相识。

孙鸣山等出发时,发现边境上苏军已经完成了集结,坦克、大炮都卸去伪装,显示大战已经迫在眉睫。苏军战士看到这些明显是要去执行侦察任务的中国战友,也纷纷热情鼓掌送行,有人过来握手拥抱。这些都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孙鸣山认为,他们执行的任务保密性已经大大降低,这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执行地下任务了,消灭关东军,打回祖国就在眼前。

这时,还有包括刘雁来、夏礼廷、姜焕周等数十个小组已经突入伪满国境,作为先锋开始了对于关东军的反击之战。

8月5日,小分队到达指定潜伏地点,经过一天的等待,8月7日,苏方本部通知孙鸣山等——“战争马上开始!”

当天,一百余万盟军向关东军据守的阵地开始了全面攻击,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上最后一个大战役——远东战役拉开了序幕。经过激烈战斗,日军全面崩溃。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裕仁发布“御音”广播,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猖狂一时的“大日本帝国”无条件投降。

许多曾经显赫一时的日本军政高官闻讯自杀,其中包括围攻抗联总司令杨靖宇将军的指挥者岸谷隆一郎。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 关东军投降,松花江畔胜利凯旋的中国战士被苏联战友簇拥,百感交集

在这个过程中,孙鸣山等的小分队一方面积极完成任务,指示苏军飞机向正朝麻山后撤的日军车队进行空袭,一方面积极解放劳工,组织队伍。日本投降前,小分队掌握的游击队已经发展到二百余人,并多次截击日本溃军。

就在胜利已经加速来临的时候,噩耗突至。8月10日,尚春和在梨树镇被苏军误杀。

【待续】

--------------------
阅读最新章节,发现更多精彩
请微信扫码关注:

【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中苏武装特工生死战【三】 - 萨苏博客 - 萨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